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 横渡泰晤士
安珺2019-04-07 11:213,148

  2017年10月5日

  德拉科将近两周夜不归宿之后,他终于在这一天和我,和斯科普斯一起共进早饭了。斯科普斯似乎很不在状态,他只吃了两块面包就离开了餐厅,甚至没有加上果酱。德拉科仍然乐此不疲地谈着所谓的“生意”,我气愤地几乎要站起来就走,他什么时候可以好好审视自己的家庭?总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只会一味逃避!

  我终于在偌大的花园里找到了斯科普斯,他就像儿时一样依偎在我怀里,茸茸的头发挠痒了我的脸。“妈妈,你中毒了,是吗?”他抬起头问我。

  我默然不语,我这一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我的儿子,我居然让他在十四岁就失去了母亲。他低下头,晶莹的泪珠从眼眶滑落。我知道他的伤心和落寞,人生就是充满无奈和残缺的。早晚会来,让死神来好了,我不怕。一瞬间,我觉得自己勇敢地像一个格兰芬多。

  “妈妈,有办法可以救你吗?”他小心翼翼地说,我们几乎是颤抖着触摸那一层隔膜。很薄很薄的膜,几乎透明到没有的膜。我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斯莱特林,也许注定了不能像一个格兰芬多一样勇敢地与亲人诀别。“还有很久呢,妈妈不会立刻身亡的。”我和他平视,让语气变得平静。

  “妈妈,我真的难以想象,这些天我该怎么过。”他轻轻地抽噎,“我不要失去你,我们是否可以祈求让死神宽恕几天……”我认真地看着他,就像看着年轻时的德拉科,他们真的很像呢,像一个轮回。特奥尼斯像西奥多的轮回,蒂普尔像达芙妮的轮回,阿提修斯像布雷斯的轮回……在斯莱特林的故事里,单单少了我。

  死神是不可能宽恕我的,他是最绝情的法官,但我又何必在意这几天呢。我的生活如这般碌碌无为,平淡的像白开水。“很多很多年以后,妈妈才知道。生活,不仅仅为了自己才是生活。有时,它平淡的像一杯白开水,但味道比所有的美酒佳茗都让人安心。”我又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斯科普斯说。

  “你信命吗?”斯科普斯轻轻地说。

  “亲爱的,我信命。但我希望你不要。”我用一种欢快的语调说,“你可以认命,但绝不可以信命。认命的人活得自在,信命的人活得自卑。那他就注定处在他出生的地位了,他就不思进取了。”

  “我不愿一辈子活在这个地位,我应该有自己存在的价值。”他的睫毛微微颤抖,“但是我很弱小,妈妈,弱小到我甚至难以在目前的地位立足。”

  “你从来都不弱小。”我仍然看着他,意识到他的目光有些躲躲闪闪,“斯科普斯·马尔福可以有这么高的分数,他可以觉察身边人最细微的动作,他可以把一件事做得天衣无缝,可以……”

  “停下,妈妈,我求求你停下。”他又是烦躁又是懊悔,“妈妈,我和艾丽卡立下了牢不可破的誓言,我背叛了马尔福。我是个懦夫!我背叛了我的家庭,我的家族。”

  有那么一会儿,周围一片寂静。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了,甚至当着斯科普斯的面哭了。他也哭了,从最开始的抽噎到热泪盈眶,眼睛哭红了,哭肿了。他紧紧抱着我,像小孩子一样。我想我的担忧是有道理的,他还没有成熟地足以独当一方。

  “这不怪你,”最后我安慰他,“这是一场我们左右不了的劫难,我们该做的,就是把损失降到最低。即使献出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他没有说话,我听见花园里仿佛有知更鸟在唱歌,那烦人的小东西。“妈妈,我不会全听她的,我要击破这场劫难的牢笼,会有朋友帮助我的,你支持我吗?”他停止了抽泣,问。

  “当然,无论你选择什么。”我轻轻吻了他,“你应该知道,一个母亲会尊重孩子的选择。这不是溺爱,这是人格的教育,这是平等。”

  他似乎有些犹豫,有些惆怅,反复徘徊了几步,最终停下来:“妈妈,我不听你和爸爸的,你同意吗?”

  “我同意,我相信你的选择,亲爱的。我将支持你,直到永远。”我微微一笑。他很诧异的样子,慢慢踱过来,被秋天描摹出来金色的轮廓。

  “现在,我们可以去格林格拉斯堡了吗?”我替他拭去泪痕,“生活还得继续,不是吗?”

  秋天是金灿灿、光烂烂的了,可天空还是这么晴朗。素净的白孔雀慢悠悠地在花园里散步,桂花香了一个世界,银白的,橙黄的雏菊,是那么鲜艳而且热烈,将它的一切都奉献给了这个季节。他在这里微微点头,微微一笑。

  2017年10月7日

  Chapter4 横渡泰晤士(下)

  我、德拉科和斯科普斯踏上了圣·彼得号的甲板。这使德拉科不满意地皱了皱眉头,他随手拿起《预言家日报》,头条仍然是阿兹卡班的逃犯未被抓捕归案。“我们像麻瓜一样坐船横渡泰晤士,什么时候才能解封飞路网?”他恼火地说。我用手肘碰碰他,示意压低声音,以免无事生非。

  “越狱的是西奥多和潘西的父亲,谁能担保我们逃脱干系?”我压低声音劝说道。德拉科踱到了围栏附近,人流少了一些,我也跟了过去。“毕竟船上还是有几个巫师的,”德拉科迎着风说,他大约已经施了保护咒,“金斯莱的举动真是失民心啊,小天狼星就从没被抓到。下一次选举,他迟早会落选的。”

  风刮得我的脸生疼,过去的岁月就像一个灰色的阴影笼罩在我的心头。我真的很怕去回想那些东西。“你会支持布雷斯和西奥多吗?”我小心翼翼地试探。

  “我为什么要支持他们?”德拉科冷冷地挑眉。“利亚,马尔福一旦落进党争,就会成为最肥的肉,他们各怀鬼胎,会蚕食我们的……”

  平静的海面上出现了一个黑点,准确地说,是一艘救生艇。救生艇打起了求救信号,我们的轮船向他们开去。救生艇上的两个男人争吵地不可开交,吸引了我们的目光。竟然是哈利·波特!

  “我去船舱。”德拉科简短地说,“我不想在这里看见他。”他把黑色的西装脱下来,披在我身上。我冲他点点头,他很快就消失在人群中了。

  波特看上去浑身湿透了,但他似乎一点也不在意他看上去怎样。说实在的,他也没注意过。还有一个比他略矮一些的棕发男人,尾随其后。

  “如果你还没有抓到帕金森,你知道后果的。”男人似乎在威胁他,但波特却显得不以为意。“如果……”男人还想说些什么,但波特似乎给他施了个锁舌咒,令他满脸涨得通红却哑口无言。甲板上似乎也没人关注这两个不速之客了。他们没有了声音,看上去有几个隔声咒在周围,好在我早就扔出了伸缩耳,这大概就是所说的一物降一物。我确实对这件事有些兴趣,不知道达芙妮的计划进行到哪里了。

  “这已经是今年阿兹卡班的第三次越狱事件了。”波特烦躁不安地说,“封锁消息!封锁消息!阿兹卡班的改革到底是我和罗恩提出来的,出了这么大纰漏,你以为我不急?”

  棕发男人对他怒目而视:“如果这个月底还没有抓到他们,摄魂怪会回来的。让那些死囚受折磨,总比杀人犯越狱而社会动荡好得多。”

  “让他们受尽折磨,纯血统迟早会暴动的。”波特辩驳道。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纯血统的势力到底不可小觑。”

  “那你就好好训练你那些傲罗,关进阿兹卡班的黑巫师都法力高强。你训练出来的那些毛头小子根本不是他们对手,你应该派一些法力高强而且经验丰富的傲罗去。”

  “这份差事难以立功,试问那些高级傲罗有谁会乐意?”

  “是他们听我们,还是我们听他们?”

  “你这样强迫他们,魔法部迟早会众叛亲离的。”波特揉揉太阳穴,接着就不再说话了。

  黑发男人和棕发男人靠在围栏上,一个劲地吸着烟,哀伤地望向水天一色的泰晤士。这时我的心里似乎用声音在制止我对于这场矛盾袖手旁观。但我又始终没有动一下,就看着他们,忽然我就怀念起年轻时的我,年轻时的德拉科。怀念起战争爆发前那些平静的岁月,怀念起我在马尔福庄园看着斯科普斯牙牙学语,蹒跚学步。

  我承认自己没有一点点的勇气,也没有资格去评判别人,但我衷心的希望这些矛盾能平静地化解,再也不要有战争和动荡,哪怕每个人都有些受伤也好。

  “妈妈,到了。”斯科普斯扯扯我的衣袖,他认真地看着我。我意识到他的个子已经和我差不多高了——如果我不是穿着高跟鞋的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HP同人】灰色地带(cp德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HP同人】灰色地带(cp德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