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跑路失败
冷雪轻飞2019-11-06 09:262,105

  可她的话,被已经出了角门的萧黎澈却听了个真切,他停下脚步,扭头瞄了身后一眼,再一翻眼皮,大步的离开了。

  对于这次和亲,他是真的特别的排斥,也不全因为这事是太后一力促成的,而是因为他现在已经成了一个背信弃义的人,这是他最不能容忍的。

  这些侍卫也算不错了,只是护送着两人回到了院子里,并没有动手推搡,可当房间门关上后,思琪直接就坐在了地上,抱着包袱嘤嘤的哭了起来。

  冷靖研也只是淡然的看了她一眼,转身走到一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眼睛盯着桌上的茶壶,一时间也没了主意。

  以后她一定会过的特别的提心吊胆,这种日子是最折磨人的,还不如痛快的下判决书呢,是死是活的给个痛快话。

  萧黎澈刚到书房门前,侍卫已经有人来报:“王爷,王妃和她身边的那个婢女已经送回院中了,而且已经加派了人手的看护,不会再让她们出院一步。”

  他听后微点了下头,侍卫退了下去,他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此时这里已经坐了一个人,一身的白衣长袍,白玉束冠,浓眉大眼,面部刚毅,年不过二十岁左右,可却满眼都是忧郁之色,在看到他进来后,立即起身抱拳。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有人发现我了?”

  萧黎澈缓和了下表情,轻笑的摇了摇头:“靖威,你是不是都成了惊弓之鸟了?不是,府中的一些杂事,已经处理完了。”

  冷靖威惨然的一笑:“萧大哥,不是我小心,自从府里出事后,我没一天不担心的,父王虽然已有预感,传信让我先行一步,可我还是不放心,等我秘密的潜回去时才发现,全府上下都被下了狱,而且靖研她还被,被逼迫着嫁去西楚和亲了,我一路追赶都没能拦下……我这个当兄长的真没用……”

  萧黎澈走过去,轻拍了下他的肩:“莫要胡说,想必舍妹一定会……”

  他也说不下去,西楚是个什么地方,大家都知道,那里地处整个皓月大陆西北方向,多山临海,民风彪悍,而且听闻西楚皇氏中的男子,个个残暴成性,虐待女人成瘾,特别是当下的西楚皇帝,原本充盈的后宫,现在也所剩无几了,各国都不愿意与之和亲。

  冷靖威咽了咽嗓子:“家妹自小被我们都宠坏了,率性惯了,那里就是虎狼之地,如果我早些听父王的话,拦下她出国的嫁车,或许拼得一己之力,还能将她救出来,可现在……”

  萧黎澈也不知怎么劝慰他,只是倒了杯茶的放在他面前:“南魏此举,真的让人看不太懂,同时和亲两国,一个公主,一个郡主,而且这位郡主还是个罪臣之女,这还真是……不如一刀砍了痛快,这又是何苦呢?”

  冷靖威喝了口茶摇头道:“他想得到父王手中的那半块兵符,可父王却只字不说在哪里,他抓不到我,只能用靖研来逼迫……”

  “他就没想过,就算他拿到了兵符,也一样没用,南魏如果没有平王,谁还会惧怕,北楚会第一个对南魏宣战,然后就是西周,东秦国也不会落后,等到那时,他再想起平王来,也是回天乏力了。”萧黎澈冷冷的摇了摇头。

  冷靖威气愤的道:“如果真是如此,我还真想带着靖威军第一个杀入皇城,为我父王报仇。”

  萧黎澈再轻叹了口气,走到了书桌前,从一边的架子上拿下一个木盒子,打开后,从里面拿出一块月牙形状的墨绿色的玉吊坠,手在上面轻轻的抚摸着。

  “靖威,你知道,我不是个背信弃义之人,可有些事,也身不由己,接你之时,南魏和亲的晴纯公主已经入了府,而且占了这王妃之位,与平王的约定,本王已经无法再兑现,这块玉佩,你收回去吧。”他有些不舍的将那块玉佩递了出去。

  冷靖威起身走到他的面前,对他微摇了摇头:“不用了,想必就算收回,也不会再配成一对了,萧大哥,我想向你借几个人,再去一次北楚,就算……接回来的是具尸体,我也想带她回来……”

  萧黎澈轻闭了下眼:“别急,我已经派人去了,听听消息,如果可以,凭借他们的身手,一定可以将人带出来。”

  “谢谢大哥!”冷靖威立即对他抱拳,并行了个九十度的礼。

  萧黎澈立即闪身到他的面前,将他扶了起来:“靖威,你这是干什么。”

  靠在床头坐着的冷靖研,根本一点睡意没有,而思琪连吓带怕,哭累了,已经靠在她身边,手紧紧的抓着她的衣袖睡着了。

  可她睡的一点都不安稳,时不时的会惊动一下,冷靖研就会轻拍她几下,让她继续睡。

  再看了眼她那张已经哭花的小脸,上面白一道黑一道的,心中再涌起了一丝心疼,才多大啊,不过一个十六、七的孩子,却跟着她担惊受怕的。

  从她醒来到现在,两人相处了也有一段时间了,这丫头处处的都在维护着她,可现在身陷困境,她无法给她一条生路,只能陪着她一起死在这里。

  想想自己的点是真背,只因出现场时,地面突然塌陷,从十五楼的建筑工地上掉了下来,到现在,她都不理解,那里的地面,怎么会坍塌,只是她一人坠落了吗?那其他在现场勘察的警员怎么样了?

  再次睁开眼,却是在驿站之中,原主也是个烈性子的人,在得知自己这和亲、替嫁,不过是用来逼迫那位被诬陷的父王,为了不托累别人,竟然选择了上吊自尽,真是够傻的。

  虽然她醒了,身边人的都为之庆幸,只有她知道,这具身体里,已经不是原本的那个灵魂了,那个苦命的丫头,真的已经不在了。

  而这位摄政王也是不想娶这个公主的,大婚当日,急急的带着人出了城,说是有要务办理,一走就是半个月。

继续阅读:第10章:应该是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仵作小郡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