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彻夜饮酒
猫妖冰欲2019-07-26 11:011,330

  君笑莞尔,

  这身着女装便行女子之礼,这身着男装自然也姓男子之礼才是般配。这公子自知君笑的性别又何必去居于一个礼节?

  苏皓轩听完自是大笑。都说这京城的姑娘婀娜多姿,礼貌待人。可眼前这位上次让他别问姓名,这次让他别拒于性别。想这红尘之地竟有这样脱俗的女子。苏皓轩将眼前的酒杯倒满。又倒了一杯推至君笑面前。

  在下欣赏姑娘的不拘小节。不知姑娘今日是否有空陪我喝上一杯。

  公子若是听曲我尚且有空弹上一曲,只是今日约了好友,不行方便。

  哦,是何人,我可否见上一面?若是姑娘愿意叫来一起喝酒作乐便罢。

  想是要服了公子的面子,我姐妹二人今日有心事所叙,若公子真是有意可来日再来,君笑定与你饮酒作乐。

  见君笑推辞,苏皓轩也不再留她作曲,只是摆手让她回去。

  君笑前脚才出门,一个侍从便从门口进来。

  公子可是看上了这位姑娘。若是公子有意十几两黄金买回去便是了。何苦每日忙完之后,又跑到这里来等他?

  苏皓轩摆了摆手。

  窈窕淑女,钟鼓乐之。我十几两买去,不过是买了她的肉身,怎能买到她的心?况且本公子也对他暂时无意。只是这样的奇女子,平身少见了。他交个朋友也未尝不可。

  侍从放下茶水便退下了。苏皓轩又倒上了一杯酒。

  白君笑?好名字。红颜一曲,为搏君笑。

  苏皓轩笑了笑。

  这边房间君笑回来了。凝月只径自喝酒,醉倒在了一旁。

  这丫头说好,等我回来再喝,怎么自己喝上了?

  君笑无言,往凝月身上盖了一件衣服。也自己坐到了窗边。今晚的月色很好。楼下吵闹的歌舞声传到她耳朵里。楼里总是那么繁华,果真是那句诗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如今盛世自然不会有战乱,但真是变化,谁又说的准呢?

  对面窗户有一个身影注视着君笑,君笑也看着对面的窗户。左思右想还是起身走了过去。

  君笑把门打开看了看房中的人,苏皓轩有些吃惊地站了起来。

  姑娘刚才不是说已约了好友?怎的又得空过来。

  还是约了那丫头喝酒。结果我就过来这一会儿。他便自己喝醉了。

  苏皓轩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示意君笑坐下。

  他都没有坐下,只径自走上了旁边古琴之前。指尖轻轻一捻。

  公子可否有兴趣,听我奏上一曲?

  姑娘请。

  君笑扛了琴放在下面的桌子上自己又坐了下来。指尖在古琴上不断地跳跃着。一曲《梅花三弄》就这样的弹奏出来。苏皓轩有些吃惊,先前只是知道君笑擅长琴艺,不知竟有这番的造诣。就算与哪户小姐相媲美,眼前这女子也是更胜一筹。

  苏皓轩未过问,一晚上过去,二人也只是煮酒谈心。

  第二天君笑醒过来,苏皓轩已经走了,留了句“再回 轩”让红姨转告她。君笑则是一脸无奈,萍水相逢,哪来的再回呢。去到对面房,凝月也走了。收拾了一下,君笑也起身回了白府。

  白府自然除了若夏没人知道君笑一夜未归,若夏看到君笑回来便也是笑盈盈的迎上去。

  空闲了几天,到了白太爷过寿的日子,君笑只是简单收拾了一下衣物。随大姨娘行的有君笑,而十五姨娘那性子,自然白老爷钦点的让带着,还有个二姨娘稳重得体,代表白府赴宴自是不为过。白府的马车,随行丫鬟浩浩荡荡的穿过大街小巷,走了三时辰的路程,一座浩大的建筑出现在面前,所有的建筑无处不彰显白府的华贵。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帘舞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