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不舒服
沈子午2020-01-20 10:562,940

  倾盆的大雨依旧在继续着,豆大的雨珠凶狠异常,仿佛恨不得能将地上下出一个坑来。

  可有些奇怪的是,此时被白屿抱在怀中,微微一个怔忪后,岑子鹿却觉得伞面上不断落下的雨点都好像温柔了许多——

  因为她听出了白屿佯装恼怒话语底下的深深关切。

  而且他之所以这么说,其中的原因也一定是他之前看见了自己站在大雨下和周楚交涉的场景。

  于是无形中,原本还以为自己是孤立无援的岑子鹿眼眸中克制不住地暖了暖,在几不可察地红了红脸颊后,她缩了缩脑袋,轻声回答道:“你怎么忽然出现了?我之前不是说过,要你别在公众场合和我在一起吗?免得影响了你的名声。”

  “……我现在倒是巴不得我的名声早点和你一起臭了。”

  白屿冷着脸,一字一顿地说道:“这样我看你还怎么推开我,要和我保持距离。”

  岑子鹿无言以对:“……”

  此时她的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这人怎么说话越来越任性了?”

  什么叫“名声臭了好”, 他可是大学教授,在外的形象那就等于是生命,一旦受到影响,那后续的麻烦,可要比她的店铺倒闭来得还要严重!

  岑子鹿不赞同地在心中想着,下意识地,她也瞪了一眼白屿一眼,想要拿出自己长辈的威严出来,好好震慑一下白屿,也叫这个人以后都不敢乱说话!

  可问题就是——

  事实上她做起这个动作来根本一点压迫感也没有。

  岑子鹿的长相属于可爱娇嫩的那种,圆圆的眼睛,红润的嘴唇,犹如是春风吹过树梢新开出的第一朵桃花,鲜嫩清新,也因为如此,所以之前,她不过换个发型,变个发色,顶着25岁的样子,也能随随便便冒充大学生,一点也不显年纪大。

  但这样的长相,装可爱还可以,却一点也不适合装狠。

  特别是在刚刚,岑子鹿站在教学楼下时淋到了一些雨水,所以此刻她的头发和衣服都还带着些潮气,可怜巴巴地就像是只淋了雨的小白兔,哪怕瞪起眼睛来,也只是可爱的要命,一点也不叫人觉得害怕。

  所以被这样“凶狠”地看着,白屿在微微顿了顿后——下一刻竟然是有些想笑。

  一时之间,之前看见岑子鹿站在大雨下,而自己却没办法上前保护的郁气都仿佛是在这一眼后消散了个干净。

  忍不住地,他轻轻勾了勾唇角,无奈地觉得自己这辈子算是被眼前的人“抓得”死死地了。

  可是看见白屿这样的反应,没有收获到敬畏害怕的岑子鹿却是更加不开心了。

  她紧紧地蹙着眉问道:“好好地你笑什么?你难道没看见我现在很生气吗?我不喜欢你说刚刚那种对自己不利的话,这样会叫我觉得你根本就不会保护自己!”

  “好,都是我的不好。”

  白屿彻底地败下了阵来,因为心中原本的气闷已经全部消散只剩下心疼,所以下一刻,白屿也脱了外套,将被雨打得湿湿漉漉的小人全部裹了起来:“现在天气已经开始转凉了,你还淋了雨,我带你回家,你洗个澡,别感冒了,不然小心发烧。”

  “我哪有那么容易生病……”听着白屿的话,岑子鹿有些不服气地嗫嚅了一下唇瓣。

  但事实上,一感冒就发烧,这确实是岑子鹿从小到大的生病流程,几乎无一例外。

  而刚刚在白屿将外套包上她的时候,其实岑子鹿也已经没忍住地打了一个哆嗦。

  可是明明自己才是那个年纪大的人,怎么醒来后,却事事都变成了要白屿来照顾她?

  于是心下有些复杂的岑子鹿,到底还是没忍住地嘴炮了一下。

  而早就看透了怀中人的虚假伪装,白屿点了点头,只当做岑子鹿说的什么都是对的,一边轻哄着,他一边将岑子鹿带上了自己早就停好了的车子,出了校门往家里开去——

  *

  恍惚中,天空中原本淅沥的大雨也渐渐停下了凶猛的攻势。

  在岑子鹿洗了一个热水澡,从冒着雾气的浴室出来时,窗外,本来密集的雨珠已经渐渐平和了下来,变作了绵绵的细雨,纠缠环绕在天地间。

  白屿在岑子鹿进浴室洗澡时,便一直在外面煮着姜汤,此时瞧见冒着热气的小人从屋内走出来,发丝还带着水珠,下意识地关了火后,他也走出了厨房,看着岑子鹿红扑扑的小脸问道:“怎么没吹头发就出来了?”

  “我昨天洗澡把电吹风拿出来,忘记拿回去了。”所以刚刚洗完澡想要吹头发时,她便发现电吹风不见了。

  不过这也没什么关系。

  岑子鹿不是很在意道:“我就不吹头发了,反正一会儿它也就干了。”

  而且女孩子头发那么长,吹起来又累又不方便,以前岑子鹿便经常放任它自己变干,懒得去管。

  可是闻言,白屿却蹙起了眉头:“这怎么行,水汽进了头皮,你一会儿身体就该不舒服了。”

  况且之前岑子鹿多少淋了雨,带着她回家洗澡,他就是希望她能干净清爽些,结果,洗了澡又不把头发吹干,那不等于和淋雨一个意思了?

  白屿不赞同地板下了脸,下一刻干脆主动地连接好了电吹风,按下开关对岑子鹿招了招手。

  其中的意思,明显就是他打算亲自帮岑子鹿吹干头发。

  而看着白屿的动作,下意识地,没怎么细想,岑子鹿也乖乖地走了过去,可直到温暖的热风吹上她的头皮,男人如玉的指尖不断地从她的发间穿过,她才终于后知后觉地发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她,她和白屿这是在做什么啊!

  让别的男生帮着吹头发,这,这样亲密的事情,不应该都是男女朋友或是夫妻间才可以发生的事情吗!

  可是——

  此时帮她吹头发的却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白屿,而自己,自己都已经五十岁的老大妈了!

  岑子鹿浑身僵硬地在心中想着,与此同时内心的尖叫简直都快要破开天际。

  可是骑虎难下,方才她都已经主动将脑袋送到了白屿的手下,这时候要是再触电般地躲开我,倒是显得她做贼心虚。

  于是强忍着内心的羞怯和爆红了的脸颊,岑子鹿咬紧了牙关,攥紧了手指坐在沙发上,任由白屿帮着她将满头的发丝一点点吹干。

  而她不知道的是,此时站在她的身后,某个男人也正眉眼幽深地望着她。

  ……

  恍惚中,安静的屋内,一时之间只有吹风机的嘈杂声不断徘徊。

  十五分钟后,岑子鹿的一头长发也终于被吹干,可是因为有些尴尬,细细看去便能发现,她的脖子也已经和脸一个颜色。

  所以为了将事情显得尽量自然些,她连忙低着头主动拿过了白屿手中的电吹风,佯装自然地说道:“这次都怪我忘记把吹风机放回浴室里,白,白屿,你在外面先稍微休息一下,我先去一次浴室,把吹风机放回去!”

  “……在学校的事情,你不打算和我聊一聊吗?”白屿微微顿了顿后,但在岑子鹿即将离开之前,他还是主动开了口。

  而因为他的话,房间中,原本的尴尬倒是很快散去变为了正经。

  站在原地稍稍怔了怔,下一刻,岑子鹿立刻转过了头,有些惊讶地看向了白屿:“你怎么忽然这么说?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也不算是发现了什么,可是今天,我听了你和周楚的话后,刚刚又让陈科帮我去学校那边稍微查了查,而结果,正好和我之前想的有些相似。”

  白屿拿出口袋中的手机,对岑子鹿晃了晃,示意道:“三分钟前,陈科给我回复了消息,这次吃了你店里甜品出问题的那几个人,正好都是女生,且都住校,从女生寝室的位置看,她们恰恰都住在潇月月的寝室附近。”

  “要说这一切都是巧合,我觉得好像有些过于牵强了。”

  毕竟从食品安全问题爆发到后面全校有规律地抵制岑子鹿的甜品店,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地太过连贯,而在那之前,一次又一次地,潇月月追着岑子鹿咬,所以白屿可不觉得,现在只是意外而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才不是姐弟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才不是姐弟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