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没有可能
沈子午2020-01-20 10:572,817

  按照岑子鹿的记忆,距离刘冶回校满打满算应该还有三天的时间,可没想到的是,现在就在她杂乱的甜品店门口,熟悉的身影却已经映入了她的眼帘——

  是的,刘冶就这么回来了。

  而且与之前相比,许是因为到了另一个陌生的城市过得并不算舒服,虽说大致的轮廓都还是和记忆中的一模一样,可仔细观察便能发现,他比以前消瘦了一些,面色也憔悴了一些。

  站在她的店门前,此时的刘冶并没有立刻走进来,反而是僵直地站在门口,看着店里的一切,好似无法回过神来,又像是不敢相信眼前所看见的一切。

  而方才蹲在地上清理奶油时,岑子鹿听见的脚步声便来自于他。

  此刻听见岑子鹿主动的询问后,呆呆的刘冶倒是清醒了几分,可再开口时,他的声音却带着微微的沙哑:“我,我昨天刚回来,因为室友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所以我提早结束了在那边学校的交流。”

  甚至因为临时已经订不到合适的高铁票,所以无可奈何地,刘冶坐了一夜的火车,这才终于回到了熟悉的城市。

  而听着刘冶的话,岑子鹿倒是明白过来了几分。

  毕竟结合他最开始的表现,还有现在和自己说话的语气,其中蕴含的紧绷已然不言而喻。

  于是看着混乱的店内各处,岑子鹿干笑了两下:“你应该很惊讶吧,你走的时候我的店还不是这个样子,但是回来后,我的店就变乱了许多,不过我现在在收拾了。”她乐观地开口说道:“过一段时间也就能重新变好了。”

  “……”刘冶说不出话来。

  甚至看着岑子鹿强打精神的笑容,他的面色更加紧绷,因为昨晚在电话中,室友便已经将岑子鹿身上发生的一切全部告诉他了!

  坐在回程的火车上,几乎是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刘冶才勉强消化了室友对他说的那些话……

  潇月月策划了一场栽赃陷害逼岑子鹿关闭甜品店,还给同层楼其他寝室的朋友下药,找了流氓去岑子鹿的店中闹事,将岑子鹿也打伤……

  这其中的每一件事情,听在耳中都是骇人听闻,以致于刚开始刘冶甚至不敢相信,潇月月竟然会做出这样可怕的事情。

  毕竟虽说他离开前的那天晚上,潇月月确实说了一些过激的语言来威胁他,可到底是一起长大的朋友,况且刘冶本来就心软,所以他不愿意相信一切都是如室友所说的那样不堪。

  但是现在,真正的现实却还是狠狠地打了他一记耳光。

  站在门口,看着曾经简洁漂亮的甜品小屋变成现在这样狼藉的模样,刘冶长长地愣住,站在门前甚至忘了走进,而在岑子鹿转过身来,看向他时,他也瞧见了她脸颊处的伤痕。

  包着白白的纱布,虽不能看清全貌,但不用想也知道,绝不是一般情况下的小擦撞。

  于是这一瞬间,所有剧烈的感情都像是盈满在了他的心间,用了十几秒的功夫,他才勉强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来看向眼前的岑子鹿:“我的朋友已经把事情全部告诉我了,是潇月月把你害成这样的,对吗?”

  岑子鹿微微顿了顿,但下一刻还是点了点头:“……对。”

  刘冶:“我很抱歉。”

  岑子鹿摇了摇头:“你不用和我说抱歉,伤害我的人并不是你,这件事情和你并没有关系。”

  她恩怨分明,不至于因为刘冶和潇月月是朋友,就将好人坏人全部一杆子打死。

  潇月月做了坏事,这和刘冶并没有关系。

  可是听着她的话,刘冶的面色却更苍白了:“不,这件事情我有责任,因为我,所以她才会惦记上你,想要去伤害你……这件事情我没和别人说过,在我离开学校的前一天晚上,月月来找过我,要送我一包零食,但我谢绝了她的好意,并没有接受,所以她很生气,说了要针对你的话……如果那时我早点意识到她的疯狂,将这件事情告诉你,那或许事情也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至少,甜品店或许不会砸成现在这个样子。

  所以刘冶很清楚,自己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而在刘冶开口前,显然没想到事情还有这样的隐情,岑子鹿微微愣了愣后,倒是没有生气,因为事情都已经发生了,现在说这个好像也晚了,况且她看的出,眼前的人是真的很自责。

  一向阳光开朗的男生,此时在她面前犹如是即将枯萎的向阳花,于是无奈地抿了抿唇后,她还是摇了摇头:“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我的想法还是和原来一样,这件事情不怪你,你不应该将责任一直招揽到自己的身上,更何况……是潇月月误会了我和你的关系,所以将我当成了假想敌,说起来你也是无辜的,之后等她明白了,也就知道其中的愚蠢了。”

  刘冶面色苍白了几分:“……你,你就真的这么想?”

  岑子鹿不是很明白地问:“嗯?什么意思?”

  “我是说,你觉得潇月月真的是误会了?”这次微微顿了顿后,刘冶却忽然开口问道,而话音刚落,他也从门口走近了一步,想要更清楚地看见岑子鹿脸上的表情。

  而对于刘冶的提问,心中坦然的岑子鹿自然不会有第二个答案。

  诚实地点了点头,她疑惑地问道:“这件事情难道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吗?”

  “……”刘冶说不出话来。

  在离校前被伤的感觉,此刻又好像再一次卷土重来。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刘冶想起了今天早上到寝室时室友和他说的那些话——他们说,白屿和岑子鹿的关系绝对不同寻常。

  其中的原因,除去在岑子鹿有困难时,白教授挺身而出帮忙以外,更重要的还有,在刘冶几天前刚离校的时候,他们便为了他去找过岑子鹿一次,想要将事情摊开来说。

  可是结果,还不等他们将话说完,白教授就来了——

  当时的气氛,就像是吃醋的丈夫看见了一群扒墙角的贼在唆使自己的夫人爬墙一般,那浓烈的醋酸味还有杀意,简直已经到了叫人无法忽视的地步。

  所以从这些事情看,白屿与岑子鹿的关系绝不寻常,不是已经在一起,就绝对是准备在一起!

  而刘冶的条件虽好,可是与白教授相比,那又还是相差着一大截,所以为了不再继续伤心下去,这些人都劝刘冶还是早点放弃地好。

  于是怀揣着所有的心事,现在看着岑子鹿,无法克制地,他咬牙问道:“子鹿老板,我想知道,你现在……是不是已经和白教授在一起了?”

  “……”

  “……”

  “什么?!”这一次凝滞了好久,岑子鹿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与此同时,因为心慌,她又退后了一步:“你,你这都是听谁说的啊!别瞎扯好吗!要,要是被人听到,真的误会了,那,那怎么办!”

  那,那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她的狼子野心了?

  岑子鹿心中大动地暗暗想着,一张脸也蓦地涨红了起来。

  可看着她的样子,刘冶一直灰暗的眼眸却忽然找回了亮光,稍稍顿了顿,他迟疑又谨慎地问道:“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当然不对!我,我和白教授没有关系的,就是好朋友!”岑子鹿义正言辞地说道,此时也有些心烦意乱起来:“这件事情你以后都别再说了,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因为我和白屿……”

  “不会有可能的。”

  至少在她现在看来,她和他之间的阻碍实在太多……她也不应该痴心妄想。

  岑子鹿低了头,有些黯然地悄悄想着,但听着她的话,刘冶却并没有回答,甚至在这一刻,空气都蓦地安静了几分。

  气氛暗暗流转,诡异肃杀——

  岑子鹿发觉了几分不对劲,下意识地抬起头后,她再次愣在了原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才不是姐弟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才不是姐弟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