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开脱
沈子午2019-05-19 10:242,690

  女声插入地出人意料,又火药味十足。

  在淅沥的雨声中,听见这些话的众人皆是齐齐一怔,随后下意识地看向声源时,一道粉红色的身影也已经映入了眼帘——

  几乎是在当下,岑子鹿便已经认出了对方的身份,毕竟在今天之前,潇月月便是不止一次地找过她的麻烦,后来不知怎么消停了几日,她还十分高兴。

  本来,岑子鹿以为是这个女孩子终于明白了两人之间根本不存在矛盾,只是误会,可是现在看来,一切竟然都是她想多了。

  潇月月明显还讨厌着她,甚至比之前更甚,而这一点,从方才的那句话中便能听出。

  可是,岑子鹿却不惧怕她这样的指责。

  因为,只有做贼心虚的人才会因为别人三言两语的挑拨就自乱阵脚。

  于是下一刻,她也立刻正色说道:“我不明白你的话是什么意思,可是这件事情和我的口才与心机没有关系,因为它本身就是疑点重重,即使我口笨舍拙,但我也相信,时间长了大家都能看出问题。”

  之前之所以众人都没意识到不对劲的地方,不过是因为事情刚刚爆发,且舆论总具有煽动性,所以大家一时之间都忙着吃瓜,也忘了去思考。

  但事实上,人都有脑子。

  刚刚岑子鹿不过稍加点拨,许多人便也都发现了问题的所在。

  只是听着岑子鹿的反驳,潇月月不但没偃旗息鼓,反而还冷冷地笑了出来,明显也是要和她杠上了:“子鹿老板还说自己不是口才好,你这么谦虚,倒是显得大家都是笨蛋了。”

  “你之前在和大家解释的时候,我就一直在一边听着,你用不是所有人都生病腹泻来作为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可是这件事情从根本上就是说不通的,因为每个人的身体素质都不一样,不卫生的东西,有人吃下去或许立刻会有反应,有些人或许不会,这本来就是正常的事情,怎么能作为你的证据,来证明你的无辜呢?”

  “是啊,每个人的肠胃功能都不一样,身体条件也不一样,别人或许吃了也难受,但是没有腹泻,这也是有可能的啊。”潇月月的话音刚落,一些站在她身边的女生也立刻觉得有道理地附和说道。

  与此同时,不少的围观人群也开始动摇了起来。

  毕竟潇月月的话确实不是单纯的胡搅蛮缠——

  这世界上人那么多,每个人对食物的接受性也不一样,岑子鹿的糕点又不是强烈的毒药,可以将每个人吃过的人都药死,那充其量不过就是卫生不过关,所以有些肠胃娇嫩的人可能吃了会立刻出现不适,可是有些平时吃惯了路边摊的人,或许就会觉得还好,这也是有可能的。

  ……这么说来,岑子鹿的那些说法,还真的不能证明她的糕点就一定是安全的!

  众人皆是不约而同地在心中暗暗想着,一时之间,大家看着岑子鹿的眼神又出现了变化,而细细碎碎的议论声,更是如同浪潮般不断响起。

  而显然是没想到潇月月竟然准备了这样的话等着她,闻言岑子鹿也是微微愣了愣,拧着眉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于是看着岑子鹿吃瘪的样子,得了大家支持的潇月月嚣张得意地笑了笑,但也就在这时,站在一旁,方才一直没说话的周楚却是看向了潇月月,神情有些嫌弃:“你怎么会在这里?”

  “……”

  潇月月的笑容僵了一下,几秒钟后,隐忍着不想吵架,她看着周楚尽量和颜悦色地解释道:“我今天也在这座教学楼上课,刚刚下楼,我听你被人拦住,所以这才走过来看看。”

  “还好我发现地及时,不然你可就被这个人的三言两语哄骗了!”潇月月庆幸不已地说道,眼底也有几不可察的亮光一闪而过。

  可是并不想领情的。

  周楚依旧拧着眉,看着潇月月道:“我不需要你来帮我,况且你难道忘了吗?我们两个人的关系可也不是很好,所以以后有关我的事情,还是请你不要掺和吧。”

  “你,你怎么这么说话!”

  潇月月明显没想到周楚能在众人面前这样下自己的脸,于是怔忪地瞪大了眼睛,她怒火中烧地涨红了脸颊,想要据理力争。

  但周楚却没有打算说下去的意思。

  下一刻,不理会身旁气的发颤的潇月月,她重新将目光看向站在雨中的岑子鹿,目光复杂道:“你刚刚的那些话,我都记在心里了,现在事情的真相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可是……我觉得你的态度至少在我看来很好。”

  不说温和的话语和不卑不亢的态度,就说这份一直站在雨中的真诚,也叫周楚不想相信,这样一个人是做过坏事的人。

  而听见这样的话语,岑子鹿原本还有些黯然的眼眸立刻变亮了不少。

  她激动地问道:“那,那你是愿意相信我吗?”

  “不是。”

  周楚摇了摇头,却又补上了一句:“因为现在说这些还太早了,刚刚我在想前两天发生的事情,有一些疑点,确实应该再仔细推敲一下,所以在那之前,为了绝对的真相,我暂时不会帮你说话的,等我彻底想清楚了……我才会决定要不要相信你的话。”

  “这是应该的!至少你愿意帮我回忆其中的误会,我就已经很感激了!”岑子鹿开心不已地说道。

  毕竟今天她主动找上周楚,本来的意思也不是立刻想要证明什么,只是希望两人之间能有一个合适的沟通。

  现在目的明显达成,即使之前有潇月月从中捣乱,可岑子鹿也已经非常满足。

  她温柔高兴地笑了笑,下一刻也将手中的雨伞递给了周楚:“这个是我进学校的时候准备的,因为担心你可能没带伞,要是不嫌弃的话,请你拿去用吧。”

  “……谢,谢谢。”周楚微微顿了顿,随即红着脸,在岑子鹿的柔软“攻势”下也接过了雨伞,撑着进了雨幕,准备往宿舍走去。

  而到此为止,两人的第一次沟通交通也算是圆满完成。

  可是一旁,话语被毫不留情堵回来的潇月月却气的面色铁青——

  但两人中,谁也没去过多地理会她。

  不但周楚转身就走,就连好脾气的岑子鹿也是在将雨伞借给周楚后,就转头离开,并没有要去多看潇月月一眼的意思。

  一时之间,她这个自认为正义的出场人物,立刻变得有些尴尬起来。

  周围看热闹的一些人忍不住笑了出来,仿佛觉得她根本就像是个跳梁小丑,谁都不领情,十分地可笑,而站在原地,对于众人的奚落,潇月月自己当然不可能完全无从察觉。

  可是已经丢了脸,再穷追猛打,继续没面子的那个人也只能是自己!

  于是气急败坏地跺了跺脚后,潇月月咬紧了牙关,攥紧了手指恶狠狠地看向了岑子鹿离开的方向,仿佛是在心中细细地思索着什么。

  而另一边,已经走远的岑子鹿自然不知道自己走后发生的事情。

  撑着手中单薄的小伞,她踩着早已经湿透了的鞋子,可怜艰难地走在雨幕中,但就在即将走出学校的时候,树林旁一个拐弯的角落里,一只大手却是忽然伸出,将她蓦地拉进了怀抱中!

  岑子鹿措手不及地被吓了一跳,但下一刻还不等尖叫出声,一道熟悉的声音已经低低地在她耳边响起:“这么大的雨,你就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身体,一点不考虑我的感受?”

  “……”

  岑子鹿怔忪地眨了眨眼睛。

继续阅读:第48章:不舒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才不是姐弟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