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是悠闲自得
白色的花茶2019-11-19 19:531,073

  我是一个狐妖,自得美画皮,苦心修炼,愿修仙得道……

  谁知……

  女娲庙前

  一穿着华丽服装男子在女娲庙柱子上刻上一首诗,“即是天上美人仙,何不下凡渡情缘。”

  “大王,您在女娲庙前写诗,会不会太亵渎神灵啊?”费仲问。

  纣王停下了笔。

  “咱大王是天子,自有天所护,不会有什么事得。”尤浑说。

  商王笑了笑,“尤浑,你什么时候嘴那么甜了,本王竟不知道。”

  “大王,臣说得话是事实”

  “哈哈哈哈,当然!”纣王又提起了手中得笔,其下半句诗为,“若不下凡渡情缘,怎能相笑在人间。至味清欢两不厌,相守在人间!”

  费仲尤浑看了不禁打了一哆嗦。“大王,我们走吧。这地方也没什么好看得啊。”

  “哈哈哈哈,是啊,除了这位美人,确实没得好看!”说完纣王就挥了一下那华丽得袖子走了。

  ……

  天上有三道彩色虹光飘下女娲庙。

  那三位美人如那天仙下凡一样,惊倒世人。

  “姐姐,你看看这诗是什么意思啊,我倒觉得这纣王好是深情。”穿着橙色衣服得女子朝那位身穿深蓝色女子问。

  “哎呀!三妹,我感觉你说得对极了,这男人还真有好东西啊~哈哈哈哈!”

  “你们脑子真笨,这分明实在亵渎我们的女娲娘娘,看这情秽之词,女娲娘娘必定大怒!”

  那称呼大姐的便是在那千妖洞的狐狸精,白凝琥,那身穿深蓝色衣服的便是千妖洞的九尾雉鸡精,雉青,穿橙色衣服的女子便是琵琶精,邳瑛。

  忽然天上黑光轰轰一声乱响,实在祸起萧墙了!

  见那女子于那女娲庙的石像如此之像,便知此人就是女娲。

  三妖见了立即跪拜。

  “恭候女娲娘娘!”且三人跪在地上不敢轻易抬头。

  女娲看了那柱上的诗,顿时大怒。

  女娲捏指掐算,“哼,殷商气数只有刹那,这,便是商朝惩罚吧!”

  女娲有看向白凝琥,“白凝琥,我以女娲身份命令你,此时殷商正缺美人,你须前去,使尽解数,让这商王朝如夕阳般掠去!切记,你不可杀他,但要折磨他,生不如死!你二人也要辅佐白凝琥!”女娲说完就走了。

  “是。”白凝琥三人愣愣的接了命令。

  “唉~大姐,我们怎么招了个这么一个烂摊子!”雉青满脸不高兴。

  “是啊,我们歪打正着竟摊上这么个事,这的该去算算命了。”邳瑛也是满脸不高兴的说。

  “唉,这走一步看一步吧,女娲娘娘的命令我等又怎能反抗,只能听命,不得半步错误。”白凝琥忧心忡忡。这是在想什么?想那纣王还是想那命运?亦或者这是不是自己成仙的最后一步?白凝琥决定不下来,只能步步为营,七窍玲珑了。

  “要埋掉本性,去陪那纣王,狐狸啊狐狸,你怎能单纯!?”白凝琥自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妲己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