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广陵园凶案(二)
冷雪轻飞2019-11-06 09:222,220

  冷靖研从进院开始,眼睛已经在这里扫描着。

  这是一间小院,门与小院墙在一侧,其余三面是房舍,一共是六扇门,此时都是敞开的。

  院中有一口井,一个小花院,支起五个木架,上面还有晾晒的衣物。

  在左侧第二个房间的门口处,已经有很多人站在那边,看来,案发现场就是这里。

  院中右侧的第一个房间里,还有很多人,门口有两个官差守着,而那些人都用惊慌的目光向外看着,应该是住在这里的下人,此时被圈禁于此。

  在来到那个门前,她并没有急着往里走,而是在地面上看了一眼,然后皱了下眉,地面的上脚印太多,太杂,现场已经被破坏了。

  站在门口,看着屋内的情况。

  一个不足二十平米的房间,一侧是一个大通铺,上面放着六个被褥,一侧有一张桌子,六把凳子,里侧靠墙的位置有几个柜子,而靠近门口处,还有一个大架子,上面放着洗漱用的木盆,每个木盆的边缘处搭放着白色的毛巾,看起来,还挺有规矩的。

  而且能看的出来,这里的管理,还有些军事化。

  此时的地中间,正有一个人蹲在那里验尸,而房子的正中间的位置的房梁之上,还有一条垂下来的绳子。

  思琪轻碰了下冷靖研:“公子,人都已经被拿下来了,现场图是画不了了。”

  “嗯,那就不用画了,此人不过就是移尸到这里的,这里不过就是案发的第一现场,而非杀人的第一现场。”冷靖研小声道。

  蹲在尸体前的那个人顿时回头看来过,眼中有些愤怒的瞪着门口的两人:“你说什么。”

  冷靖研用手指了下自己,听他再道:“对,就是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这是移尸的案发第一现场。”冷靖研重复了一遍,而且声音很大。

  “你怎么知道的?”那人立即起身。

  一身大理寺的官服,不过三十几岁的样子,留个羊角胡,脸微白,却有些瘦,个子在一米七五左右,此时他正插着腰的瞪着她。

  冷靖研在看到他的一瞬间,眉头就微皱起来,表情也冷了些:“用眼睛看的。”

  “眼睛?就站在你那里,能看出什么来,尸体在这里呢!”那人指着身后的尸体,语气特别的不好。

  “尸体是在那里,可就从现场的表面上来看,也能看出个大概来,不知这位大人,是认为死者是怎么死的?”冷靖研轻扬了下嘴角。

  “上吊自尽!”那人梗了下脖,自信的道。

  “自尽?呵!”冷靖研冷哼一声,将头别到一边。

  思琪知道这是她不屑说明情况时的表现,只能她来代劳了:“这位大人,从这房梁上的绳索来看,也不是自尽,谁会将自己脖子上套了绳子后,再用手拽着另一个绳头将自己吊起来吗?再有,按高度来看,如果不用凳子,他根本上不去,可现场的六个凳子,全都整齐的被放在桌子的下方,上面连个鞋印都没有,不会是这个死者在把自己吊上去后,再下来规整了凳子,还擦拭了这些印痕?”

  “噗……”顿时,两人身后传来喷笑声。

  冷靖研立即回头瞪着眼,段洋几人立即向后挪了挪脚,把萧黎澈闪在了前面,可他们肩膀一耸一耸的,也知道,都是在笑。

  沈佑庭的嘴也是紧抿着的,可他不敢笑,还有点觉得丢人。

  萧黎澈却鼓励的对她闭了眼,再挑了下眉。

  屋里的大理寺仵作一时词穷了,吧唧了下嘴的,再看了看身后的尸体,抬头还看了看那根吊绳,还有桌下的凳子。

  “所以,我家公子说是移尸的现场,一点错都没有,之所以把人挂在这里,无非就是让人发现的。”思琪再说了一句。

  “可这……可这尸体的脖子下面只有一道勒痕,怎么解释,那他……他是怎么死的。”这个仵作立即指着地上的尸体反问道。

  冷靖研抬眼看着他:“换位置,要么,你出去等,听结论,要么,站在一边看,别出声。”

  “什么!你……”那个仵作再瞪起了眼。

  “唉呀……大叔,你问我们意见,我们也没看到尸体的情况,怎么回答呀,你别再瞪眼睛了,再瞪出来怎么办?不好安回去的哟……”思琪软声软气的对她说完,还萌萌的一笑。

  “噗……呵呵……噗……”身后再次响起笑声,这次是捂着嘴,都忍不住的那种。

  “高升,让京兆尹的仵作勘验一下。”沈佑庭是真感觉到丢人丢到家了。

  “是。”屋里的仵作高升,特别的不情愿,却也不能不听命令,只能应了一声的向一边侧了下身,让出地方来。

  他还真不信了,这两个小白脸能比他还有能奈?能验出什么花来?

  他不信的就站在一边,动也不动了,他要亲眼看着他们验尸。

  冷靖研轻笑一声,伸手接过思琪递过来的白大褂,两人的动作娴熟,速度很快的穿戴完毕,当她将口罩戴好后,再看向高升。

  “高大人,验尸是个专业性很强的工作,单从你现在的装备来看,很不合格,不说这尸体是怎么死的,你就那么笃定,这个死者生前没有什么病患,不会传染,万一被染上了什么病,你认为会好治?”

  高升被她说的脸上一阵白,虽然知道她说的对,可却还是死不承认的将头扭到一边,撇着嘴的傲漫样。

  “公子,人家不怕,可能百毒不侵呢,以身试毒,如此伟大,可别让咱们破坏了形象。”思琪说完,大步的走了进去。

  冷靖研也只有耸肩的份,她怎么没发现,她家思琪的嘴原来这么损的,不过很有道理。

  而高升却被气的脸更白了些。

  思琪进入房间后,就在周边的地面上、通铺边缘处等外在物品上查看着。

  冷靖研却直接走到了尸体前,蹲下来看着被放在地上的尸体。

  死者在双颊两侧,明显的发紫,而在右脸颊处,还有一个很深的指印,双手微弯呈爪状放于身体两侧,指甲里有微红的物质,身上的衣物有些褶皱,衣服下摆处,还有几处刮破的洞,鞋底有泥土,而在脚跟处有很明显的蹭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仵作小郡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仵作小郡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