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章:去死吧畜生
暮雪殿2019-04-13 15:281,242

  姜小若没有继续听下去,她很快的挂掉电话,嘴角抽了好几下。

  她家在黑街的边上,挨着城中村,城中村的后面有个很大的垃圾收购站。

  她多坐了一站路下公交,直奔垃圾收购站。

  垃圾收购站中午那会儿没人,她溜了进去,在垃圾堆里扒拉出两个手掌大的玻璃片,又捡了块破布,把玻璃片的尾部给包起。

  除了这两样,她还从里面扒拉出一根一人高的钢筋,以及一顶脏的不知道是什么颜色的帽子,她戴上帽子,拿着这三样东西,朝家的方向一步步走过去。

  她家住在地下室,原本的房子因为继父欠赌债卖了,现在的房子是租的,一共四十平方大,一个月房租费八百,就这样,还欠着人家房东三个月房租。

  她拖着腿,走了大概四十分钟,来到一座破败老旧的小区前。

  因为是旧小区,没有安保人员,只有一扇生了锈的大铁门。

  她压低帽檐,没有从大铁门那里走,而是从小区的后面,楼与楼之间的细窄过道绕了进去。

  她没有立刻回家,远远的藏在一株老树后面,朝自家的方向去看。

  那里停着一辆脏兮兮的白色面包车,姜小若认识这辆车,这是郭老板的手下大壮的车,这几次都是大壮带着人来要债。

  在等待的过程里,夏树打来一个电话,问她是不是在火车站,他马上就去找她,说有事要和她说。

  夏树说这些话的时候有点奇怪,声音在颤抖,而且他周围实在是太安静了。

  姜小若反应很迅速,她嗯了声,对着电话那头的夏树道:“在火车站,车还有一个小时就开,你要是来的话到二楼候车区找我。”

  姜小若话刚说完,那边夏树电话就挂了,挂的十分的迅速。

  等那边挂掉电话,姜小若站在原地等了没一会儿,便有七八个汉子从她家里冲出钻进面包车迅速的开离。

  等车子彻底离开小区,姜小若才拿着钢筋棍往自己家去。

  她在这个阴暗潮湿的家住了两年,仍旧是没有习惯里面的霉味。

  通往地下室的台阶一共有七阶,每一个台阶上都因为常年见不到阳光显得湿漉油腻。

  门没关,她才踏上台阶的时候,就听到了姜琴的哭嚎声,何忠又在打她。

  姜小若握紧手里的钢筋棍,纵是腿不方便,也迈大了步子走进去,反手将门关上。

  屋子里的味道乱七八糟,不仅仅有霉味还有一股子的臭味以及一股难以言喻的味道。

  屋子里头没有客厅,因为小,厕所和厨房在一起,只用一扇门隔开。

  主卧稍微大一点,次卧还没十平方大。

  姜琴在主卧的地上坐着,身上没有衣服,何忠手里拿着一截皮尺,正在狠命的朝姜琴的背上抽打。

  姜琴蜷缩着身体,几乎快要滚到床底,只抱着身体在那哭,也没有反抗。

  皮尺一道一道的打在肉上,划出一道道血痕,每一下,姜琴的哭喊都快要窒息。

  何忠今天没喝酒,打的每一道都用尽了全身力气,要是他喝醉了,偶尔还能打轻点。

  何忠背对着卧室门,没看到进来的姜小若,姜琴蜷缩着身体也没看到她。

  姜小若握着钢筋棍,面无表情,径直的走过去,在何忠打的正起劲时,她把玻璃片放到了病服兜里,双手握住钢筋,用足了生平最大的力气,狠命的朝何忠的后脑砸去!

  “去死吧!畜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最愚蠢的一次浪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最愚蠢的一次浪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