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一切有我
久绊是真2019-04-13 21:053,236

  苏夏谦从墨暖阳那里出来之后并没有影响心情,他给墨雨笙打电话约她,“老婆,你在干什么?”

  “我刚从医院出来,怎么了?”墨雨笙的声音尽量显得平淡但还是让苏夏谦听出了端倪。

  他不动声色的问:“弟弟的病怎么样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和我说。”

  “谢谢你,苏夏谦。”墨雨笙真诚的感谢,苏夏谦对她真的很好。

  “你现在在哪儿?我去接你一起吃饭。”苏夏谦对着电话那边情绪不高的墨雨笙说。

  墨雨笙看了看四周报了个地名,坐在原地等着苏夏谦。

  苏夏谦出现时,后座上还坐着苏母,墨雨笙顿时不敢向苏夏谦诉苦了,身体都僵硬了起来。

  车内一阵寂静,苏夏谦摸摸墨雨笙的头发,解释道:“刚妈给我打电话说想请你吃饭。”

  墨雨笙瞪大眼睛完全不敢相信,苏母怎么会突然转了性子想要请她吃饭?她满脸都写满了好奇,但也没问出来。

  后座的苏母清了清嗓子慢悠悠的说:“我才没有,我只是路过这儿,顺便请你们吃饭而已。”

  听到苏母这样说墨雨笙才放下心,这样才是她认识的苏母嘛。

  一行三人,苏夏谦选了个川菜馆停下。

  “你不是不能吃辣吗?不然我们换一下吧。”墨雨笙拉着苏夏谦的胳膊问道。

  苏母听到这句话,暗中点点头,这姑娘记得苏夏谦的口味。

  “没关系,毕竟这里有两个女士有喜欢吃辣,我也只能舍命陪美女了。”苏夏谦笑着说,然后拉着在后面走的苏母,趴在她肩膀上撒娇,“对不对,老妈?”

  “你呀,就知道贫。”苏母笑吟吟的点了一下苏夏谦的鼻子。

  墨雨笙第一次看到苏夏谦撒娇,他这样霸道的人居然也会撒娇,真是让人想不到。

  三人桌下后,服务员拿了两份菜单给他们,苏夏谦给了苏母一份,墨雨笙一份。

  墨雨笙拿着菜单和苏夏谦一起看,“哪个是比较不辣的?”她问服务员。

  服务员给她指了几道想对来说比较温和的菜,墨雨笙都点了,她真的很怕苏夏谦像上次一样被辣晕了。

  苏母也点了几道菜,一顿饭吃的很和谐,苏母没有在无休止的抱怨墨雨笙,而墨雨笙大快朵颐吃菜的同时也不忘关心苏夏谦。

  饭毕,苏母回了老宅,她觉得自己有点捉摸不透墨雨笙,她对苏夏谦很关心,但暖阳又说她是个坏女人,这事情真相究竟是怎样的呢?

  另一边,苏夏谦同墨雨笙回了别墅之后,有些不对劲,他手捂着胃,脸色苍白。

  墨雨笙第一时间发现不对了,“苏夏谦,你是不是又胃痛了?怎么办,该怎么啊?”她慌了神,急躁起来。

  苏夏谦抱住墨雨笙,让她冷静下来,“你去帮我拿一下胃药就好,这不是什么大毛病。”

  “好,你等着我这就去拿。”墨雨笙急急忙忙的答应着,跑上楼去,一不小心绊在了楼梯上,摔了一跤,她强忍着脚痛给苏夏谦拿了胃药。

  苏夏谦看她走路一瘸一拐的样子,问道:“怎么了?”然后目光下移,看到她红肿的脚踝。

  “你是笨蛋吗?怎么摔得?疼不疼?”带着关心的斥责一说出口,墨雨笙的眼泪就忍不住流淌下来,她扑到苏夏谦的怀里,委屈道:“苏夏谦,怎么办啊……”

  苏夏谦一见她哭就心软了,摸摸她的头发,温柔道:“宝贝儿,有什么事都可以和我说,我们一起想办法好不好?”苏夏谦早在打电话的时候就发现墨雨笙的情绪不对劲了,这时才因为扭了脚爆发出来了。

  医生说的话在墨雨笙耳中环绕,“您弟弟如果再不做手术的话,病情很有可能会急剧恶化,但现在动手术成功的几率微乎其微。”

  墨雨笙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她不想弟弟死,但她该怎么办啊,她此刻哭的是自己的无能与懦弱。

  “好了,好了,雨笙,别再哭了,有什么事都和我说好吗?”苏夏谦把她从怀里捞起,看着她的眼睛给她力量。

  “医……医生说,如果弟弟在不动手术,细胞会扩散的……可是动手术又没有把握……啊……”墨雨笙哽咽着断断续续的说着,眼泪流个不停。

  苏夏谦紧紧抱住墨雨笙,安慰着:“没关系,我们转院,总有一家医院可以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给弟弟动手术的。”

  墨雨笙埋在他胸口,点点头,“谢谢你,谢谢你一直帮我。”

  “没关系,只要你不把你的眼泪鼻涕抹在我衣服上就好了。”苏夏谦故意逗她笑。

  墨雨笙抬手打了他一下,傲娇道:“我就抹,你居然嫌弃我了。”

  “好好,你抹吧,为了让老婆笑,一件衣服算什么。”苏夏谦拍着她的后背,安抚着。

  墨雨笙渐渐在他怀里睡着了,苏夏谦轻轻将她抱起,“你应该减肥了!”然后把她放到大床上,去了书房。

  他给他从小学医的朋友,周铭打电话,简单的说明了情况。

  周铭答应他,明天回过来看看墨清源的病情,并调侃道:“听说你最近迷上了个女人,这小孩想必和那女人有关系吧?”

  “那是你嫂子弟弟,少胡吣,事成之后我和我老婆请你吃饭。”苏夏谦嘚瑟又甜蜜的说着。

  “嫂子?难道你们已经结婚了?”周铭惊讶的长大了嘴巴,毕竟苏夏谦不近女色是出了名了,曾经他都以为苏夏谦是弯的,这事让苏夏谦知道狠狠地揍了他一顿,从那以后他都不敢在苏夏谦面前提这事了,但心里始终有所怀疑,想不到苏夏谦都结婚了。

  苏夏谦的声音掩盖不住笑意,“我结婚了,等哪天补办婚礼,你一定要来,好了不聊了,我去陪我老婆了。”

  被挂了电话的周铭一脸懵比,心里唾弃苏夏谦,你这么秀恩爱良心不会痛吗?

  翌日。

  周铭应苏夏谦的约来到别墅,一早两个男人就面对面等着。

  周铭调侃,“你这有了女人生活怎么还变邋遢了?”他以前从没见过苏夏谦衣着不整洁的时候,今天是第一次,见他穿着白衬衫,眼底的黑眼圈显而易见,“是不是昨晚太激烈了?”

  苏夏谦撇了他一眼,漫不经心的说:“你这种没老婆的人怎么会懂我的幸福?”

  周铭一口咖啡差点喷了出来,不愤道:“你嘚瑟什么!”

  “我嘚瑟我有老婆啊。”苏夏谦喝了一口咖啡,慢悠悠道。

  周铭摇摇头,两人的话题完全进行不下去了,苏夏谦还是那么能怼人,和他说话他从来都没占过便宜。

  墨雨笙收拾好下楼看到的就是俩人,面对面相对无言的场面。

  “雨笙,我给你介绍一下。”苏夏谦拉过墨雨笙,搂住她。

  “嫂子你好,我叫周铭。”周铭绅士的伸出手,准备和墨雨笙握手。

  苏夏谦把手伸过去,和他握了握,“我老婆的手你怎么能摸?”

  墨雨笙尴尬的轻拍了他一下,“你别介意啊。”

  周铭觉得他今天来就是找虐的,这俩人无时不刻不在秀恩爱,快闪瞎他的双眼了,他实在受不了了,直奔主题道:“嫂子,我学的专业就是关于白血病治疗的,今天来是因为苏哥和我说你的弟弟他有这个病,请你能具体和我说说他的情况吗?”

  墨雨笙没想到她的一句抱怨,苏夏谦就放在了心上,她真的很感动,“好的,真的谢谢你。”

  “你不应该谢谢我吗,老婆。”苏夏谦见墨雨笙的眼神都放在了周铭身上又不开心了。

  墨雨笙抬头看他,眼睛里闪过泪花,“谢谢你。”

  苏夏谦轻轻在她眼睛上一吻,将眼泪啄掉,“这都是我应该为你做的。”

  “我们去医院看看小孩的情况吧。”周铭真的是看不下去了,别过脸提醒他们。

  一行三人很快到达医院,墨雨笙去病房看了墨清源。

  而苏夏谦则和周铭一起去找了墨清源的主治医生,在讨论墨清源的病情。

  三人孜孜不倦的讨论着,以确保墨清源动手术的成功几率。

  终于定好了计划和日期,苏夏谦走到病房看到墨雨笙正在给墨清源讲故事,便没有打扰,站在走廊里抽烟。

  墨清源睡着了,墨雨笙走出来看见苏夏谦侧对着病房,看着外面,整个人在阴影中,嘴里叼着香烟,仿佛被孤独所笼罩。

  墨雨笙从后抱住他,脸贴在他温热厚实的后背,她轻声说:“如果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苏夏谦转过来,抱住她,“现在一切有我,你不用担心。”

  “真好,你对我真好。”墨雨笙喃喃自语,他对她这样好,好的她都离不开他了,她在他面前好像很依赖。

  “傻瓜,我不对你好,我对谁好?”苏夏谦轻轻摸着墨雨笙的秀发说道。

  周铭从卫生间出来就看到这样一副场景,实在是太虐人,但也很美好,他不愿打扰俩人,便偷偷的走了,然后给苏夏谦发了个短信,告诉他动手术的时间和安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总裁,请你入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总裁,请你入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