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驴打滚
沈子午2020-01-20 10:563,239

  白屿的话已经将许多事情说的明明白白,而听着这一切,岑子鹿在猛地愣了愣后,也瞪圆了眼睛。

  方才在教学楼下,潇月月恰到好处的出现与针对她的场景,一帧帧此时皆像仿佛电影镜头般出现在她的脑海中。

  之前,岑子鹿虽觉得有些奇怪,为什么潇月月对卫生事件反应那么大,一直从旁挑拨,可那时,她也大多是认为那就是潇月月故意找茬而已。

  可是现在,这样的想法彻底发生了改变,于是半晌过后,终于重新找回声音的她也压低了声音问道:“你是说,有可能是潇月月为了挤兑我,让我无法在承德大学外立足,所以故意设计了她周围寝室的朋友,叫她们误会是甜品的卫生安全出了问题,从而来往我的身上泼脏水?”

  “确实有这样的可能如此。”白屿点头回答:“毕竟,目前唯一有动机做这样的事情,且还方便下手的人,只有她一个。”

  并且,从古至今,女人因为嫉妒心所作出的事情,也总是格外可怕的。

  今天在下雨的教学楼外,岑子鹿转身离开后,站在暗处的白屿看见了潇月月注视着她背影的仇恨眼神。

  仿佛是恨不得能将目光化作实质的刀剑,将岑子鹿杀于无形。

  白屿向来敏感,因为如此,他也对这个女生多留了个心眼,刚刚在岑子鹿进浴室清洗时,他才会给在学校的朋友打去了电话,请他帮忙调查一些事情。

  但是进展到这一步,现在的问题也来了——

  哪怕他们怀疑潇月月,那也没什么用啊!

  岑子鹿有些丧气地想着,原本因为发现线索而发亮的眼睛又灰暗了下来:“如果真的是潇月月做下的一切,那我们现在去当面质问她,为了保全自己,她也一定不会承认这件事情是她做的,而我们又没有什么证据,根本没办法逼她就范。”

  说不准到时候,按照潇月月的性格还会贼喊捉贼,倒打一耙地说他们污蔑她,随意攀咬。

  之后事情怎么闹,那可就不好说了。

  没准白屿还真的要因为这件事情被岑子鹿拉下“神坛”。

  可白屿听着她的话,却微微眯了眯眼睛:“我们还没开始调查,怎么就知道一定会没有证据?”

  “……这不是明摆的吗?”

  虽然不是很想泼凉水,但是岑子鹿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开口说道;“你想啊,距离我的店铺名声出问题都已经有两天时间了,要是真的是潇月月动手脚,她一定不会那么傻,将东西放在那边那么久,现在估计早就处理干净了,想要找出马脚,太难了!”

  况且,如果这个事情他们可以报案让警察处理,那或许借用警察的能力,她们还能有希望将潇月月定罪,可是……

  为了一个怀疑,他们就去找警察,到时候事情闹大了,那还是岑子鹿的小甜品店遭殃。

  说不定倒闭地还能再快点!

  但是,听着岑子鹿丧气满满的话,白屿的表情却依旧没什么变化,收起了手上的手机,他笑地意味深长道:“子鹿,永远不要小瞧身边的人。”

  “啊?什么意思?”

  “没什么。”

  白屿淡淡地眯了眯眼睛,一字一顿道:“我只是觉得,既然这件事情我已经开了个头,那便是前路山石环绕,我也应该去亲自收个尾。”

  “……你是说,你要去调查潇月月?”

  岑子鹿听出了端倪,但与此同时,她的眼睛也蓦地睁大了几分:“可是我之前说过,不让你用教授的身份插手这件事情,不然之后要是出了什么问题,你和我牵扯上,那你……”

  “放心吧,杀敌一千,自损五百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

  白屿了然地打断了岑子鹿的话,这一次话音刚落,他也抬起手来,摸了摸岑子鹿刚吹好的头发。

  就像是以前几次,岑子鹿摸他的头那样。

  其实刚刚,在白屿将岑子鹿的头发吹干时,他便想要做这个动作,此时也是终于克制不住。

  而当他将岑子鹿柔软的发丝成功弄乱后,看着眼前女孩子毛茸茸的可爱样子,他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好了,这件事情你接下来都不要管了,甜品店的生意这两天可能会萧条一阵,但是这也正好给了你一个休息的时间,不然像之前那样总是繁忙,你的身体也吃不消。”

  “我给你熬了姜汤,一会儿我拿出来,你记得多喝点,对了……”

  白屿垂眸看了看因为被摸了脑袋,所以有些目瞪狗呆的岑子鹿,认真地说道:“以后不许下雨天再跑出去,不然我就直接把你绑在家里,让你哪里都去不了。”

  “不要怀疑。”

  白屿温柔而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补充道:“我是认真的。”

  “……”

  岑子鹿立刻打个寒战!

  一时之间,一种浑身发凉的感觉仿佛围满了她的四周。

  可是……

  事情是不是有哪里不对啊!

  她是长辈,怎么现在站在这里不但被一个小辈威胁地浑身颤抖,还没出息地在之前任凭他摸了自己的头!

  岑子鹿反应过来地立刻站直了身子,想要重新振作,拿起自己凶巴巴的威严来,可是不等她开口说什么……

  下一刻,眼前的人已经面色正常地去了厨房给她端姜汤……

  *

  好像遇上了白屿后,岑子鹿就没成功地和他发过一次火。

  比如这一天,她几次板起脸来,都是无疾而终。

  于是就像是炮弹上膛太多次,却一次也没能发射成功的机关/枪,岑子鹿彻底地“颓废”了下来,也不想再去和白屿争论什么。

  接下来他端着姜汤出来后,她便像是听话的人偶娃娃般,任由他说什么是什么地被操控着。

  喝姜汤,睡觉发汗……

  等她重新满头大汗,神清气爽地从被窝钻出来的时候,时间也不过才下午的三点半。

  窗外的雨滴,此时也停止了凶猛的攻势。

  灰扑扑的天空下,整个世界都像是被笼罩在一层蒙蒙的水汽中,美的就像是一幅山水画一般。

  而站在窗外,也已经有许久的时间,岑子鹿不曾静下来看过这样美好的景色。

  白屿之前说的那么多话中,其中最对的一句,便是现在因为甜品店生意不好,所以阴差阳错之下,她也算是变相地得到了一个假期,可以好好休息,做一些之前没时间去做的事情。

  而积极的人生,本来也不应该浪费有限的生命去伤春悲秋!

  于是打开窗户,岑子鹿开心地深吸了一口气清新的空气,下一刻冲进厕所冲了澡后,重新出来的她径直小跑进了厨房,开始研究好吃的新式甜品!

  这也是她以前还没昏睡的时候,最喜欢做的事情。

  那时候没有店,没有人来购买她制作的美食,所以每次从大学回来,岑子鹿闲暇无事在家时,便会经常将自己泡在厨房中,自娱自乐地做一个又一个她之前没有尝试过的新式甜品。

  四下无人的时候,她做一个,就自己吃一个。

  后来领养了白屿,她便会将小小的孩子也带进厨房,然后,她做一个,就给白屿喂一人。

  断断续续地,两人能玩一天的时间。

  现在不用出去着急开店,花了几个小时的时间,像以前那样,岑子鹿又戴起了围裙,开始了新的尝试。

  而或许是心境开朗后,连带着厨艺也真的会提升很多。

  比以往任何一次效率更高的,这次她做第一回,便立刻成功了一个新品——

  驴打滚。

  这是东北地区、老北京和天津非常有名的一样甜味小吃,因其最后的制作工序需要在糕点表面撒上黄豆面,犹如老北京郊外,野驴阵阵欢腾打滚所溅起的黄土,所以才得了这样一个雅俗共赏的名字。

  而制作它的原料虽然特别简单,可想要做出香软甜糯。别具风情的驴打滚,却非常考验厨师制胚、和馅和成型的手艺。

  但从上回制作绿豆糕成功后,岑子鹿便一直想要接着尝试做中国本土的甜品,所以哪怕是第一次制作,可是她也是斗志满满。

  而功夫不负有心人。

  做出成品后,驴打滚入口绵软,豆沙馅遇舌即化,甚至不用咀嚼,简直好吃地叫人恨不得能将舌头也一并吞下去!

  于是欣喜之下,岑子鹿兴奋地又做出了许多,不但可以给白屿吃,她也打算准备一些,明天放在店里。

  毕竟,哪怕是没有客人上门,可是店门她也总归还得开,货柜上还得放东西,不然未免太自暴自弃了一些,也叫人觉得她的甜品店是真的要开不下去。

  而这样将一切准备好后,窗外的天色也已经完全黑沉了下来。

  白屿和岑子鹿都将驴打滚做了晚饭,等洗脸刷牙后,便各自回了房间安眠,第二天,就像是原计划那样,岑子鹿没有搭乘白屿的顺风车,而是自己乘地铁去了承德大学。

  可没想到的是——

  就在她拎着一大堆的新品走到门口的时候,眼前的一切却震折了她的视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才不是姐弟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才不是姐弟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