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双重打击
久绊是真2019-05-16 15:133,222

  苏夏谦听到这声不确定,车没炸他先炸了,他极力摆脱了警察的控制,跑到了车的旁边。

  他大声的喊:“墨雨笙,墨雨笙你在里面吗?你听到我说话吗?”

  墨雨笙迷迷糊糊听到苏夏谦的声音,很惊喜,她想回答,嗓子却无论如何都发不出声音。

  她只能奋力的抬起疼痛的胳膊,往旁边砸去,回应苏夏谦。

  可现场太过吵,苏夏谦没有听见,还在不断地喊着墨雨笙的名字。

  墨雨笙知道他来了,知道他在她身边了,就安了心,放下了最后一丝的卸备,晕了过去。

  终于快在苏夏谦失去理智的时候,她们被救了出来,抬上了救护车,他也跟着一同前往。

  车上的医生在检查墨雨笙的身体,苏夏谦看到她全身青青紫紫,还有斑斑点点的血迹,他很自责,“医生她怎么样了?”

  “全身有多处骨折,最大的伤口是右臂,索性头部没有重伤。”医生简短的回答,“还有另一个车里的老太太只有一点轻微的擦伤,没有大碍。”

  苏夏谦点头,他知道,被救出来时,墨雨笙的怀里还紧紧抱着苏母,即使晕倒了也没有一丝懈怠。

  他看着墨雨笙受伤的模样,眼泪终忍不住的流出来,他别过脸。

  这一切都怪他,如果不是他着急走也许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了,警察观察现场给出的解释是刹车失灵才导致车祸,可老赵在苏家干了十多年,从未出现过类似的事,车子他也从来都是定期送到车店保养检查的,这一切肯定不寻常。

  此刻的苏夏谦已经冷静下来了,恢复了他精英又冷漠的总裁形象。

  他打电话给一个私家侦探,“帮我查查今天有谁和老赵接触过!”

  他不得不怀疑这件事是有人想害死他却害错了人,因为今天公司的股份波动很大,有人在暗中打压苏氏。

  苏氏之所以能在A市长存,靠的不仅仅是他和他父亲一样敏锐的市场观察,还有他的铁血手腕,这次的事他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苏夏谦在救护车上,眼神至始至终没有离开过墨雨笙,他真的好害怕就这样失去她。

  电话声响,是秘书的电话,“苏总,有人造谣说是您出了车祸,苏氏的股票滑掉很多,也有很多股东打开电话询问此事。”

  苏夏谦捏了捏皱起的眉心,“你先打给媒体澄清一下,还有把舆论风向转移到这次车祸是人为的。”

  “至于股东,你先安抚一下,我到了医院安排视频会议,我亲自和他们说。”

  “好。”秘书快速的做出了相应的准备,这次苏氏的危机时刻,她在苏氏的五年是没有遇到过的。

  救护车行驶很快,到了医院没有停留,墨雨笙被推进了手术室。

  苏夏谦即使很担心但什么也不能替墨雨笙做,只能静下心找了一台电脑,开启和各个股东的视频会议。

  会议持续两个多小时,股东都对这次的苏氏危机展开了落井下石,想要撤资。

  他们各自都有自己的公司,被苏氏压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苏氏的危机了,他们终于有翻身的机会了,能得第一谁会想争得第二呢?

  股东纷纷撤资,抛售股票,但也有一些跟着苏氏成长的老股东誓死追随,力挺苏氏。

  苏夏谦冷笑,这次也算是看清了一些人的野心,他打电话告诉秘书,“把市场上抛售的股票已多出百分之五的价钱买回来。”

  “可是……”秘书有些迟疑,如果这样的话苏氏的股票一大半都在苏总手里,钱都买了股票,又没人注资,苏氏如何能度过此关?

  苏夏谦知道她的顾虑,可他现在没心情解释,“你就按照我说的做,还有把车祸的事嫁祸给某个公司,具体是谁不必多说,我自有安排。”

  秘书答是,会议结束,苏夏谦疲累的揉揉头,连忙跑向医院。

  他抓住一个拿血袋的护士,问:“刚刚车祸送来的女人怎么样了?”

  护士拿着血袋焦急的说:“你是她什么人?病人五脏六腑受到了太大的撞击,大出血,正在手术中,医院里o型血不多了,你是o型血吗?”

  “我是,我是,我可以抽血。”苏夏谦答着,内脏出血,雨笙你一定要好过来,我不能没有你。

  抽血很快,苏夏谦看着源源不断从自己身体中抽出的血,一时有些眩晕

  他有晕血症的,在别人见到墨雨笙没晕完全是太紧张了,忘了晕。

  护士见他脸色有些不对,给他端来一杯糖水,拿起刚抽出的温热的血跑进了手术室。

  手术中的牌子由红到绿,这期间,苏夏谦想了很多很多,想到和墨雨笙的相遇,想到和墨雨笙的以后。

  护士认识他走过来告诉他,“病人手术很成功,但还没脱离危险,在重症监护病房,你可以去看看。”

  “好,谢谢你。”苏夏谦道谢之后换上了消毒衣服,进了病房。

  墨雨笙就那样平静的躺在那里,如果不是因为她的手是温的,苏夏谦真的以为她不在了,还好,幸好,她还在,自己还没失去她。

  苏夏谦紧握着墨雨笙的手,看着她苍白的脸,她看着很虚弱,闭着眼睛,完全没有了平时的活泼可爱的姿态,他的手轻轻的滑过她的脸颊。

  一滴眼泪滴在了她的手上,苏夏谦喃喃自语,“对不起,对不起。”

  “你要快点好起来,我答应你,以后我一定多让着你,不欺负你,你快点醒过来吧。”

  “你知道我听到消息的时候有多怕吗?我真的好怕失去你,雨笙,我爱你。”

  苏夏谦温柔的告白,可墨雨笙此刻却不能回应他。

  苏夏谦轻轻的在她额头上印下一吻,退了出去。

  转身去看望母亲,苏母只是轻伤,早就醒了过来,苏夏谦过去后,苏母一把拉住了他,问:“雨笙她怎么样了?”

  苏夏谦摇摇头,“妈,你和雨笙……”话被电话铃声打断,苏夏谦快速的说了一句,“雨笙没事。”让苏母安心,他退了出去接通电话。

  “苏总,有人爆料您的司机被撞死后,您对他不闻不问,他的家人正在媒体面前诉哭。”

  “老赵只有一个女儿,还在M国,怎么会对媒体爆料?”苏夏谦不解,这是他完全没想到的。

  “爆料的几人称是老赵的弟弟和弟媳。”秘书简单回答。

  苏夏谦知道了,老赵在苏家十几年,也攒下了不少钱给女儿,有人想趁此事趁机打压苏氏,爆苏氏的丑闻,看来这事不是能用钱解决的了。

  他无奈只好给远在M国,老赵的女儿打电话,他本来想把一切事都安排好在通知她的,可现在的情况恐怕不允许了,他需要她回来作证。

  电话接通,苏夏谦简单委婉的说了下情况。

  电话那边的赵菲儿完全崩溃,不能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

  “你节哀,尽早回来,我还有些事需要你帮忙。”苏夏谦安慰一句挂了电话,很怕赵菲又纠缠他,他现在可没空安慰人。

  挂了电话回到了苏母的病房。

  苏母已经累的睡着了,他忘了一件事,他还没有通知他爸爸,他打通电话,“爸,我妈出了车祸。”

  “臭小子,不要胡说。”苏父还不知晓此事,正在书房看书品茶。

  苏夏谦无奈叹口气,“爸,我说的真的,我现在就在城北医院呢,你过来看看我妈吧,还有咱们家老赵没了。”

  “什么?”苏父震惊的站起来,把心爱的茶具打翻了,“你妈妈怎么样了?没大碍吧?老赵没了?究竟什么情况,臭小子你快给我说!”

  苏夏谦只好无力的把事情再说一遍,然后告诉苏父拿着衣服过来给苏母和墨雨笙替换。

  挂了电话后,苏夏谦站在走廊里。

  上次好像也是在这儿,墨雨笙笑着抱着他的后背,可现在一切都变了,她在那里了无生息的躺着,如果没有氧气罩,他隔着玻璃都不知道她还在没在这个世界上,这种害怕失去的感觉很难受。

  他点燃了一支烟,可有经过的护士告诉他不能抽。

  苏夏谦觉得好累,但他不能倒下,他还没能确认墨雨笙的安全呢。

  “苏总,老赵一家的事情爆出影响很大,有很多市民甚至出现了抵制苏氏的情况。”

  事情不断发酵,短短一晚上,网上的新闻铺天盖地,都在说苏氏,连带着苏氏这些年做的不好的地方也都被放大,事情在恶性循环。

  赵菲给他发的信息表示还有几个小时就到了,他通知秘书,“叫来所有媒体记者,所有股东,在把老赵那些所谓的家属找来,我要和他们正面较量一下了。”

  这几个小时,苏夏谦都在被动的做出弥补,可现在他必须做出反击了。

  他盯着手机上他那天偷偷拍的墨雨笙的照片,亲了一口,然后整理了下衣着,去了公司。

  新品全部被召回,也相应的做出了弥补,可有些人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在网上散播流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总裁,请你入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总裁,请你入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