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杀夫案(一)
冷雪轻飞2019-11-06 09:162,245

  萧黎澈带着一行六人来到崔清河所说的凶案现场时,那里已经被看热闹的百姓围的水泄不通。

  青龙带了两个人过去推开众人,闪出一条路来,让他们进去。

  阻拦着的衙役看到他来了,立即让他们进去,同时已经有人跑去叫崔清河了。

  这是一个小巷,发生案件是在个不太小的院子。

  而此时院中还有哭叫的声音,同时也听到崔清河扯着嗓门子在那里喊着。

  “我说,你别哭了行吗?怎么回事说说呀,光哭有什么用,这人能活呀……”

  一听也明白了,当事人不说明情况,看来崔清河这是着急了。

  冷靖研和思琪跟在萧黎澈的身后,伸头向院中看去。

  衙役跑进去附在崔清河耳边说了两句,他立即一个机灵,转身就往院外跑来。

  当看到萧黎澈背着手站在门口,立即整理了下衣冠,上前施礼:“下官崔清河,见过……”

  “行了,路上你不是说过一遍了吗?本王认识你,不用再说了,听闻这里有凶案,而京兆尹的仵作又伤了,所以,本王借你个人用,来替代仵作的,尸体在哪,带她看看吧。”萧黎澈打断了他的话,说着向一边迈了一步,让出了身后的冷靖研。

  当崔清河看清来人是谁时,惊讶的下巴都快掉脚面上了。

  指着冷靖研半天,都说不出一个字来。

  反是冷靖研就淡定的多了,对他微微一笑:“崔大人,草民又来了。”

  “快,快请,尸体还在屋里呢,没动过……”崔清河如抓到了救命的稻草般的激动。

  萧黎澈无奈的闭了下眼,对身边的青龙微扬了下头,他明白的带了两个人跟着冷靖研和思琪,一起进了小院。

  这是一间类似四合院的小庭院,进了门后,有一个小庭院,两侧和正中间,都有房舍,左侧的是厨房和一间柴房,右侧的是偏屋,那里的门开着,房间里有床铺和桌椅,看的出有人住。

  在正中间的屋子里,地面上躺着一个人,脚外头里,男人的装扮。

  思琪将身上的工具箱放在院中的石桌之上,从里面拿出一个小包,再拿出一个白色的大褂,递到冷靖研的面前,她也拿出一件来穿好。

  再拿出口罩和手套的递过来,冷靖研将手套戴好后,一只耳朵上挂着口罩,扭头看着还坐在石凳上哭着的少妇。

  此时她正从遮挡着面上的巾帕子处抬眼偷瞄着她们,正好与她的目光对在了一起,立即惊慌的躲开了。

  冷靖研不由一笑,将口罩戴好,大步的向屋里走去。

  在进了屋后,她又停了下来,对身后跟着的青龙等人道:“就在门外等着,如果想进来,只能站在一边看着,别乱走动。”

  “是……王……公子。”青龙心中一颤,这声音也太淡然了,有些冷,但权威性十足,让他不得不听从,与他家王爷有一拼。

  冷靖研看着死者所躺着的位置,对身边的思琪道:“能画出来吗?”

  “没问题。”思琪点头。

  “动作快点,但不能有遗漏。”她说完,开始看着屋里的其他摆设。

  当看到右侧床铺时,不由的皱了下眉,有些乱。

  可从这床上的乱的程度来看,绝不是一个人的杰作,这是在上面“打仗”的结果。

  就在放洗漱架边上,有一滩水迹,看似一大盆水沷下的结果,而此时,被放在洗漱架上的水盆里,却是空的。

  在另一侧的放着装衣的大红柜子上面,还有一处印迹,她走过去,伸头看了看,应该是血迹。

  这个放柜子的架子用一块花布挡上了,当她拉开这块花布时,看到了架子下面的一只鞋。

  在这柜子边,还有一张供桌,上面放着一些东西,一般摆放在固定地方,不常用到的东西,会因为时间的关系,都有一个固定的印迹,可这上面,明显是被动过,位置有些串了。

  再看了眼地上躺着的死者,男性,从面上看,大约二十五至三十五岁之间,身高一米七左右,体格壮实。

  想要将这样的人打倒在地,这个凶手的力气一定不小,而且个子一定要比此人微高一些,体格也得比他还要壮才行。

  这都是她前世的经验,可在这个异世里,却有很多的不同,这里的人,还真的不用如此,只要会些武功的,也能做到这一点。

  而外面还哭着的少妇,虽然刚才两人只是对了个眼,却也能看出她那么眼睛是真不错,很好看,估计巾帕下的那张脸,也不会太难看。

  再看地上躺着的这个男的,长的就真有些……磕碜了。

  “唉……好白菜都让猪拱了……”冷靖研轻声道。

  思琪轻笑出声:“公子,画完了。”

  对她点了下头,她走到尸体前,伸手翻看着死者的眼皮,再将死者的嘴扒开看了看,然后,才走到了死者的头部位置蹲下来,双手将头捧了起来,张开十指,在死者的头上缓慢的一点点移动着。

  直到摸在后脑那处塌陷处时,她停下手,再看了下位置,这才放下头。

  再走到死者身前,将他的手拿起来,看到了此人手指甲里有些皮屑,她向身后伸出手:“镊子。”

  思琪立即递了过来,同时手里拿着张白色的油纸带,伸头看着她从死者手指甲里剥离出来的东西。

  “好像是皮肉,看来他当时与这个凶犯是有过接触的。”思琪小声道。

  冷靖研没说话,再拿过另一只手看了看,却什么也没有,将袖子撸起来时,思琪轻抽了口气:“这是怎么回事?”

  冷靖研也不解了,死者手臂上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勒痕?

  再拿起这边的手,撸起袖子,也一样有相同的勒痕。

  她对尸体的脚挑了下头:“看他的腿。”

  思琪立即将东西收到工具箱里,过去将死者的裤腿挽起来,再脱下袜子,才看到脚腕处的勒痕就更深了些,有的地方都破了皮,难怪这有些看不出本色的袜子上,还有血迹。

  “被绑了?”冷靖研纠起了小脸。

  思琪却嘟着小嘴的看着她:“不能够啊,如果他被绑了,怎么会来到这里呢,挣脱了?”

  “不可能吗?”她问道。

  “可能!”思琪想了一下的点头。

继续阅读:第20章:杀夫案(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仵作小郡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