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狗屎运
威风2019-04-09 19:573,216

  刘建一,顺德装潢项目经理。韦滨看了一下,将名片递给唐天铭。药店合资的事已经商量妥当,合同也正式签署,接下来就是公司正式创建的时刻。韦滨在这里也算是监督工期完成情况,反正离学校也近。

  程子旭自从知道韦滨要创立公司就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为一路上跟随偶像的脚步,他决定等公司正式开业之后要进入公司工作。

  他俩都是医学专业,跟药多多少少都有关联。反正公司开业也需要人手,与其招不专业的不如招个既专业又信得过的人。

  此时兜里的手机响了,韦滨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喂你好,请问哪位?”

  “是韦滨先生嘛?”一个女声响起。

  “是的,有什么事吗?”他这一说那边电话似乎换了个人接。

  “韦滨你好,我是上次你救了的人梁月书,上次你开的药对解毒起到明显效果,但你后期调理的药方没留下,可否再请你来中医院一趟?”这声音有些浑厚苍老,听上去比那天有精神得多。

  若是没有这一通电话,韦滨都忘记自己曾经救过一个中毒的老人。

  “当然,我的病人自然是要负责到底,那就明天怎么样?”韦滨欣然同意,听到自己开出的药方起到作用他还是有很大的成就感。这成就感迫使他对后期的治疗产生了很大的兴趣。

  “这店正在装修中,现在我们还有一个重要问题没解决。”唐天铭拖着下巴凑过来说道。

  “什么问题?”

  “他是唐家跟韦家合资创建的,所以,起个啥名字好呢?还有,就你那个配方而言,我们卖什么药好?”唐天铭若有所思道。

  “说得太正确了,我也正在想这个问题。”唐俨此时插进来抢话。

  “名字嘛,这是我这辈子创立的第一个公司,当然希望它成功辉煌。这样吧,就叫张煌医药怎么样?”韦滨思考了一下说出一个名字。

  “张煌医药?有什么寓意吗?”唐俨好奇的问。

  “刚开张就创造辉煌业绩!”韦滨看向天空露出个充满希冀的笑容。

  唐天铭跟唐俨忍不住捂嘴一笑,“还真是实在的家伙,不过想法虽土这名字听上去倒还不算土。”

  “那就它咯!还有异议吗?”韦滨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韦哥起的名字,当然好听又有意义,我完全没意见。”程子旭咧开嘴傻笑,丰腴的脸闪烁着油光,他的双眼及心灵已经被韦滨的偶像光芒所蒙蔽。

  “你的意见不算!”韦滨拍了一下他的后脑勺,随即他脸上的肥肉颤了颤,感觉随时可能滴出油来。

  “我没意见!”唐俨道。

  “好,已经有两票了,就这个名字,定了!”韦滨不给唐天铭反驳的机会。

  “哎,起名字有这么草率的吗?”

  “哪草率了,不觉得这意义大吉大利吗?”

  “我特么还今晚吃鸡嘞!”

  ……

  装修的草图韦滨和唐天铭已经过目,两人均达成一致意见,现在韦滨这一方,就由程子旭代表他监督工程进展。

  王晨阳这几天心情格外郁闷。他原本就是学校一个有钱少爷风流浪子,所谓好奇心害死猫,因那一次跟踪和父亲交易的那个人,他失去了人生自由。成天不能和自己心仪的美女约会不能唱K泡酒吧就算了,还要给鹰隼那家伙当狗使唤,这刚完成一个任务又有一个任务下来,还不能推辞。最让他想死的是,他的零用钱百分之八十都被贡献出来,这使得他堂堂一个亿万富翁少爷拮据到去吃食堂,连泡妞都泡不成。

  而他接到的任务自开始以来全是围绕着韦滨,为此他好几次受鹰隼威胁,整天提心吊胆。现在只希望姓韦的赶紧死让他可以解脱。

  “王少,有件奇怪的事我要跟你说。”刘旭这个时候蹭到他边上来。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我老爸最近跟一个看起来很奇怪的人打交道,他们好像在做什么交易,神神秘秘的,感觉不同寻常。”刘旭有些担忧,他最近几次回家都看到这样的情况。

  王晨阳让刘旭描述一下那人,结果发现那人正是那天他跟踪的人。他那天回来没把发生的事告诉刘旭,想不到他老爸也遭殃了。

  他俩都是有钱富商家的儿子,只不过有点微妙关系,那就是刘旭的老爸是王晨阳老爸公司旗下一家店的老板,两家又挨得近,刘旭老爸常带着他去王晨阳家拜年,两人关系才因此发展起来。

  “我劝你最好别管此时,否则是会掉人头的。”王晨阳不耐烦的说道。

  “为什么?”刘旭不解。

  “不为什么,叫你不要管你就不要管,听我的准对你没害处。”说完他陷入了沉思,自己老爸至今都维持着跟那人的交易。

  韦滨赴约来到中医院,还是原来那间病房。梁月书已经能坐了,精神看上去也比那日好了不少。许鼎铭就站在他旁边。

  “梁先生感觉怎么样?”这是医生惯用的开场白。

  “多亏了你,好很多了。”梁月书笑眯眯的说。

  一旁的许鼎铭也同样如此,看得出他的态度跟上次相比可以说是180度转变。

  “小伙子你怎么会这样一个古怪药方可以告诉我吗?”梁月书指了指旁边的椅子让他坐一边问道。

  “这是我师傅他看人家教给我的,至于他怎么会我也不知道。”韦滨如实回答。

  “哦?那方便告诉我你师傅的名号吗?”

  “对不起,我师傅不喜欢我跟别人谈起他,所以这个就有点为难了。”韦滨挠挠头,师傅曾经是这么跟他说的,至于原因他一直没猜透。

  “不碍事,这次叫你来一个是想请你告诉我接下来调理身子的方子,另外为感谢你对我的救命之恩,这点小小心意还请你收下。”说着他从抽屉里拿出一个褐色信封,看样子似乎是现金,还好厚一沓,

  “不不不。梁先生您见外了,救你是举手之劳,再说了这些药材都是你自己抓的。谢礼就不用了。”韦滨赶忙拒绝,老实说他现在不缺钱,另外他当初救他的确只是举手之劳。

  推辞一番之后梁月书拗不过,这才将谢礼收回。

  “既然谢礼你不肯收的话那我也不再客套。我看你在医术当年颇有天赋,这样吧,我收你作我的学生如何,我虽写不出你这样神奇的药方,但就医几十年,还是有东西可教你。”梁月书缓缓说道,他自己有个儿子,却对学医不感兴趣,他自己一身医术本领本人津津乐道,却找不到传承之人未免太过可惜,若能趁此时招收到学生那也是一种晚年之幸。

  韦滨顿时有种受宠若惊之感,现金他不稀罕,可这医术可是无价之宝啊,更何况还是这中医院闻名的老中医,这点他在来的路上就已经了解到了,当他说这个名字的时候鲜少有人不知道。

  “梁先生您没开玩笑吧!”他有些不敢相信。

  “当然,不过就算我当了你的老师,日后的学习还是要你肯付出。”

  “那是自然,老师在上受学生一拜。”说完韦滨深深鞠了一躬。

  写完方子之后他离开了中医院,此后这里就是他常光顾的地方了。没想到自己执行任务回来竟走了狗屎运,免费获得了一个高级教师。想起自己是开药店的,多掌握些医术百利无一害。

  唐筱诗在敷完面膜之后对着手机发呆,一连两个星期韦滨都没有找过她。她记得大一新生刚来那阵韦滨总是时不时的找她聊天,给她分享趣事。她自己对他也有好感,尤其是他英勇的救了他之后,心中总时不时的想起他。

  可现在,韦滨像是彻底把她忘掉一样,半个月无半点风声。她一向对自己的魅力有足够的自信,可现在怎么好似不管用了一样。

  想到这里她想主动发消息给韦滨,可这样又让她倍觉自己不矜持。韦滨于他来说虽是学弟,看上去也不过是个穷小子,可她仍然忍不住被他吸引。

  纠结了许久她找了个看似具有说服力的理由,说自己刚好有空,可以带韦滨熟悉一下学校附近的环境。

  她将这一消息发了出去,却许久没收到回复。

  韦滨这时正从中医院出来。在正式拜梁月书为老师之后他将自己即将开药店的计划告诉梁月书,正巧得到一些有用的建议。

  以他现在手上的资金,想买一辆车不是什么难事,药店又有唐家投资,他可以说是很宽裕了。但树大招风,作为一个学生,还是低调为好。

  这里离坐半小时的出租车就可以到达,韦滨随手拦了辆出租车坐了进去。

  坐到一半之时车突然堵了,他坐在车里见半天没动静忍不住问了句,“师傅这是堵路段吗?怎么不是上下班高峰期还这么堵?”

  “什么堵车路段,前面出事了才堵着呢。我看你要是急就直接下车吧,车前付这段路的就行。”司机抽着烟,伸手在车窗外抖了抖烟灰说道。

继续阅读:第八章 碰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凡大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