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万念俱灰
沈子午2019-05-01 20:372,579

  白屿的话中,占有欲几乎迎面而来,叫人措手不及!但在最初的那阵心慌过后,岑子鹿还是默念着两人的年龄差,慢慢地将自己的心态平稳了下来。

  深深地闭了闭眼睛后,她才看着眼前的人说道:“你是不会被取代的,毕竟你在我的心中,并不仅仅是在我做甜品时帮忙的人,你也是我很重要的家人,至于刘冶……”

  “其实他想帮我也是好心,但你要是不喜欢的话,以后我也不会叫他帮忙了。”

  更何况,在岑子鹿的心中私下认为,刘冶下午时提出帮忙的请求,可能更多的还是一份对甜品的好奇心,不然一个高知大学生,本来也没必要帮助自己。

  现在他的好奇心在下午的时候得到了满足,接下来估计也不会再提出想要帮忙的请求了,所以此刻便是她答应白屿,也没什么太大的关系。

  而听着岑子鹿温柔和煦的话语,白屿眼中的神色微微动了动后,也放松地笑了出来,浑身原本严肃的气质也渐渐趋于平静。

  带着几不可察的温柔,他点了点头:“好,有你这句话我也不会多想了。”

  “其实你本来也必要去担心这个。”

  岑子鹿笑着继续道:“你其实比谁都清楚的,我虽然现在样子看着还和以前差不多,但我毕竟沉睡了二十多年的时间,现在也已经五十岁了,而刘冶才二十岁……”

  “我和他的年龄差这么多,都可以做他的妈妈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和他就是走得近,那用的也是长辈对晚辈的那种感情和心态。”

  而事实也是如此。

  和刘冶相处的过程,从头到尾,岑子鹿都是用一个长着看待年轻人的方式去看待他,欣赏他,这样的关系十分纯洁,毕竟,岑子鹿可没什么兴趣去和一个比自己小这么多的年轻人发展出太多的别的关系。

  可是,听着她的话语,白屿唇角的笑容却忽然僵硬了——

  细细算来,这是第一次,两人在一起谈论关于年龄差这方面的问题,这也是第一次,白屿知道了,原来,岑子鹿对比自己年纪小的男生,抱持的都是这样的心态。

  刘冶和岑子鹿相差三十岁,所以岑子鹿一直将他当成小辈,而不是男人看待,可是自己呢?

  白屿和岑子鹿可也是相差着二十岁啊……

  他的声音干涩了几分:“我不知道,原来你这么在乎年纪这件事情。”

  “你这个问题真奇怪。”

  岑子鹿有些莫名地看了看刘冶,开口反问道:“难道有人会不在意吗?”

  白屿:“……”

  岑子鹿接着说道:“我今年可不是十五岁,二十五岁,而是五十岁,这样的年纪虽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可是,什么时间做什么事情,我也应该要多一些稳重和成熟。”

  其中,和小男生纠缠不清的事情,那是绝对不能做的。

  她要是真的做了,那也是害了人家小孩子。

  毕竟,以后要是真相被戳破,那谁的心里估计都不好过。

  可是白屿拧了拧眉,这时面色已经黑沉地快要挤出水来:“你的意思难道是,以后只打算和五十岁的男人谈恋爱?”

  “我,我还真没想过这个……”

  岑子鹿老实地摇了摇头:“我虽然年纪五十了,可是我的心理因为一直在沉睡,所以还没办法一下子拉到那么后面的地方,和五十岁的男人谈恋爱……真的太奇怪了。”

  至少她现在还接受不了。

  所以,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

  她一锤定音道:“我可以不谈恋爱啊,反正现在甜品店本来每天就挺忙的,我感觉每天做甜品时间都要不够了,根本就没心思想什么感情方面的事情,所以我觉得生活暂时就这样也不错,而且这段时间我上网,好多人也都在说女生不一定需要另一半的事情,我觉得挺有道理的。”

  反正生活怎么样都是生活,不一定非得结婚生子,才是完整的。

  而听着她的话,白屿也彻底地沉默了下来——

  他没想到,自己帮岑子鹿开甜品店的事情,现在竟然看起来会有些像是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

  沉默了许久,白屿才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凡事没有绝对,你现在……不要先将事情想的那么决绝,对了,你之前给我发的短信,不是说想要看看我以前的照片吗?你是为什么突然会有这样的想法?”

  “哦……那件事情其实和刚刚两个女生问你要签名的事情有些相似。”

  岑子鹿不好意思道:“今天好多人都因为运动会的事情,知道我和你是朋友关系了,所以许多崇拜你的女孩子,就来我店里找我,希望我能给她们看看你以前读书的时候长得是什么样子,可你也知道,我将你带回家的时候,你才五岁,后面我睡着了,也没有机会见证你的成长,什么事情也不知道,所以,我就给你发了那样的短信。”

  短信中,她写着的是:白屿,我能看看你以前上大学的照片吗?

  非常言简意赅。

  可是,就是看了这条短信,白屿脸红了许久,只以为是岑子鹿终于在感情上开窍,想要瞧瞧他更多时候的样子,甚至悸动不已地,他还拒绝了陈科加班帮忙的请求,准备晚上带着岑子鹿早点回去,敞开心扉确定关系。

  结果……

  朋友关系?

  岑子鹿为了撇开和他的关系,竟然还对着那么多学生一个个去解释了?

  她,她就那么想要避嫌吗?

  一而再,再而三的打击,终于叫白屿彻底放弃了原本的打算,在无可奈何地看了一眼岑子鹿后,他有些颓唐地坐在了沙发上,垂眸不言不语。

  而气氛蓦地沉静下来,岑子鹿也隐隐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

  站在原地,她有些紧张地不知道应该将手放在什么地方,于是下意识地想把手放进口袋的时候,她忽然摸到了一张小小的纸片。

  却是之前那两个女生给她的东西,彼时白屿还曾对这上面的内容好奇过,两人约好了回家一起看的——

  这正好是一个可以打破僵局的绝妙话题!

  岑子鹿连忙拿出了纸片,也走近了白屿身边,主动开口说道:“白屿,你看这张纸片,那两个小姑娘写着的是什么内容你之前不是还好奇过吗?我给你先看好不好!”

  “……”白屿没有回答。

  实际上,现在在这样万念俱灰的状态下,他什么东西也不想看,可瞧着岑子鹿开心欢乐的小脸,顿了顿后,他还是依言接过了岑子鹿手心中的小纸条,摊开看向了其中的内容。

  但当视线触及到上面的文字时,白屿的目光却猛地顿住了几秒——

  仿佛是看见了什么叫人惊讶的东西,便是眼中沉色也在这一刻快速凝聚。

  而岑子鹿将纸条给白屿之前,也没想到会收获这样的反应,于是,她本来还高高兴兴的脸部表情倏地一僵,下一刻,她也主动问道:“她们写了什么?你怎么表情看上去这么奇怪?”

  “……我去做饭。”

  白屿慢慢垂下了眼帘忽然说道,话音刚落,他也将手中的纸条重新折好,递给了岑子鹿,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你自己看吧。”

继续阅读:第35章:不要早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才不是姐弟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