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荒野之外
威风2019-04-09 19:583,188

  “学姐我有同学告诉我,说海市有个很出名的唐家药店,我正好需要买点,又找不到那地方在哪?你可以跟我说说吗?”

  唐筱诗大眼睛闪了闪,“当然,我不是说了有什么不知道的找学姐嘛!”

  “是是,那学姐你告诉我怎么走吧,或者,学姐若是有空的话带我去也行啊!”韦滨厚着脸皮说。

  “唐家分为两部分,城南唐家和西郊唐家,两家都有药店,你想去哪家?”唐筱诗并未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他。

  “哦?那这城南唐家和西郊唐家是一家还是不是一家?”

  “说是也是,说不是也不是,总之现在这两家虽都隶属于唐家,但早在十多年前开始就一直矛盾不断,现在可以说是明争暗斗的死对头。”唐筱诗若有所思的说道。

  “学姐这么了解,是不是也唐家的人呢?”这个疑问一直盘旋在韦滨心里头。

  “我?哈哈哈,不是呢,不能因为我姓唐就是唐家的人,不过也是因为姓唐所以这些东西就了解比较深。”唐筱诗打着哈哈否定。

  “那学姐愿意陪我一起去吗?我就去那个金疮药最出名的那家。”

  唐筱诗犹豫了一下,为难的说,“那个我等下还要上课,怕是不能陪你去了。抱歉啊,你路上要是遇到什么问题可以问我,我看能不能帮上忙。”

  韦滨失望了一下,果然美女不是那么容易勾搭上的。“没事没事,那我只好自己下功夫了。”

  这下气氛陷入尴尬境地,“我们来点菜吧,吃完了你好去药店不是!”

  韦滨打着哈哈掩饰心中失望。早知道不提这个问题了,原本以为她会请自己吃饭就代表她对他有好感,想趁热打铁来着,没想到还是太急了些。

  跟唐筱诗分开之后韦滨发挥自己的才智。城南唐家貌似离学校更近些,他看看地图规划好路线之后便出发了。

  这家药店处在繁华地带,面积广阔招牌大而辉煌,比他想象中更好找。另外这个药店似乎比想象中还出名,随便说下名字路人都能知道,而且他们回答时语气里似乎夹杂着一种敬而远之的意味。

  这么大一家药店,看样子这个唐家开头不小。管他那么多,先进去探探风再说。韦滨在心中斟酌了一下走近药店。

  药店排了挺长一队人,这倒挺稀奇,韦滨砸砸嘴也加入买药队伍中。他自己对药颇有研究,先进这家店了解了解,日后再做其他打算。

  这家店排队虽长,效率倒是挺高,很快便排到韦滨。

  柜台后面几个服务员在抓药,一旁端坐着两个美女,看长相似乎是两姐妹。两人都长相精致,这大热天的穿着短裤露出两条玉腿,看着让人想入非非。

  然而美倒是长得挺美,态度却着实让人受不了。两人坐着帮忙划价分药,动作和言语却让人不好受。

  韦滨上前,“你们店里金疮药如何卖?”

  “金疮药分三六九等,你要的是哪一款?”美女看了他一眼冷漠道。

  “怎么个三六九等法?你说一下?”

  这一问美女似乎不耐烦了,对另一个美女说,“唐佳你告诉他怎么个三六九等法,唐家药店开了这么久居然还有人不知道这规矩。”

  “那还说什么,看他那样能买什么好药,直接给他平民用的就可以了。”叫唐佳的美女压根懒得理他。

  韦滨这下不舒服了,直接高呼,“是吗?那就把最贵的给我拿来。”

  “小伙子,唐家药店金疮药疗效是出了名的好,就是平民用药也要几百块一盒,最贵的卖到几千块了。你这一买可得花几个月的工资了。”他身后一位好心的老大爷提醒。

  “确定了吗?不买的话别耽误别的客人。”美女居高临下撇了他一眼。

  “说了最贵就最贵,拿来吧。”韦滨心里嘀咕了下,几千块对于现在生活拮据的他来说确实犹如天价,不过此时他已经夸下海口,要是临时怂了得多丢人啊!另外他本身就对药有研究,现在倒想看看,这个卖到几千块的药到底有什么名堂。

  于是乎,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拿了那盒被当地市民称为天价的药,虽挽回面子却折损了几千块大洋,想想韦滨还是很心疼的。

  王晨阳约了自己心仪的美女在豪华餐厅吃饭,在跟美女调情之时看到自己的父亲跟一个人从他的包厢窗户旁走过去。

  那个人打扮颇有些奇怪,两只眼睛颜色还有细微的差别,乍一看还以为他患了眼病。这些都不足以令他好奇,真正令他好奇的是,最近这段时间他老是看到自己老爸跟这个一起,两人似乎在做某种交易,但那个奇怪的人似乎又不是商人。

  这勾起了王晨阳的好奇心。他借口去洗手间,却偷偷跟在父亲后面。看着他俩进了一个豪华包厢。

  本来打算放弃但他看到旁边服务员端着盘子走进去便一计上了心头。“美女,进去那人有一个是我老爸,他最近不太正常你进入可不可以帮我拍拍他在干什么,我不方便暴露身份。”说着他还自兜里拿出百元大钞塞进服务员手中。

  服务员不好推迟爽快的答应了。

  他顺利的拿到照片。照片中自己的老爸正从黑色袋子里拿出一叠又一叠的钞票,一面还紧张的讨论什么。看样子他们似乎是在做交易,但是做什么交易需要在这种场合进行现金交易呢?

  掩饰不住好奇心他将约来的美女甩掉,在他们离开时偷偷跟了上去。

  出了店门父亲和那人分开,王晨阳果断跟上那人。因为他觉得这人似乎是个骗钱的,或者他们之间就在做什么不寻常的交易,总之这一切都不太正常。

  那人跟他父亲分开后上了一辆白色轿车。他开车跟了上去,然而全程跟得太过专心,以至于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置身于一个荒野之外。

  前面那辆白色的轿车停了下来,那人从车上下来,抱着双手站在车旁冷漠的看着他。

  不会吧!难道被发现了?王晨阳有一丝紧张,这种地带貌似有些不安全。怕什么,我一个大老爷们!他给自己壮胆。

  此时突然有人敲他的车窗,他一个哆嗦,颤颤巍巍的把车窗打开,一个穿着黑色服装满脸胡渣的男人阴冷的看着他。看来是被发现了,这些貌似是黑社会的人,而这里,极有可能是他们的窝!

  特么不会这么倒霉吧。我的爹啊你跟的这是什么人呐!王晨阳看看四周又围上来一些人,心里直把自个老爹骂了几百遍。

  “下车!”另外一边一个人踢了一下他的车子厉声道,王晨阳哆嗦了一下再一看,那人居然拿着枪!妈的今天招谁惹谁了不好好约会却跑来这种鬼地方!此时他已认清局势,对方人多又有武器,只好乖乖束手就擒之后再作打算。

  他堂堂一亿万富翁少爷居然被像条狗一样被一群人押着走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不过他不敢有任何反抗,有钱人什么都不怕就怕没命,他也一样。

  “你是谁,为何要跟踪我的部下?”走到一个看似这些人巢穴的地方一个声音响起。这声音阴鸷而可怕,听了感觉像死了人一样极其不舒服,比起不舒服,王晨阳更多的是害怕。因为随着这声音发出,他莫名其妙的被悬在半空中。

  这下他看清那人的长相,他的眼睛好似地狱一般,喷着令人窒息的火,一身紧身黑色衣服,手臂和腿上的肌肉结实无比,气场更是令人窒息。

  王晨阳吓得直哆嗦,立即将整个事情的原委包括他是他老爸的儿子都说了出来。他是个有钱的混混,和黑社会也有过不少接触,但那些人都拿钱办事,气场也不够强大。而这人给他的感觉像一把阴暗的武器一般,现在他身上没有绳子,怎么被吊起来的他都搞不明白。

  “他说的是真的吗?”阴鸷的声音再次响起。王晨阳跟踪的那人立即回答,“是的,鹰隼大人!”

  接着将他悬在半空中的力量消失,他像一块石头一样重重摔在地上,发出一声比猪叫还惨烈的叫声。

  “既然你都到这里了想什么都不留下就走是不可能的。我要你帮我办事!”鹰隼走近他说道。

  “什,什么事我都愿意,鹰隼大人!”王晨阳此刻都鄙视自己,不过无妨,命要紧。

  “算你识相,我要你在城里做我的眼线,帮我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鹰隼抓起他的下巴说道。

  “好好好,只要你放我回去。”

  “第一个任务,先帮我去查一个人。”说着他拿出一张照片递给王晨阳。“限你一个星期之内给我查到,这人在海市大学。”

  王晨阳点头,从地上爬了起来。

  “现在你可以走了,记住,如果你背叛我,那么……你就会像它一样!”鹰隼说着动动手指,那只悬挂在树枝上的小鸟立刻被勒断了脖子。王晨阳都来不及看清是怎么回事。

继续阅读:第四章 不是闹着玩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凡大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