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应该是她
冷雪轻飞2019-11-06 09:262,488

  今日虽然是以这种方式见面的,可从他的目光里,她也可以看的出来,他有多厌恶她,应该不是她本人,而是她的这个身份,当他说出“公主”这个词来时,咬的特别重。

  再加上,和亲公主变成了罪臣的郡主,一旦被揭发,南魏一定百口难辩,可她这个郡主,也难逃一死,这个替嫁之罪最后还是要按在她的头上。

  真是太悲催了。

  从衣领处拉出那个一直挂在脖子上月牙形状的玉吊坠,墨绿的颜色,花纹精美细腻,一看就是个好东西,手在上面轻轻的抚摸着。

  脑中再次响起父王的声音:“这可是个重要的东西,莫要丢了,不然,我家研儿就找不到婆家了……”

  她再淡然的扬了下嘴角:“就算不丢,也一样找不到了,家没了,命也保不住了,还找什么婆家……”

  直到窗外泛起白亮,她才轻推了下思琪,见她醒来,才笑了笑:“问问有没有热水,我想洗个澡。”

  “郡主……我们不走了?”思琪呆呆的看着她。

  她摇了摇头:“暂时不走了,不过,只要有机会,我一定会保证你平安的离开,放心吧。”

  “奴婢不要,奴婢不离开郡主,要死也死在一块……”思琪伸手紧紧的抱住了她,又哭了起来。

  冷靖研不是不感动,前世她可没得到过任何人的保护,她一直都是在关照着别人,不过她还是轻推了她一下:“以后别再哭了,再让我看到你哭唧唧的样子,定然不会再要你了,听到没有?”

  思琪立即点头,马上用手背擦去脸上泪水,再坚定的对她点头。

  “去吧,既然可以继续活着,咱们就要过好每一天,不能委屈了自己,是不是?”冷靖研满意的轻拍了下她的小脸,笑了笑。

  第二天,萧黎澈下朝回到府中,荣伯立即汇报着府内的情况。

  “王爷,今日王妃特别的安份,早餐吃的也不少。”

  萧黎澈没出声,继续向书房走去。

  荣伯快了两步的跟上他:“王爷,说来也怪,这位王妃是不是不情愿来和亲,入府的时候,是被抬进来的,而且送嫁的人一个都没留下,全都跑了,要不是李嬷嬷听到那房间里发出的不太寻常的声音,带人去查看,还真发现不了,王妃是被绑着进来的……”

  萧黎澈立即停下脚步,扭头看着他,眼中疑惑更深了些:“绑着?”

  荣伯立即点头:“可不,手脚都绑着,眼睛被蒙着黑布,嘴都被堵上了,那个叫思琪的丫头也是一样的,两人一个被放在床上,一个就扔在地上,当时老奴进去时,还真是吓了一跳,谁家嫁人是这么嫁的……”

  萧黎澈沉声道:“可能南魏就这么嫁。”

  但心里却疑云涌起,再想到昨日晚上被抓住准备偷跑的纯晴公主的话,他还真想知道真相是什么。

  荣伯再道:“王爷,那位贵客已经在书房里等殿下了。”

  萧黎澈微点了下头,再看向一边的侍卫:“有消息传来吗?”

  侍卫摇了摇头:“回殿下,没有。”

  “估计也快了。”他轻语一声,大步的向书房走去。

  在走了几步后,他再停下,扭头看着荣伯:“公主的吃穿用度都要跟上,莫要让人说咱们昌澜国怠慢了她,只要她安分,不会死的那么快。”

  “老奴明白,请殿下放心。”荣伯施了一礼,转身立即去交办。

  一出后院的角门,正好与一身白衣的段洋走个对脸。

  他一脸阳光,帅气的一笑:“荣伯这是要干啥去,是知道我来了,特意准备好吃的吗。”

  “段将军,老奴这就去准备,王爷刚回府,正在书房呢,您直接过去吧。”荣伯笑着对他见礼。

  “成。”段洋轻拍了下他的肩,向后院走去。

  一进书房,见到冷靖威后,立即上前与他拥抱在了一起:“兄弟,受苦了……”

  “二哥,没事……我没事……”冷靖威声音哽咽的道。

  “坐下说吧。”萧黎澈开口。

  段洋坐下后,看了两人一眼:“接到消息,已经派人去了北楚,但怎么也得需要些时间,太子府也不是说进就能进的,太子妃,也不是说见就能见到的,不过我却收到了一个别的消息。”

  “二哥,是不是我父王他……”冷靖威站起来紧张的看着他,声音发颤,不敢说下去。

  段洋摇了摇头:“不是,是关于纯晴公主的。”

  “她?怎么了?”萧黎澈微皱了下眉。

  段洋轻舔了下嘴角:“这消息是在你大婚前一日的事,在南魏的驿馆里,发生了一件很特别的事。”

  “说重点,绕什么弯子。”萧黎澈不耐烦的道。

  段洋耸了下肩:“听闻,纯晴公主在大婚前一日,心性突然大变,上吊自尽,还好救的及时,不然,尸体都已经往回运了。”

  萧黎澈不以为然的扬了下嘴角:“那又怎么样……不是没死……自尽?”

  段洋笑了起来,对他挑了下眉:“看来,你的这位王妃的性子,还挺烈的……”

  “不可能,她哪有那个胆子,手上扎个小刺都能嚷的整个皇城都知道,她绝不会有勇气将脖子伸到那白绫里,要说我家研儿,还是有可能的……她那倔性子,还真能……”冷靖威嘲讽的话说了一半,就停了下来,再看向萧黎澈,他好像想到了什么。

  可萧黎澈却根本不了解这位纯晴公主,只听闻她是个刁蛮、跋扈,脾气特别不好,矫情又爱无理取闹的金枝玉叶。

  可从昨日两次接触来看,她好像与所传的这些都对不上号,那这个身在府里的“王妃”是谁?

  冷靖威颤声的问着他:“大哥,我家研儿不会……不会在大婚之日也……寻了短见吧……”

  段洋立即摇头:“靖威,不要乱想,北楚一直没有消息传出,要真是和亲郡主有个三长两短,想必也是瞒不住的,哪能一点风声都没有,不会的……”

  “那或者是他们隐瞒了呢?万一……我……”冷靖威不敢再想,生怕自己想的会成真。

  段洋看了两人一眼:“现在也不是着急的时候,再等等吧,那边的消息想必也快传回来了,对了,郡主身上有什么印迹吗?要如何辨认呢?”

  萧黎澈也看向冷靖威,他眨了眨眼,指着自己脖颈后:“在这里,有一个月牙型的疤,是她小时候,将那个坠子放在火上加热,父王回来她怕被发现,一着急就将它扬到了身后,烙在了脖子上,就留下了这么个疤。”

  段洋嘴角扬了起来,点头笑着:“这丫头,也挺淘的呀……”

  可萧黎澈却愣在了那里,猛然起身的一把拉起冷靖威,就往外走。

  段洋被他的举动都弄不懂了,大声问道:“干什么去?”

  冷靖威也一样,不明白的问:“大哥,怎么了?”

  “应该是她……”萧黎澈走的更快了些,向着后面的偏院走去。

继续阅读:第11章:再见亲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仵作小郡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