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彻夜不归
苏西2020-05-15 15:133,701

  “没什么,只是好奇问一下。”夏纤儿撒了个谎,她不想把事实告诉姜云。

  姜云看似少根筋很大条,其实一说出半句话,她就可以听出话里的意思。夏纤儿和秦靖是隐婚,自然不希望这件事情被众人所知。

  “这样啊。”姜云若有所思地拉长了声音,然后她神秘地说道:“对了,关于云浅还有一个传闻。”

  “什么?”夏纤儿问道。

  “听说云浅不禁为人处世很有一手,情商也很高,之前一直有个传闻她在和秦氏跨国公司总裁秦靖拍拖,只不过绯闻出了没多久就被压了下去。”

  “她真是人生赢家啊,明明和我们年龄上相差不了多少,可是已经把我们远远甩到了身后。”

  “要知道秦靖一直是零绯闻的存在,又年少多金,简直就是所有女人的梦中情人,竟然被云浅抢了先……”

  夏纤儿手脚发凉,姜云后面絮絮叨叨说的话也没有听进去,只是脑子一片混沌,心里有些苦涩。

  姜云虽说是“听说”云浅和秦靖拍拖,但她的语气已经用了肯定句,这就标明她已经有证据认定这两人不寻常的关系。

  夏纤儿也不傻,一些事情细细一想,就可以想出原因。

  她想起当初自己求助秦靖时,他只考虑了会儿,便答应了,现在想来,原来是她有大作用,秦靖才会帮她,并用结婚作为交换条件。

  云浅是云家养女又是在校学生,尽管既能威慑众人又能笼络人心,但毕竟是学生,不能在社会上一展拳脚,自然没什么社会地位和社会成就。

  秦家父母自然不会看重她,秦母更是对云浅的性情很是忌惮,觉得这么有城府的女孩根本不适合当自己的儿媳妇。

  而夏纤儿出现得很是时候,她和秦靖结婚,把秦家父母的注意力引到她的身上,而秦靖一如既往和云浅私下联系,她夏纤儿不过是个挡箭牌罢了。

  哈。想到这夏纤儿不禁勾唇一笑,含着苦和嘲讽,和姜云的通话不知何时也中止了。

  “咚咚咚。”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夏纤儿走向门口打开了门,发现门口站着照顾她们饮食起居的佣人王姨。王姨上午请假,下午便来工作了。

  “少夫人,刚刚少爷来电话说不回来吃饭了,饭菜已经煮好了,趁热吃吧。”王姨的模样很是和蔼,笑吟吟看着夏纤儿。

  不回来吃饭……夏纤儿不用想都知道秦靖在外头干些什么,便神色淡淡应了声:“好的,我知道了。”

  她扭头看向窗外,窗外的天已经黑了下来,月亮还没冒头,天空有些阴沉沉的感觉,有凉风从窗外吹了进来,夏纤儿不自觉打了个哆嗦。

  她走向窗户,关上了床,然后走出房间来到客厅。虽说是公寓,但面积也很大,客厅里的装潢是欧美风。

  诺大的餐桌铺着餐巾,中央是一支花瓶,摆了六菜一汤,看起来很精美,散发着阵阵诱香。

  秦靖一向讲究生活质量,夏纤儿一看菜色就知道是饭菜做好后秦靖才打电话回来说不回来吃饭了。

  夏纤儿一个人捧着饭碗吃饭夹菜,不知道为什么她第一次感受到孤独的存在。

  吃完饭后,夏纤儿直接回房间,然后洗了个热水澡,接着就躺在床上,准备休息,可是怎么闭眼,在床上滚了再多圈还是睡不着。

  她一闭上眼,就想到云浅的笑颜和秦靖毫不顾忌她的转身离去,还有秦家父母的脸色微变以及家里乱糟糟的事情……

  当天空翻起鱼肚白的时候,夏纤儿便听到门打开的声音,夏纤儿睡在客房,秦靖睡在主房,他们分房睡。

  没有夏纤儿的允许,佣人也不会随意出入,所以她一想就知道来者是谁。

  她睡眠一向很浅,听到声响便睁开了眼睛,看到站在门口的秦靖。

  秦靖倚在门边,动作有些不耐烦地扯开领带,松开了衬衫的前两颗扣子,露出饱满而肌肉分明的胸肌,脸色一如以往地淡定,只是眼神幽深地看着夏纤儿。

  “你回来了。”夏纤儿从床上起来,头发凌乱,穿着丝绸睡衣,领口滑到肩膀。

  圆润白皙的肩头裸露在空气里,她坐在床上,感受到秦靖逐渐幽深的眼神,注意到自己的肩头,便尴尬地把衣服拉好。

  “嗯。”秦靖收回视线,脑子里却忘不掉她那白皙圆润的肩头。

  不知道为什么只看到她的锁骨和肩头,他便觉得一阵燥热,可分明他对其他女人都没这种感觉,包括云浅。

  两人四目相对,两两无言。夏纤儿看到秦靖脸上难得有倦意,他微眯双眸,全身都靠在门框。

  他扯开扣子的衬衫,平分添了一丝颓废和性感,夏纤儿突然觉得即使秦靖没有能力也完全可以靠脸蛋吃饭。

  夏纤儿的视力很好,洞察能力也很强,她打量一眼秦靖的胸膛,瞳孔微缩,赫然发现在白皙且结实饱满的胸膛上,有着一块青中带黑的痕迹,很明显是被重物撞击。

  夏纤儿不自觉皱了皱眉头问道:“你胸口上的伤哪儿来的?”

  秦靖一愣,顺着她的视线看向自己的胸膛,也看到了那抹青黑,只觉得有些头疼,这是昨天为了保护云浅受的伤。

  昨晚云浅刚出门便遇到抢劫,虽然他功夫很好,三两下就打趴了他们,但自己还是不可避免地受到了伤害。

  秦靖敛了神色,实话实说道:“昨天有群不长眼的人要抢劫我。”夏纤儿不由自主想起了他昨晚的所作所为和云浅的笑颜,当即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呵,美人多难,既然他这么在意那个云浅甚至愿意为她受伤,那还来大清早找她干什么?她当即冷下了脸色,态度也生疏:“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秦靖很敏感,一下子就察觉到她态度的变化,只是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事情让她情绪大变。

  但他面色不改说道:“我来找你说下安排职位的事情,我……”

  不料夏纤儿不等他说完,便直言道:“不必了,我的朋友找到了工作,也替我争取了一个职位,过两天我就去面试,谢谢你的好意,还有什么事吗?”

  秦靖一愣,他微眯黑眸打量着夏纤儿,她今天是吃了火药吗?怎么说话那么冲?

  他观察到她紧紧揪着被单的手骨节泛白,微微蹙眉,当即就知道她在生气,真奇怪,她在生什么气?气他冒昧开门进来?还是什么?

  人都有逆反心理,夏纤儿越不想他进来,他越想进来。于是他站直了身子彬彬有礼地询问道:“我可以进来坐坐吗?”

  他是吃错了药吗?夏纤儿心里就这个想法。不过很抱歉,她现在心情不太好:“抱歉,我一会儿要换衣服。”

  言下之意就是拒绝秦靖的请求。秦靖一愣,心下觉得有趣,这个女人竟然拒绝他了,分明日后改有求于他,没想到还有几分傲气。

  他最喜欢征服有野性的事物了,他只要想到夏纤儿对他小鸟依人的模样,就觉得热血沸腾。

  于是他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一手靠在门框上,一手理了理头发,将头发梳到后脑勺。

  露出了饱满光滑的额头,他的眉眼深邃,盯着夏纤儿眨了眨眼睛,唇角微勾似笑非笑,一副与以往不同痞痞的模样。

  夏纤儿打了个冷颤,一脸见了鬼的表情看秦靖,这家伙是在干嘛?还有他在做什么?冲她放电,用美男计?哦,她不吃这套。

  夏纤儿耐着性子问道:“你还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吗?”言下之意就是没事你这个男人就可以狗带了。

  秦靖看夏纤儿一脸漠然的表情,只觉得心塞塞,他一向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就算是在云浅面前,云浅对他也是小鸟依人温温柔柔,而如今他竟然在一个女人面前吃了瘪,这绝对不能忍!

  于是秦大总裁干脆和夏纤儿杠上了,他勾唇一笑,绽放一个迷人的笑容,声音也更加低沉富有磁性:“我早上喝了些酒,你过会儿可以给我煮碗醒酒汤吗?”

  夏纤儿只觉得莫名其妙,满头黑线,要喝醒酒汤,不会找王姨吗?

  她记得王姨最拿手的菜色中有一道是醒酒汤,还有大清早就喝酒哪里养的坏习惯?

  夏纤儿扯开唇角微微一笑,她本就五官精致,笑时让人觉得如沐浴春风,秦靖不禁眼睛一亮,只是她下一句话却让总裁大人的玻璃心碎了一地。

  “你要喝醒酒汤的话,可以去找王姨,因为我不会做醒酒汤。”

  话落,夏纤儿便看到秦靖嘴唇动了动,便立马添了一句话:“还有,我现在想起床换衣服,你可以回避下吗?”

  秦靖面色一僵,有熊熊怒火在他眼里燃烧,他竟然又被拒绝了!该死的!这女人眼瞎了吗?看不出他的魅力吗?

  想归想,但秦靖还是收敛了所有情绪,点了点头,有些不甘心说道:“好。”接着他充满深意地看了一眼夏纤儿,然后关上了门。

  门阻隔了夏纤儿的视线,她舒了口气,不禁给自己竖了大拇指,干得漂亮!

  她以前怎么没发现秦靖挺烦人的呢?现在看他吃瘪,感觉不要太好,她简直想要仰天大笑几声。

  夏纤儿下床,光脚站在地毯上,丝绸睡衣贴身,裙摆滑溜溜,在大腿根晃悠悠。

  她打开衣柜挑选衣物。不得不说秦靖对她还是不错的,之前看她只有几套洗得发白的衣服,便替她买了衣服,一买买了一衣柜。

  她挑选片刻,然后挑中了一字肩紧身短袖还有一条牛仔A字裙,换上之后她在镜子前转了圈,感觉不错。

  她修长的脖颈下的锁骨平分添了几分性感,白皙而圆润的肩头更是让人眼前一亮。

  她细细的腰肢下是到大腿根下几分的裙子,硬朗的面料让她显得更活泼,修长而匀称的腿部交叉站着,显得十分迷人。

  夏纤儿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拿起梳子梳起了头发,她的头发乌黑而顺滑,长到腰间,但她一般不喜欢披头散发,便将长发利落地扎成了一个马尾辫。

  长长的马尾辫随着她的动作晃动了几下,然后她拿出一对银耳环,分别戴在耳垂处,OK,她打了个响指,然后穿上拖鞋走进浴室开始洗涑。

  一番洗涑后,夏纤儿感觉清爽多了,她抬头挺胸收腹,迈开步伐打开了房门,走向了客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后宠爱:总裁的霸道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后宠爱:总裁的霸道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