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余大宝之死
宋了无2019-04-05 23:222,632

  余大宝去到省城停留了几天,把收得来的废品卖了,这次运气不错,废品站的老板多给了他五十块钱。

  余大宝好不容易来了省城一趟,于是给老婆和孩子买了几件漂亮的新衣服,到了流川镇正是中午的时候,出发之前虽然在省城吃了份快餐,但路途颠簸,觉得肚子也有点饿了。突然想起了前几天夜里载的那个女人,于是下车去她家吃顿午饭再走。

  中午大部分的人都上山去干农活了,家里剩下的大多是年过半百的老人或者是天真无邪的孩子。

  “请问穆真真家在哪里?”余大宝四处打听。老人听到他说“穆真真”这个名字的时候像是见了鬼一样,避之还来不及,都摇头说不知道,有的甚至理都不理他。余大宝很奇怪,这些年过半百的老人怎么一点礼貌都不懂,难道这个村子不欢迎外人吗?

  余大宝刚好想要走,遇到一群孩子在玩耍,于是上前去问孩子。

  “你们知道穆真真家在哪里吗?”

  “在那里,从这里上去。”一群孩子纷纷给余大宝指路。

  “你们谁可以带叔叔去呀?”

  孩子们纷纷摇头。

  “你们谁带叔叔去叔叔就给谁钱买糖吃。”余大宝一说给钱买糖吃,有几个男孩子纷纷举起手。“我去”,“我去”,“我也去”。

  俗话说,重酬之下并有勇夫,其实孩子们也一样,只要给他们一点好处他们就不会有什么防备之心了。

  “好吧,好吧,就你们几个一起。”余大宝指着那几个举手的男孩子,并给了他们一个人两块钱。孩子们拿到了钱,高高兴兴的给余大宝带路。

  拐几个弯,爬两分钟坡路,“那,就这家。”孩子们说。

  “你们回去玩吧。”余大宝心想,还是孩子们最天真无邪,没有大人那么强的戒备心。

  穆真真家里的门是紧关着的。余大宝敲了半天门才开,开门的是一个五十来岁的妇女,眼睛有些红肿,像是哭过,一脸的憔悴和忧愁。余大宝感觉有些不对劲。

  “你找谁?”妇女问。

  “这里是穆真真家吗?”

  “是。”

  “你好,伯母。”其实余大宝在开口叫伯母之前纠结了一下,像余大宝这样的年纪应该叫大姐好一点呢,还是叫伯母好一点。“是这样的,前几天我开车在黑水沟遇到你女儿,我就载了她一程,当时你女儿太冷,我就拿了我的衣服给她穿,现在我来拿回衣服的。”

  听到余大宝这么说,妇女的脸一下子青了,布满血丝的眼睛里充满了恐惧,她女儿死后变成老变妈的事这两天村里在传的沸沸扬扬的,没想到既然是真的。

  “先进来再说吧。”

  余大宝走了进入,屋子里不宽,却显得冷冷清清的,像是办过丧事。余大宝心里是这么想,却不好意思开口问。

  “我就实话跟你说吧,我女儿前几天病死了,今天刚好是头七。”

  “怎么可能呢?前几天我还遇见她呢?”其实余大宝看到妇女的过度伤心和家里的凄凉就已经想到了,再回想那天晚上他摸到穆真真的手那么冰冷,这就是人们口中所说的老变妈,他之所以不相信只是自己给自己一点不害怕的勇气。

  “她爸爸前几年就去世了,我一个人也就不养牛了,你见真真的那天晚上刚好是她死后的第三天。她的坟就埋在后山,不信我带你去看一下。”

  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余大宝心里有一个声音徘徊在响。为了抱一丝丝希望,余大宝还是跟着妇女去后山看看。

  余大宝和妇女到了后山,看到一排排的坟墓眼前一片凌乱,有一座是新坟,泥土还散发出气味。新坟上盖着一件大衣,余大宝一看就是自己给穆真真披的那件大衣。心里一凉,两腿发软,差点就失禁。

  “伯母,我们走吧。”

  余大宝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到车上的,他希望这只是一场噩梦,梦醒后生活还是那么美好。但是这不是梦,这是真实的。他有漂亮的老婆,有可爱的孩子,他还没有活够,他还不想死。可是只要遇到老变妈的人都必死无疑,连神仙也救不了,无一是另外的。

  回到家的前几天,茶不思饭不想,半夜里还会做噩梦醒来,杨春花还以为余大宝只是累坏了。

  差不多二十多天了,余大宝还是一直在家不出门。以前余大宝回到家呆不到一个礼拜就会出去收废品了,可是这次回来像变了一个人。

  “老公,你最近怎么闷闷不乐的?”杨春花关心的问。

  “我没事。”

  “你不去收废品了吗?”

  “不去了,最近很累,想休息一段时间。”

  余大宝为了这个家奔波忙碌的确很累,杨春花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可是她也帮不上什么忙。

  有一天到了吃早饭的时间,余大宝还没有起床,于是杨春花让她女儿去叫。

  “娟儿,快去叫你阿爸起床吃饭。”

  女儿进去房间,过一会儿出来。“阿妈,阿爸睡得太死了,我怎么也叫不动。”

  杨春花听女儿这么一说觉得有点不对劲,余大宝不是一个睡得那么死的人,放下手中的碗筷奔向房间,余大宝直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杨春花伸手放在余大宝的鼻孔下来,没有呼吸,余大宝整个身体已经僵硬,没有了体温。

  不好,人已经死了。杨春花的心差点就把持不住从喉咙里蹦出来。老公死了,自己是不能在这个时候倒下,若是自己倒下了孩子怎么办。

  “娟儿,快去叫你爷爷奶奶和叔叔来。”

  “我还没吃好饭呢。”

  “快去叫,回来再吃。”杨春花这回声音有点大,娟儿听到阿妈发脾气了,不敢怠慢,放下手中的饭碗跑了出去。

  这时候房间里的空气仿佛已经凝住了。杨春花屏住呼吸,没有掉一滴眼泪,可是心已经疼到碎了一地。

  余大宝的爸妈和弟弟徐有才来了。

  “娟儿,你妈呢?有什么事那么急饭都不吃就叫我们来?”他们人一进门,余大宝的爸妈就问。

  “在房间里陪阿爸。”娟儿说。

  “你阿爸怎么啦?”

  “叫他不醒来吃饭。”

  余有才猛地走到房间门口,门是开着的,看到杨春花坐在床边一动不动。

  “怎么啦,嫂子,我哥他怎么啦?是不是病得很严重?”余有才扶在门框上着急的问。

  余大宝比余有才八岁,余有才从小就被余大宝疼爱,所以余有才也很喜爱他的这个哥哥。

  “有才,你哥他死了。”

  “我哥死了?怎么死的?”

  “我不知道,昨晚还好好的,刚才我们准备吃饭,他还不起来,我叫娟儿来叫他,娟儿说阿爸叫不醒,我才觉得不对劲进来看,他的身体已经僵硬了,看样子可能是昨夜凌晨四五点钟吧。”

  在房间的余大宝的爸妈这时候也走了进来。余大宝的阿妈已泣不成声,瘫坐在地上,双手紧握着余大宝冰冷的手。“你怎么一声不吭就走了呢,你怎么能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啊,你还有老婆孩子,留下他们孤儿寡母怎么活?”

  “嫂子,你也别太伤心了,你还要照顾娟儿和平儿呢,要多保重身体。”余有才对杨春花说。余有才知道,这只是安慰一下杨春花罢了,怎么会不伤心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苗岭老变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苗岭老变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