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广陵园凶案(四)
冷雪轻飞2019-11-06 09:182,252

  崔清河没来由的就挺直了腰板,面上那得意的表情怎么都掩饰不住。

  冷靖研直接走到了汤七的面前:“汤将军,能否告知,此处哪里有沙石混合的地方?”

  “这……这种地方不少,出了这片隔院,后面就是猎场,而且还有跑马场,有沙石混合的地方,太多了。”汤七立即回答着。

  冷靖研摇了摇头:“不是跑马场的那种大颗粒的石块,而是小沙粒,大小不足小指甲,却又比一般的沙子要大,类似一种铺垫地面的材料……”

  “你说的沙道?”萧黎澈接了话。

  “在哪里?能否看看。”冷靖研不能确定,只有在看到后,方能有认定。

  “在出了这个院,向北,靠近通往隔院门处,有那么一小段,也是为了方便过几天铺设石砖所用。”汤七指了下方向。

  这时宋班头也跑了回来:“冷兄弟,问了一下,有人看到,昨天晚上子时前,他从房间里走了出去,以为是起夜呢,也没理会,直到今日起床也没见到他回来。”

  “他为什么不早说?”冷靖研挑眉。

  宋班头撇了下嘴:“平日里,两人不太合拍,时常因为一些小事吵架,而且今日发现他死了,他更不敢说了,怕被别人怀疑人是他杀的。”

  “不说与不敢说是两个概念,死者叫什么?”冷靖研耸了下肩。

  “张元,在这里已经有四年了,算得上是个老人,不过……他手脚不是很干净,有过偷盗的事例,原本是在前院的,后来被调到这里来,已经有半年了。”宋班头再道。

  “再问问,他生前还得罪过什么人,偷盗的话……家中是否有人急需用钱,如果没有,他有没有别的不良嗜好,再安排人搜查一下此人的行装,估计也找不到什么钱财。”冷靖研部署着。

  “是。”宋班头特别听话的转身就走。

  冷靖研这才对崔清河道:“不好意思崔大人,代你发号了施令,不过,还请大人与草民一起,去这个石粒路,看看。”

  “冷兄弟言重了,下官感谢还来不及呢,请!”崔清河一点都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反而特别的得意。

  不为别的,这人可是摄政王亲自送来的,而且她的能力,他可是看的真真的,有她在,没有破不了的案子。

  而且,这次与大理寺一起办案,明显的,她比大理寺的那个高仵作强出的不只是一点点,已经特别给他争脸面了,如果再能找到凶手的话,那他们京兆尹,在大理寺面前,也能耀武扬威一次,他怎么可能介意。

  在这个宅院的管事的带领下,一行人向汤七所说的那个沙石路走去。

  管事的只是指引,而走在最前面的是冷靖研和思琪,两人的脚上都穿着用油纸布做的鞋套,大理寺的高仵作跟在两人的身后。

  看到这两人的奇怪装备,他眼中闪过的却是惊喜和恍然,跟着两人的脚步,也更紧了些。

  这段沙石路也很明显,与别的地方的都不同,是能看出来些什么的。

  冷靖研一到达这里,就蹲下了身,顺着地面处的一个明显的拖拽的痕迹看了过去。

  身体再压低一点,头向下歪着,都快与地面平行了。

  而思琪跟着也只蹲了一小会儿,就站了起来,然后顺着这路的边沿向前走去。

  一边走,还一边回头看着冷靖研,直到她抬起的手,突然握了下拳,她就停了下来。

  这时她也发问了:“看到什么了?”

  “很明显的蹬踹的痕迹,下面的土层都已经显露了出来,从痕迹上来看,是用脚跟部向外蹬踏出来的,同时在相应的身体双臂的外侧,有挥开的痕迹,公子,这里应该是第一凶杀现场。”思琪声音清晰,语调平稳,冷静陈述。

  冷靖研站起身来上前一步,伸手在那片被拖拽的印迹前比了比,微皱了下眉。

  “冷公子,有何不解的吗?”高仵作主动上前来问。

  “刚刚所看到的死者张元,年纪大约二十六、七左右,身高大约五尺二寸左右,体重在一百三十五斤上下,可从地面上的拖拽的痕迹来看,这人的体力也差的太多,应该是根本拉不动他的样子,特别吃力。”冷靖研脑中闪过一个可能性,却又不敢确定。

  萧黎澈看出她此时特别的犹豫和矛盾,挤到前面后,看着她:“有什么需要就说。”

  “找个大概身高的人过来,我想做个实验。”冷靖研对他道。

  他只是扭头看了眼一边的青龙,他立即回身看了一眼,再伸手,将跟随而来的暗卫墨齐拉了过来:“小公子,他可以吗?”

  冷靖研点了下头,让他过来,躺在这片沙石地上,她走到墨齐的头上方,拽着他的双手:“你别用力,只要躺着就行。”

  “是。”墨齐应了一声。

  她用力的拽着他,可就算用了吃奶的劲,也根本拽不动,她停下来问道:“兄弟,你多重啊?”

  “属下一百三左右。”墨齐纠了下脸。

  她再回头看向青龙:“青龙大哥,回院子里,找一个比我高一点,但比他矮半头的男子,记住不能会武功,带回来。”

  “是。”青龙立即转身离去。

  “公子,这里的地面除了那个位置有异样外,其余的地方都很平整。”思琪也走了过回来,看着她。

  “熟人?”冷靖研轻语了一句。

  “为何如此说?”高仵作立即发问。

  冷靖研眨了眨眼,再晃了下头:“一个正常人,只有在遇到熟悉的人或是相对关系特别好的人时候,才会放松应该有的警惕性,不然,无论是谁,在遇到陌生人时,都会有一种下意识的全身防备的过程,就算表现的不明显,但还是有的,不会一点不设防的,将自己的后背完全暴露给别人。”

  “如果这人是从身后突然袭击呢?”高仵作再问。

  冷靖研挑了下眉:“这个可能性是有的,这个人的身手很好,从背后突然袭击,死者当时没有反应,直接被扭断了脖子而死亡,可你别忘了,这地面上有他挣扎的痕迹,也就是说,这个杀他的人的身手并没有那么好,不能达到一击毙命的程度,而他在被袭击到死亡之间,最少挣扎了二十个数之多。”

  “你怎么确定?”高仵作追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仵作小郡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仵作小郡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