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四章 荒村
凌寒剑帝2019-05-22 08:132,176

  一行二十几人,在迷雾里行走,脚下的青草像垫子一样柔软,吸收了他们的脚步声。空气里有雨后泥土的气息,周围很安静,能见度只有身边最近的人的脸能看清,大家还是左顾右盼,无法掩饰心里的莫名慌张。<p>  以往他们商队也不是没遇到过一些特殊情况,何况现在有凌寒他们一路在前面带路,后面还有周越和羽如断后,大家都紧紧跟着,走在中间,心里也算安定不少,只要往前走找到阿满和骡马就好了,然后可以往回走,确定路线重新出发。<p>  大宇紧跟着凌寒,不发一言,他疑心的是这雾,太不对劲。水雾也不似水雾,没有那股湿气,烟雾也不似烟雾,手挥动也不散,倒像一个个固定的虚体站在他们身边,凝滞在他们身边。<p>  凌寒原来对自己的感觉很自信的,谁人藏在背后他都能察觉,但是最近他遇上羽如几人,完全察觉不出他们的身份,连功力等级也不知,便有些自觉以往太过自信起来。现在他同样的是什么也感觉不到,毕竟他不是以前的剑帝,而是现在的武修弟子。<p>  这样的感觉以往都没有,现在不断地从脑子里冒出来,越想越觉得自己弱小来。本身这种想法对他而言就很不正常,只是他现在完全没有发觉。<p>  另一边最后的周越心里也冒出了一个念头,就是水官跳过他去而不问他问题的时候,虽然他一直没再提起,但是心里很在意,非常在意。对他而言,心里跳不过的就是别人一眼看穿他而且看低他。不比江其和王辩,他的内心很是敏感,但却有股傲气。<p>  羽如被周越紧紧牵着,只有她在迷雾里看清了到底是什么东西在作怪,但是那个东西说要陪她玩,还说要给她看非常好玩的东西,羽如高兴的答应了。她伸手拉住周越的手腕,将自己的手扯出来,周越看她一眼,她笑眯眯盯着自己,便也没有在意,任由她自己拉住他手腕。<p>  羽如和那个东西交换信号,突然迷雾里吹来一阵风,四面而来,搅动凝滞的迷雾扑上大家的身上,一阵慌乱,羽如松开周越的手,趁乱消失了。风静,周越才发现羽如不见了,连忙喊凌寒停下,告诉大家羽如不见了。<p>  大宇立马向迷雾里喊羽如的名字,大声喊着连空气都震动,但是一丝回音也没有。大家站在迷雾里,这才觉得情况不妙,大家提议互相牵着手,王辩走到后面和周越站一起,虽然他很不舒服,还是得保护商队的大家,他们都是普通人,真要来什么……<p>  王辩不想了,不敢想,拉住周越的手,心里默念各方神明的名字。周越很自责,羽如是他走神的时候被抓走的,只得打起十二分精神,不断地回头望望。<p>  其实他们不知道,羽如和那个东西一路跟在他们后面往前走,那个东西还很温柔地让羽如坐在它背上,羽如看着大家牵起手,一步一步往前走,觉得很好玩。她再没听见大宇喊她的声音,都被那个东西掩盖了,自顾自玩起来。<p>  凌寒安慰大家,先继续往前走,随机应变,大家时刻保持警惕,不要慌乱。大宇也随声吩咐大家牵好手,绝对不要松手。江其扶着自己的断臂,大宇一只手放在他肩膀上,大家缓步继续走。<p>  走了大约一个时辰,凝滞的迷雾留在了身后,路前出现一个小村庄。大家都松口气,互相看看手拉住的对方,彼此放开,松口气般互相笑笑。凌寒本想自己先去探探路,周越提议他和王辩去,留凌寒在这里照顾大部队。<p>  王辩被周越拉着就沿着黄泥土路往里面走。村子里一围七八栋土屋,墙面剥落,露出里面的木桩,木桩上有白色的瘢痕。屋顶几乎都坍塌,有些压垮了一半的墙,还剩一半的空屋里可以见到一些木家具倒在地上,还有一些瓦从中间掉下去,满屋碎片。村子右边上的一栋屋子挨着一口水井,水井里望下去黑的不见底,好像没有水的样子。<p>  转了一圈,一眼就看清楚,这是个荒村,没有半个人影。王辩这才松开紧抓周越手臂的双手,长长苏口气道:“这破烂地方也不能休息,咱们往回走吧!”周越拉着他继续走,村子后面是个断壁,何时他们从平路走到了山脚下?前面无路,周越又拉着王辩去水井边,王辩彻底不干了,拖着周越说:“罢了,咱们又不是来探险的,快回去报告情况吧!耽误这么久,他们不担心的吗?”<p>  周越笑着提醒他:“你不是说你要改吗?怎么一个慌败的村子就让你原形毕露了?”王辩也不理论,只是拉着要回去,于是周越拗不过,反正大致看了,暂时没什么危险,先让大家进来都看看再说。<p>  凌寒听了王辩抢先说的话,大家都移步进去,果然是个破烂不知多时的村子,江其回望身后的迷雾,还停在那里,前有山壁,后有迷雾,怎么看也觉得无论什么东西在作祟,都是要他们呆在这里。王辩也有同样的想法,他说现在最正确的就是不要如它的愿望,大家往回走,说不定阿满他们在路上等着他们呢。<p>  周越这才去蹲在江其身边,掏出药品给他抹上,又用纱布给他裹好,吊在肩膀上。江其顿觉手臂上凉爽,肿起来的地方消下去。这才去和王辩斗嘴:“你也不想想,人家要你呆在这里,你能往哪里去?咱们要是回去的话,迷雾里困住怎么办?”凌寒自己去细看,暂时不去理他们,反正他们在哪里都能斗嘴下去。<p>  暂时没什么大问题,凌寒站在枯井边,弯下半个身子进井里往下看,王辩猛地拉住他叫道:“头,你干脆吊着绳子下去算了,这样掉下去了,我们怎么拉你上来?”凌寒心想,有理,便真的去找绳子,好在绳子没有找到。王辩才放心的坐在路中间,心想难道只有他一个人觉得害怕吗,这里的什么地方明显不对劲,虽然他也说不出。<p>  大宇让手下们都坐在一堆休息,他们既没有食物也没有水,只能坐着等待事情的发生。无论谁什么东西,要将他们困在这里,总是要现身的吧。

继续阅读:第一百十五章 无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凌寒剑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