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股市危机
久绊是真2019-05-16 15:013,207

  一夜未睡的苏夏谦很疲惫,青色的胡茬也都冒出来,让人觉得沧桑。

  他在机场接到了赵菲,先带她换了身衣服去了媒体发布会。

  赵菲儿很不满,“我爸爸呢?”她虽然从小就去了国外和老赵没什么感情,可毕竟那是她在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苏夏谦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解释这一切,只说:“等发布会结束,我带你去看。”

  赵菲儿只得点头答应他,她在A市生活的次数一只手都数的清,更别提说中文了。

  到了发布会,人声吵杂,苏夏谦怕人群将他俩冲来抓紧了赵菲的手。

  这对从小就对苏夏谦有很深的感情的赵菲儿脸红羞涩,她也紧紧的抱住苏夏谦的手臂。

  这一幕被记者的闪光灯拍下,问题一个接着一个的抛出来。

  苏夏谦没有回答,走上台,拿起话筒,“谢谢诸位来参加苏氏的新闻发布会,说是个发布会也不对,应该说是澄清会。”

  然后把话筒递给了赵菲儿,“大家好,我是死者老赵的女儿。”赵菲用生硬的中文说着。

  然后苏夏谦突然意识到,接下来赵菲儿的解释会不会被人断章取义,就算他可以翻译也会被人诟病他翻译的都是对自己有利的。

  苏夏谦捂住额头,突然想撞墙,然后他拿过话筒问道:“请问在场有没有英文很好的朋友?”

  记者虽然不知道苏夏谦想干什么,但还是有很多记者都配合的举了手,苏夏谦随便的点了几个上来解释道:“老赵的女儿从小在M国留学,中文不是很好,所以请几位记者朋友上来翻译一下,谢谢。”

  那边老赵的弟弟和弟媳见到老赵的女儿从M国赶回来了,本想逃跑可是却被人拦住威胁,“如果你们现在跑了,休想拿到一分钱!”

  夫妻俩只好硬着头皮站在一角,努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可事与愿违,苏夏谦的秘书将他俩带上台,递给他们话筒。

  “这两位自称是老赵的弟弟和弟媳,老赵在我家十几年,我从未听老赵提起你们。”苏夏谦这话不假,他知道老赵有这个极品弟弟是因为一次偶然,他撞到老赵打电话才发现的。

  “我是老赵同父异母的弟弟,没错。”男人率先沉不住气回答,女人也在旁边点点头。

  赵菲儿这时接话说:“我爸爸和这个自称同父异母的弟弟平时并不来往,只是他们知道我爸爸在有钱人家做司机,总想冲我爸爸要钱。”

  “你别胡说!我和我哥感情很好的。”男人被拆穿了谎言,恼羞成怒。

  赵菲儿摇摇头,很平静的解释,“不,我爸爸和我说过很讨厌你,也不会给你钱花。”

  苏夏谦适时的插嘴道:“这些天关于苏氏的流言蜚语有很多,这是我第一次回应,但也是最后一次。”

  “苏氏自成立以来经过了很多风雨,也有很多人想拉苏氏下马,可都没有成功,因为我们苏氏是良心企业,我们每天挣的钱一多半都捐了了慈善机构,相信这些年来你们都有目共睹,而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前阵子因为提前销售新品的错误带来了一连串的事情,我在此说一句,苏氏在A市是没人可以拉的下来的,因为我们是真实为人着想的企业!”

  一番话说的动人又激情,在场的很多人都被打动,而且网络直播中有很多受到苏氏救助的人也都纷纷为苏氏发声。

  一时间苏氏被黑出天际的风向有所改变,可还有人不遗余力的黑,但也都被一面倒的赞美盖了过去。

  “谢谢今天大家来参加苏氏的发布会,那些买了苏氏新产品的人,我在此再一次道歉,希望可以再给苏氏一个机会!谢谢大家。”苏夏谦说完深鞠一躬,获得了雷鸣般的掌声。

  发布会终于结束,苏夏谦还得去公司和股东来会,而赵菲儿不懂中文只好寸步不离的跟着苏夏谦。

  苏夏谦强撑着开完了会议,便马不停蹄的去了医院。

  护士说墨雨笙已经从重症病房转到普通病房了,生命已经无碍,苏夏谦彻底放下了心。

  他来到墨雨笙的床边亲吻了她一下,然后便直挺挺的晕睡了过去了。

  没有给旁边的赵菲儿一点准备时间,她本想问这女孩子是谁的,可他都晕睡过去了,只好扶着他在旁边坐着睡,她在一边站着。

  墨雨笙醒来时第一眼就看到凳子上坐着睡着的苏夏谦,很心疼,然后就看到了站在一旁犹如雕像,一动不动的赵菲儿。

  赵菲儿见她醒了,问:“你还好吗?”

  墨雨笙想说话,可完全发不出声音,只好点点头,又用手比划了半天,示意自己讲不了话。

  赵菲儿似懂非懂,给她倒了杯水,慢慢的扶她起来。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过你应该渴了吧。”赵菲儿用英文说着,喂完了她水,又问,“你和苏夏谦什么关系?”

  墨雨笙皱眉,她这个问题的另外一层意思是她和苏夏谦也有关系?她使尽了全身的力气比划着,大概意思是苏夏谦是她的,她也不知道赵菲儿有没有领会她的意思,可是太虚弱了也就没有那些力气去详细解释了。

  赵菲儿一脸懵比的拿着水杯不知道什么情况,她刚刚比划的那些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啊!完全让人摸不到头脑。

  墨雨笙闭上眼又睡着了,病房里两个人都在沉睡,只有赵菲儿在站着无聊,她摇了摇头走了出去,完全忘了自己的爸爸还在停尸间。

  黑夜悄然无声的来临,睡醒的苏夏谦先亲吻了一下还在熟睡的墨雨笙,然后看到赵菲儿穿着单薄的裙子站在窗前,他轻手轻脚的走过去,“抱歉,我忘了老赵还在停尸间。”

  赵菲儿摇头,语气落寞的看着外面的繁星说:“没关系,他在哪儿都无所谓,他在我的心里就好。小时候他把我送到国外,我真的很恨他,这些年我和他也没有很多交集,我拿着爸爸的钱却在伤害他,我真的很该死。”

  “别这么说,老赵很爱你的,相信你也一样。”苏夏谦拍拍赵菲儿的肩膀安慰她,赵菲儿回眸一笑,表示自己没关系。

  “走吧,我带你去看他。”苏夏谦拿起了衣服递给赵菲儿,赵菲儿也不客气就披上了,两人出了病房。

  墨雨笙偷偷的睁开眼,眼泪滑下,她刚刚看到苏夏谦拍那女人,他们还对视的笑,然后苏夏谦还把外套借给了那女人……

  墨雨笙居然不受控的开始哭泣,眼睛都哭红了。

  苏夏谦回来时就看到墨雨笙红肿的眼睛,“雨笙,你醒了吗?”

  墨雨笙继续装睡,不搭理他,他和美女约会完了才想起她!她才不稀罕。

  苏夏谦摸摸墨雨笙紧皱的秀眉,“雨笙,我爱你。”

  这突如其来的表白让墨雨笙没忍住,她偷偷动了一下,转瞬即逝。

  可还是被苏夏谦看到,他用手指轻轻的撑开她的眼,“小懒猪,你还不起来么?”

  墨雨笙看着眼前放大的人,没绷住弄出了动静,然后就后悔了,推了他一下,扭过脸去。

  苏夏谦不知道她怎么生气了,但抱着她道歉:“对不起,又惹你生气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墨雨笙用手比划质问,刚刚那女人是谁?

  好在苏夏谦和墨雨笙心有灵犀,看她傲娇的小表情就知道她可能看到他和赵菲儿一起出去误会了,亲亲她的耳朵,解释道:“她说赵叔的女儿,刚从M国回来。”

  对了,赵叔怎么样了?还有伯母,伯母她没事吧?墨雨笙用手和表情表示着担心。

  “妈没事,赵叔他死了。”苏夏谦回答着。

  墨雨笙沉默了,昨天还在面前的人下一眼就不在这个世上了。

  苏夏谦看出墨雨笙的伤感,抱着拍拍她,“没关系,这不是你的错。”然后按响了护士按钮。

  让护士来给墨雨笙检查身体,墨雨笙揪着苏夏谦的衣角不放开,五官都皱在了一起。

  “乖,雨笙我不走我在门口等你。”苏夏谦亲亲她,安慰她。

  墨雨笙听到他的保证才松开了手,被护士推进了检查室。

  检查的很快,墨雨笙被推了出来,护士说:“没什么大碍,还需要住院观察,静养,还有她的嗓子受到了很大的刺激,最近一段时间都不能说话。”然后告诉苏夏谦病人究竟有什么忌口的东西。

  苏夏谦都一件一件的记了下来,然后礼貌的对护士道谢,“谢谢护士。”

  墨雨笙不开心了,他怎么对着谁都笑啊,拽可拽他的衣角。

  苏夏谦低下身子,亲她一口,“你怎么谁的醋都吃啊,小醋王。”

  墨雨笙傲娇的抬起胳膊圈住他的脖子,在他脸上狠狠印了一口,好像这样就能盖出章一样。

  苏夏谦被她逗的不行,声音宠溺,“老婆,你怎么这么可爱啊,这次真的很感谢你?”然后也在她的脸上狠狠亲了一口。

  墨雨笙满意了,然后顺势不好意思的躲进了他的衣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总裁,请你入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总裁,请你入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