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我是王 你是奴
久绊是真2019-05-16 15:163,369

  民政局门口。

  墨雨笙跟着苏夏谦出来,两本红色本本在他的手里。

  他随手扔给身边的律师,接了一个电话,匆匆的离开。

  墨雨笙略微有些失望,刚结婚就被自己丈夫抛弃的,估计就她一个人了吧。

  “雨笙。”

  熟悉的声音,带着几分留恋,在她的身后响起,墨雨笙转头。

  郑蕴骢含笑看着她,温文尔雅的走过来:“你怎么在这里?”

  想到自己和苏夏谦的约定,墨雨笙并没有告诉他:“路过,倒是你怎么在这里。”

  “我只是来看看,到时候领结婚证的时候会方便一点。”

  结婚!是啊,他和墨暖阳还没有领证,亲自过来也表情墨暖阳在他心中存在着几分地位吧。

  “那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雨笙,陪我喝杯咖啡,我想和你聊聊。自从那件事情之后你就对我避而不见,我……”

  他的声音带着几分痛苦,墨雨笙心头一软,竟然答应了。

  不远处的咖啡厅,靠窗的位置上,墨雨笙拿着勺子轻轻地搅拌,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雨笙,我有一个问题,一直想问你,你当初对我……”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

  墨雨笙扬起笑容:“不管当初怎么样,现在就马上就要成为我的妹夫了,还没有祝福你呢。”

  “雨笙……”一只手紧紧的握住了墨雨笙的手,目光深情,“雨笙,我喜欢你,不管我是不是和她订婚,我喜欢的一直都是你。”

  这句告白,就好像烟花一样,在她的心底炸开。

  可是这一切都晚了,墨暖阳有了他的孩子,而自己也和苏夏谦有了长达一年之久的契约婚姻。

  苏夏谦端着一杯红酒,盯着眼前的屏幕。

  刚才他故意走开,就是想看看她会不会跟上来,会不会逃跑……

  没有想到一眨眼,她竟然开始私会情郎。

  她脸上和颜悦色的神情,可是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判若两人啊。

  “少爷,你这是要去哪里啊。”秘书凯尔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苏夏谦已经消失了。

  咖啡厅内,墨雨笙忍住了内心波澜的情绪,缓缓地收回了自己的手。

  “对不起啊,郑大哥,感谢你一直以来对我的照顾,但是我和你是不可能的。”

  她简洁的概括,既然这段感情没有开始的必要,自然也就没有让他知道的必要。

  郑蕴骢的眸子一点点的暗了下来,手指还残留着她的温度,缓缓地握成了拳头:“没关系。雨笙,给我一个拥抱好吗?就当是为我这段感情,留下最后的念想。”

  墨雨笙大方的点了点头:“当然可以,郑大哥。”

  咖啡店的门,突兀的被推开,气息紧迫了逼近。

  两人的视线一同转区,从外面走进来七八个身材高大的保镖,训练有素的排成两排站在店的门口。

  咖啡店的客人们吓了一跳,为首的年轻男子说道:“除了这两个人,其余的人马上离开。”

  凯尔指的就是墨雨笙和郑蕴骢的方向,这些人是冲着他们来的。

  墨雨笙隐约又不好的预感,紧张的看着门口。

  咖啡店的人处理干净,苏夏谦缓步走了进来。

  看到两人依偎在一起的画面,心不由得沉了下来。

  他伸出手,不急不缓的对墨雨笙说:“过来。”

  他没有生气?也没有发火?

  墨雨笙松了一口气,向他走过去,他的手紧紧的抓着她的手臂,大手一挥:“给我打。”

  郑蕴骢还没有反应过来,如星的拳头就落在了他的身上。

  “你干什么,你为什么要打他。”

  墨雨笙着急的想要过去,拉开大些人,可是苏夏谦抓着她,又岂能让她这样轻易的离开?

  “觊觎我的女人,不过是打几下而已……”

  打几下?这么多人打一个人,这也叫作是打几下吗?

  “你会打死他的,你放了他……”

  “你心疼?”她越是着急,苏夏谦心情就越是不爽。

  就越是想要狠狠的教训这个不知所谓的男人,这些保镖们都是通过专业的训练,绝对不会把人打死。

  “你越心疼,我就越想要毁了他。”

  “我不心疼,我不心疼!”墨雨笙郑重的说了两遍,“请你放过他,他没有得罪你,你不能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的打他。”

  还说不心疼,她圆润的眸子,泛着泪光。

  该死的,她竟然为了别的男人哭。

  “他睡了我的前未婚妻,又和你勾三搭四,无论哪一条罪名都足够让他死上千百次,不过是打了他,他应该感恩戴德。”

  被人打了,还要感恩戴德的感谢。

  这个世界上,能够说得出这种话的人,估计也就只有苏夏谦了。

  苏家的大少爷,苏家的继承人,苏家所有的一切早晚都是他的。

  “是我,是我……都是我的错,是我勾引他,是我给他下药,也是我约他过来喝咖啡的,你别怪他……”

  瞬间,她似乎明白了苏夏谦为什么会那么生气。

  他这样的人,永远的高高在上,受不了任何的忤逆和背叛。

  他是因为墨暖阳的事情,所以才会迁怒郑蕴骢的,所以只要把她所有的一切都拦到自己的身上,就没问题了。

  “你说什么?”

  苏夏谦的怒气更盛,她竟然为了这个男人和她撒这样大的谎言。

  “是我,都是我的错。”

  “够了。”他拉着她的手,扔给了凯尔:“抓住她。”

  “是,少爷。”

  凯尔仔细的看着墨雨笙,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竟然可以让少爷这样生气,发这么大的火。

  “停下。”

  随着苏夏谦的命令,所有的人都停了下来。

  郑蕴骢躺在地上,已经没有了任何生气,微弱的气息硬撑着,不让自己晕过去。

  “你这个恶魔,我……不会让……你这种人留在雨笙的身边。”

  这句话成功引起了苏夏谦最后的暴戾,一边的桌上,一支白色的酒瓶。

  “不要……”

  墨雨笙张大双眼,满脸的惊恐,不知道最后哪里来的力气,直接推开了牵制住自己的高大男人。

  用无法相信的速度,趴在了郑蕴骢的身上。

  后背传来剧烈的痛,她缓了很久才缓过神。

  脸色苍白的转过身,目光带着几分怨恨:“他说的没错,你果然是个恶魔。”

  咖啡店内的氛围归于静谧,凯尔战战兢兢的走过来:“少爷,现在怎么办。”

  “叫医生到别墅来。”

  他弯下腰把墨雨笙抱在了怀里,刚才她冲过的一瞬间,要不是他适当的收了手,她残废也不是不可能的。

  为了这个男人,她竟然可以去死?

  满心的不甘和愤怒扑面而来,他双手紧紧的抱住墨雨笙往外面走去。

  “凯尔助理,那这个男人怎么办?”

  凯尔摸了摸下巴:“送回郑家。”

  “是。”

  别墅,苏夏谦的房间。

  几位医生小心翼翼的给床上的女人检查。

  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听说是被苏少爷抱回来的,也是第一位住在苏少爷房间的人。

  “她怎么样了?”

  苏夏谦有些不耐烦,他刚才确实是收手了,所以按理来说她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回禀少爷,这位小姐没事,只是血糖太低,所以才会短暂的昏迷,好好调养就没事了。”

  “恩,下去吧。”

  “是,少爷。”

  两名女医生默默地推出去,细心的关好门。

  苏夏谦站在窗口,阳光洒在他的身上,带着几分光泽。

  他转头看着躺在床上,睡的十分安详的女人。

  心情烦躁的拿出一支烟,抽了起来,这几天,自从自己认识她之后,他觉得自己越来越不像以前的自己了。

  “唔……”

  昏迷前的记忆在脑海里越来越清晰,她慌乱的张开眼睛。

  “郑蕴骢呢,你把郑蕴骢怎么样了?”

  苏夏谦走过来,坐在床边。

  “告诉我,你把他怎么样了?”

  见他不说话,墨雨笙更加着急,起身就感觉脑袋一阵眩晕,又重新坐了下来。

  “好好看看这个,我新加的条款。”他扔过来一张纸,上面字迹刚劲有力,在如今这个科技发达什么都可以用电子代替的时代。

  很少能够看到字写的这么好看的了。

  “结婚期间,不许接近任何男人……”

  “不许和别的男人吃饭,喝咖啡……”

  ……

  每一条都是在约束她,她翻到后面,已经没有了。

  “你……”

  “根据你今天的所作所为,我暂时只想到这么多,以后想到什么再补充。”

  墨雨笙吸了一口气:“告诉我,郑蕴骢到底怎么样了。”

  “死不了。”

  苏夏谦没有必要骗自己,那她确实应该好好谈这笔合约。

  “你写这些东西,都是用来约束我,那你呢,你再结婚期间就没有什么遵守的吗……”

  苏夏谦深邃的眸子闪了闪:“记住,在场游戏中,我是王,你是奴,你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

  直到苏夏谦离开,她才渐渐地回过神。

  嘴角泛起一波苦笑,苏夏谦说的不错,她确实没有任何资格说这样的话。

  门外,传来敲门声,几声之后才缓缓打开。

  “小姐,吃点东西吧。”

  墨雨笙点了点头:“谢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总裁,请你入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总裁,请你入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