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百般刁难
久绊是真2019-04-13 21:423,185

  苏母皱着眉头表示不满,“难道你娶个老婆进门就是只知道享受的?”

  “当然。”苏夏谦回答的很快,“我娶她当然是让她享受的。不是让她受苦的,更何况这些不交给佣人去做。那还请佣人干什么?”

  苏母被怼的无话可说,只好瞪着眼看苏夏谦搂着墨雨笙回房。

  回了房间的苏夏谦安慰着墨雨笙,“老婆,我妈她只是有点小孩脾气罢了。”

  墨雨笙扯出一个笑容,“我知道,我会忍的,但请你不要忘了我们签过的合约,三年后你要放我离开的。”

  墨雨笙突然提到合约,又提到要离开,苏夏谦黑了脸,语气冰冷的说道:“是,我不会忘。”然后看了一眼墨雨笙走了出去。

  墨雨笙坐在床上忍不住大哭,她其实发现自己喜欢上苏夏谦了,可苏母的突然到来让墨雨笙知道,她和苏夏谦的不配,苏夏谦是高高在上的繁星,而她不过是低到尘埃的一颗小小灰尘罢了。

  试问繁星和灰尘又怎会有好的结果呢?就算现在有所交集,但一切总归都会回到正轨的。

  她决定不要爱苏夏谦了,慢慢的将这三年熬过去,她就带着弟弟远走高飞。

  打定了主意后墨雨笙躺在床上睡着了,夜深后,苏夏谦偷偷回来躺在她身边,轻轻的擦干她眼边还未落下的泪珠,轻声感叹,“我如果爱上你了,不想放你走了,该怎么办?”然后紧紧的搂住墨雨笙喃喃自语,“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我不会放你走的。”

  二日一大早,苏夏谦便轻轻吻了墨雨笙的额头一下,偷偷的走了,没有惊动她。

  墨雨笙醒来时根本不知道苏夏谦有回来过,起床发现厨房里温着白粥时还是感动了一下,她吃的出来,这是苏夏谦亲手做的。

  苏母一早就把别墅里所有的佣人都清走了,然后坐在沙发里等着墨雨笙吃完饭。

  墨雨笙吃完饭习惯的甩手不管,可苏母见了说:“你就是这个样子做人家老婆的吗?夏谦的胃不好,你不但不早点起来给他做饭还要他做好给你吃,你吃完了就连把碗拿下去都不能吗?”

  苏母的一席话提醒了墨雨笙的身份,是啊,她什么时候变的如此不知身份了呢?苏夏谦太宠她,让她几乎都忘了,她只是苏夏谦签订三年合约的玩物。

  她沉默着把碗筷收下去,然后慢慢的刷着碗。

  “这碗不能这么刷,需要放一点点刷碗剂的,不然刷不干净嗯。”苏母站在墨雨笙的旁边指挥。

  墨雨笙听话的找刷碗剂,可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抬头时还撞到了柜门,砰的一声,眼泪不受控的夺出眼眶,但墨雨笙还是强忍着眼泪没让它掉下来。

  “你要吓死我啊?找个东西也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苏母拍拍胸口说,她刚真的有被墨雨笙弄出的一声响吓到。

  “对不起,对不起伯母。”墨雨笙一开口,声音有些哽咽,可她还是忍着疼,弯腰向苏母道歉。

  苏母看她这个样子也有些心疼,可又想起她迷惑了自己的儿子又冷下了心,“行了,行了快点洗,等下还有别的事情要做呢。”

  “好。”墨雨笙答应着,继续刷碗,可眼泪不知怎么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掉落到水里,最后消失不见。

  终于她把碗刷完擦干后放入了柜子里,然后低着头走到苏母面前,声音很低的问:“伯母,还有什么事需要我做。”

  苏母不喜欢她这唯唯诺诺的样子,“你在家里没做过家务的吗?那么多的活不知道干吗?”

  墨雨笙无话可说,只好自己努力的找家务做。

  她先是把两层别墅所有的地板,包括楼梯都擦了一遍,然后又把被子全部拿到外面晒,床单放在洗衣机里。

  “你不知道这床单不能用洗衣机洗的吗?这样洗会洗坏的,这些都得用手洗。”苏母继续为难着墨雨笙。

  墨雨笙无奈的看着一大堆床单,点头答应,但这些得洗到什么时候去呀?墨雨笙有点心疼之前别墅的佣人了。

  她揉揉酸软的腰,一点一点搓洗着床单,这些床单其实不是很脏,但是数量却多的惊人。

  墨雨笙从正午的太阳洗到太阳西落,还没洗完,她实在太累了,坐在凳子上看着两只被水泡的发白的手发呆。

  苏夏谦回来看到的就是这个场景,夕阳西下,墨雨笙坐在那里一动不动,风轻轻吹过她的面颊,吹散她蓬松的黑色长发,画面惊人的美,他掏出手机拍了一张照片,做了屏保。

  可他走近,看到墨雨笙的手,还有那么多的床单时彻底怒了,他走到苏母面前,看到她正看着电影喝着香茶更是生气,一把把电脑摔在地上。

  苏母被他的怒气所惊到,“夏谦,你这是干什么?”

  苏夏谦对着苏母大吼,“妈你怎么能这样对雨笙?你让她洗那么多床单干什么?这个别墅里的佣人都是吃闲饭的吗?”

  苏母不知道苏夏谦的怒气从何而来,只知道苏夏谦为了那个女人而大声的吼自己,更加的不喜欢她了,“我只是让她做点家务而已,夏谦你不必这么激动吧?”

  “一点家务?”苏夏谦气冲冲的出去,一把拉起还在愣神的墨雨笙,把她的双手拿给苏母看,“你看见没有?她的手为了洗那些床单都成什么样子了?”

  两只小小的手已经被水泡的不成样子,而且还磨出了点点水泡。

  苏母没想到墨雨笙这么实诚,只是让她干点家务而已,她却把手弄成这个样子,苏母自知理亏,但还是嘴硬着说:“我只是让她做家务,没让她洗床单。”

  被拉来的墨雨笙刚开始是懵的,可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也想到了一些,连忙摆摆手说:“夏谦,是我自愿做的,和伯母没有关系,你不要再和伯母吵了。”

  “闭嘴!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你?你是傻吗,让你做家务你就洗了那么多床单,手破了还洗,你是不知道疼吗?”苏夏谦的声音很大的吼着墨雨笙。

  墨雨笙心里很委屈,她就算懂得苏夏谦在帮她,可还是忍不住的流眼泪,似乎在他面前,墨雨笙总爱展示自己柔弱的一面。

  苏母见他二人不说话,偷偷的回了房间,她也是害怕自己这个儿子冷脸的,苏夏谦冷脸的样子超级像她老公!

  墨雨笙和苏夏谦站在大厅里,一个紧绷着脸,一个不断的流眼泪。

  最后苏夏谦忍不住了,一把将墨雨笙搂入怀中,没有言语上的安慰,只是简单的抱着。

  两人抱在一起许久,久到墨雨笙觉得自己眼泪都快流干了,她问:“苏夏谦,你为什么这么维护我?”

  苏夏谦没有回答她,只是用力的抱紧她。

  墨雨笙也不再询问了,两人相继沉默。

  墨雨笙深吸一口气推开了苏夏谦,声音还有些哽咽,但是还是面带微笑着说:“我去把那剩下的床单洗完。”

  “不要洗了,你手都破了。”苏夏谦拦住墨雨笙,不理解她为什么还要洗。

  “没关系,不洗的话会泡烂的。”墨雨笙坚持,可她都不懂自己在坚持什么,她的手真的很痛,可远比上心里的痛,苏夏谦对她究竟是怎样的感情?她不得而知,只知道两人的身份天差地别,她永远都不能摆脱私生女的身份,而苏夏谦对她很可能是一时兴起,她不要陷入这个温柔的陷阱里,她需要醒醒。

  “那我和你一起洗。”苏夏谦改变不了墨雨笙的倔强,只好陪她一起。

  他说出这话时,墨雨笙是惊呆的,他居然要和自己一起洗床单?那画面她不敢想象。

  苏夏谦说干就干,走到外边拿起来床单,可是却不知道该怎么洗,他看到一边跟过来的墨雨笙,拉她过来,“快教教我该怎么洗。”

  墨雨笙心里偷笑,原来苏夏谦也有搞不定的事情,她的小手抓着他的大手,两人慢慢的洗着床单。

  夏日里的夜晚,蚊虫很多,苏夏谦好不容易和墨雨笙一起洗完了传单后,手上,胳膊上,腿上全部被叮满了密密麻麻的大包。

  很痒很痒,苏夏谦顾不得绅士风度的抓,可越抓越痒,被墨雨笙发现。

  “我的天,你是专门招蚊子的吗?”墨雨笙看到他满手的大包惊呼一声,连忙找来药水给他涂抹上,看到他又在抓了,忍不住伸手打了他一下,“不要再抓了,会感染的。”

  苏夏谦听话的不在抓,可还是很痒,他向墨雨笙装可怜道:“真的好痒,不然老婆你亲亲我,让我转移一下注意力?”

  墨雨笙被调戏,又忍不住打了他一下。

  啪的一声脆响,苏夏谦含笑在她耳边说道:“好爽,老婆你在使劲点打我。”

  墨雨笙被苏夏谦这不要脸的态度弄的无语,刚开始那冷漠的霸道总裁范儿呢?怎么越来越跑偏了。

  苏夏谦见墨雨笙不搭理他,心里不爽,便按住她强吻了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总裁,请你入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总裁,请你入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