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惨出车祸
久绊是真2019-04-22 11:313,209

  苏母一愣,然后看到快把脸埋在桌下的墨雨笙了然一笑,她也是年轻过的人,情侣间的打打闹闹她都懂,她为了不让俩人尴尬只好装作不知道。

  墨雨笙偷偷抬起脸对苏夏谦噘了噘嘴,表示不满。

  苏夏谦只好摸摸她的头发,安抚她。

  俩人的互动被苏母看在眼里,暗自点头,墨雨笙其实也不是很差,之前可能真的有误会。

  饭毕,苏夏谦接到了来自秘书的电话,“苏总,新品上市之后,有很多人反应新品的质量问题。”

  苏夏谦皱眉,这可不是小事情,这次他为了有借口召新闻发布会,提前把没有测试好的新品公开售卖,始终是个错误的决定。

  他对苏母和墨雨笙说抱歉,“妈,公司有点事情,我要先回去处理一下,等下我叫老赵过来接你和雨笙。”

  苏母见怪不怪的点点头,他就是这样忙,“去吧去吧,早点回来陪雨笙,不要忙坏了身体。”

  苏夏谦点头,然后弯腰揉揉墨雨笙的头发,“你乖,等我回家。”

  “好,不要忙太晚。”墨雨笙知道知道苏夏谦有多忙,在他办公室待的那一天就知道了,所以很体谅他。

  苏夏谦很快走了,走之前还不忘给老宅的司机打电话叫他过来接墨雨笙和苏母。

  被留下的墨雨笙和苏母双双对视,墨雨笙觉得全身都僵硬了起来,很不自在。

  苏母似乎发现了她的小尴尬,试探性的笑着问:“雨笙,夏谦他是苏氏的继承人,有些时候他可能会不在你身边,你能体谅他吗?”

  墨雨笙点点头,真心诚意的回答:“我知道他一直很忙,这些我都能理解,只希望他不要为了工作累坏了身子。”

  苏母笑着拍拍她的手,感叹道:“你这么想是对的,只是有时候男人啊,在外面难免应酬,但家总归是不一样的,你要知道这一点。”

  墨雨笙不懂苏母这话的意思,但还是乖巧的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等了很久,司机才到。

  “不好意思,太太,路上遇到了墨小姐,所以耽搁了一下。”司机老赵解释说。

  苏母满不在意的点头,她之前就是太相信暖阳了,以至于误会了雨笙。

  但总归是放心不下,问了一句,“她怎么样?”

  “墨小姐的脸色不太好,没有和我多说就走了。”老赵回答着。

  苏母想着还是打个电话才能放心,暖阳出院她都没有去看望,她拨通了电话。

  墨雨笙听说墨暖阳的不太好也有点担心,尽管这个妹妹对她有很深的恶意,可毕竟也是她的妹妹,而且她住院的事,墨雨笙始终觉得自己有一份责任,如果她当天和墨暖阳好好说话的话,也许墨暖阳就不会那么激动了。

  电话接通,那边墨暖阳的声音微微颤抖,“伯……伯母,你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啦?”

  “你这孩子,伯母还不能给你打电话了?”

  墨暖阳此时在餐厅的地下停车场,手中拿着工具,和苏母打电话,“没……没有,伯母你当然可以给我打电话了……”

  “暖阳,刚老赵说在路上碰见你,见你脸色不好,你怎么样了?”苏母关心的问着。

  墨暖阳此时被苏母关心的话语问住了,紧张的手中的工具一下掉在了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让她回神,“伯母,我没事,就是不太舒服而已,我睡一会儿就好了,伯母我先挂了,我还有事。”墨暖阳急匆匆的挂了电话,然后快速的捡起工具继续对老赵的车做手脚。

  她曾经一段时间对车有很深的迷恋,所以不管什么车型她都可以信手捏来的装拆,她在路上碰到老赵时,老赵说起苏母请苏少和少夫人吃饭,少夫人是谁?还不是今天在发布会上公布的墨雨笙,她的不甘全部被点燃,尾随老赵到了这里。

  想起墨雨笙,她因为苏母的关心一点点的善良被泯灭,加快了手上的速度,终于,车上的刹车被她弄坏,她捂紧了头上的帽子和口罩逃离了现场。

  这边,被墨暖阳挂断了电话的苏母,更担心了,“这暖阳是怎么回事呀,奇奇怪怪的。”

  墨雨笙听到了俩人的全部对话,也有些担心,但还是安慰苏母说:“也许她只是累了想休息呢。”

  苏母叹口气,点头称:“暖阳她的确不像小时候那般善良可爱了。”

  墨雨笙没答话,但她觉得苏母说的是对的。

  回想起最初刚见到墨暖阳的时候,她只是一个傲娇又漂亮的小公主,虽然有些难缠,但和她很好,但慢慢的一切都变了,她对她的眼神充满了厌恶,也不在缠着她一起做作业,她将她推开了。

  是什么让一个人变化如此之快呢?墨雨笙不懂,但这一切都回不去最初开始的样子了,她知道。

  墨雨笙和苏母走着,墨雨笙还有些神游太空,绊了一下,苏母抓过墨雨笙的手让她挽着自己,“你呀,可小心着些,不要冒冒失失的。”

  墨雨笙红了脸,点头称是,然后挽着苏母的手一步步向外走去,这感觉有点像她从前挽着自己妈妈的手一样,心里暖暖的。

  俩人坐上了车,苏母一看时间,已经晚上八点钟了,“老赵你快点开,我要追的电视剧已经开演了。”

  “伯母,你还追剧?”墨雨笙觉得新奇,没想到苏母还喜欢看八点档的言情剧。

  “是啊,我最近追的古装剧,超级好看,在家闲着无聊只能看看电视剧打发时间,雨笙你以后有空多来老宅陪陪我啊。”苏母说道,又催了老赵一遍。

  忙着检查车子的老赵急忙答应,“夫人放心。”然后便不再检查了,他刚刚觉得车里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可又一想他上楼时明明锁了车子,所以不再怀疑了。

  车子慢慢启动,苏母有些累了靠在车窗上,墨雨笙轻轻的将苏母的脑袋扶过来,靠在自己肩膀上。

  她看着窗外的夜景发呆。

  前面是红灯,可她发现老赵居然没有减速,她提醒一声,“赵叔,前面是红灯。”

  “我知道。可是刹车不好使了。”老赵焦急的声音答着。

  “怎么会?”墨雨笙的一声轻呼传出来,车子便撞上了前面的货车,电光火石间,墨雨笙牢牢的将旁边苏母的头保护在自己的怀里,然后便听到一声巨响,她晕了过去。

  她迷迷糊糊间听到,警笛声,人群的吵杂声,她动了动嘴,却没发出声音。

  她忍着全身的痛睁开眼,发现眼前一片漆黑,鼻间有非常刺鼻的汽油味道,她处在狭小的车内。

  她急忙摸摸旁边,发现苏母还在她身边,安了心,又听到警笛声,她扯破了嗓子喊道:“救命啊,救命。”声音嘶哑且充满了挣扎害怕。

  很快有人回应,“里面还有几个人?”

  墨雨笙此刻也顾不得嗓子犹如咽了一块玻璃的疼痛了,大声喊道:“车里一共三个人,快救救我旁边的人,她晕过去了。”

  “好,现在稍等,请稳定情绪,配合救援。”警察知道她此时的害怕,安抚了她一下。

  墨雨笙深深的呼吸,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她根本不能思考,黑暗中,吵杂中,她想起了苏夏谦,她突然好想给他打电话。

  可是在被挤扁的车厢里,她动一下都觉得困难,更别提摸出手机给他打电话了。

  不知道苏夏谦有没有得到消息,他有没有站在车外等她。

  此时的苏夏谦正在开会,探讨新产品的事情,但他突然的觉得不安,松了松领带,招手告诉秘书,“给我家别墅播个电话,看看少夫人回去没。”

  秘书得令,出去打电话,打了很多次都没有人接,然后突然看到紧急新闻,一辆悍马车撞到货车,车内人员伤亡不知,而车牌号正是苏总家的。

  秘书慌了神,一把打开了门,把手机递给了苏夏谦,让他看。

  苏夏谦看到新闻,只匆匆浏览了一眼便坐不住了。

  车内人员伤亡不知,几个大字旋绕在他心间,墨雨笙和她妈妈究竟怎么样了?

  他快速的开车前往现场,可出了车祸,车子随时可能会爆炸,除了医护人员和警察所有人员都被安排撤离,现场也被封锁,苏夏谦过不去了。

  他跑下车,想冲过去,却被警察拦住,他发疯了一样挣扎,“我是家属,我是家属,让我过去。”

  警察听说他是家属卸了防备,苏夏谦一使劲就脱离了警察的控制,他快速的跑到事发地点。

  所有人都在忙碌着,只有他无助的看着被挤扁的车,眼泪夺出眼眶。

  “墨雨笙!墨雨笙你在里面吗?”他大声呼喊着,试图上前帮忙。

  却被警察拽住,“这位先生你要冷静,不要打扰到警察救人。”

  苏夏谦稍稍的恢复了冷静,“请问还有多久能救出来?车是不是随时都有爆炸的风险?”

  警察诚恳的回:“具体多久能救出来我也不知道,车的确有爆炸的风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总裁,请你入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总裁,请你入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