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紧咬不放
沈子午2019-07-17 17:202,698

  会忽然接到来自承德大学的电话,岑子鹿确实没有想到,但很快地,她也就镇定了下来。

  毕竟这次潇月月进警察局,事情说来说去,也确实和她有关系,现在校长助理打来电话希望与她见面,详谈一些事情,那说出去也是无可厚非。

  于是很快应了应后,岑子鹿也答应了这次的见面,挂断了电话,而坐在空空的房间中,想了想后,她到底还是没有打开门,将这件事情告诉白屿。

  毕竟就目前的形式看,白屿应该还不知道承德大学的校长要见她的事情,不然的话,按照岑子鹿对他的了解,他一定已经立刻敲门来找她谈话,甚至还会激烈地要求她不许去学校,免得惹上麻烦。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她最好也先别把事情告诉白屿,免得在事情都还没明朗前,引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而且从以前开始,岑子鹿对承德大学便有一定程度上的好感,特别是在大一的时候,她还有幸见过承德大学校长一面。

  那时是她陪着顾木恩参加化学比赛夺得金奖,领奖时,在万众瞩目的舞台上上,岑子鹿这一小组的人获得了来自承德大学校长的亲自颁奖,而当时她还记得,因为自己太过紧张,所以不小心踉跄了一步后,她狠狠地踩到了校长,将他的皮鞋都踩出了一个大脚印。

  可是那个满脸慈祥的男人后来并没有怪罪她,还笑着化解了她当时在台上的尴尬。

  而这件事情哪怕现在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的时间,岑子鹿也依旧记忆犹新,所以她相信,这次哪怕自己单枪匹马去见承德大学的校长,也一定不会发生什么事。

  于是抱着这样的想法,深深吸了口气后,握着手机,她也彻底地放宽了心,不再纠结其中的细节。

  而转眼第二天,按照约定的时间,岑子鹿也收拾好了东西,戴上了口罩来到承德大学门口。

  至于白屿……因为早上九点有课,所以什么都不知道的他早已经开车离开,并不知晓岑子鹿其实在他前脚刚走的时候,后脚也踏出了门。

  而较为幸运的是,她坐车一路到达承德的路上,也没有和白屿尴尬地遇上。

  学校门口,许是门卫之前便已经被校长助理打过了招呼,在岑子鹿摘了半边口罩,说明身份后,穿着保安服的保安大叔也很快放行,还因为担心她找不到路,一路带着她走到了校长室门口。

  于是在经过十分钟的路程后,很快到了校长室门口的岑子鹿,也推门看见了记忆中熟悉的校长先生。

  二十多年不见,许多人事物都已经悄然改变——

  与所有记忆中衰老的人一样,坐在办公桌前,曾经那个成熟稳重的校长先生,此时已经满头白发,便连挺拔端庄的身形也因为年老伛偻了一些,但是不变的是,他依旧慈祥爱笑,虽是一校之长,却出奇地没什么架子,看见岑子鹿站在门口,他很快露出了一个微笑,请助理给她端了一把椅子,就坐在自己的对面。

  而相较于大方自然的校长先生,岑子鹿还是没出息地有些紧张——

  这应该是每个曾经是学生的人的通病,一旦看见曾经上学时的长辈,那种紧绷害怕的感觉便会不由自主地重燃起来。

  整个过程中,岑子鹿都觉得自己像是个呆呆愣愣的小学生,坐得笔直地接受着老师的询问,甚至因为太过慌张,她还经常将一句话说的断断续续,首位不相连。

  可是校长先生却一直都面带着微笑,耐心地听着她的述说,还安慰着岑子鹿不要紧张,放松一些,将她闹得红透了脸颊,不知道手脚要往哪里放。

  但值得开心地是,事情就像是岑子鹿所想的那样,校长先生这次将她特别叫来,并不是想要难为她,而是单纯想要了解一下潇月月在校期间到底做了什么,在外头,又是对岑子鹿做了什么。

  所以在听完潇月月下药,砸店的那些壮举后,便是好脾气如校长,脸色也是难看了许多,但因为顾忌着岑子鹿还在场,所以他并没有将自己生气的情绪太过暴露地展现出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暂时压住了自己的愤慨后,他看着岑子鹿认真道:“我之前都不知道,原来我校学生竟然如此胆大妄为,还给岑小姐造成了这么大的影响……这件事情的大概情况,我昨天已经听惊诧说了一次,但现在却是可以完全确定了。”

  校长恳切地说道:“岑小姐,我可以代表学校答应你,我绝对会公正地处理这件事,给潇月月应有的处分,但也希望岑小姐不要记恨潇月月,在她受到应有的惩罚后,可以原谅这个小姑娘。”

  “我明白校长的意思。”岑子鹿点了点头,此时紧张的情绪稍稍缓解下来,她也对校长露出了一个微笑:“我并不是那么记仇的人,如果潇月月已经得到惩罚,明白自己的问题,那之后我自然不会再紧咬不放,只是……”

  “我有些多嘴地想说一句。”岑子鹿小心斟酌道:“这次的事情,贵校的白教授、陈教授还有那两个学生都是为了帮我才牵扯到了这件事情中,希望校长可以不要追究他们的责任,也不要苛责他们。”

  不然的话,她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去面对那两个学生。

  特别是白屿。

  从事情发生到现在,她最不希望受到伤害的,就是他。

  而校长自然明白这一点,笑着点了点头后,他和蔼道:“白教授他们我当然不会追责,虽说设计了这样一出事情有些太过功于心计,但是背后的原因,我还是可以理解的……你可以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开始就没打算深究,这也是为什么今天我只叫了你过来的原因,不过我听人说,岑小姐和白教授好像是好朋友?”

  “……”岑子鹿尴尬地顿了顿。

  毕竟她也是真的没想到,校长连这件事情都知道。

  于是硬着头皮,在干涩地咽了咽喉咙后,她也轻轻点了点头:“对,我和白,白屿是朋友……”

  “那你们的关系应该非常不错。”校长笑着摸了摸下巴,一贯正经的笑容此时竟然掺杂了一些揶揄:“我和白教授认识也好几年了,他一向油盐不进,和一些女老师也总是保持着距离,可是对岑小姐,他却非常维护。”

  岑子鹿更加尴尬了:“不,不是,事情不是这……”

  “没关系,岑小姐不要紧张,我并不是要说闲话的意思。”

  看着岑子鹿羞窘的样子,校长开朗地笑了笑,道:“我并不是喜欢给人增添压力的人,之所以刚刚帮白教授说几句话,也是因为觉得岑小姐是个好人,至于之后你们的发展走向,这个我不会逼迫什么的,当然,要是你们在一起了,我一定会非常祝福。”

  毕竟白教授一直是他非常欣赏的教师,要是他能找到自己喜欢的人,校长也会非常开心。

  可是——

  最近这两天,为了这件事情正发愁的岑子鹿却实在是笑不出来。

  尬笑着点了点头后,她胡乱地应了应,也不敢在将话题延续下去,之后,为了防止校长再语出惊人地说出什么更叫她不知如何应对的话,岑子鹿站起来鞠了一躬后,也找了个借口转身准备离开。

  但没想到的是,就在走到门口,她即将拧开大门出去时,校长若有所思地声音却又忽然响起:“岑小姐,请等一等……”

  “或许这么问有些唐突,可是,你的母亲或者是有亲属关系的人,是不是在二十五年前,曾经获得过化学比赛的金奖?”

继续阅读:第72章:糟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才不是姐弟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