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宴会风波
久绊是真2019-05-16 15:143,241

  苏夏谦含笑着说:“老实说你就是想讨好我,让我多做饭给你吃是吧?”

  墨雨笙的小心思被拆穿,嘴硬道:“我说的是实话,才没有讨好你呢。”

  苏夏谦笑而不答,带她去了一家礼服专卖。

  一进门苏夏谦就看中了一身蓝色纱裙,叫来服务员拿下来给墨雨笙换上。

  墨雨笙也觉得很漂亮,欢快的换了上,出来时,苏夏谦觉得自己真是捡到了一个宝贝。

  她一袭蓝色长裙站在那里,笑意盈盈,好像飘落凡间的仙子一般美丽动人。

  苏夏谦上前做了个绅士动作,“这位美丽的小姐,可否与我共舞一曲?”

  “荣幸之至。”墨雨笙从小学过舞蹈,所以气质非凡和苏夏谦站在一起,绝对的登对。

  付了钱之后,苏夏谦在车上忍不住热吻了墨雨笙,在她耳边道:“好想把你藏起来,让所有人都见不到你的美,只有我可以。”

  苏夏谦的占有欲惊人,墨雨笙突然害怕他会兑现不了之前三年的承诺,冷着脸没回应他。

  一句无话,车内的寂静让人觉得尴尬。

  终于到了宴会,墨雨笙挽着苏夏谦缓缓走进场。

  在场的人无一不被这郎才女貌的二人所吸引,苏夏谦皱起了剑眉,冷眼望去,四周男人打量墨雨笙的眼神才收敛了些。

  宴会上,墨雨笙虽然不用和人交际,可每个和苏夏谦打招呼的人都会礼貌的问一句,她是谁,她只能微笑着。

  墨雨笙觉得她的脸都快笑僵了,偷偷的和苏夏谦说了一句,“我要去卫生间。”

  苏夏谦点头同意,“在那边,你自己小心些。”

  墨雨笙觉得他小题大做,上厕所还用小心什么?

  可当她从厕所出来见到墨暖阳的时候,真的觉得苏夏谦说的是对的,因为一不小心就会遇到疯婆子。

  疯婆子看到她就像看到仇人一般,表情扭曲。

  墨雨笙不想搭理她,连手都没洗就转身出了门。

  墨暖阳不依不饶,跟上她,拽住了她的衣服,“墨雨笙,你是不是很得意啊?”

  “我得意什么?你这个疯子,放开我。”其实上次的照片不用想也知道是谁给苏夏谦的,除了墨暖阳她没和别人结过仇。

  墨暖阳对她冷笑一声,然后自己便飞了出去,跌倒在地,然后便大声的呼救道:“救命,救命啊,墨雨笙要杀人了……”

  人群很快将他们包围,因为墨暖阳之前玩过这一招,墨雨笙根本不在意,冷声说道:“是你自己撞的,与我无关。”

  “你……你居然还不承认!郑蕴骢!救我,救我!”墨暖阳趴在地上大声的喊着。

  郑蕴骢很快扒开人群出现,看到这样的场面,蹲在墨暖阳身边,“暖阳,你不要再装了……”

  “我真的……真的没装……流血了,郑蕴骢我流血了。”墨暖阳抓着郑蕴骢哭着说。

  在她说出流血的那一刻,郑蕴骢就懵了,墨雨笙没想到这次真的成真了,赶紧说:“快打120,叫救护车,叫救护车啊。”

  在场有好心的人播了电话后,所有人都在焦急的等着,救护车到时,郑蕴骢抱着墨暖阳对墨雨笙说:“雨笙,我真的看错你了。”

  墨雨笙下意识的摇摇头,想解释:“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你到这时候还在装?难道暖阳的血是假的吗!”郑蕴骢愤怒的吼出来,抱着晕倒的墨暖阳离去。

  墨雨笙站在原地,四周的人不断对她指指点点,她无助的捂住脸,低声解释:“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是她自己摔倒的,我没推她。”

  可根本没有人听她解释,苏夏谦这时姗姗来迟,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她披上,抱住她说:“我相信你,怎么了,雨笙,有什么事和我说。”

  墨雨笙仿佛看见救星一样,牢牢地抓住苏夏谦的手,“我真的没有推她,真的没有……”

  “好,没有,我知道你没有,对不起我来晚了。”苏夏谦抱起墨雨笙返回车上。

  墨雨笙的眼泪不断地流,“苏夏谦快开车去医院,快,暖阳她流血了……”

  “你别担心,她会没事的。”苏夏谦小心的安慰墨雨笙,她这个人啊,就算别人对她再不好,可心里还是担心着别人的,所以这样才会一直被人欺负,善良的过了头。

  苏夏谦一路飞驰,来到医院,得知墨暖阳没事的消息,告诉了墨雨笙。

  墨雨笙紧绷的心放下了,她差点害死一个幼小的孩子,虽然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如果这个宝宝没有了,她也是间接的杀害她的凶手。

  还好没事,万幸没事,墨雨笙在心里说道。

  但她突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还好被苏夏谦抱住,才没有摔倒。

  苏夏谦急忙叫来医生,“医生,她怎么样了?”

  “没事,就是受刺激过度了。”医生如此解释。

  刚刚那一瞬间,苏夏谦以为墨雨笙也怀孕了,他想了很多甚至想到了未来,看到墨雨笙沉睡的睡颜,苏夏谦觉得,他好像爱上她了,爱上这个傻傻的,笨笨的,很漂亮的女孩。

  墨暖阳醒来后得知孩子保住了,第一反应是:“怎么可能?”然后看到郑蕴骢的表情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补救道:“幸好保住了,不然我会恨死墨雨笙的。”

  可她在心中却在恨自己,这么使劲的摔,都见了红,这个孩子居然还没掉!她这么年轻,一点都不想生小孩!

  事情告一段落,墨雨笙醒来发现没见到苏夏谦觉得奇怪。

  走到客厅竟见到一个贵妇端坐在那里,她不解,难道这是苏夏谦的客人?

  她穿着一身睡衣,头发也乱糟糟的,不知道该不该过去打招呼。

  可贵妇显然已经发现她了,“你就是夏谦包养的那个女人?”

  来者不善,墨雨笙用手整理了一下头发,坐过去问:“你好,我叫墨雨笙,请问你是?”

  “我是夏谦的妈妈。”贵妇不苟言笑,然后眼神嫌弃的看了看墨雨笙,“想不到夏谦的眼光居然这么差劲!”

  对方是苏夏谦的妈妈,墨雨笙不敢反驳,只好坐在那里任她打量和嫌弃。

  “你今年多大了?”苏母问道。

  “24岁。”墨雨笙乖乖回答,不敢怠慢。

  听到墨雨笙的回答,苏母的眼神更加嫌弃,“你应该大学刚刚毕业吧?”看到墨雨笙点头之后数落道:“你一个刚刚毕业的小姑娘,不好好工作,就想着走捷径,被男人包养有那么好?”

  墨雨笙想反驳但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乖乖的低着头听着。

  苏母见墨雨笙不吱声以为她默认了,更是生气,“现在的年轻人啊,都不学好!自己有能力不努力,只想着走捷径,爬人的床被人家当奴隶使唤就有那么好?这事情如果被人知道了闹大,你还有什么脸面面对你的父母?”

  “我……”墨雨笙忍不住了想解释,可苏母完全不给她机会,摆摆手道:“你别说你有什么苦衷,这个世上生活的人哪儿有容易的?谁没有苦衷?但那也不能成为你堕落的理由!人靠自己双手努力挣来的钱花着才是最舒心的!”

  苏母孜孜不倦的教导着墨雨笙,墨雨笙插不进话,无奈的听着,终于快睡着的时候苏母停下了。

  “额……伯母你说完了?”墨雨笙看苏母累了的样子及时打断,并转移话题道:“伯母,你这么早来,应该都没吃早饭吧?不然我给你做点饭吧。”说完不等苏母回答,逃一般的跑进了厨房,世界终于安静了。

  可安静了没五分钟,苏母又跟进来,看着墨雨笙做饭。

  墨雨笙洗着菜,苏母告诉她,“这个菜呀不能这么洗,需要放一点点盐泡一会才能洗的干净。”

  “好。”墨雨笙应答着,终于把菜全部洗好,切菜。

  苏母又有了要求,“你这菜这么切太大了,煮不烂的,得切小一点,还要漂亮。”

  墨雨笙一一答应,并按照苏母说的做了改变。

  看到辣椒时,墨雨笙才想起问苏母的口味,“伯母,你能不能吃辣啊?”

  “能,怎么不能,要多放辣!越辣越好,夏谦就随了他爸爸,一点辣的都不能吃,可怜了我只能陪他们吃清淡的菜。”苏母抱怨着,又想到夏谦不能吃辣又怎么会买辣椒,问道:“难不成你也喜欢吃辣?”

  墨雨笙点点头,“伯母我给你做我最爱吃的辣椒炒肉丝,保证你爱吃,可辣了。”

  “真的吗?太好了,我都好久没吃辣的了,夏谦他爸爸就爱管着我。”

  此时墨雨笙觉得,苏母其实挺可爱的,除了话有点多,脾气有点像小孩子一样,好哄的很。

  饭菜终于出锅,苏母望着一大桌子辣菜,垂涎欲滴。

  可突然,苏夏谦回来了,看到一桌子的辣椒无语,“妈,你这样我要告诉我爸了。”

  “我没有吃!”苏母极力争辩,并拉上墨雨笙,“你说我是不是没吃?”

  墨雨笙憋笑作证,想不到伯母居然这么怕伯父,“伯母的确还没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总裁,请你入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总裁,请你入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