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温水煮青蛙
沈子午2020-01-20 10:552,812

  “怎么弄伤的?”白屿一字一顿问道,低沉的嗓音中早没了最初见到岑子鹿的开心,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危险,仿佛风雨欲来。

  方才站在教学楼下,他也是看清了岑子鹿脸上的伤情后,神情这才倏地一变,也不顾之前想好的“要让岑子鹿满满适应自己的决定”,便立刻上前,用手小心地捧起了她的脸颊。

  但被男人这样对待……

  岑子鹿却是第一次。

  白屿的大手修长滚烫,而当她脸颊的肌肤清楚地接触到他的掌心时,无法控制地,岑子鹿的脸颊已经涨的通红:“我,我没事,你不用担心,现在还是在学校,你不要这个样子。”

  更重要的是,要是被路过的哪个学生看见了,那影响实在是太不好了!

  岑子鹿心乱如麻地想着,下一刻也主动手忙脚乱地想要挣脱开白屿的束缚,想要站得离这个“危险”的男人远一些。

  但就像是猜到了她的想法。

  下一秒,还不等岑子鹿成功逃脱,白屿便已经用一只手直接抓住了她的手腕,固定了她的步伐,而他的另一只手,则是更为强势地扣住了她的下巴,强制地让她抬起脸,将伤口展露在了自己的眼前。

  于是清明的日光下,那红肿的伤痕更为清晰,也更为可怜——

  白屿的面色更沉:“我是在看你的伤口。是谁让你的脸变成了这样?是不是你和别人起了什么矛盾冲突,所以对方故意欺负你?”

  “不,不是……”

  哪里有这么夸张的事情,岑子鹿今天不过刚到这个学校,人生地不熟地,承德大学也都是斯文人,哪里能这么容易起冲突。

  她硬着头皮道:“你不要乱想,没什么人欺负我,而且我这伤没那么严重。”

  毕竟伤是在自己的身上,虽然岑子鹿没有对着镜子看过,可从疼痛度和当时的情况了解,岑子鹿也觉得自己脸上的伤没什么大不了的。

  而事实上,情况也确实是岑子鹿想的差不多。

  她的伤口不过是擦破了一点点皮,有些红肿,放在任何一个人身上,很可能都不会去注意,但是因为这伤是出现在岑子鹿的身上,所以当下,白屿的眉心都拧到了一起,仿佛是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便是听了岑子鹿的劝解,他的神情也没有半点好转,只是依旧面沉如水地看着岑子鹿,捏着她下巴的手并没有片刻放松:“你还是没告诉我为什么受伤。”

  这便是打定主意要刨根问底。

  岑子鹿叹了口气,只能回答:“……这个是我之前走到篮球场边,不小心被人撞到弄伤的,那些学生也不是故意的,我接受他们的道歉了。”

  “真是如此?”

  “当然!”

  “好吧,我明白了……”

  听着岑子鹿的话,白屿在沉默了许久后,却是开口说道:“是我不好,我应该陪着你。”

  至少如果有他在的话,那今天,岑子鹿便绝对不会受现在这样的伤。

  而岑子鹿也发觉白屿这是有些钻牛角尖了,她蹙着眉道:“你真的把我想的太脆弱了,我之前虽说是沉睡了25年,可是现在醒来,我真的觉得我非常正常,也不至于别人碰一碰我,我就又会怎么样,况且,受伤不是常有的事情吗?”

  小磕小碰,人生在世总是难免。

  岑子鹿个性迷糊,有时走路不注意,绊到什么东西摔跤那也不是什么太奇怪的事情。

  可是,这些“稀松平常”的事,在白屿这里却都是堪比可怕的禁忌,他垂了眼眸:“这几年,我一直会想起你车祸那天的场景……”

  岑子鹿愣了愣:“你,你是说,导致我昏迷的那场车祸吗?”

  “对。”白屿一字一顿道:“那时你也是受了伤,之后,我花了二十五年,一直在等你。”

  等了四年、十年、二十年……无数次,白屿都觉得绝望,但无数次,他也勉强鼓励自己,要继续坚持下去。

  而功夫不负有心人,在第二十五年时,岑子鹿醒来,所以现在相应的,现在,白屿草木皆兵,不敢再去拿岑子鹿的身体开玩笑。

  而听着他的这些话,岑子鹿也意有所感地抿了抿唇角。

  虽然作为当事人,那时车祸的事情她已经完全忘记,也没有印象自己当时具体经历了什么,可是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是她看重的人当下出了什么可怕的事情,那她确实也会难免战战兢兢。

  于是沉默了一小会儿功夫后,下一刻,岑子鹿却是忽然伸出手来,用力地抱了抱白屿!

  ……

  这个动作有些突然,也不符合平常岑子鹿一贯的保守人设,所以当下,便是冷静沉着如同白屿,也是在原地蓦地愣住,忘了要去桎梏住岑子鹿。

  也就在这时,岑子鹿已经安抚地拍了拍他的后背,轻声说道:“之前的二十五年辛苦你了,但是你放心吧,接下来既然我已经醒了,就不会再发生叫你不开心的事情了,这次我受伤是意外,以后我都会好好保护自己的!”

  “另外,你要是不放心的吧,今天回去后,我让你给我上药好不好?”

  毕竟现在伤都已经有了,想要凭空变没,那也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为了宽慰岑子鹿,她下意识地提出了这个“亲自给上药”的建议。

  不过这件事情百分之八十是成不了的。

  因为她就是随口一说,相信白屿一定也知道,而这样一来,自然也就不会亲自……

  “好,这是你说的。”白屿沉声开口回答,低哑性感的声线,一时之间也打算了岑子鹿的所有思绪。

  而后,就在岑子鹿目瞪狗呆时,白屿长臂微展,更紧地将她抱在了怀中:“我亲自给你上药,只有这样,我才能确定你平安无事。”

  岑子鹿:“……”

  *

  要说什么才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岑子鹿觉得,自己现在就是在这么做。

  她的性格害羞腼腆,平时便是和白屿稍微走近一些,都会面红耳赤,心情难以平复,可是现在,因为她的一时最快,“上药”这样暧昧的事情便这样被轻易盖棺定论,最重要的还是,她的伤在脸上,白屿如果要为她疗伤,碰碰脸颊什么的,那绝对无法避免。

  于是回家的一路上,她皆是头昏脑涨,可尽管如此,她也没避开之后真的被白屿摁着上药的流程。

  因为岑子鹿的伤口确实不深,并且伤在脸上,涂红药水什么的也太过夸张难看,所以白屿回家之前,在车上特别联系了一个医学院的朋友,拿了一支对皮肤没什么刺激性的软膏来,给岑子鹿用在脸上的伤口上。

  本应该是很简单,两下便能完成的动作,可偏偏不知为何,白屿做起这些动作格外慢条斯理,就像是将她当成了温水中的青蛙,不煮熟便决不罢休。

  所以等他终于涂完了药膏后,时间也已经是十几分钟后。

  岑子鹿浑身皆是热汗,仿佛像是打了一场难打的仗,几乎都要没力气去看白屿一眼,但相比较她的精疲力尽,白屿的唇角却带着浅浅的笑容,虽没说什么,可眉梢眼角的温柔却还是能叫人看出他的心情十分不错。

  但事情到这里,也就差不多了。

  白屿虽贪心,但之前毕竟已经下过了决心,有个基本的尺度,所以也不至于一直对岑子鹿穷追不舍,步步紧逼。

  这一次上过药后,接下来的几天,他便皆是没有再亲自动手,也算是放过了岑子鹿,给了她一个喘息的时间。

  而隔天大学开始上课后,利用着白屿不在家的空档,岑子鹿也开始戴着口罩出外购买接下来开店需要用到的工具和食材,准备购置齐全后便正式开业!

  于是,忙忙碌碌的生活一直持续了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终于,在八天后的一个清晨,岑子鹿将属于自己的小甜品店全部布置完成!

继续阅读:第10章:亲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才不是姐弟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