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半夜三更山野里遇到的美女
宋了无2019-04-05 23:192,601

  从流川镇到南家镇有一段公路是从两片大山的山谷里沿溪而过的。如果站在山谷里仰望,两片大山像被大斧头劈开,悬崖峭壁,看到的天空就像一条缝,涓涓的溪水温柔的流淌着,一年四季阳光照射不到,当地人称黑水沟。“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

  这段公路的一头爬一座山坡到半山腰,下坡,到流川镇。另一头沿着一个湖泊,一条河,翻三座山坡,到南家镇。两镇之间隔着四个小时的车程。

  这一段路是老变妈出没最频繁的地方,所以白天都很少有人和车走,有也是三五人以上成群结队,到了晚上可以说是“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了。

  老变妈大多是由死去的年轻女人变化而来。这种女人生前漂亮迷人,因病或意外而亡,死后心有不甘,三日或五日或七日变成老变妈揭棺破土而出,专门出来吃小孩。

  吃小孩之前她们的形体和颜色跟常人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全身冰冷,在农历初十到二十之间的有月亮的晚上出没;吃小孩之时她们两眼会发绿光,心尚知觉,惟哑不言,呼叫有声,腥秽之气随风飘荡,闻臭欲呕,毛骨悚然。成年人只要沾到她们的一点口水,十天半月之内也必死无疑,死后也会变成老变妈。

  老变妈出没在红土地上的。话说唐僧和孙悟空师徒二人经过高老庄并借宿一宿,得知高太公家遭遇不幸,有一个猪妖想要独占太公之女,悟空想会一下这个猪妖,于是变为太公之女,引诱猪妖,最终现出原形,猪妖认出悟空,他们大战了几十回合,猪妖敌不过悟空,化作一阵狂风而逃,悟空紧跟其后,猪妖变成一只穿山甲钻进洞里,悟空变成火把洞里烧起来,太热,猪妖受不了,只好出来投降。民间传说红土地就是这样被孙悟空火烧而形成的。

  此时此刻是凌晨三点钟,这路段有一辆破旧的小货车从南家镇方向正在朝着流川镇方向颠簸的行驶着,开车的是一个长得黑黑瘦瘦、满脸胡渣的中年男人。

  男人名叫余大宝,是南家镇余家庄的村民。余大宝本分老实,为人善良,虽然家里很穷,却取到了隔壁村杨家村村长的大女儿杨春花。杨春花不仅家庭条件好,而且是方圆百里有名的大美人。

  杨春花当时因为貌美如花而引来了邻村的很多年轻男人子的求爱和提亲,有不少人还是从县城里闻名而来,他们都可以说是人中之龙,相貌上比余大宝强一百倍,然而杨春花却偏偏选择嫁给了毫不起眼的余大宝。

  余大宝不费吹灰之力就娶到村花杨春花是令人大跌眼镜,就连余大宝自己都不敢想过,当然,也另很多羡慕嫉妒恨,恨不得掐死余大宝。其实杨春花选择嫁给余大宝是看中他的忠厚老实。外貌只是一副皮囊而已,经过岁月的洗礼,再好看的气囊也终究逃不过变成满脸皱纹,所以女人找一个好看的男人若是没多大的用处的话,还不如找一个靠得住的自己才会心安。

  余大宝和杨春花结婚的时候杨春花父亲给了余大宝一笔钱,说是给杨春花的陪嫁。余大宝用这笔钱去学车,然后买了一辆小货车,自己开着小货车流串到各个村镇里收破烂。

  虽然余大宝的收破烂生意做得不大,却足够养家糊口。他和杨春花结婚十年,生了一儿一女,女儿在上小学,儿子刚会走路,一家四口过得温馨幸福。

  这一次余大宝就是开车把自己的收得来的破烂从南家镇运到省城里去想买个好价钱。从南家镇到省城这一段路是必经之路,流川镇是必经之地。

  天已入秋,微风徐徐,吹着两山的树叶沙沙作响,各种虫子在嗡嗡的争鸣,一轮圆月在繁星点点的夜空中高高的悬挂着,这样的夜更显得秋高气爽。

  余大宝常年四处奔波,一年在家的时间都不会超过一个月,陪老婆和孩子的时间很少,心有愧疚,所以每次他出远门都会睡不着觉。

  由于睡不着,从窗口看到外面的月光照在大地白茫茫一片,以为是天开始亮了,于是悄悄的起床开着自己的破旧的小货车离开了家,没有惊动老婆和孩子。

  余大宝把车开过了一段路才发现这是月光,不是天亮,但是他想离天亮也不远了,于是继续开着。开到这一路段的时候远远的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向他招手,身形是个女人,穿着一身白衣。

  怎么在这大山里还有人比我早,竟然还是一个女人?余大宝心想,不由得打了一身寒颤。要不要停车让她上车吗?

  不知不觉中,车已经开到女人面前,余大宝像是不听使唤一样还是把车停了下来,要下车窗,“姑娘,怎么你一个人在这里啊?”

  “师傅,能载我一程吗?我是流川镇穆家庄的村民,和阿爸上山来找牛,迷路走丢了,现在才从山上下到路边,又累又饿的,全身无力,走不动了。”农村里的牛都是放养的,一般都是把它们放到大山里自己吃草,十天半月上山去找一次不让它们走远走丢知道它们在哪儿就行。

  “上来吧。”余大宝打开车门,伸手把女人拉上了车,女人的手冷冰冰的。

  女人上了车,余大宝近距离的看到了女人的脸,很漂亮,比他老婆年轻的时候还要漂亮,年龄应该二十几岁。女人上了车后直打哆嗦。

  “你很冷吗?”余大宝问。

  “嗯,现在天已入秋,在大山里流串了大半夜,又累又饿,不抵冷了。”女人柔声细语的回答。

  人一饥饿抗寒能力自然就下降,余大宝知道这个道理,所以就没多想,把他放在车上的大衣递给了女人,“不嫌臭的话就穿上吧。”

  余大宝有时候回不到家也借不到宿的话就只能在车里过夜,所以车上不止放有大衣,还放有一床小棉被和枕头。

  “谢谢!”女人接过余大宝递给她的大衣,披上,手没有伸进衣袖。

  “大哥,你是哪儿人?”

  “我是南家镇余家庄的人。”

  “哦,在余家庄我家也有亲戚。”

  “哦,是吗?”

  “你结婚了没有?”

  “结了,都有两个孩子了。”

  他们在聊天中,车不知不觉已经开到了流川镇。这时候月光暗下去了,到了黎明最黑暗的时刻。

  “大哥,我到了,我在这里下车吧。”

  “好,慢走啊。”余大宝在路边把车停下来,打开车门。

  “大衣还给你。”女人准备脱掉刚才披上的大衣。

  “不用了,天冷,你穿上吧。”

  “大哥,你真是个大好人。这样吧,我叫穆真真我家就住在这条路走上去不到五分钟,到时候你回来路过这里上来我家吃顿饭拿你的衣服再走,我回去洗一下。”

  “不用了,这衣服已经破了,你就不用洗了,丢了吧。”

  “那来吃顿便饭当做对你的感谢总可以吧,我爸妈很好客的。”

  “好,到时候我来。”女人很会说客,余大宝不好拒绝就答应了。

  “再见,大哥!”

  “再见!”

  看着女人远去消失在拐角处的背影,余大宝发动了车,他心想,这姑娘不仅漂亮,心也跟我老婆一样善良,以后哪个男人娶到她那真是三生修来的福气呀。

继续阅读:第二章:余大宝之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苗岭老变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