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姜云与柏奕
苏西2019-04-12 12:513,133

  夏纤儿听到开门声音,迎了上去,看到进来的秦靖脸上带着的疲惫,也顺手将他手中的东西接了过来,放在该放的位置上。

  看到面前的小女人如此的贴心,秦靖的眼睛一暖,磁性的声音带着暖意说:“吃饭了没有?”

  夏纤儿茫然的摇了摇头说:“不是说了等你回来吃饭吗?”因为肚子唱空城计,她现在很想吃饭了,说完就拉着秦靖到了洗手间,让他赶紧洗手。

  走在前面的夏纤儿,不知道身后面的男人,看着他们两个紧紧相连的手,脸上露出了一种名叫幸福的笑容?

  可惜的是走在前面的夏纤儿没有看到,而站在她身后面的秦靖,没有发觉。

  两个人洗完手就坐在桌子上,秦靖早就饿了,中午并没有吃饭,下午的时候因为有很多的工作,肚子也被他忽略了,现在坐在饭桌上,肚子也忍不住的唱起了空城计。

  如果不是因为声音很小,夏纤儿没有听到,秦靖可能都会红了脸。填饱肚子以后,两个人安安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这是两个人少有安静相处时光。

  秦靖本来就有些担心夏纤儿在公司中会不会受欺负,今天将她叫到办公室的时候,本来就是想要问问她这件事情,然后再去吃顿饭的,可是被云浅给打断了。

  想到今天的事情,心中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愧疚,抱有歉意的说:“今天的事情很抱歉,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这里站着。”心中忍不住的说了出来,他有一种预感,如果他不说出来的话,一定会后悔一辈子的。

  而夏纤儿本来看着电视看的好好的,身旁的人猛然冒出来这样的一句话,她本来还没有反应过来,脸上带着诧异的想了许久才想起来他说的是什么事情。

  心中本来已经选择性的将这件事忘了,可是还是有人想要提起来,她轻微的皱了皱眉头,心中虽然有些不舒服,不过想到以后的生活恐怕难免会有这样的事情,也就释然了。

  他们两个本来就是隐婚,只要夏纤儿还款以后,两个人就是单身了,他自然有追求幸福的权力,虽然是这样想,可是她的心为什么还会闷闷的呢?

  不管心中是怎么样想的,夏纤儿还是无所谓摆了摆手说:“没有关系,我以后会习惯的。”她说这句话真的没有一点的抱怨,只是实话实说,一想到以后这种事情一定会有很多,她除了习惯还能有什么样的办法?

  而她的态度,秦靖却是无比的不满,什么叫做以后会习惯?难道你就没有一点点的吃醋吗?即使他再怎么样想要问这种问题,也不会拉下脸说的。

  只能暗暗哼了一声,就不再说话了,夏纤儿看着原来无比吸引的电视,现在也是如同嚼蜡,没有一点的感觉,忍不住的看了看身边的这个男人。

  而秦靖也正好在这个时候看了过来,四目相对,夏纤儿忍不住的红了脸,连忙将头扭到一边,仔细看的话就会看到她通红的耳朵。

  秦靖本来也是有一些些尴尬的,可是看到夏纤儿的反应,他心中本来的不满也消失了,问出了想问,很久的话:“今天公司里面有没有什么流言蜚语?”

  夏纤儿现在的脸还有些红,自然没有转头看他,摇了摇头表示没有,心中却有暖意,他就知道报纸澄清的事情,秦靖一定插手了,虽然知道是为了云浅,她心中还是暖暖的。

  看她摇头,秦靖就松了一口气,他就害怕还有那一个不长眼的在公司里面说三道四。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秦靖手中的电话猛的响了起来,他接起来声音立马变得温柔加宠溺,边走到一边没有人的地方,边温柔的说着话。

  夏纤儿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心中一阵的失落,嘲讽的想到,他只不过对你好了那一点点,你就可笑的以为你们的婚姻是真的吗?

  想到这里,她将电视关了,抬脚便走进了卧室,将大脑放空,什么也不去想的睡着了,而一旁的秦靖,安慰完对他撒娇的云浅,过来的时候却发现原本坐在沙发上的夏纤儿不见了。

  皱了皱眉头问到不远处站着的王姨说:“王姨,您有没有看到夫人?”对于这个从小看着他长大的老人,秦靖还是很尊敬的。

  王姨恭敬的说:“夫人回卧室了,恐怕是休息了。”

  秦靖点了点头也准备上去,不过在刚刚踏上第一步的时候就被王姨叫住了,她有些犹豫的说到:“少爷,我有一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刚才夫人和少爷两个人的相处她都看到了。

  明明知道少爷现在根本就不知道心中真正的那个人是谁,往往伤害了他本应该最爱的那个人,她还是忍不住的想要开头提醒秦靖。

  “您说,王姨。”秦靖自然是面对着王姨,呈现出来一个晚辈对一个长辈的尊敬,在他的心中,王姨从小就在他身边,像是家中的长辈一般,理应得到尊敬。

  “有一句话少爷您一定知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她并没有说多少,说了这句话,告辞离开了。

  留下秦靖一个人站在楼梯上,久久的回味这句话。

  秦靖是一个聪明的人,却并不知道王姨对他这句提醒是什么意思,等到他后来反应过来的时候,却追悔莫及,感叹因为自己的愚笨,让他们错过了许多。

  最终他回味了很长时间,也没有回味出来,最终只能放弃了,进了卧室才发现,夏纤儿都已经睡着了,叹了一口气去给她将被子盖好,转身蹑手蹑脚的就离开了。

  而夏纤儿和秦靖不知道的是,现在姜云正在给柏奕打着电话,说今天的事情。

  说来姜云也觉得奇怪,今天晚上刚吃完饭没有多久,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竟然给她打了电话。

  她回来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本来以为是诈骗电话,所以并没有理会,直到接连不断的打电话,忍无可忍的姜云才接了起来,可是听出来电话那边的声音之后,她差点吓的将手中的电话摔了出去。

  “姜云?”那头温柔的声音传了过来,如果不是知道柏总对谁都是这个音调的话,姜云一定会以为柏奕暗恋她。

  心中默念阿弥陀佛,想着刚才那么久才接总裁的电话,希望明天不会挨批吧,听到那头人说话,连忙应和到:“在。”

  她不知道柏总现在打电话是为了什么,可是她的第六感告诉她,柏总打电话的原因和夏纤儿脱不了关系。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第六感太准确了,那头的柏奕确定了是姜云以后,就直奔主题的说:“听说你今天去找纤儿了?”

  姜云当即就感觉到无语,她特别的想要问一下,所谓的听说是听谁说的?她从来都没有告诉过别人她去找谁了好不好!而且那样亲昵的称呼,真的想要让她八卦一下,你们真的只是青梅竹马吗?

  不过柏奕都这样说了,她也不好意思揭穿,“恩”了一声表示承认了。

  姜云恩了一声,明显的感觉到电话那头的声音中带着惊喜的说:“那纤儿有没有说什么事情?”

  她明白柏总说的是什么意思,将夏纤儿给她说的话都说出来了,顺道还认了错说:“总裁,我私自去挖墙脚,你不会扣我工资吧?”

  哪里知道柏奕的声音更加温和的说:“你做的没有错,这个月奖金翻倍,如果你能将纤儿劝过来,你以后的工资都翻倍。”

  这对姜云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诱惑,可是夏纤儿的那个性格她又不是不知道,只能作罢,无奈的说:“柏总,您又不是不知道纤儿的那个脾气,我要去能劝过来,今天还能是失败而归吗?”

  她的话,让电话那边的柏奕轻轻笑了一声,作罢说:“罢了,我也是知道她的脾气的,不过你作为好姐妹,自然是不希望纤儿陷进去不能自拔吧。”

  姜云自然知道柏奕说的是什么意思,无非就是秦靖的事情。虽然很想说夏纤儿的感情生活她管不着,可是她不得不承认,心中是不愿意那两个人在一起的。也觉得他们两个是不合适的,秦靖钻石王老五,哪里是他们这种人能攀上的。

  爽快的答应了下来,然后两个人互相道别就挂了电话。柏奕将电话随手放在桌子上,端起一杯红酒站在大大的落地窗上,看着底下灯火通明的夜景。

  另一只手紧紧的攥着一张纸条,如果姜云这个时候在这里,一定会发现这就是她给柏奕的纸条,上面写着夏纤儿的电话。

  那张纸条因为反复展开,已经被蹂躏的不像话了,展开以后已经看不清顶上的数字了一下,如果不是柏奕每天都要看上好几遍,早就记住了,恐怕现在也分不清这张所谓的电话号码了。

  看着手中的纸条,柏奕的眼睛中充满了怀念还有想念。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后宠爱:总裁的霸道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后宠爱:总裁的霸道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