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闹大
沈子午2019-06-08 10:493,417

  能将一个女儿养的这么无法无天,可想而知,她的父母也一定并不是什么好人,而且最为重要的是,他们的手上也一定有着一些普通人没有的权利,所以依仗着这一点,之前潇月月才会那样肆无忌惮,一而再,再而三地胡作非为。

  而现在,当白屿黑沉着脸,带着岑子鹿到达警察局时,看见的便是这样的情景。

  作为犯错的人,潇月月从在甜品店被带走时便一直在哭,此时在警局中,她也依旧如此,没有改变,但与原本崩溃难忍的大哭不同,现在的她就像是找到了小船找到了依靠的港湾,抱着一个中年女人,她瘪着嘴小声抽泣着。

  如果是不知道前因后果的人看见这样的一幕,只怕都要疑心整件事情中,潇月月是不是才是受了委屈,被下药的那一方。

  而抱着怀中可怜巴巴的女儿,潇母亦是十分难过,妆容精致的脸上满是心疼,时不时地,她也擦擦眼角的眼泪,无语凝噎地看上一旁的丈夫一眼。

  而与警察一样,一身西装革履的潇父此时正站在桌边,仿佛十分头疼地闭着眼睛,揉着隐隐发胀的太阳穴,于是看着他的情况不对,本来应该正经问案子的警察竟然走了出去,给潇父倒了一杯水进来,安慰着递到了他的手边。

  好似将他们当成了受害的一方。因为与之相反的是,陈科带着两个学生正站在一旁据理力争。

  白屿与岑子鹿刚走进门的时候,刚好看见陈科正在愤怒地拍桌子,与此同时,他咬牙切齿的声音也传入了他们的耳中。

  陈科气愤道:“你们这些警察有没有搞错啊!这次的事情都已经这么清楚了,你们现在竟然还和我说证据不足,那你们是想要什么证据?难不成你们是想要让潇月月在这里,当着你们的面再下一次药?”

  陈科:“拜托,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看着受害者在这里站着,你们就不觉得很羞愧吗!”

  “是啊,你们这里是警局,不是什么潇家的私人调解室,我们作为受害者,现在就站在这里,你们不觉得应该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吗?”附和着陈科的话,作为事情的第一受害者,周楚也忍不住站了出来,面色因为生气而赤红。

  因为在来警局之前,她是真的没想到,事情还能被和稀泥到这样的地步。

  诚然,她在寝室中偷偷拍下的关于潇月月下药的录像并不是很清楚,因为毕竟她不是专业做这个的,况且当时为了担心被发现,她也十分紧张,可是在视频中,能直接确定的便是潇月月真的打开了叶小琴的甜品包装盒,放进了什么粉末状的东西。

  但没想到的是,到了警局后,警察却说这一段录像太过模糊,并不能真的作为证据去控诉潇月月,因为很有可能潇月月只是看甜品很好吃的样子,所以打开看了看,用手指蹭了一点想要尝尝味道,所以事实如何还不能完全确定。

  可这样的说法,周楚却完全不能接受!而且更重要的是,她也知道警察为什么要这样明显地为潇月月开脱。

  因为最初他们扭送着潇月月过来时,警察用还不是这一套推诿的说法,端的也是要好好处理案件的态度,但后面,在潇月月的父母听了电话急匆匆地赶来后,他们的态度就变了。

  胡说八道,模糊证据……这些警察摆明了就是在和他们打太极,将这件事情草草带过,还想给他们洗脑,叫他们也觉得事情或许就是一场误会。

  可是!

  事实如何没有人比她们更加清楚,怎么可能现在光让警察一说,她们真的就放弃?

  于是据理力争地,陈科带着她们和警察“争斗”了足足一个多小时,期间,潇月月的哭声一直都在持续,伤心地不断喊着“爸爸妈妈”,叫人心中厌烦。

  此时也是如此,在周楚说完那句附和的话后,潇月月的哭声便忽然提高了一些,好像是要哭的晕死过去。

  而周楚从不知道“怜香惜玉”怎么写,闻言不但没停下怨怼的话语,还直接冷冷地瞪了潇月月一眼,将潇母的脸色都瞪得一阵凝滞。

  而显然没想到眼前的人这么难说服,站在桌前,警察也有些头疼起来。

  可是暗暗看了看身旁的潇父后,他还是清了清嗓子,准备将和稀泥的话说到底,但没想到的是,这一回还不等他开口,门口,一阵沉闷的脚步声便已经传来——

  恍若中放入千里冰封。

  当门外的人推开门进入的那一瞬间,不知是否出现错觉,准备说话的警察只觉得周身的气氛都蓦地降低了许多,冻得他甚至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连带着,沙发上,还在嘤嘤哭泣的潇月月也蓦地顿了顿,随后等看清门外忽然出现的人后,她的嗓子便像是被人掐住了一般,再发不出什么声音,只能瑟缩地按照本能,更近一步地往自己母亲的怀中缩去。

  与此同时,房间中的几个人也都看见了这忽然出现的挺拔身影——

  但与潇月月惧怕的反应相反,一看见进屋的人,陈科便立刻露出了一种被欺负小媳妇的表情,委屈巴巴地跑到了来人的身边:“白屿你这个死鬼!怎么现在才来,我都被别人打压地快要活不下去了!你要是再不来,我就不活了啦!”

  “……”

  周围一阵寂静。

  恍惚中,仿若是冷风吹过,每个人心头皆是一阵恶寒。

  而白屿也无语地看了身旁的好友一眼,下一刻,他已经淡淡地转开了眼睛,几不可察地将扒着自己的陈科推开了一些。

  与此同时,站在桌子边上的潇父也反应了过来。

  因为听见了陈科对白屿的称呼,所以他在顿了顿后,也露出了一个抱歉的笑容,走向了白屿:“您好白教授,我是月月的父亲,我知道您是这次时间被牵扯到的受害人,我,我真的非常愧疚!”

  “是我没有管教好自己的女儿,这才导致事情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说起来,这回的事情演变成这样,我也有直接的关系,我的女儿毕竟还小,请你看在她还有光明未来的份上,饶过她这一次吧!”

  潇父情真意切地说道,情浓时,他的眼眶也是变得通红。

  而他这一番言辞恳切的话语,也确实是比方才警察的胡搅蛮缠有用许多,毕竟他直面了问题的中心,且态度也放的十分柔软,叫人不忍拒绝。

  更重要的是,他搬出了自己父亲的身份,所以无形中,人们也难免会多几分心软,不好意思再多加责怪。

  而他之所以一开始就对白屿将态度放得这样低,也是看准了白屿性格冷硬,不好硬对硬地来。

  可是——

  他没想到的是,白屿的性格冷硬,确实不能硬对硬来,可是软对硬,那也依旧没什么作用!

  下一刻,白屿便已经嘲讽地勾起了唇角:“潇先生不愧是商业界的成功人士,这一番发言将话实在是叫人动容,但是,有一点潇先生恐怕算的不是那么好,因为我可不是你的员工,不能被你三言两语就撩拨地全听你的,而且更重要的是,你找错人了。”

  白屿让开了一点身子,将被自己保护在身后的岑子鹿让了出来,一字一顿道:“她才是这次事情的直接受害人。”

  “……”

  潇父没忍住地呆了呆。

  这一瞬之间,所有人都看见了脸上伤痕依旧的岑子鹿,虽然此刻她脸上的伤口已经被妥善地处理过,但是因为衣服没有换便匆匆来了警局,所以她的领口还是氤氲着刺眼的血迹,搭配着她苍白的肌肤与楚楚动人的眉眼,叫人一看便心生不忍。

  而警察也没想到事件中还有女孩子受伤了。

  虽说之前有几个鼻青脸肿的流氓被带到警察局,其中一个伤的比岑子鹿还严重,但看待坏人和看待柔弱女孩子的角度本来就不同。

  于是一时之间,之前本来还帮着潇月月说话的警察,一下子便有些不想开口了。

  而看着岑子鹿脸上的伤,潇父在蓦地愣了愣后,也立刻蹙紧了眉头,看向自己的女儿。

  可是这个伤真的不是她弄出来的!

  潇月月着急地连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此时也顾不上装可怜嘤嘤嘤了,她着急道:“不是的,岑子鹿脸上的伤和我没有关系,爸爸,你要相……”

  “你爸爸相不相信你都不重要了。”

  下一刻,直接打断了潇月月着急的话语,似笑非笑地,顾迁的脸上已经带上了彻骨的冷意;“我之前就说过,会要你为做过的事情付出相应的代价,既然警察局靠不住,那我不介意将事情直接闹大。”

  “关于你的录像视频还有直接证据,我们手里都有掌握,如果接下来在这里,你们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那我就直接将东西全部传到网上,到时候我拭目以待你们的眼泪能不能解决问题。”

  “……白教授好歹是老师,真的要将事情做的这么决绝吗!”潇父闻言忍不住地铁青了脸色,颤抖着声音,他愤懑地看着白屿质问。

  但那副隐隐惊慌失措的样子,明显也是乱了方寸,不再像之前那般从容。

  可这就算是决绝了?

  白屿忍不住笑了一下,表面上,他温文尔雅的就像是个儒雅的好人,但说出的话,却叫人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了:“潇先生怎么会觉得我的手段仅仅如此呢?据我所知,潇先生的公司,好像就是潇氏企业吧?您说,到时候我去网上曝光潇月月的时候,连带着也提一下您的公司,您看网友会不会很感兴趣呢?”

继续阅读:第65章:哭成一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才不是姐弟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