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取代
沈子午2019-05-01 15:123,086

  岑子鹿将店铺中的卫生全部收拾了一遍后,正好白屿也来到了她的店中。

  与早晨分开时微微别扭的情况不同,也许是经过了几个小时的修整,白屿面对她时的神态自然了许多,不再那么躲闪,但进了店后,不知为何,他看着她的眼神也像是带着些说不出的意思。

  岑子鹿装好回家要做的甜品原材料从后厨出来的时候,瞧见的便是他站在货柜前意味深长的目光。

  仿佛正细细打量着什么,一双黑眸微微眯着。

  岑子鹿站在原地微微顿了顿,随后也笑着主动问道:“你是不是饿了?如果想吃的话你就拿一些下来吧,我下午正好多做了一些甜品补货,你吃了我也还有东西可以卖。”

  “……你下午真的在做甜品补货?”顿了半晌,白屿终于开口问道。

  只是话语听起来却也有些奇怪。

  什么叫“真的在做”?

  岑子鹿没怎么搞明白道:“我下午……不能做甜品吗?”

  “不是。”

  白屿摇了摇头,只是声音更加深沉,而下一刻,还不等他接着多说什么,门外,两个女学生便结伴进了店中,想要趁着关门前购买甜品。

  但没想到的是,一进门,两人便看见了站在货柜前的白教授!

  她们两个这个学期都没抢到白教授的课,上回见到真人还是在篮球场上,本以为接下来再没有机会遇见,可没想到的是,机缘就是这么凑巧,不小心来了甜品店,真人就这么近距离地被她们撞上了!

  一时之间,两个女同学皆是面露喜色,其中一个甚至没忍住地轻轻尖叫了一声,眼中的光芒简直都快要迸射出来。

  而不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情景了。

  白屿见状终止了原本想说的话,默默坐到了一盘的休息区,暂时躲避,岑子鹿有些好笑地接待了两人,又给她们打包好了甜品,但在结账付钱的时候,两个女生还是缠上了她。

  其中一个短发的女生小心翼翼道:“子鹿老板,我知道你是白教授的好朋友,我们两个都很喜欢白教授,去年考大学就是为了他才努力来的承德,你看我们追星也挺励志的,能不能请你帮帮我们,和白教授商量一下,给我们一个亲笔签名。”

  合影的话,她们是不敢奢求了。

  毕竟白教授是出了名的生冷不近,这么多年下来,还没有哪个女学生能和白教授单独拍照的,所以她们也不过分,就想要个亲笔签名,这样夹在笔记本中,她们大学三年也就算是不留遗憾了。

  而被这样诚恳地看着,岑子鹿也有些心软。

  可是……

  她老实地挠挠头道:“我只能去帮你们说说看,但不保证能不能成功啊!”

  “好的好的,我们相信你子鹿老板!”两个女生齐齐给岑子鹿打气,随后便忙不迭地让开了道路,给岑子鹿可以过去找白屿。

  于是就在这样的“万众瞩目”下,岑子鹿硬着头皮走到了白屿的身边。

  而白屿了解岑子鹿,从她面色纠结地过来时,他便已经看出了一些端倪,轻轻拧了拧眉,他先暂时放下了之前心中的不悦,开口问道:“怎么了?”

  “我想要请你帮个忙。”面对白屿,其实便是岑子鹿年长许多,但也仍旧有些紧张。

  她抿了抿唇瓣,商量道:“白教授,你能不能给两个小姑娘签个名?”

  “……”

  白屿一时之间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了。

  学校中,叫过他白教授的女孩子成千上万,可岑子鹿,却是第一次叫他白教授。

  恍惚中,有种灼热的情绪在他的心底蔓延开来,快速地垂眸闭了闭眼后,他才勉强恢复了常色,也将目光看向了岑子鹿:“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能拒绝吗?”

  “你这是答应了!”岑子鹿立刻明白过来了什么,惊喜地开口问道。

  而白屿也笑着点了点头,英俊的面容因为这柔和的神情更是帅气无比。

  于是得了回答,岑子鹿也立刻转身对身后早已经准备好了纸笔的两个女孩子招了招手,示意她们可以过来了。

  而实际上,方才岑子鹿在和白屿商量的时候,两人的对话她们便都已经听在了耳中,所以当下,几乎是在岑子鹿对她们招手的同时,她们便都已经拿着小本子高高兴兴地小跑了过去。

  非常懂礼貌地,她们在将本子双手递给白屿之前,还对着岑子鹿先道了谢。

  于是“帮助”了人的岑子鹿一边觉得很不好意思,一边也笑的十分开心,精致的小脸都微微发红,看着就像是个可人的小苹果。

  而从始至终便一直将视线放在岑子鹿身上的白屿,此时也是心情很好地勾了勾唇,因为觉得这两个学生给岑子鹿带来了不错的好心情,所以签了自己的名字后,他还特别写了一段学习寄语给两人,希望她们在接下来的大学生活中一切顺利,勤奋学习。

  浑然一派“老教授”的作风气息。

  但拿着本子,两个女生都十分地开心,并且,方才在白屿给她们签名的时候,两人也看出了一些特别端倪。

  可现在白教授在场,所以她们也没好意思直接对岑子鹿说,交换了一个眼神后,两人飞快地在本子上写下了一句话,悄悄塞给岑子鹿,嘱咐她一会儿偷偷看后,便笑嘻嘻地对白教授告了别。

  两个年轻小姑娘古灵精怪,却也活力十足,真是非常讨人喜欢。

  岑子鹿有些好笑地把玩了一下手里的纸条,暗暗地在心中想着。

  而另一边,白屿自然也看见了这样的小动作,他开口问道:“她们给了你什么?”

  “我也不知道,她们说要我回家后躲起来悄悄看。”岑子鹿耸耸肩道,下一刻直接将折好的纸条拿了出来,问道:“你想看吗?”

  “……你就这么放心给我看?那些女孩子不是让你一个人悄悄看吗?”白屿微微挑了挑眉,虽不想承认,可他此刻的心情,却再次因为岑子鹿这样随便的一句话飞扬了起来。

  而岑子鹿既然将纸条拿出来,自然也是不想瞒着白屿,她笑着说道;“她们要我单独看,可是你和我本来就没什么秘密,所以一起看也没事。”

  “……你真的是这么想的?”

  “当然。”

  岑子鹿目光澄澈地点头。

  白屿勾唇笑了一下,眼眸中像是有温柔的水波纹轻轻浅浅地散开,而下一刻,他也抬起了手,只是却不还是接过岑子鹿手中的纸条,而是握住了她的手,将她小小的手全部包在掌心中:“我们回家吧,到家后,我也有些问题想要问你。”

  岑子鹿轻轻地眨了眨眼睛。

  *

  留在甜品店中说话,时不时地,便会有进来的客人将他们的话语打断,所以为了不被人打扰,白屿亲手帮岑子鹿戴好了口罩,牵着她的手带她回了家中。

  而大门关上,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后,白屿也将之前在篮球场听见的一切全部询问了出来——

  这么多年,他一直习惯了将所有的情绪深埋在心中,不愿完全对人吐露,这是第一次,白屿全然地将自己的疑惑和情绪摊开在岑子鹿的面前,而听着他的话,岑子鹿也是明白过来地点了点头。

  难怪下午刚进店门的时候,白屿的情绪便有些怪怪的,后面还站在她的货柜前,愁眉紧锁的仿佛在想着什么,原来,他不是饿了,而是在不开心啊!

  她解释道:“下午刘冶确实来了我店里,正好那时候我在做甜品,所以他想要帮忙,我也就同意了,不过他就是帮我打包一下甜品的外壳,最后走得时候,我就给了一些谢礼,其他的也就没什么了。”

  白屿看了看她,半晌后,还是沉声说道:“可是以后……你能不能不要再接受他的帮助了?”

  “嗯?这是为什么?”岑子鹿没反应过来地愣了愣,下意识道:“难道是刘冶出了什么问题吗?”

  “不是,是我有问题。”

  “你?”

  “对,是我。”白屿再次重复说道,面上的神情也严肃道了极点:“我不喜欢你和他走得太近,那会让我觉得我仿佛是可以被取代的。”

  白屿虽然决定了要给岑子鹿时间慢慢适应自己对她的感情,可这并不代表,白屿允许别的男人轻易接近岑子鹿。

  其中,刘冶这样乳臭未干的小男生,更是不可能有一点机会!

  而岑子鹿显然没想到白屿会说这样的话。

  猛地愣了愣后,她只能瞪圆了眼睛,呆呆地看着眼前眸色黑沉的男人,与此同时,她胸腔中心脏跳动的速度亦是越来越快,几乎叫她彻底慌了神……

继续阅读:第34章:万念俱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才不是姐弟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