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亲密
沈子午2019-04-07 20:102,713

  夜凉如水,沉静的夜色中,便连空气都像是带着奶油芝士芬芳的甜味。

  距离上一回岑子鹿做甜品,已经过去了二十五年又零一个月的时间,但因为记忆中对这一切还不算陌生,所以当她重新拿起刮刀和蛋糕模具时,一切又像是回到了过去熟悉的时光。

  不过两个小时不到的功夫,她便已经做出了许多的杯子蛋糕和提拉米苏,将它们整齐地排列在桌面上,与之前便做好的雪梨冻放置在一起。远远看去,就像是一个个训练有素的卫兵,可爱又严肃,叫人瞧着便能心情大好,也格外具有成就感。

  岑子鹿早已经不知对着自己忙活出来的劳动成果拍了几张照片,但不管看几次,她都会忍不住眼中满是幸福。

  白屿进门时,看见的便是岑子鹿如此的神态。

  恍惚中,明明应该是冷清的黑夜也像是有了别样的温暖,而这也是这几天,白屿心中最渴望看见的风景。

  平时下课,一贯不紧不慢的他,从岑子鹿醒来后便像是浮萍有了归属,只要上完课,他便会立刻收拾东西往家走,因为如此,学校中不少人都很纳闷,纷纷猜测着白教授家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其中,陈科更是抓着他不止一次询问过到底是不是真的谈恋爱了。

  毕竟上回在学校,他便知晓白屿带了一个女孩子到学校外面,本来他还指望着白屿将人家带来办公室,他能见一见这个传说中的小姑娘,可不想最后希望落空……

  所以这两天,陈科总找着一切可能的机会纠缠白屿,就希望能和岑子鹿见上一面,好奇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女孩子能让白屿如此深陷其中。

  今天晚上回家前,陈科还在走廊拉着他,咬牙切齿地表示“白屿简直就是情报机构人工作的人,不然怎么就将女朋友藏得这么隐秘!”还质问他“是不是其实早就谈恋爱了,只是没告诉他,还让他以为全校不是只有他一条单身狗。”

  而对于这样的指责,白屿也有些无可奈何。

  不让陈科见岑子鹿,那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这个朋友一向不正经,他担心陈科会在岑子鹿的面前胡说什么,到时候给岑子鹿带来困扰,至于“是不是早就恋爱了”的事情……

  他确实心爱已久,只是佳人还并不知情。

  但短暂维持现状也是一种美好,至少,岑子鹿已经醒来,以后的一切,总归是会越来越顺利的。

  白屿站在门前,深深看着站在厨房中的岑子鹿想着,便连一双眼睛也盛满了柔软,仿佛即将溢出一般。

  而听见开门声后,岑子鹿也看见了白屿,但因为距离隔得远,她并没有瞧清白屿眼中汹涌的感情,一看见白屿回家,她便立刻对他挥了挥手中的刮刀以表示打招呼:“你回来了!我今天做了好多甜品,你看样子还可以吗?”

  “你的手艺一向很好。”

  白屿从善如流地回答,话语间,他也换鞋走进了房间,开玩笑道:“这些都是做给我的吗?”

  “你要吃的话当然可以啦!”岑子鹿笑着说道:“我还记得你小时候很喜欢吃杯子蛋糕,所以我多做了一些,你想吃多少都行!”

  “可是我如果都吃完了,你明天开店怎么办?”

  白屿知道今天岑子鹿忙活了一天,全是为了摆在货柜上,这样明天开业让客人进来也能有东西买。

  如果他全部吃了,明天甜品店中的货柜也就全空了。

  只是……

  对于白屿的这个担心,岑子鹿觉得实在是太夸张了:“你怎么可能把我的蛋糕全部吃完呢,你又不是大胃王,而且……”

  “你要是真的吃完了也没事,我还可以接着做,反正我也喜欢做这些东西,我很开心!”

  能做自己喜欢的事,便是再忙,岑子鹿也不觉得累。

  白屿轻轻笑了笑:“你还是像我小时候那样开朗明媚,就像是个小太阳。”

  岑子鹿:“你小时候也很开朗啊,我觉得你非常可爱!”

  “……真的?”

  “当然!”

  白屿失笑:“恐怕只有你一个人会觉得我小时候开朗可爱。”

  他童年是孤儿,后来被错的养父养母收养,又虐待了好几年,所以在刚被岑子鹿抱回家的时候,哪怕年龄小,白屿也还记得自己那时性格十分阴翳,不爱笑也不爱说话,难听点说,就像是恐怖片中的可怕儿童。

  但岑子鹿却半点不介意,一直在努力地开导他,也是因为如此,后面,他这样孤冷性格的一个人才能融入社会,还学业有成,成为了一个教书育人的大学老师。

  但人回想自己,总归想到的难免都是不好的事情,至少在岑子鹿的记忆中,事情就没白屿说的那么糟糕。

  她义正言辞道:“你有时候看事情总是不全面,你真的挺开朗可爱的,我还记得小时候你就总对我笑,而且你长得特别好看,就像是个小娃娃,那时候邻居们也都夸奖你!算了,这些事情也都过去了,我也就不说了,你还喜欢我的杯子蛋糕吗?要不要尝尝?”

  岑子鹿开开心心地说着,下一刻也捏了一个杯子蛋糕,下意识地想要往白屿嘴边凑。

  但好在这个动作刚做到一半,岑子鹿便清醒了过来……

  于是目标转变,岑子鹿将要递到白屿唇边的蛋糕蓦地一顿,塞到了白屿的手上。

  反正杯子蛋糕外面也有裱花袋隔着,便是不洗手也不用担心卫不卫生的事情,而白屿心中虽大概有数,可为了不叫岑子鹿尴尬,他也依旧没说破什么,只含笑接过了岑子鹿递来的杯子蛋糕,放入口中咬了一下——

  于是只在一瞬间,浓郁的奶香和鸡蛋香便立刻盈满了他的口腔!

  而随着每一次咀嚼,绵密的蛋糕体更是叫人心头大动,恨不得能一口接一口地一直吃下去。

  这与25年前白屿记忆中的是一个味道。

  他控制不住地软了心扉,一时之间只觉得温暖像是盈满了他的五脏六腑,叫他便连指尖都微微颤抖,恨不得能将岑子鹿抱进怀中。

  但许久过后,他还是隐忍下了自己的冲动,转而将深沉的目光看向了岑子鹿的面容。

  而被这样认真地看着,本来就脸皮薄的岑子鹿忍不住再次红了脸颊,许久后,她才低着脑袋轻声问道:“怎,怎么了吗?”

  “你的口罩还没有摘。”白屿低沉着声音,一字一顿道:“下午回家,是不是忘了?”

  “啊?啊!”被这么一提醒,岑子鹿这才想起来了。

  下午她买完刮刀回家,因为赶着做甜品,所以放了东西后,她便着着急急地进了厨房,也没顾上去摘掉脸上的口罩。

  后面,开始做蛋糕后,她也就完全忘了,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但此时被白屿这么一提醒,岑子鹿立刻反应了过来,也觉得脸上被包着呼吸不通畅。

  只是……

  她手上此时都是奶油,要摘掉口罩,还得先洗洗手才行。

  岑子鹿暗暗地在心中想着,下一刻也放下了刮刀,准备往洗手台走去,可就在这时,一只大手已经握住了她的手腕。

  紧接着,暖色的灯光下,白屿已经垂眸看着将手轻轻地伸到了她的耳朵后面,帮她摘下了脸上的口罩,动作轻柔,仿佛是担心稍微用力一些,便能将她弄疼。

  而规矩了这几天后,这还是白屿第一次,这样亲密地与她接触……

  岑子鹿没忍住地又愣在原地,可下一刻,看着手中的口罩,白屿却轻轻蹙了蹙眉:“这口罩,怎么好像不是上回我给你买的那个?”

继续阅读:第11章:开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才不是姐弟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