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母爱(三)
冥成2019-04-07 13:562,318

  傍晚,野生帮着母亲一起处理好今晚睡觉的地方,四处流浪的生活,如今能有这样一个小窝,母亲很开心的笑了,可以不用过颠破流离失所的日子了,她告诉野生要在这里定居下来,这里无人经过,最主要山上有许多野果野菜,是个躲避战乱的好地方。

  到了晚上,母亲将早上拿回来的食物处理好,弄了点吃的,他们吃了个半饱,东西要留起来,留着过冬吃,明天准备再去城里看看。

  母亲烧了点热水,烘干了两套衣服,野生一套,自己一套,给野生洗了个热水澡,哄野生入睡后,自己也洗了洗。

  第二天野生和妇人一起睡的特别晚才起来,他们昨夜睡的特别香,直到太阳照从窗外照到他们的脸上,他们才从睡梦中醒来。

  妇人吃了点昨夜剩下的东西,发现昨日用破庙里的大缸装的两桶雨水已经用完,如今水成了一个问题?本想进城的他们只好先去找水源,这里能有个庙,附近必有水源。

  妇人和野生拿着一个桶,在寻找水源,这个桶就是城外那口井打水的桶,妇人惦记了好久,昨日出城的时候特地去把它拿走。

  二人听到拍打的水声。

  “什么人?”

  没有听到回复,但有什么一直在拍打的水,妇人按住野生,示意他别动,她悄悄的走到水声的方向,轻轻撩开那比人还要高的野草,她看到一条条鱼,在水里不停的拍打着水,渐起一颗颗水珠。

  “野生快过来。”

  妇人欢呼的把野生叫来,野生跑过去看到一条条大鱼,他们没有马上抓鱼,而是打了一桶水就回去。

  回去后妇人用撕了几件衣服,用根木棍将它们弄成一个半圈,她让野生提着菜篮子,准备好一切,他们火急火燎的赶往水池那里。

  “野生,我们过冬有吃的了,不用愁了,以后天天让你吃个饱。”

  野生看着母亲非常的开心,自有记忆起这是野生第一次见母亲这么开心,这也是野生童年最开心的一段时光,每当想起母亲,都会笑着哭出来,他一直很后悔的一件事,就是没有记住母亲的名字,只知道一直叫她母亲。

  今天他们抓到了许多鱼,有些还放到水缸里养,这也是野生第一次一天能吃到三餐饭,而且吃的很饱,虽然都是凉的,因为母亲不敢白天做饭,怕做饭的烟引起人的注意。

  从这一日开始他们开始为过冬做准备,白天打鱼,晚上腌鱼,偶尔也会上山摘野果,挖野菜,捡柴火,但主要还是腌制鱼,这个年代盐比金贵,野生见母亲每次都反复使用那些盐,从城里拿走东西的时候,母亲是满满拿了两大袋盐。

  冬季来了,外面下了这个冬季的第一场雪,这个冬季他们不用去偷东西,啃树皮,睡狗窝,这是战火开始后的第三个年头了,前两次冬季,他们母子都差点死了,都只是幸运的活了下来。

  “野生快点进来。”

  野生在外面玩雪被母亲叫了进去,因为野生穿的鞋子只是稻草标志的,外面只裹了一层布,并不能保暖。

  野生跑到被窝里,母亲那段时间和野生一起又去了一趟城,里面已经有许多的难民,他们抢到了一张棉被,被人追了好久,才回到这里,可惜没有鞋子,不然就完美了,如今他们有的吃,有的穿。

  外面已经积满一层厚厚的雪,自下雪开始野生便没有出过这间房门,母亲也除了填柴和倒他们的排泄物,会出门之外,也没有出过门。

  在这厨房里,除了吃,就是在玩猜丁壳,外面非常冷,有时候白天野生想要喝点热的水,母亲都不肯,他告诉野生要是白天生火会被兵痞抓走,所以野生白天经常都是在睡觉,晚上才起来,看着母亲把门窗都封住,不让火光照到外面,然后才开始做吃的。

  野生经常问母亲,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自己叫野生。

  母亲告诉野生他今年七岁,过完冬就八岁了,也告诉他父亲的名字,可惜他没有记住,就像没有记住母亲的名字一样,他只记得父亲姓叶,可自己为什么叫野生?母亲告诉他是因为战乱的第一个年头,母亲以为自己快死了,不能照顾野生,所以把他名字改叫野生,就是希望他能够活着,至此活着成为野生心中第一个信念。

  冬去春来,一个噩梦到来,长期的劳累,母亲病了,野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有跑去过城里,可惜那已经变成一座废城,早已无人居住,他们在这荒山野岭,荒无人烟的地方,根本没有人能够帮助他们。

  野生已经不顾母亲的嘱咐,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都有在烧水,他要母亲醒来都能喝上一口热水,他照着母亲的做法,给他们做饭,时不时上山采些他认识的野菜。

  母亲的病越来越严重,野生着急的哭了。

  “野生,不要哭,母亲可能不能在照顾你了,你要记得,不管什么时候,都要好好的活下去,活着才有希望。”

  母亲的话让野生哭的更严重了,母亲闭上了眼睛,野生大喊道:“母亲,母亲,你醒醒,你醒醒啊!”野生哭了一会儿,说道:“郎中,我去找郎中。”

  野生跑了出去,他不知道该往哪里去,哪里有人,他又跑到城里,他看到一支军队整齐的走进那座城,他害怕的躲了起来,想了一会儿,他冲到军队的面前。

  前头的士兵提起长矛,摆出要攻击的阵势,野生吓得跪了下来,说道:“军爷,你们能救救我的母亲吗?她病了,病的很严重。”

  野生当时并不知道答应他的士兵那时候在想什么,他让两个手下跟着野生去救他的母亲。

  野生带着两个士兵去了他们居住的破庙后面。

  “呦,这里对难民来讲还真是个不错的地方。”

  其中一个士兵说道,他就推开野生他们住的地方,另一个士兵按住了野生,不让他走动。

  “鬼呀!”

  里面的士兵叫了一声,受到了惊吓!

  外面的士兵和野生跑来进去,野生看到母亲翻了白眼,嘴巴是张开的,这是死人才会出现这种情况,确实有点吓人。

  野生爬上去摸着母亲的手,已经变冷,眼泪自动的流了出来,伤心的大声哭了出来。

  “母亲,母亲,不要走,不要走。”

  野生被两个士兵带走,后来他才知道这两士兵是恶魔,是畜生,要是他母亲活着,长得好看,恐怕就会入了他们的魔爪。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歌行之求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