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门血海
猫小致2019-04-10 12:00392

  书本下来了,孩子们有书读了。

  此时正是秋忙,我就下地里收拾地里的庄稼,家里面人不多,就我爸我俩了,我妈也早去了。本来家里面还有个长我两岁兄弟,孩子调皮,夏天晌午去游泳淹死个球了!

  他像是在讲述他的青年时代,全然没有把我当做孙子,而是一个旁听者。

  我问:“太奶奶怎么死的?”

  生我那会大出血,医院设施跟不上,加上没有配对的血型,就死掉了。

  黄土坡上的老鹰啄食着地上被猎狗啃过的动物残骸,叫嚣声在空气中回响,门前的狗沸腾了,撑着链子,连鹅也“轧轧”地昂起了头。

  我就是那年生的,当家里就剩下我爷俩的时候,我被迫下了学,回家扛起锄头。

  老师也上门找过我,也疏导过,我刚开始不上学那会才十六岁,但他身体吃不消了,我只能回家帮衬着。

  “不给你讲了,都几点了。”

  “回屋睡觉。”

  那天晚上,我睡得很好,我很期待他的下一次倾诉,我知道他的故事还没有结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所望,所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所望,所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