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意料之中的勾引
久绊是真2019-04-13 20:073,199

  清早,苏母被苏父接回了老宅,墨雨笙也终于放下心来。

  她想去医院看看生病的弟弟,征求苏夏谦的同意,“我今天可不可以不去上班?我想去医院看看我弟弟。”

  苏夏谦看她萌萌哒的样子,亲了她一口,“好,去吧,记得早去早回。”

  苏夏谦同意了,墨雨笙很高兴,她回吻了苏夏谦一下,真诚的感谢,“谢谢你,苏夏谦。”

  “不用谢,只要你叫我老公就行。”苏夏谦一边打着领带一边调戏着墨雨笙。

  墨雨笙害羞,扭扭捏捏的不肯叫。

  苏夏谦装作失望的叹一口气,将她的手拿到自己的领带上,“既然你不愿意叫,那就帮我打领带吧。”他的心里其实是有一点失望的,可是他知道这件事不能操之过急得慢慢来,他打算一步一步温暖墨雨笙那颗比他还冷漠的内心。

  墨雨笙试着给苏夏谦打领带,可弄了半天还是不会,她撅着嘴,手还是不断动作着。

  苏夏谦在她撅着的嘴上亲了一口,“你叫我老公我就教你怎么打领带。”

  “不需要,我肯定会弄好的。”墨雨笙不服气道。

  由于两个人的身高差,苏夏谦是弯腰让墨雨笙打领带的,可时间一长,苏夏谦有点受不了了,他抓着墨雨笙的手,“不然我教你吧。”

  “真的不用,我马上就可以弄好了。”墨雨笙坚持要自己做。

  苏夏谦无奈,只好动了动弯的酸痛的腰,等待她的老婆给他打领带,这真是种甜蜜的痛苦啊,苏夏谦想。

  苏夏谦维持着弯腰的姿势大概有一个小时了,可笨笨嗯墨雨笙还在研究怎么弄。

  苏夏谦实在坚持不住了,他看看手表,道:“老婆,你在不弄好,我上班就要迟到了。”

  “马上……马上就好了。”墨雨笙专心致志的和苏夏谦胸前的领带一遍一遍的打结。

  “可你一小时前就是这么说的。”苏夏谦提醒着她。

  墨雨笙生气了,结居然解不开了,而且苏夏谦还在吵,她敷衍道:“打好了就这样吧,很帅气。”

  苏夏谦一照镜子哭笑不得,这哪是打领带,简直就是在绑人……可他还是就这样的上班去了。

  当天苏氏又有一大新闻,苏总胸前领带奇异,形似狗链子。众人皆都不惧被骂风险跑到苏总面前观看,这条像狗链子一样的领带。

  墨雨笙买了墨清源最喜欢的满天星去看望他,病床上的他看起来比以前更加瘦弱,墨雨笙强忍着眼泪告诉自己不要掉下来,扯出一个比哭还丑的笑脸安慰他,“弟弟,你要乖乖听医生还有护士姐姐的话,很快就可以出院了。”

  “真的吗?姐姐,我隔壁床的小胖昨天死了,我好怕也像他一样。”墨清源眨着两颗无辜的大眼睛看着墨雨笙。

  墨雨笙捂住他的嘴,“不许胡说。姐姐是不会让你死的,你要相信姐姐,知道吗?”

  “那姐姐,什么是死?我看到小胖的妈妈哭的很伤心,死了就是像妈妈一样,永远都见不到了吗?”墨清源这么大的孩子正是好奇心泛滥的时候。

  墨清源提到妈妈,墨雨笙的眼神暗淡下来,点点头说:“对,那样的话姐姐就永远看不到你了,所以姐姐不会让你死的,你也要听话,乖乖的配合治疗,等你好了,姐姐就带你去玩。”

  “太好了,姐姐我想去游乐园玩,听小胖说游乐园里有很多好玩嗯呢!你可以带我去吗?”墨清源提到玩眼中流露出向往的光芒。

  “当然可以,当时候我们一起去玩很多游戏,姐姐还要带你吃很多好吃的。”墨雨笙和墨清源一起畅想着。

  “姐姐,我好高兴。”墨清源拉着墨雨笙的手不放开。

  墨雨笙拿了一本童话故事,讲给墨清源听,他渐渐睡着了。

  墨雨笙找到墨清源的主治医生,问:“请问医生,我弟弟还有多久可以动手术?”

  “你弟弟现在身体太虚弱了,如果现在就动手术的话成功率很低,只能先暂时采取保守治疗,让他的身体好起来,在动手术移植骨髓。”

  墨雨笙点点头表示知道,“那究竟还要等多久才能动手术?我怕病情会越来越严重。”

  “这个嘛,不好说的。具体还要看令弟的身体情况。”医生不确定的说着。

  墨雨笙返回病床前,看着墨清源苍白和日渐消瘦的脸颊,坚定道:“姐姐一定会让你好起来的!”

  另一边,中午准备约墨雨笙吃饭的苏夏谦居然接到了来自墨暖阳的电话。

  “苏夏谦,你有空吗?我有事想和你说。”墨暖阳娇滴滴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

  苏夏谦不适的把电话挪远了一点,声音冷漠,“什么事说吧。”

  “在电话里,一句两句讲不清啦,我就在你公司附近的正清酒店,你来这里我们好好谈谈好吗?”

  “好。”苏夏谦答应了,他想看看墨暖阳究竟想搞什么鬼!

  穿上了外套,后按照墨暖阳发给他的房间号敲了门。

  墨暖阳穿着一身情趣内衣开了门,她虽然怀了孕但身材还是那样火辣撩人。

  苏夏谦紧皱着眉头,没有进门,“你这是干什么?”

  “苏哥哥。”墨暖阳小时候就是这么称呼苏夏谦的只是后来一切都变了模样。

  这一声久违的苏哥哥也让苏夏谦回想起以前两人手拉手快乐玩耍的时光,他放下戒备,将外套脱下给墨暖阳穿上,“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苏哥哥,我……”墨暖阳说这话,身体就往苏夏谦身上靠去。

  苏夏谦闪身一躲,“如果你不想好好说的话,那我就走了。”

  “别,苏哥哥你别走。”墨暖阳拉住苏夏谦,瘪着嘴,眼泪也应景的掉下来,“苏哥哥,你为什么要娶墨雨笙?你难道不知道她是一个坏女人吗?”

  墨暖阳提到墨雨笙,让苏夏谦找回点理智,“我知道墨雨笙是什么样的人,倒是你越来越让我看不懂,小时候的你天真可爱可现在你居然在我妈面前搬弄是非,这样的事你最好不要再做第二次,不然小心我不讲情面。”说完苏夏谦站了起来往出走。

  墨暖阳猛的跑到他身后抱住他,“苏哥哥,墨雨笙有什么好?我穿成这样站在你面前,你难道都不心动的吗?”话音落下,墨暖阳的手在苏夏谦身上不断游走,她发现苏夏谦呼吸加重时更是毫不知羞的在他耳边呻吟。

  苏夏谦捏住墨暖阳的手,转过身,眼神冰冷,语气嫌弃,“墨暖阳你真是变了,你这样郑蕴骢知道吗?还有你肚子里的宝宝你是不是也不想要?”出门前苏夏谦对墨暖阳说:“现在的你真是让我厌恶,就算你脱光了站在我面前,我对你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兴趣。”

  苏夏谦走了,墨暖阳滑坐在地上,脑海中回想起他刚刚的那些话。

  不是她变了,这一切都是因为墨雨笙的存在才变的,从前她才是万丈光芒的小公主,可是墨雨笙出现后,一切都变了,虽然她是私生女,可是她比她长得漂亮,比她更会讨人心,更是比她的成绩好很多,她不断的努力却还是比不上墨雨笙。

  她妈妈总是掐着她的胳膊,骂着她,“你这个废物,就连那个私生女都比不过,我还要你干什么?”

  墨暖阳真的很努力了,可她越来越觉得疲倦,她什么都在模仿墨雨笙,墨雨笙的东西她一定要抢过来,从小到大亦是如此。

  所以这一切都是因为墨雨笙,如果不是她,她不该是这样的人生的。

  仇恨的种子在心中越演越烈,她拨电话给苏母,哭泣道:“伯母,刚刚苏夏谦跑到我这里来不分青红皂白的大发脾气,说我冤枉了那个恶毒的女人。”

  苏母听到墨暖阳的哭声,连忙安慰:“暖阳啊,不哭不哭,伯母帮你出气!夏谦被那个狐狸精完全迷倒了就连我他都敢吼!”

  “伯母,我真的没有骗人,墨雨笙真的很坏!”墨暖阳继续给苏母洗脑。

  “是是是,伯母相信你,暖阳啊,乖不哭了,哭对肚子里的宝宝很不好的,伯母这就去给你出气去。”苏母义愤填膺的说着。

  两人说好挂了电话,苏父问:“暖阳怎么了?”

  “还不是咱们家夏谦,被一个狐狸精迷住了,到暖阳那里乱发脾气。”苏母像苏父抱怨着。

  “夏谦不是那么没有理智的人,你是不是被暖阳的片面之词所误导了?你应该自己多动动脑子,暖阳这孩子总归和以前不一样了。”然而苏父早已经看透了一切,劝服苏母。

  “你这么说的意思是我没有脑子咯?”苏母跑偏的抓住了不那么重要的关键词。

  苏父无奈,顺着她说:“你有脑子,你有脑子。”

  苏父的一番话苏母虽然抓错了重点可也都放在了心上,她的确先入为主的把墨雨笙想的太坏了,如果她真的是说的那么坏,夏谦怎么会如此宠她呢?这中间可能真的有误会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总裁,请你入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总裁,请你入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