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他的心上人
苏西2020-05-15 15:133,587

  夏纤儿穿过人群走向秦靖,秦靖只是静静地看着她,可眼神却像是透过她看向别人,但夏纤儿并没有多想。

  “怎么了?”夏纤儿站定在秦靖面前,仰起头问他,秦靖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收回视线:“走,一起去见我家人。”

  话落,秦靖便在带着她走向人群中央,那里聚集着谈笑的人群,可能是在秦靖和夏纤儿后面来的,因为之前夏纤儿没看到他们。

  “小宝!”女声响起,夏纤儿向声源处看去,是一个保养得体看起来雍容华贵的女人,秦靖的眉眼和她有些相似,夏纤儿猜想她就是秦母。

  只是小宝这称呼……是秦靖的小名吗?夏纤儿忍俊不禁,她偷偷抬眸看了眼秦靖,看他一脸从容淡定,不禁有些佩服。

  果不其然,秦靖恭恭敬敬回复了句:“妈。”

  “哎!”秦母愉悦地应了声,她抬起手一脸心疼地摸了摸秦靖的脸庞,语气也带着心疼:“小宝你最近有没有吃好,怎么感觉又瘦了?”

  “有,我一日三餐准时吃,妈你别担心了。”秦靖安抚道。

  秦母才收回了手,点头应道:“年轻人可要注意身体,哎,这位是……”

  一直存在感为零的夏纤儿终于被发现了,她暴露在众人视线里,她看着秦母好奇带着打量的眼神,还有一旁一直没开口成熟稳重的秦父。

  夏纤儿才知道秦靖像谁了,秦靖长得向秦父,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并且气质也有些相似。

  只不过秦靖的气质更为霸道,而秦父也是更为收敛。

  秦靖看向夏纤儿,他的眼神是夏纤儿所陌生的神情,他伸出手,搂住夏纤儿的肩膀,将她搂到了怀里,接着看着秦母说道:“妈,这是我的妻子,夏纤儿。”

  秦母脸上快速闪过一丝惊讶,她看了会儿夏纤儿,然后拉起了夏纤儿的手,有些责怪地看着秦靖说道:“小宝,怎么那么重要的事情也不提前知会我们一声?”

  “我们只领了结婚证,婚礼可以日后补上。”秦靖不动声色将搂着夏纤儿的手收了回来,神色淡淡地说道。

  “这样啊……真像你父亲当年的风格。”秦母笑起来的时候眼尾有细细皱纹,但这并不影响她的成熟妩媚,相反还有别致的韵味。

  “你的父亲是做什么的?”秦父开口问道,他的声音略微有些沙哑,但很低沉,让人不自觉重视起他的话来。

  果不其然,秦母也好奇地看着夏纤儿,等待她的回复,夏纤儿面上一僵,嗫嚅道:“他……”

  秦靖打断了她的话,接了上去:“纤儿的父亲开了家公司,但目前还在起步当中。”

  夏纤儿感激地看了眼秦靖,但是心里还是有些忐忑,她看到秦父的脸色微变,就连秦母也有些神色复杂,她心里“咯噔”了一下。

  秦靖为她出头,自然说明了他对她的在意,可她的回复,却让人精一样的秦父和秦母看穿了她家的不如意,故此秦父对夏纤儿的态度便淡了半分。

  夏纤儿心里有些耻辱的感觉,她不是不知道大家族是讲究门当户对的,只是这事情落到自己的身上,还是让人有些难过。

  空气一阵凝结,秦母连忙缓和气氛:“起步当中也没什么,可以慢慢做大的嘛,总比云家那个好多了……”

  秦靖脸色一变,甚至有些阴翳,像是触犯了他的逆鳞,夏纤儿被他冷冽的眼神和带着嘲讽的唇角吓到了。

  云家?云家那个……指的是谁?夏纤儿不禁开始猜测了起来。

  “小宝……”秦母担心地看了一眼秦靖,下一刻秦靖便恢复常色,从容淡定,他微微摇头道:“没什么。”

  秦母才放下心,不再说些什么。反倒是秦父开口了:“你做事要有分寸,该断的要断清楚,纤儿跟了你,你要好好对别人,还有你爷爷,最近身体不太好,有空多去看老人家。”

  秦靖两手插兜,背部挺拔,他点头应道:“爸,我知道了。”接着秦父淡淡看了一眼夏纤儿,然后摆了摆手道:“你们去忙吧,我和你妈要商量下去巴厘岛的事情。”

  “好。”秦靖点头应道,态度很恭敬,他带着夏纤儿离开了,但没走几步,便有服务员端着果汁从他们面前经过,然而下一刻,有一个身影撞到了服务员,而服务员又撞到了夏纤儿。

  果汁翻倒在托盘上,溅了夏纤儿一身的果汁,她有些不知所措地看向秦靖,秦靖的目光却不在她的身上,夏纤儿顺着他的视线看去,看到胸前有大块果汁污渍的云浅。

  云浅皱着眉头,大眼水汪汪,像快落泪一般,她紧咬着下唇,将唇瓣咬得嫣红,她眼神委屈地看着秦靖。

  夏纤儿心一颤,她看向秦靖,发现他脸上的神情是她没有见过的,担心、心疼和不忍掺揉在一起……夏纤儿似乎明白了什么。

  “阿靖……”云浅柔柔的嗓音响起,秦靖眼神忽地化为温柔,他不看夏纤儿,直接走向云浅,嗓音也带着柔意:“乖,我带你去把衣服换下来。”

  云浅乖乖地点头,跟在秦靖身后,末了还回头冲夏纤儿灿烂一笑,带着狡黠的笑容让夏纤儿心头一凉。

  夏纤儿只觉得心头透心凉,她看着秦靖宽厚的肩膀和高大的背影,觉得自己的心随着他的走动碎裂。

  他看到了她同样被洒了一身的果汁,却视若未睹,他的眼神都被云浅牵了去。

  夏纤儿自嘲地笑了笑,原来她在她心里果真没有什么份量,她不想猜测他和云浅的关系,也不想知道。

  她可以感受到周身异样的眼神还有嗤笑声,她顿觉面上难堪,寸步难行,她一刻也不想呆在这里,干脆走向门口。

  一步一步如美人鱼走在刀尖上那般痛,她努力挺直了腰杆,走出了这个宴会,浑浑噩噩下了电梯离开了酒店。

  她一个人走到人行道上,险些撞到行人,行人不耐烦的神情让她清醒了起来,她自嘲地笑笑。

  呵,她和他本来就没什么感情不是吗?那为什么还要在意这些事情?

  可是……为什么心里会那么难受呢,她摸了下脸,却摸到眼尾的湿润……

  回到家后,她放空地坐在床上,放空自己,然后呈“大”字型躺在床上,她努力想忘记之前的难堪,可躺了会儿又觉得有些闷,便从床上起来,走向窗户,打开了窗。

  有风从窗外拂来,夏纤儿深呼吸一口气,她安慰自己,没什么,既然他对你没感情,那就没必要陷入感情的沼泽。

  夏纤儿又忍不住有些责怪,既然不爱,又何必对她那么好,让她误会,让她险些动心。

  她微微侧头,结果看到书架最高的那一层,放着一个镶着照片的水晶相框,在水晶相框的旁边还有一个厚厚的相册。

  那是什么?她不禁有些疑惑,当下便拿了张凳子,伸手去拿,水晶相框里的照片瞬间放大在她眼前,她的心一紧,手一颤,相框掉在了地毯上,发出闷声。

  是云浅和秦靖。云浅笑魇如花,秦靖搂着她的肩膀,神色是不同日常的温柔和阳光,自然的微笑和含着神情的丹凤眼刺痛了夏纤儿的心。

  哈,她发现了什么?之前一直解释不通的事情现在有了结果。

  她还纳闷云浅为什么会突然帮她解除困境,原来是看她是秦靖的女伴,不想秦靖为了她难做,才放低身段帮她。

  云浅一直称秦靖“阿靖”,她之前还猜测过他们是极为要好的朋友,可现在看来,就不是要好那么单纯的了。

  原来她一直被蒙在鼓里,也是,她有什么立场去指责秦靖呢?秦靖不说,她自然不问,秦靖心里有人,他不说,她自然也不知道。

  可是到现在才知道真相,还真是让人难受啊。

  一阵悠扬的铃声响起,夏纤儿定眼一看,是闺密姜云。夏纤儿面无表情拿起手机滑动了接听键。

  听筒里传出的声音很活泼,显然人也是活泼的人。

  “纤儿,之前拜托你的事情你不用去做了,我已经搞定了!还帮你要到了一个职位,人家一听你也来,立马就答应了,纤儿你名声太广了!”

  夏纤儿在S大时就是出了名的素颜校花,很多人都打听她,想结识她,现在就算毕业了依然如此。

  但夏纤儿一直不是个爱出风头惹祸子的人,便一直低调不理那些人。

  “是谁?”夏纤儿疑惑问道,她想不出来到底是谁能有那么大能力。

  “是你认识的人,不过现在我不告诉你,到时候见面了你自然就知道了!”

  “嗯。”夏纤儿淡淡应了声,没什么情绪起伏。

  姜云敏感地捕捉到她的低落,便语气担忧地说道:“纤儿你是生病了吗?怎么声音那么闷?”

  夏纤儿心头一暖:“没什么,云云,我想向你打听一个人。”姜云虽然出生普通,但交际手腕颇强,很多事情她都知道,毕竟事情的流动都是通过人传人的渠道。

  “你想打听谁?”姜云的声音有些惊讶,因为这是夏纤儿第一次向她打听人。

  “云浅你认识吗?”夏纤儿开口道,脑海里不禁想起云浅的容貌。

  “云浅……你说的不会是云家的云浅吧?!”姜云叫了声,然后把知道的噼里啪啦都说了出来。

  “云浅是云家养女,虽然是养女但很受她的爷爷宠爱,再加上她本人很会卖乖,更得老人欢心。”

  “而且她人虽然总是人畜无害的模样,但处事心狠手辣,又喜欢整天笑眯眯让人放下防备,被人称作是笑面虎,一般人都不敢招惹她。”

  “对了,纤儿,你打听她干什么?”姜云问道。

  夏纤儿消耗着她带来的讯息,云家养女,看来秦家父母都知道她的存在。

  云浅不仅是养女的身份还处事张扬,自然不讨喜。而秦母作为婆婆,自然是喜欢门当户对且乖巧的。

  虽然夏纤儿不是出生豪门,可跟云浅一比,是乖巧了很多,怪不得秦母那时候会说出“比云家那个好”这种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后宠爱:总裁的霸道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后宠爱:总裁的霸道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