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走开!
沈子午2019-06-04 10:133,032

  今晚,在白屿一反常态地没有准时回来时,岑子鹿便已经感觉事情有些奇怪,可是后面,看见白屿重新出现时,她原本的疑惑也已经被放下,虽没直接对他询问什么,可是在心底,岑子鹿觉得白屿晚归应该就是在学校处理什么事情,所以耽误了而已。

  可是现在——

  在看见他衬衫胸口处的那一抹红色口红后,岑子鹿原本在心底的那些粉饰太平的猜想全部被打破!

  恍惚中,她只觉得自己的脑子仿佛空了一瞬,随后,就像是闷雷在耳边响起,下意识地,岑子鹿后退了一步,面色苍白。

  而白屿也在这时伸出手去想要将岑子鹿扶住,可就在他的手即将碰到眼前的人时,白屿的手已经被蓦地打落!

  几乎是一种下意识的反应。

  在看见白屿的大手像自己伸来时,岑子鹿的第一反应,便是躲,之后出于抗拒,她也打了白屿一下。

  “啪”地一声脆响,原本还算温馨的气氛彻底跌入了谷底。

  岑子鹿白着脸,抱着手臂,这一次直接后退了好几步,拉开了自己与白屿的距离,动作间,她的眼睛一直没有看向白屿,仿佛是在回避着什么,而跌跌撞撞地,下一刻,她更是直接转身,想要回去房间中。

  可是这一次,白屿已经用最快的速度挡在了她的眼前。

  因为看出岑子鹿的情绪忽然之间有些不对劲,所以白屿没有再去拉住她,引起她更激烈的反抗,但拦在岑子鹿的面前,他的面色也紧绷了下来。

  “你怎么了?”

  他沉声问道:“是还在生我的气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愿意再认真地和你道歉一次。”

  “……”

  岑子鹿说不出话来。

  有一瞬间,她的喉头像是被什么东西堵着,许久后好不容易找回声音,她却已经红了眼眶:“让开,我不想听你说什么话。”

  至少现在,岑子鹿真的一句话也听不进去。

  甚至只要抬起头来,她便会忍不住再次看向白屿的衬衫,看见那一抹艳红……

  所以为了不叫自己做出什么失控的事情,她只想要回房间,将自己马上关起来。

  但看着岑子鹿灰白的面色,白屿却像是看出了什么。

  他紧紧地拧着眉,低声问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不是坏脾气的人,我是不是还做了什么叫你不开心的事情?”

  “我不知道!”

  这一次岑子鹿彻底控制不住了!

  她抬起了头,看向白屿只觉得汹涌的情绪彻底控制不住,下一刻,她恶狠狠地推了他一把,咬牙道:“我怎么知道你到底做了什么,你做的事情为什么要来问我!我以后都不想管你的事情了,我不想再见到你了!”

  对,她不想再见到他了,因为他,岑子鹿真的觉得自己太蠢了。

  莫名其妙地害羞了一个下午的时间,还花了一个多小时,弄伤了自己准备了这一桌子的饭菜,结果事实摆在眼前——

  白屿没回家,在外面和别的女孩子在一起,她还眼巴巴地等着,担心他的安危。

  岑子鹿自己都觉得自己可笑疯了!

  她死死地咬着牙关,怒火直冲地想要将白屿推开,自己走进房间中。

  可就像是存心和她杠上——

  下一刻,就在岑子鹿好不容易推开了一些白屿,将手按上门把的时候,一旁,那只见鬼的大手又再次出现!

  这次直接握住了岑子鹿的手,白屿将她反摁在门板上,就像是一个“壁咚”的姿势。

  如果是以前,岑子鹿也许会立刻涨红了脸色,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可是现在——

  有些不忿地,她拧着眉开始挣扎起来,但力量大的出奇,白屿一直将她牢牢地按在门板上,甚至因为她的挣扎,他更往近了一步。

  于是刹那间,两人的呼吸也仿佛纠缠在了一起。

  岑子鹿猛地愣了愣,身侧的手也不由自主地握紧了几分,也就在这时,白屿已经垂下了眼眸,直直地盯上了她的眼前:“你是为了我在生气?”

  岑子鹿依旧不想回答:“……哼!”

  白屿依旧紧紧地看着她:“真的不能告诉我原因吗?便是罪犯也有知情的权利。”

  而且也许是一种下意识的直觉。

  此刻的白屿总觉得,岑子鹿的样子,不单纯是生气那么简单,又气又恼的样子,倒是像极了……

  他不敢再想。

  而因为他的话,岑子鹿此时的火气也快要冲到了脑子——

  她从没见过这种做了什么事情还要别人来提醒的人!

  简直过分!

  她咬牙忍不住道:“你难道失忆了吗?你既然想不起来之前去做了什么,为什么不低头好好看看自己的衣服!”

  “……衣服?”

  显然是没想到会听见这个回答,在蓦地顿了顿后,下一刻,白屿也依言看向了自己的衬衫。

  随后,在望见一抹娇艳的颜色后,他的神情也怔忪了一瞬,但仅仅只过了几秒钟不到,他便垂头笑了一下。

  于是原本还怒火冲天的岑子鹿也猛地愣了愣,半晌后,她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你笑什么?”

  难不成是知道了她生气的原因后,他觉得自己很好笑?

  白屿勾了勾唇角:“你是不是以为,我晚上没有回家,是在外面和别的女人约会?”

  “哼!”岑子鹿已经不想好好说话了!

  白屿的这句话,简直就像是一把刀扎在了她的心上。

  原本的生气,仿佛都在这时变作了委屈,终于控制不住地,岑子鹿酸了眼睛,眼泪啪嗒啪嗒地不断掉落下来,打在衣襟上。

  可看着她的哭,白屿的神情却是越发专注起来。

  下一刻,他已经更紧地搂住了怀中的小人:“你现在哭,也是因为我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所以在难过?”

  “……你说够了没?”

  岑子鹿实在是听不下去了,白屿现在的这些话,简直就是要将她钉死在羞耻柱上!

  她咬牙道:“你要是说够了,就放我回去,我不想要看见你了!”

  白屿“不行,我还没将事情全部说清楚,你怎么能走?”

  “……你难道还想要对我解释什么?”岑子鹿一边流着眼泪,一边看着白屿问道。

  而话语间,不可避免地,她的眼底也重新点燃了一小点亮光,显然是在等着白屿说接下来的话。

  于是没有叫她失望的,白屿低声说道:“对,我确实要解释。”

  “晚上我不是去见什么女人,而是去找了女学生。”

  “……”

  “……”

  “啊!”

  女学生!

  一个教授竟然去找了女学生?岑子鹿觉得自己应该是要晕过去了!

  她不可置信地看着白屿,眼睛几乎都要从眼眶中掉出来,但是很快地,白屿也无奈地笑了笑:“你都想到哪里去了?我确实是去找女学生的,但不是因为感情的事情,而是有一些别的原因,所以得对一些人多加留意一下,至于这衣服上的口红,是不小心碰到,所以才粘上的。”

  这是实话,今晚当他看见陈科从女生寝室走出来时,便从走道下车迎了上去,但也就在这时,三个女生推着一个女生撞了上来。

  应该是想要问他要联系方式。

  女孩子脸颊红红,眼里还带着爱心,白屿躲闪不及,就被撞了一下,但后面,他没留联系,只让她们好好学习就径直离开了。

  至于他衬衫上的口红印子,应该就是在那时留下来的,只是他没注意而已。

  而明显没想到会听见这样的解释,微微愣了愣,岑子鹿睁大了泪眼朦胧的眼睛,有些凝滞地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再接着哭下去:“你,你不是在骗我吧?”

  “你觉得我会在这样的事情上骗你吗?”

  白屿笑着回答,声音低沉悦耳。

  ……

  这么说也对,她也不是白屿的什么人,用这种借口骗她,没什么必要,况且现在静下心来仔细想想,白屿确实也不是那种会和别人纠缠不清的人。

  于是抿了抿唇瓣,原本岑子鹿激动的情绪也好转了一些,她别扭地看了看白屿,撇开了眼睛:“那你为什么要去找女学生啊,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你不觉得,现在并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吗?”

  停顿了半晌,白屿忽然笑了笑,不答反问道:“你难道不打算和我解释一下,为什么看见我身上有女人的口红印子后,你会那么生气?”

继续阅读:第56章:踹飞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才不是姐弟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