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哭成一团
沈子午2019-06-21 13:332,845

  白屿的威胁明目张胆,且直戳中心。

  现在的时代网络发达,从岑子鹿自几十年的睡眠中醒来后,便知道大家现在习惯天天上网,甚至有些人一天在网上说的话,能比现实中的还要多。

  与此同时,这也造就了现在网上一堆键盘侠的状况——这个词还是上个月,岑子鹿从网上学来的。

  这些人对于网上的新鲜资讯总会特别关注,一碰上什么看不过去的事情,便会争先发帖,有时说的话,一个字比一个字毒,十分难缠,也十分叫人头疼。

  这次潇月月对同层楼宿舍的同学下/药两次,还专门找了社会上的地痞流氓去砸店为难人,这本身便已经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更何况,这个“行凶者”还是出身“名门”,乃是潇氏企业总裁唯一的独生女。

  这两件事情交相碰撞在一起,一旦被全面曝光,那不单单是潇月月自身难保,恐怕就连潇氏企业都要被人骂成筛子,活活树立成反面典型不说,还可能会招来生意上的波动。

  毕竟商界本来便多是波折坎坷,步履维艰,而没有哪个商人还会愿意给自己找麻烦。

  便是潇父也不例外——

  毕竟疼爱女儿是一回事,公司又是另一回事。

  所以黑沉着脸色,在白屿似笑非笑的威胁下,巧舌如簧的他第一次没有回答,而是沉默了下来。

  其中妥协的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而这样的场景被站在一旁的潇月月看见,顿时只觉得仿佛自己的天都要塌下来了一般。

  原本她都已经生出了一些希望的内心顿时又再度被绝望所侵占,大哭着尖叫着,她喊着“爸爸,你就这么不管我了吗”跌坐在地上。

  这一次也是真的伤心透了。

  于是一时之间,现场又再度乱成了一团。

  潇母本来便心疼女儿,一直在擦着眼泪,但还保持着风度,可是此时,看着女儿如此伤心欲绝,她也再顾不上什么形象,立刻与潇月月抱在一起,哭成了一团。

  而潇父从一个比自己小几十岁的男人那里吃瘪,本来便已经心情不悦,回头还看见妻子女儿如此失态,哭的好像完全没了指望,于是更加面色黑沉。

  但无奈地,他还是上前了一步,勉力想要将两个家人从地上啦起来,可动作间,他还没忘了回头狠狠地瞪上白屿一眼。

  但对于潇父的仇恨,很可惜的是,某人根本就不在意-

  面色淡淡地站在原地,白屿只清清冷冷地扯了扯唇角,仿佛是将潇父当成了跳梁小丑看待。

  而“两军交战,大获全胜”,本来还愁眉苦脸的陈科三人,此时皆是扬眉吐气地立刻露出了笑容,其中,看着满脸鼻涕眼泪的潇月月,周楚还得意地直接咧着嘴冲她“略略略”地做鬼脸,举动颇为落井下石。

  但结合起前因后果再去看,在场几人,除了潇家的人之外,也没人觉得哪里过分。

  甚至陈科作为人民教师,祖国的辛勤园丁,还带头忍不住大笑起来,直接将潇父的脸气的铁青,这才罢休。

  可事实上——

  潇父虽然被白屿气了一顿,搞得不敢再明目张胆动手干预,但毕竟潇月月是亲生女儿,完全不管也实在是不可能。

  所以拖拖拉拉地,在两边讨价还价的商议下,警察咳了咳后,决定对这件事情进行一些更多的取证后,再去决定最后对潇月月的处罚。

  但拖延归拖延,因为潇月月毕竟是做错了事情,且对无辜的学生用了药物,是危险人物,所以暂时不能回家,得关在警局中,之后再行讨论。

  而从一开始,白屿也就没指望立刻给潇月月定下罪来,毕竟事情牵扯较广,潇家又不可能不插手,所以有这样的结果在意料之中,但也不算完全失望。

  因为反正不管前面的经过如何,他都有信心最后结果会是按照他计划中的进行,更何况——

  将潇月月关在警/察局里,这对一向娇生惯养,什么事情都娇滴滴的潇月月来说,已经是一种提前的处罚。

  果不其然,在警/察宣布这个处理结果的时候,本来就满脸泪痕的潇月月更是哭的快要抽过去。

  抓着母亲的衣服,抱着父亲的大/腿,她尖叫着哭诉自己要回家,不要待在这个可怕的地方。

  但社会上不是所有人都是你爸你妈。

  潇父潇母心疼女儿,其他人却不会。

  于是在警/察互相的使眼色中,潇月月这次已经被拉了下去,而很快地,满脸焦急的潇父潇母也追了上去,也顾不得再去用眼神控诉白屿的冷酷无情。

  但与这头仿佛火葬场般的局面相比,另一边,陈科一行人还是笑地跟中了奖一样,岑子鹿更是后知后觉地看向了白屿,有些诧异这个人怎么能这么地优秀。

  ——好像全世界所有麻烦的事情,只要是到了他的手上都会被很快轻松地解决。

  于是忍不住涨红了脸颊,她低低地垂下头去,只觉得心中那种一直以来的悸动又快要破土而出,甚至这次,要攥紧了衣角,岑子鹿才能强迫自己不要直接去拉住白屿,对他表达自己的感情。

  可是好在,很快地,这样的局面也被陈科打破,因为从警局出来后,他便立刻嚷嚷着肚子饿,想要几个人一起去吃饭庆祝一下!

  毕竟在那之前,他们都没吃饭,况且现在最大的问题也解决了,他们旷工的旷工,旷课的旷课,反正也不着急回学校了,所以还不如一起开开心心地去下馆子,就当是人生中难得地放纵了!

  因为寻常时候,哪个学生能有机会和白教授一起吃饭呢?

  这个全学校最严肃英俊的教授,哪怕是去食堂吃饭,也是自带冰冷结界,叫学生自动退避三舍!

  而深谙此理,放松下来的叶小琴和周楚也立刻附和着点了点头,继而期待万分地看着白教授,像是在担心他会残忍地拒绝。

  而下意识地,因为被两个女孩子的情绪感染,岑子鹿也眼巴巴地看向了白屿,期待着他的回答。

  于是这样一来,本来还想要拒绝的白屿倒是变得不好开口。

  沉沉地看了一眼身旁的岑子鹿后,忍了忍心头的冲动,下一刻,他也默认了好友的建议,答应几人一起去吃饭的事情,但在去餐馆之前,他还得带着岑子鹿去买一套新衣服。

  毕竟她原本的衣服因为之前的争斗凌乱不堪,还带着血迹,这样去吃饭的话,只怕也要引来许多人好奇的目光。

  岑子鹿本来就脸皮薄,如果被很多人这么看着的话,一定连饭都吃不下去。

  所以白屿直接决定,让陈科带着两个学生先去餐馆定位置,选菜色,他则带着岑子鹿先去买衣服,等收拾好了,再去找陈科,这样时间也不会太晚。

  而听着白屿的话,陈科自然没什么意见。

  十分爽快地点了点头后,他便意味深长地看了白屿一眼,带着两个女生径直离开。

  但跟着白屿上了车子后,岑子鹿的面色却有些纠结,便连安全带也没有立刻系上,踌躇地,她小心看了看驾驶座上面色微沉的白屿,轻声问道:“白屿,你……是不是不愿意大家一起吃饭啊,我看你好像不是很开心的样子。”

  “……”白屿叹了口气:“看来还是瞒不过你。”

  岑子鹿更加紧张了:“你,你真的不愿意大家一起吃饭吗?那,那你这次答应,是不是因为我拖累了你?如果你真的不是很开心的话,要不还是算了,你先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吧,我可以自己一个人去用餐的地……”

  “傻瓜。”

  这一次,不等岑子鹿说完,白屿便已经打断了她的话,有些好笑道:“我确实不愿意大家一起用餐,可是却不是因为你拖累了我,而是我想和你单独一起用餐。”

  白屿眉眼沉沉,一字一顿地说道:“我希望我们两个人一起就好,不要其他人。”

  岑子鹿猛地愣住:“……”

继续阅读:第66章:火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才不是姐弟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