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广陵园凶案(三)
冷雪轻飞2019-11-06 09:202,242

  她再走到尸体的头部位置,伸手将头微抬了起来,双手捧着,轻轻的扭动了两下,听到了“咔咔”的微弱声响。

  再伸出一只手来,在那死者的后脖颈处摸了摸后,放下。

  她挪到死者身前,先是翻看了一下眼皮,冲血的眼白,已经让她明白,死者是窒息而亡。

  再细看着死者的面颊,伸手在那里比画了一下,再轻挑了下眉。

  而此时的思琪正在查看着那六把凳子,还真找出了一其中的一把,再蹲在尸体的脚下看着鞋底。

  高升抱着胸的看着两人忙着,脸上全都是不屑的表情。

  思琪从死者的鞋底处刮下了一些泥土,放在油纸包里,做了个标记再放回到工具箱里。

  冷靖研这时也抬头看向她:“被捂住口鼻后,用力的拧断了脖颈,造成窒息,死亡!”

  思琪也道:“当时死者是挣扎过的,还很激烈,不过力气应该没有凶手的大,同时,他被拖拉了很远的距离。”

  “镊子。”冷靖研向她伸手。

  镊子递过来的同时,思琪也拿着一个油纸袋蹲在了她的身边。

  她拿起死者的手,从指甲里取出了一些东西:“皮肤组织,看来,当时他是抓挠过凶手的手臂,很用力的那种。”

  “他应该是在一种沙石地面的地方被害的,凶手的鞋底也沾了这种沙石,而且有一颗是嵌在鞋底下的,这凳面都被刮划了。”思琪指着那把凳子道。

  “是在靠外的?”冷靖研问道。

  “不是,是被放在最里侧的,挺有心眼的。”思琪轻松的道。

  冷靖研起身走到凳子前,看了看上面的印记,微皱起眉的同时,眼睛也眯了眯:“个子不高呀……”

  “应该比死者矮半个头,不过很有力气,看来身体很壮。”思琪点头道。

  冷靖研斜歪着头的看向房梁的那根挂绳子的地方,眼中一眨一眨的。

  而此时站在门外的几人,都着伸头,好奇的看着屋内。

  段洋四人,是从在角门处看到两人就认出来了,虽然都特别的疑惑,却也知道,这里不能问。

  而此时看两人从容的样子,也明白,这种事情她们不是第一次了。

  就从她俩一人一句的话语也知道,这是多么默契的感觉,分析力能可不是一般的强大。

  而此时沈佑庭的眼睛都在发光,如此人才,他真的很想“弄”到手。

  不由的轻碰了下萧黎澈:“小皇……摄政王殿下,能否将此人调入大理寺,人才呀……”

  “过后再说,现在查案。”萧黎澈可不想答应。

  要知道,大理寺是个什么地方,每天接的案件又都是针对朝中重臣的,都是各洲府吃不下的案件,他们要面对的,就是各地的跑,这其中的辛苦可想而知。

  而且这外地查案,不比在京中,各地方的一些势力也是不容小觑的,每年,大理寺所折损进去的人员,没有三十,也得有二十。

  而冷靖研根本不适合离开京城,反正是现在不行,还是放在他身边,还能让他放心一些,之所以会带着她来案发现场,只因为她本身的技能过硬,可以很好的帮助破获案件,同时也可以满足她的喜好。

  让她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找到一件快乐的事情做,最少可以让她不那么想着急的离开这里,离开他。

  一见萧黎澈不同意,他立即再轻碰了他一下:“小皇叔,你不是想看着我出丑吧?这大理寺的人,你也看到的,真说精,哪个都不行,反正就是比当地的洲府衙门的衙役们强那么一点点,有的还不如人家呢……”

  “说了,过后再说,听不懂?”萧黎澈白了他一眼。

  沈佑庭撇了下嘴的再轻拉了他一下,见他凌厉的目光看过来时,他讨好的一笑:“这案子看着就蹊跷,不从别的方面来说,只从这人报了两个部门同一案件,就让人挺不解的,一般的百姓,认为京兆尹一定可以解决,但直奔大理寺来的,可不多。”

  “沈少卿所言及是,下官也觉得很不解。”崔清河立即应和着。

  汤七这时伸头过来:“是冲本官?”

  “不是!”几人同时摇头。

  “是冲本王来的。”萧黎澈板着脸,目光阴沉着。

  段洋却轻扬了下头:“不会是因为上次的事吧?那王爷的府上,应该又要热闹了,可得给王妃多配些人了,别真吓出毛病来。”

  “她?你吓出来,她都不一定能吓到,胆儿大着呢!”萧黎澈白了他一眼。

  “嘿嘿……嘿嘿……说的也是,也是……”段洋立即笑了起来。

  而此时在屋里的三人,高升不服气的上前一步:“两位,仅凭着这些表面的东西,你们就断定这人是被移尸于此的,可在下想问问,这人可是死了有多久了?为什么还要移到这里来呢?”

  冷靖研此时已经与思琪在收拾东西了,因为这具尸体,对于两人来说,是一点挑战性都没有,手法上太拙劣。

  冷靖研是真的很不想与这种“白丁”解释情况,就轻碰了下思琪,她纠了下小脸后,转身面对高升时,已经是一副坦然的样子了。

  “高大人,这具尸体从外观上看,就是被人捂住了口鼻,手臂用力,将脖颈扭断,造成死者窒息而亡,死亡的时间,约在昨夜的子时至今日丑时之间,但从脖下的勒痕来看,被吊挂在这里,绝不会超过两个时辰,也就是说,被吊挂在这里的时间,应该是在辰时末至巳时初这段时间内。”思琪声音不小的回答了他的问题。

  “这怎么可能!”高升也大声的质问。

  “怎么不可能,作为一个仵作,不是只单从尸体所在的位置来判定死者是自杀还是谋杀的,高大人,如果您真的很想知道案件的真相,不如跟着我们,一定让你心服口服。”冷靖研将工具箱已经背在肩上。

  她淡然的再看了眼怒瞪着她的高升一眼,对思琪一扬头,两人走出了门外。

  “宋班头,盘问一下院中之人,死者可是这里的下人,平日里与什么人要好,有什么不良的嗜好,昨天晚上,谁看到他出去过。”冷靖研一出门,就大声的道。

  “是!”宋班头立即应了一声,马上就往关押人的那个房间走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仵作小郡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仵作小郡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