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甜蜜喂食
久绊是真2020-07-30 09:552,474

  小桌子上摆满了精致可口的饭菜,墨雨笙的确有些饿了。

  佣人替她盛了些白粥,她刚准备吃,门突然开了。

  苏夏谦进来看向她苍白的脸色,又见她受伤的手,费力的拿起碗,面色一沉。

  佣人识趣的退下,并关紧了房门。

  墨雨笙不知道怎么又惹到他了,连忙放下碗,有点忐忑,“你也要吃吗?”

  苏夏谦走向墨雨笙的床边坐下,拿起碗。

  “那是我的碗……”墨雨笙出声提醒,她知道苏夏谦是有洁癖的。

  苏夏谦没有理她,吹了吹汤勺里的白粥,向墨雨笙喂去。

  墨雨笙傻了,呆呆的张嘴接了,她不懂苏夏谦为什么突然这么温柔。

  “好吃吗?”苏夏谦见墨雨笙吃的香自己也忍不住尝了一口。

  白粥而已,没什么味道,和他看见墨雨笙害羞的模样情不自禁吻了上去。

  将自己口中的白粥过度到她的嘴里,然后强迫她咽下。

  看着她乖乖的吃完自己喂的白粥,苏夏谦满意一笑,夹了一块红萝卜给她。

  墨雨笙觉得今天的苏夏谦好温柔,温柔的都有点不像那个恶魔苏夏谦了,可是当她看见苏夏谦夹的胡萝卜,皱了皱秀眉,拒绝道“我不吃胡萝卜。”

  “为什么?”苏夏谦把萝卜放下。

  墨雨笙嘟嘟嘴,见他没有生气的样子,便说:“因为我不是兔子。”

  肯定很疼的,昨天苏夏谦没仔细看伤口,可今天见了可谓是触目惊心,可她居然一声不吭的忍了过来。

  换完了伤口,苏夏谦告诉佣人重新准备一份早餐,“记住不要放萝卜。”他叮嘱一句。

  然后进了浴室,拿起白毛巾沾湿拧干。

  房间里墨雨笙昏昏沉沉的又睡着了,迷蒙间她看到苏夏谦进来,温柔的给她擦脸,而且还亲吻了她。

  她果然是在做梦,苏夏谦那个恶魔怎么会温柔呢?如果不是他,自己也不会受伤的,墨雨笙失去意识之前想着。

  “她怎么样了?什么时候能醒?”耳边传来苏夏谦沙哑的声音。

  医生出去了,苏夏谦在床边坐下,摸摸她的脸,“你打算装到什么时候?”

  墨雨笙知道露馅了,没办法,她装作刚睡醒的样子,眨眨眼,然后伸了个懒腰。

  她摸摸空虚的胃,转移话题,“我饿了。”

  “你等下,我去叫人拿上来。”

  苏夏谦这两天一直很温柔,温柔到墨雨笙不敢相信,难道他真的良心发现不在折磨她了?

  思考间苏夏谦便带着佣人进来,又是摆满了一桌的饭菜。

  墨雨笙觉得他好浪费,但又不敢多说什么,只能用幽怨的眼神望着他。

  “怎么了?不舒服吗?”苏夏谦温厚的手掌覆在墨雨笙的额头上。

  墨雨笙急忙摇摇头,小声的说:“没有。”

  的确没热,苏夏谦放了心,端起白粥准备喂她。

  “我自己可以的。”

  苏夏谦皱眉,语气严肃,“你又想把身上的伤口弄裂?”

  那还不是你弄的!墨雨笙在心里吐槽,但还是乖巧的摇了摇头,接受苏夏谦的投喂。

  苏夏谦满意了,用勺子吹一口喂一口。

  墨雨笙无语,这粥真的不是很烫好吗?我真的好饿,可不可以快点!这话墨雨笙只敢在心里说,表面上她还是乖乖的接受苏夏谦突如其来的温柔。

  一碗白粥终于见底,墨雨笙被苏夏谦抱着躺下,她一躺下就有种想睡的念头,闭上了眼。

  可苏夏谦并没有走,叫来佣人把饭菜收拾下去后一直陪在墨雨笙的身边。

  伴随着噼里啪啦的打字声,墨雨笙安心的进入梦乡。

  梦中,郑蕴骢身着西装,手捧鲜花,对她跪下求婚,“雨笙,我爱你,你愿意嫁给我吗?”

  “愿意……我愿意。”墨雨笙喃喃自语。

  可突然画面一转,她被苏夏谦牢牢抓住,而郑蕴骢的结婚对象变成了墨暖阳。

  “不……不要这样,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墨雨笙从梦中惊醒,眼泪划过脸颊。

  苏夏谦听到墨雨笙的哭泣,急忙抱住瘦小的她,声音轻柔道:“怎么了?做噩梦了吗?”

  可墨雨笙迷迷糊糊以为是郑蕴骢在安慰她,紧紧抱住苏夏谦后,脱口而出,“蕴骢,我好怕,我好怕啊。”

  苏夏谦怔住一瞬间,可转眼怒气就已绕顶,他掐住墨雨笙的下巴,眼神阴狠,语气冷漠,“你看清楚你眼前的人是谁!”

  墨雨笙被突如其来的疼痛所清醒,她不管不顾的掰下苏夏谦的手,然后对他拳打脚踢,怨恨道:“都是你,都是你!”

  苏夏谦看她发疯的样子,冷笑:“墨雨笙,看来我之前对你是太好了!好到让你忘了我是什么人!”

  苏夏谦的一席话犹如一盆冷水,从墨雨笙的头顶浇下来,她呆坐在床上,不知该如何是好。

  苏夏谦抬起墨雨笙的下巴,让她直视自己,她的眼神中具是惊恐害怕,苏夏谦有一丝的心软,可又想起她之前脱口而出的名字,冷起了心神,“你要是还想救你在病房里的弟弟,就给我乖乖听话!否则,你会想象不到我会对你弟弟做出什么!”

  “你要干什么?不要伤害我弟弟,我求求你,不要伤害我弟弟,放过他,求求你。”苏夏谦提到墨清源的时候,墨雨笙就慌了,她苦苦哀求道。

  “那你就给我乖乖养伤,忘了那个男人!”苏夏谦说完就砰的一声摔门而出。

  留下墨雨笙坐在床上,泪流不止,这一切都是为了她弟弟,其实不怨苏夏谦的,如果没有苏夏谦还会有别人……而苏夏谦对她的要求已经很低了,为了弟弟她可以忍受。

  墨雨笙望着窗外圆月想,她应该好好的听苏夏谦的话,在他身边待够了三年,她就自由了,而且弟弟的病也会好。

  打定了主意后墨雨笙躺在床上沉沉的睡去了。

  而苏夏谦发完脾气后在书房里找到那份合同,写写改改,在监控中看见墨雨笙睡着的样子,“没有良心的小女人,在我身边居然还敢想着别的男人!等你病好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二日清早,墨雨笙神清气爽的起床,身上的伤似乎好的差不多了,她是个闲不住的人,昨天又想好了以后要对苏夏谦好点,她决定做一顿早餐作为昨晚她发疯的道歉。

  说干就干,墨雨笙想做点苏夏谦绝对没吃过的食物,厨房里尽是些珍贵的食材。

  墨雨笙不想弄这些更何况她也不会弄,问清了附近有超市之后她就简单的洗漱了一下便出门了。

  苏夏谦从书房出来时没看见墨雨笙,以为她逃跑了,急忙叫来佣人,问清后,才知道原来墨雨笙去超市买东西了。

  他送了一口气,暗笑自己大惊小怪,又皱着眉想,墨雨笙身体还没完全好,居然就一个人出去了,万一出点什么事怎么办?他叫来司机开车前去找寻墨雨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总裁,请你入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总裁,请你入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