第3章:心照不宣
沈子午2020-01-20 10:554,885

  清明的天空中,几缕淡淡的白云幽幽从天空飘过。

  正值盛夏,燥热的天气从清晨开始便一直没有停歇,滚烫的阳光就像是缀着火丝,一晒在皮肤上便叫人觉得身上发疼,而在这样的温度下,街上出行的人实在是屈指可数。

  但从早上起床开始,岑子鹿便一直和白屿在外面“奔波”。

  因为要尽量与以往打扮不同,所以白屿花了一天的时间,除了带着岑子鹿去发廊剪了头发,换了发色之外,还另外开车带她去商场重新买了衣服。

  沉睡之前,岑子鹿的性格比较保守古板,也不会打扮自己,哪怕年纪轻轻,可是她的穿着打扮却是十分显老,就连一件衬衫的纽扣,都得扣到最上面一颗,仿佛露出一点儿多余的肌肤都会叫她十分不适应。

  可是现在,因为要走以前完全不同的风格,所以岑子鹿的那些审美也得全部暂时被扔到垃圾桶里。

  但白屿虽说今年30岁,是个正常的男人,可是以往的感情生活,因为心中早已经有喜欢的人,所以也是一片空白,不但没和什么女人交往过,就是和女性也很少走近,于是到了色彩缤纷的女装店中,一向成熟稳重的他也忍不住愣了愣,难得两眼一抹黑地不知如何下手。

  因为如此,所以最后给岑子鹿挑衣服的任务,便自然而然地落到了导购员的手上——

  其实从岑子鹿和白屿刚从走近衣服店的时候,店里的导购员们便都盯上了他们两个,原因无他,实在是因为两人长相太过出色,也太过般配。

  身材娇小的岑子鹿因为染了浅茶色的头发,越发显得一张小脸白皙莹润,哪怕不施粉黛,亦是楚楚动人,叫人移不开眼睛,而这样的女生,站在高大成熟的男人身边,美好和谐地就像是一幅画卷。

  唯一叫人不满意的,便是岑子鹿身上穿的衣服实在是太过古板——

  现在都已经是新新时代,可是竟然还有年轻女孩子会穿老一辈才会穿的碎花衬衫?

  这样的画风,实在是和岑子鹿的长相太不和谐。

  导购员们也都是年轻爱美的年轻女生,所以在看见岑子鹿这么搭配自己时,她们的眼中皆是流露出了不赞同的目光,于是随后,在为顾客选衣服的时候,她们也拿出了百分之两百的热情与力气!

  不过只有短短半个小时的时间,岑子鹿便已经换了四五套的衣服从更衣间中走了出来,而也许是店里的营销手段——

  但凡岑子鹿穿着导购员们搭配好的衣服走出来一次,店里众人便都会发出来自内心的称赞,甚至有几次比较夸张的是,一些导购员还轻轻地鼓起了掌,感叹岑子鹿的身材和颜值,不去走娱乐圈当大明星实在可惜。

  岑子鹿虽然沉睡了25年,与现在的新新时代有些无法无法接轨,可是她也知道娱乐圈是什么意思。

  于是脸皮一向很薄的她没控制地红透了脸颊,便连脖子都带上了淡淡的粉色。

  下意识地,她将求救的目光看向了站在一边的白屿,希望他能制止一下这些狂吹自己彩虹屁的导购员们,但没想到的是,她的目光所及,白屿的眼中,却是闪着比这些导购员们更为炙热的光芒。

  就像是说不出的暗潮正在其中涌动,内里复杂的情绪,叫人无法分辨,也无法言说。

  岑子鹿没忍住地打了个哆嗦,因为感觉自己好像有些“弄巧成拙”,于是下一刻慌慌张张地转回眼睛后,没防备地,她又被导购员塞了一套新搭配好的衣服进了更衣间中……

  等好不容易,他们从购物商城中出来的时候,天空中,夜色也已经微微显露出头角。

  淡淡的月光朦朦胧胧地挂在天际,神秘优雅,而岑子鹿买了十几套的衣服,现在却全被白屿拿在手中。

  满满当当的购物袋,看上去夸张的程度,简直有点像是以前一部电影中的购物狂。

  因为如此,岑子鹿心中的羞愧一直从方才开始便没有停下来过。

  她红着脸手足无措地看着白屿:“白,白屿,真的很抱歉,我没想要试那么多衣服的,现在这些东西花了那么多钱,我……”

  刚刚她换衣服的时候,不小心看见了一件连衣裙上的价格标签,于是顿时吓得她在原地无声地站了两秒。

  那后面一串的零,简直在明晃晃地坑人,所以换下衣服后,岑子鹿便决定自己绝对不会买这件衣服。

  可是这个决定,很快也就被打了脸……

  因为拿着连衣服出来后,白屿不等她多说什么就直接去付了账,现在,岑子鹿身上穿的就是这条裙子,之前那件土里语气的碎花衬衫,此刻已经躺在了购物袋里……

  岑子鹿愁眉苦脸地一直看着身上的衣服:“你,你做事情太冲动了,应该和我商量一下的。”

  “没关系的。”

  白屿不在意地笑了笑:“你不要多想,一些衣服而已不是什么大事,况且,我现在手里的这些东西也不是你坚持要买的,是我自作主张,觉得你很适合,于是就多买了一些。”

  也是因为如此,他才忽然有些明白了为什么一些男生喜欢去打扮自己喜欢的女孩子。

  那是真的会有很大的满足感。

  岑子鹿却还抿着唇角:“可是花了那么多钱,我之前剪头发什么的,也花了好多钱……”

  “不要担心,我工作多年,还有一些存款可以用。”白屿含笑着说道:“而且这些东西都不及偿还你当年对我的恩情。”

  “要不是你当年冒着生命危险把我从火场中救出来,后面又带我回家,给了我一个可以遮风挡雨的地方,恐怕现在的我,也不会有今天。”

  “你别这么说,你当时年纪那么小,哪怕不是我,别人看见了也一样会进去救你的!”岑子鹿认真地开口回答,语气并没有居功自傲的意思。

  这也是真心话。

  当年的事情,她从没有要记多久的意思,去帮助白屿,她也从没想过以后了要白屿去回报自己什么。

  而正是这份善良,叫当年饱受苦难的白屿,第一次感觉到了人世间的温暖。

  他垂着眼眸轻轻地笑了笑,下一刻虽没接着回答岑子鹿的话,但是他眼中的神情却越发温柔似水。

  他转开了话题:“现在已经快要七点了,你高中的同学在金腾ktv开,我们现在开车过去的话,应该还能远远看见他们。”

  “竟然已经那么晚了吗?”被白屿这么一提醒,岑子鹿还真的忘了衣服的事情,她下意识地看了看昏暗的天空:“我做头发还有买衣服真的花了太长时间,那现在我们赶紧去ktv吧,对了,你手上的东西太多了,给我一手拿着吧!”

  毕竟这些东西说实在的,也全是为她买的,都给白屿拿着,岑子鹿也是真的不好意思。

  可是白屿却没有答应。

  眼看着岑子鹿将手伸过来,他还轻轻地避了避,因为已经走到了停车场,所以他站在车边淡笑着说道:“你的这些东西都不重,我拿着也没什么,但是能不能麻烦你从我口袋里拿一下钥匙,开一下车门,我好将东西放进去。”

  “当然可以,你的钥匙在哪个口袋?”岑子鹿想也不想地立刻点了点头,盈盈的水目满是单纯的神色。

  白屿的眼眸几不可察的深沉了一些;“在右边,你找找应该就会。”

  “好的!”

  右边口袋——

  岑子鹿在心中默念着方向,将手伸进了白屿的右边裤袋中,因为心无旁骛,所以在将细嫩的手放进那地方,找到要找的东西后,很快地,岑子鹿便也将手缩了回来。

  但在她抬起头,准备将钥匙递给白屿时,她却瞧见了眼前的人不知何时,已经耳尖通红——

  毕竟夏天衣料轻薄,虽然刚刚她哪怕动作很快,可隔着薄薄的料子,她还是碰到了一些滚烫的皮肤。

  白屿自然也有所察觉,所以尽管努力掩饰,但耳朵却还是烧了起来,而原本对这件事情并没有多想的岑子鹿,此时因为瞧见白屿害羞,她也莫名有些局促,只觉得手上的钥匙都好像沾染着白屿的体温,烫的叫她几乎快要握不住。

  ……

  她可真是太无耻了!这个可是比她小了整整18岁的小孩子啊!

  岑子鹿再一次在心中疯狂地唾弃自己,下一刻,她也立刻板了脸正了心思去将车门打开,但在转身的空档,她没看见的却是身后白屿越发灼热的视线——

  隐秘的气流无声无息地流淌在寂静的空气中。

  因为心思各异,所以两人心照不宣地,在接下来去ktv的路上,他们坐在车上皆是没有交流。

  而车水马龙的街道上,因为夜色渐浓,天气不再如此燥热,所以行人和出来玩耍的路人也渐渐地开始多了起来。

  在一个半小时后,岑子鹿他们才终于到了金腾ktv的门口,十分凑巧的是,刚停下车子,坐在副驾驶座上,岑子鹿便已经看见了站在ktv门口的老同学们。

  大家应该是人没到齐,所以这才在门口等着集齐,许多身影此时皆是四处张望,仿佛正等待着什么人,而印象中,那些熟悉的面孔,此时也全都已经“面目全非”……

  毕竟岁月荏苒,大家也都已经到了50岁的年纪。

  以前身材纤细的好友闺蜜,现在成了身形微胖的大妈,而记忆中头发茂密的男生,也不知为何成了地中海或是秃顶。

  在他们的脸上,还有眼角处,哪怕隔得远了,也能清楚地看见岁月留下的痕迹,更有,一些人,连头发都有些发白。

  但很快地,岑子鹿也看见了两张印象中,她本应该再熟悉不过的面容——

  顾木恩和蓝雨研。

  一个,是她小时候的初恋,一个,是她大学时候的同班系花。

  而这两个人,也都狠狠伤害了她……

  仔细算起,顾木恩和岑子鹿也是缘分匪浅,两人从初中开始便是同班,后来高中、大学,因为对方温润的气质,还有英俊的容貌,所以从初中开始,岑子鹿便将这个男人当成自己心中的“白月光”,对他的感情更是几年也不曾改变。

  后来,也许是上天知晓了她的感情,所以在背后帮了她一把——

  顾木恩和她主动表白,说明了自己的心意,岑子鹿激动不已,也答应下了做他的女朋友。

  可没想到的是,好景不长。

  不过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当时大学和岑子鹿同班的系花,蓝雨研便已经抢走了顾木恩。

  两人郎才女貌,十分登对,虽然有人愤恨蓝雨研的“小三”行径,可是感情这种事情,说破天去那也是无解。

  于是最后,岑子鹿与顾木恩草草结束关系,之后大学几年,她更是一直避着两人走。

  可是岁月变迁——

  25年过去了,记忆中英俊文雅的顾木恩,现在也已经成了一个中年人,虽然面貌依旧在同龄人中堪称出色,是不少年轻女生眼里的帅大叔,但是那眼角深深的皱纹,还有鬓边略略斑白的发丝,却也到底不复当年。

  而与他一般,蓝雨研也不再是岑子鹿脑中的那个柔弱系花,那张娇美的面容已经翻天覆地,除了苍老之外,许是因为生了孩子,她的身材也有很大的改变,与“柔弱”两个字再牵扯不上半点关系关系。

  此时在人群中,两人远远地站着,或许是感情不好的缘故,在岑子鹿的视线中,从头到尾他们也没说上一句话。

  而看着物是人非的一切,下意识地,她微微红了红眼睛,看向了镜子中的自己。

  还是一如记忆中的样子,25岁的她,脸上没有一点皱纹,肌肤莹白,眉眼温润。

  ……终究,这辈子她都不能出现在这些熟悉的好友面前了。

  岑子鹿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心中衍生出这个想法的同时,泪水也控制不住地从她的眼眶中掉落了下来。

  白屿扯了一张餐巾纸递给她,柔声道:“不要伤心,你和他们还是朋友,这样的关系便是发生什么都不会改变,而且他们现在过得都很好,对了,你的闺蜜有两个孩子,今年,她的儿子也考上了大学,成绩十分优异。”

  “是吗?可,可你是怎么知道的?”岑子鹿下意识地问道。

  因为听见这个有些意外的消息,所以她也停了眼中的泪水,将目光看向白屿。

  白屿唇角噙着轻笑,解释道:“我知道并不奇怪,你好像一直没问我是什么职业。”

  “我忘了……”

  毕竟连番的突变袭来,岑子鹿对许多问题不是不关心,而是没顾得上。

  白屿点了点头:“我明白。我问这个问题,不是想叫你难堪……我现在是承德的大学老师,而你闺蜜的儿子,就在我的班上。”

  原来如此!

  岑子鹿有些激动了:“你竟然是承德的大学老师,你真的太厉害了!我以前最向往的就是承德大学,最喜欢的职业就是老师了。”

  只是她那时学习成绩不够上承德大学,这也是她一直以来的遗憾。

  而听着她的感慨,白屿的脸上却没有惊讶的神情,就像是了然一切一般,他轻轻笑了笑:“你当年和我说过,所以为了你,后来长大,我才去做了老师。”

  “……啊?”

  竟,竟然是这样……

  岑子鹿忍不住愣了愣,心中的情绪在这一刻复杂到了极点,就像是有言语已经到了嘴边,却无法叙说,她遮掩地很快垂了眼睛,默了默,也就在这时,白屿又笑着看向了她:“你还记得你说以前最想开一家甜品店的事情吗?”

  “现在你也醒了,我帮你完成愿望,好不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才不是姐弟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才不是姐弟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