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50,生日快乐
沈子午2020-01-20 10:555,156

  还有什么事情,能比一觉醒来,发现时间是25年后更加叫人目瞪狗呆的?

  在接下来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中,白屿详细地给岑子鹿解释了这几年发生的事情,但因为内容实在太过难以叫人消化,所以哪怕是一个小时过去了,白屿也将要说的话说完了,可是岑子鹿却还是一副“我没听懂”的样子。

  而眼瞧着她的这幅神情,白屿也没任何不耐烦,或者是说不开心的地方。

  为了给岑子鹿适应的时间,他坐在沙发上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静静地等待着,与此同时,他抓着岑子鹿手腕的手,却也没有松开——

  这是从一开始握上就没有放开的,本来岑子鹿还不适地挣扎过两下,可是后面,因为一连串的冲击,于是渐渐地,她便也忘了两人的姿势。

  而在足足过了十分钟后,岑子鹿这才终于从呆若木鸡的状态中清醒了过来。

  于是用一种恍如隔生的空白神情,她僵硬地扭头看向了白屿:“……你确定你说的是真的?”

  同样顿了顿后,白屿看着她问道:“……你不相信我吗?”

  “……”

  岑子鹿说不出话来。

  因为这件事情并不是她相信或者是不相信的问题,而是,这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了!

  什么叫她25年前意外出了车祸后就陷入了沉睡?什么叫这25年沉睡中,不知为何她的容貌一直没有发生变化?

  这种事情,不应该是童话故事中,那住在古堡里,等着王子来吻醒的公主才会发生的事情吗?

  岑子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心头狂跳的同时,也觉得所有的话还是如鲠在喉,可也就在这时,忽然毫无征兆地,白屿开始解起了自己衬衫上最上面的纽扣——

  暖黄色的灯光下,他一系列的动作皆是慢条斯理,可英俊的人哪怕随便做一件小事都是格外地吸引眼球。

  而更加重要的是,现在白屿在做的还特么根本就不是小事!

  他正在脱衣服!

  只见那原本被他严肃穿在身上的黑色衬衣因为肉体的露出,转眼便已经变了味道,最上面的几颗纽扣被他的长指挑开后,他身上那红成熟稳重的氛围也眨眼转变成了另一种别样的诱惑,从敞开的衣领往内看去——

  那形状美好的锁骨仿佛正诱惑着人指尖发痒。

  岑子鹿以前没怎么和男人接触过,仅有的感情史也不过一个初恋,还交往没几天便无疾而终,所以细细算来,这还是第一次,她看见一个男人在她面前如此肆意!

  于是在最短的时间内,她已经清醒过来,连忙捂住了自己的眼睛,要不是一只手腕还被白屿抓着,她能再次冲出房间去:“够了够了,你到底在干什么!我们刚刚不是在好好说事情吗!”

  那说着说着,他脱什么衣服啊!

  白屿也有些尴尬,他拢拳在手边咳了咳,可随后却又将自己敞开的衣领拉开了一些,接着,他才强硬地拉开了岑子鹿挡着眼睛手:“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跟你再一次证明我的身份。你还记得吗?我的胸口上方有一个胎记,你现在看看,它还在,没有改变。”

  如果他之前说的25年都是假的,那他也就不会是以前5岁的白屿,可如果他能证明自己的身份,那变相地——

  这也就说明了时间已经悄然流逝25年。

  岑子鹿不是傻子,在微微愣了愣后,她也明白了白屿的意思,于是有些僵硬地,她任由眼前的男人拉开了自己的手,转而有些愣愣地看向了白屿的胸口方向。

  果不其然!

  那胸口正上方的位置,一抹巴掌大的红色胎记映入她的眼帘。

  岑子鹿25岁,刚将小少年从火场中救出来的时候,在医院中,她便看见过白屿身上有这个痕迹,甚至刚开始不知道的她,还以为那是小少年在火场中被烫伤,因此,她还被医生翻着白眼科普过。所以这抹胎记,她不会认错!

  而现在这个东西,却出现在了一个明显是30岁的男人身上。

  所有一切都已经昭然若揭——

  岑子鹿瞪圆的眼眸这时彻底暗淡了下来:“……我记得你说,你今天晚上来我的房间,是想要给我过我……50岁的生日?”

  这是之前,白屿对进她房间,还有蛋糕的解释,而说到最后50岁的时候,不可避免的,岑子鹿依旧有些别扭。

  因为这数字,对记忆中的她来说简直是太遥远了。

  而听着她的话,白屿也点了点头,与此同时,他用另一只手,从口袋中拿出了手机,将开机页面上的日期放在岑子鹿的眼前:“对,今天是你的生日,八月十五号,如果你不相信的话,还可以打开电视再看看时间。”

  “……够了,我相信你。”

  她还不至于那么听不进去话。

  在看见胎记的时候,岑子鹿其实就已经明白了一切,而且仔细想想,白屿的这个解释说的通,一个小时前,他走进自己房间的时候确实是捧着生日蛋糕,点着生日蜡烛的。

  那时她将他当成劫匪,还奇怪这个变态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现在想想……

  倒是她把好心当成了驴肝肺。

  可最大的一个问题还是放在了她的眼前,岑子鹿不解地指着客厅墙壁上挂着的黑白照片——

  尽管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那么久,可是再看见自己的“遗像”就这么打眼地放在自己的面前,岑子鹿也还是一阵一阵地觉得不适应,她的面色有些不自然地问道:“这个照片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我出了车祸后没死,而是沉睡了吗?”

  所以为什么家里会有她的遗像,而且看着还不止是挂了一两天的样子。

  白屿顿了顿:“这个照片,是在你昏迷后的第十五年,我说服了叔叔阿姨挂上去的,而这么目的,也是因为我想保护你。”

  岑子鹿:“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还有什么人想要害她不成?

  白屿解释:“我刚刚和你说的话,你应该还记得,你沉睡之后25的时间,容貌一直没有发生变化,刚开始,对于这件事情我并没有放在心上,偶尔来看你的亲戚们,也只当是你因为休息的原因,所以老的比较慢,可是在时间到了八年,你的容貌还是一如昨日时,一些人嘴里的流言便开始产生了变化——”

  毕竟,哪怕是植物人,只要她的新陈代谢还在继续,她还活着没有死,那便万万没有不老的情况会发生。

  特别是岑子鹿一直躺在床上,缺少运动锻炼。按照正常来说,她的肌肉四肢哪怕是家人经常进行按摩,可是也一定会出现一定程度上的萎缩和畸形。

  但是这些事情,却一件也没在岑子鹿的身上出现。甚至,她的面色红润,容貌鲜活不含一丝病气,真正像极了童话中描写的睡美人。

  于是渐渐地,越来越多的人说岑子鹿是不是身体出了什么问题,更有些夸张点的,还偷偷问了岑家父母,岑子鹿是不是妖怪?

  这些诛心的言论简直是叫当时的岑父岑母伤心欲绝,但那时已经17岁的白屿,却发现了这些谣言后隐藏的危险。

  当砸向人的石子累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便会对人造成致命的损伤——

  为了及时封住这些乱窜的流言,不至于真的引来什么“科学院的研究”,于是白屿在思考了一天后,还是说服了岑家父母,散步出了岑子鹿已经死去的消息。

  并且为了力求真实,他们还举办了葬礼,将岑子鹿的遗像一直挂在客厅——因为如此,所以醒来后的岑子鹿才会不小心被吓得差点真以为自己是个死人。

  但是现在听了白屿的解释,岑子鹿也彻底地明白了过来。

  她有些复杂地抿了抿唇角,原本便凄白的小脸更像是要接近透明:“那,是出了什么问题,才会导致我25年的样子都没改变?这个医院有说法吗?”

  “没有。”

  白屿摇了摇头,眉宇也微微蹙起:“刚开始发现不对的时候,我和叔叔阿姨带着你去医院看过,但是医生对此也没有什么解释,甚至,他说要是我们真的怀疑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带你去研究院找专家看看。”

  而听了这样的话,岑父岑母哪里还能继续聊下去。

  唯恐女儿被带走做科学实验,三人又立刻将岑子鹿带回了家中,之后,他们更是不敢再将岑子鹿带去医院检查。

  而听着这个解释,岑子鹿心中亦是疑云顿生,下意识地,她看了看自己的手掌——

  十指纤纤,骨节细嫩。

  是她记忆中自己的样子,可那年轻的皮肤状态,却真的不像是一个50岁妇女会有的情况。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她的身体会发生这样的改变?难道是之前那场车祸意外摔到了她的什么地方,所以这才激发出了她“永不衰老”的潜能?

  岑子鹿有些头秃地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但是随即,看着墙上自己的遗照,她也想到了一个事情的关键,她愣愣地看向了白屿:“如果在外人眼中,我已经死了,那接下来我醒过来了以后,是不是也依旧不能见人?”

  因为按照道理说,真正的岑子鹿已经是个死人了,所以一个“死人”,怎么还能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白屿的面色也微微暗淡了几分,但是不过转瞬,他也开始重新微笑起来:“事情并不会那么绝对,你还是可以出去见人,出去正常生活,只是……就像你说的,岑子鹿已经是个死人,所以在外人面前,你不能再是岑子鹿。”

  “你是说……换名换姓?”下意识地,岑子鹿的脑子中闪现出的想法便是这个。

  白屿摇了摇头,解释道:“你的名字可以不用换,毕竟全世界同名同姓的人有那么多,可是你的样子,却得稍稍作一些改变,至少不能和现在一模一样……如果你愿意的话,明天,我带你出去理发店先变一下发型,之后还可以再买个眼镜。但相应的,在一些不熟悉的人面前你要尽量隐藏自己的身份,如果看见了一些熟悉的人,那为了避免被认出来……你还是稍微躲着点比较好。”

  岑家的亲戚虽然不多,可是也不是完全没有,更何况以前岑子鹿上学十几年中,那些同学,朋友也不止一两个……

  现在一概的,都不能再相见。

  虽然用整容手术可以真正做到“换脸”,可以杜绝这样的小麻烦,但是那样可怕的手法,用在岑子鹿的身上,白屿舍不得。所以尽可能地,他们只能从一些小事上尽量去小心一些。

  而对于这件事情,岑子鹿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

  改变发型、佩戴眼镜、不见朋友……这些都不是她无法做到的事情,但是……

  她下意识地抿了抿唇角:“在彻底藏匿自己之前,我能最后再看看我的朋友吗?这么多年没见了……我有点想他们,不过我会隐藏身份的,就远远地看看。”

  只当做一个正式的告别,之后,她会好好地跟他们做陌生人。

  ……可,不知道白屿会不会答应?

  岑子鹿有些紧张地攥紧了手指,手心中也出了一层冷汗。

  而她这幅忐忑的样子,在暖黄色的灯光却更叫人心软。

  岑子鹿有一副十分出色的相貌,五官精致,轮廓娇小,害怕或者紧张的时候,那一汪盈盈的目光,可以叫任何一个铁石心肠的人不忍拒绝她的请求。

  白屿从小便知道她的好看,长大后,本以为自己这么多年早已经对她习惯,可是现在看来——

  自己在她面前仍旧不堪一击。

  他的呼吸微微沉了几分,但成熟英俊的面容却是半分情绪不显,他温柔包容地说道:“好,我带你去见他们一次。”

  岑子鹿:“那时间是……”

  白屿想了想:“明天吧,正好就是你高中的同学会,安排的地方我都知道在哪里,到时候我带你去剪完头发,和你一起过去,但是为了你的安全,所以我们不能接近他们,这个可以吗?”

  “好,可以的!谢谢你!”愿望能被这样满足,岑子鹿已经非常开心了,哪里还有不满意的地方。

  她笑着立刻点了点头,因为开心,莹润的小脸在灯光下都熠熠生辉。

  白屿也忍不住笑了一下,与此同时,他也终于恋恋不舍地放开了握着岑子鹿的大手。

  肌肤分开间,因为温热骤失,所以岑子鹿也才后知后觉地反应了过来,原来刚刚他们一直都变相地“拉着手”,也忘了放开。

  于是难免有些不自在地,岑子鹿红了红脸颊,可是很快地,她也暗暗地鄙视了一下自己!

  虽说白屿过了25年,现在已经不是5岁而是30岁,可是……自己也不是25岁是50岁啊!

  对着一个比自己小了那么多岁的年轻人害羞,她,她真是“老不要脸”!

  这种事情被人知道简直都太龌龊了!

  岑子鹿连忙清醒过来地端正了思维,便连原本放松的脊背也是微微停止,不敢放松。

  而对她的想法并不知晓的白屿此时已经从沙发起身,将之前匆忙放在岑子鹿房间中的生日蛋糕端了出来。

  上面的蜡烛因为之前没人管,所以早就燃烧殆尽,可是白屿从善如流地却又从客厅中拿出了一根新的生日蜡烛,当着岑子鹿的面,他将它重新点燃,擦在蛋糕上——

  岑子鹿眨了眨眼睛:“这,这是……”

  “今天是你的生日。”白屿轻声温柔地回答:“你睡了那么久终于醒来了,所以我想要庆祝一下,家里现在就我们两个人,叔叔阿姨上个星期报了个旅行团,要一个月后回来,一会儿我会打电话告诉他们这个好消息,但现在在零点之前,我们先自己庆祝一下吧。”

  白屿尴尬地笑了笑:“有些简陋,但是明天可以补办。”

  因为要是知道岑子鹿今天能清醒过来的话,白屿一定会在家里摆满了她喜欢吃的所有东西,可是——

  事急从简,一个蛋糕,但也可以是一个简单的仪式。

  可这对岑子鹿来说,也已经非常足够了!

  因为白屿温暖的话语,所以她也放松开心地笑了笑,下一刻,坐在沙发上,看着漂亮的蛋糕,还有蛋糕上孤零零的蜡烛,在深吸了一口气后,她还是俯身将那小小的烛火吹灭。

  这是她的生日蛋糕。

  祝她——

  50岁,生日快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才不是姐弟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才不是姐弟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