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杀夫案(二)
冷雪轻飞2019-11-06 09:272,202

  青龙几人就站在门口,看着两人如此淡定的在讨论一具尸体,还有问有答,有商有量的,真是佩服的很,这一般男人看到了,都没有办法这么镇定,可这两个女人却……真让人汗颜。

  冷靖研再看了看这个房间里,只有一个床铺,而且是那种如同炕类的,四周没有可以栓绑的地方,如果他不是在这里被绑的,那他怎么会出现在这个房间里?

  冷靖研指了下那个装衣柜:“在那里有类似血迹的东西,柜沿处还有类似的毛发,取证。”

  “是。”思琪立即拿着镊子走过去,她用指间夹着白色的油纸包,看似一个,可当她一个个装起证物时,才发现,是一小摞,一看就专业。

  就在她取完柜子上的血迹和毛发样本时,冷靖研再道:“在柜子下面的架子底下,还有一只鞋,别忘了拿出来。”

  “好。”思琪将所有证物都标上标记后,再拿出一个大一点的纸袋,将取出来的鞋装在了里面。

  “青龙大哥,麻烦你与崔大人说一声,在这个院子里找一找,看看有没有铁锤一样的东西。”冷靖研扭头看着正伸头看着的青龙。

  “是。”他立即点头。

  冷靖研起身走到门口,对在外面的班头道:“宋哥,拿装尸袋,尸体可以先运回衙门了。”

  “来了。”宋班头马上挥了下手,带着人跑了过来。

  当他装尸时,问着冷靖研:“冷兄弟,可看出什么了?”

  “这人是被重物击中了后脑,而亡的,头都打碎了。”冷清研耸了下肩。

  几个衙役互看一眼,都撇嘴:“这么狠……”

  看着他们将尸体拿走,冷靖研走到了床铺前,思琪已经在那里站了一小会儿了。

  “发现什么了?”她问道。

  “这个床铺很奇怪,明明床上有两套被子,可其中一套还整齐的放在床里面,而这一个被子,也被堆在床尾处,可这床单也太乱了……”思琪不解了起来。

  冷靖研明白,这丫头不经世事,自然是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而且在南魏时,她与原主也一定没有办过这种案件,不由挑眉。

  用手肘轻碰了下她,向外间挑了下头:“过来,我告诉你。”

  思琪听话的跟了过去,满眼的询问,她只能轻叹了口气:“姑娘,这是夫妻之间的房中之事,是激烈了些。”

  思琪一开始还没太明白,大眼睛转了转后,顿时明白过来,小脸全都红了,虽然戴着口罩,可额头和耳朵都红成片了,还是看的出来的。

  “作为一个仵作,以后可能还会遇到这种事,不能因为我们是未出阁的女人,而回避,虽然有些不雅,但也得面对。”冷靖研认真的看着她,表情很严肃。

  思琪呼了口气,再点了下头,扭头再瞄了眼那个床铺,眼中也坚定了些:“我知道了。”

  冷靖研笑着点了点头,这时青龙过来:“王……公子,那边的房间有发现,崔大人叫您过去。”

  “好。”冷靖研走了过去。

  在那间偏房门前,崔清河正站在门口,表情很是无奈。

  “什么发现?”冷靖研走过来问。

  “冷兄弟,这房间的床梆上,发现些被绑绳的痕迹,按你所提供的方向看来,这里原本是被绑过人的。”崔清河轻声道。

  冷靖研的嘴角在口罩里轻扬了起来,同时扭头看向正向他们这里看过来的那个少妇。

  她此时已经不用巾帕挡着脸上,可以清楚的看到此时她紧张的表情。

  冷靖研将头靠向崔清河的方向,用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了两句,崔清河立即瞪大了眼,有些惊讶和不可置信。

  冷靖研却笃定的对他挑了下眉,走进了那个偏房。

  这屋里的布置只能用简陋来形容,一张破旧的木床,上面的铺板已经有几块都折了,上面用薄薄的干草铺着,连床棉被褥都没有,屋里除了这张床外,只有靠放在门边上的那个破旧的方桌和一张长椅。

  而在床梆的四角处,都有很明显的磨损痕迹,而且印迹是新的。

  思琪从床脚下方用镊子夹出来一条手指粗的麻绳,上面还有些血迹的残留。

  她举起来看了看后,叫着冷靖研:“公子,这麻绳上有血迹,应该就是绑着那个死者手脚所用到的,从这断面上来看,就磨断的。”

  冷靖研此时手里也拎着一条相同的麻绳,眼睛在那绳子上来回的看着。

  这时,门口的光被遮挡了一下,同时传来萧黎澈的声音:“查到了什么?”

  两人同时扭头看过来,再动作一致的将手中的绳子举了起来,同时道:“绳子。”

  这种同步,让萧黎澈也是一愣,扭头轻呼了口气:“本王看到了,干什么用的?”

  “绑人的。”思琪回答。

  冷靖研站起身来,走到门口:“我得与崔大人聊聊。”

  “叫崔大人过来。”萧黎澈侧头对身后的青龙道。

  还没等青龙转身去找人呢,就听到崔清河的声音传来:“冷兄弟,这里发现个东西。”

  冷靖研耸了下肩,向那边的柴房走去,萧黎澈也背着手的跟着一起晃了过去。

  “看看,这个是凶器不?”崔大人指着门里倒在地边上的一把榔头。

  冷靖研只看了一眼就摇头:“不是,比这个头大一倍,类似于那种大的锤子,但我发现,死者头部受伤的部位,没有铁器存留的成分,铁锤这种工具,除非是被人天天使用,不然,一定有锈迹的,这么用力的砸在一个物体的上面,怎么都会不留有一丝的铁迹的成分,可这个却没有,上面包东西了?”

  “木锤不也可以吗?”萧黎澈突然开口。

  “木……木锤?对呀……”冷靖研恍然的扭头与崔清河对视时,还轻挑了下眉。

  “下官这就去找。”崔清河立即就要走。

  冷靖研再次叫住了他:“崔大人,这里我们可都找遍了,不一定会在这里,不如去邻里之间问问,看看这里谁是做木工活计的,而且主要是给人修缮房子的那种,此人的年纪,应该在三十岁到三十五岁之间,身体强壮,而且没有妻室。”

继续阅读:第21章:杀夫案(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仵作小郡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