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全世界的幸福都和我无关
天意故难明2019-11-23 15:3414,779

  在家带孩子一日重复一日,孩子一天天长大。我慢慢学会了自己换灯泡,修电泵。修洗衣机。生活漏洞百出,我就缝缝补补。

  每天晚上都要和孩子聊半个小时天。

  大辉和他爸妈偶尔家来。

  大辉想让他妈给带孩子,说一个月给她两千块钱让她带两个小孩在家。

  他妈不答应。

  我在家带孩子适应了以后,我觉得这一切都是上天的美意,骨肉不分离,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这是多么美好,能够有幸陪伴孩子长大。虽然心里是这样想的,但是我嘴上却不是这样说。

  邻居见了我说:你婆婆也真是的,家里哪有年轻人在家带孩子的,人家都是婆婆带孩子,媳妇出去挣钱,她要是赚钱给你们花也一样。

  我:给个屁钱,自己那衣服都能拉一火车皮,整天买衣服,上次牛仔裤一买两条,腰太瘦,二尺六的腰还穿不上,直接就扔了,败家玩意,她那裤子又肥又短,别人也穿不了。不给我带孩子,想死在上海,最好有本事在外面待一辈子,老死都别回来。

  邻居:她那么会打扮也是祖传的,你婆婆和婆婆大娘都是一样的,俏老太太,整天买衣服,你婆大娘家的两个嫂子也是一样的,你们家肯打架吵架也是祖传的。你婆婆以前整天追着你婆奶奶打。快死的时候躺在床上,都是你公爷给端屎端尿。想吃个煎饼都没有,你婆婆说:不给她吃,饿着她。

  你们家祖传的不和睦和别人家都不一样。

  我:我婆婆多牛,年轻时候欺负老婆婆,现在欺负儿媳妇。你看她那块头,我是说说不过打打不过。

  邻居哈哈笑:你这小身子骨那可干不过她。

  那个时候,每次过年他们一大家子都跑回来,都是年三十来。还提前给我打电话让我买菜卖肉过年。回来之后又得给他们铺床找被子。

  盖完走了,不洗我嫌脏,洗了我也憋气,很不痛快。

  我就很烦这一家人。

  整天就知道在这房子里挤吧。我在这个家也没个主人的身份和立场。还不是这家人太不要脸了。

  婆婆几乎每年都要跑家里来住一些日子,一住就是三四个月。什么活也不干。

  吃完饭碗一推就去床上睡,

  要么铺垫子在屋里客厅趴着看电视。我早上早起给孩子做饭,然后送闺女去上学,回去洗衣服刷锅刷碗。然后带着儿子去玩。她什么事情都不帮我做,她应是觉得反正我天天都是那么点活也忙不着。

  我也不是刻意给她做饭,只是饭一做就多。给她吃总比扔了强。但是她又那么懒,菜也不给家里买。看着实在可气。我中午做完饭骑电动车去接孩子放学,大毒的太阳,晒的我黑不溜秋她倒是在家捂得又白又胖。整天还把洗澡的衣服放在洗衣机占着又不洗,我就拿出来给她扔一边,把衣服洗完晾好,再给她扔回去。

  有一天我在烙韭菜盒子。我刚烙出来一个她就开始吃。我儿子跑到她跟前举着胳膊使劲捞着,一把给夺下来,然后拿来举到我面前给我。

  我心里想你奶奶咬过的东西我才不吃。

  我拿过来放笊篱里,跟儿子说:妈妈现在忙着烙饼,不得空吃哈。

  这么小的人都知道干活的没吃上饭,闲着的人就会张嘴吃。

  他奶奶说:你个小东西,就跟你妈妈亲,还不给奶奶吃是吧。

  我就冷笑一下,还是装装样子把她咬的韭菜盒子又给她。

  我儿子又过去给夺了下来。

  我心里挺感动的,这么小的熊孩子都知道护着妈妈,没白疼。我婆婆住在我们家挂耳的那间房,有一天我开她屋里的门,发现很多喝完的矿泉水饮料瓶子,还有苹果核,我心里想,这个死老太太跟我们住在一起也能买东西藏着吃独食,还天天吃我做的饭。

  后来她有一次买五个梨回来。放客厅里,我拿了一个削完皮给两个小孩吃。我家小孩吃东西带皮就吃不下去。吃完了我也去洗了一个梨吃。然后老太婆看见就不高兴,自己三个梨一气吃完了,我心里想:可真毒,五个梨,我们娘仨才吃俩,她一个人就吃三个。

  她说话嗓门也大,整天特别喜欢说人是非,有时候跟我叨叨那么半天,谁呀谁呀这个那个的,一边说还一边爆粗口。

  我也不吭声。

  邻居打门口过去,说那谁家,大辉的媳妇真怕婆婆,那老婆婆嗷嗷叫,媳妇一声也不吭。

  对门二奶奶来我家和婆婆闲话玩,二奶奶辈分大了而已,跟婆婆差不多岁数差不多进到这个村长。

  二奶奶整天说自己年轻的时候,那么多男的紧她挑,可是偏偏不长眼挑了二爷爷一个坏蛋,她的那些小姊妹都混好了,就她现在混的差。

  她俩在一起一起批判老婆婆怎么样怎么样没有人性。

  我婆婆说:丫头妈,你不知道你婆奶奶以前有多坏,大辉小的时候她也不问事,地里的活也不帮忙,光给老大家帮忙,可偏心了。

  我:你知道她孬种你别跟她学着就行,再说了,人家都死了多少年了,你说这个干啥,越说越又气,要不然你去她坟子把骨头扒出来再抽一顿,把她挫骨扬灰。整天哪来那么多事。

  我又转头说二奶奶:二奶奶,你两个儿子也有二十了吧,也快娶儿媳妇了,你老婆婆不好,以后就看你当婆婆怎么样了。

  二奶奶:那谁知道能娶个什么样的货回来啊!

  我:老婆婆不好怨婆婆孬,媳妇不好怨媳妇孬,人家都不好就你好,天底下那么多女人,谁没个老婆婆,谁没个儿媳妇,就你们比窦娥都冤。要我说,年轻和婆婆不好的,到老了也未必能和媳妇好。

  二奶奶被我说的脸上挂不住爬起来走了。

  我以为跟我恼了。

  没想到过了几天在马路上见了我还是喊我说话打招呼。

  我们又像从前一样来往。

  婆婆说她二儿媳妇坏话,,我也熊她:别在我跟前说,我不想听这些,你能在我跟前说她骂她,在她跟前还指不定怎么说我骂我了,天天割蒿子见黄鼠狼,也不知道你到底谁好谁坏了。

  在她眼里全世界都没有好人。

  整天还骂公公:跟着你我受一辈子罪,没享你一天福。

  我很鄙夷,自己毛本事没有,有能耐的男人你也配不上。

  有一次她和大辉都回家了,还有半个多月,小孩就放暑假了。她早上不到五点就起来,天也大亮了。我家孩子八点上课,都是六点多起来,吃完饭七点多去学校。

  她起来就放手机听歌,声音特别大。我和大辉都给吵醒了。

  手机六点的闹铃又没响,睡的正香,被吵醒我很烦躁,嘟哝大辉:你看看你妈,起这早,还把手机搞这么大动静,一会把孩子吵醒了。

  大辉看了一眼时间,出去说她一声:“你放手机就不能小点声。”

  声音也只是小了一点,我也睡不着了。

  我睁眼躺床上。

  过了一会五点多,她又来吵:孩子该吃饭上学了吧,天都大亮了。

  我:这才几点。

  她出去了。

  我生气嘟囔大辉:你妈还知道操心孩子吃饭,她就不能去把饭做了,清闲着光玩。

  大辉喊了一声:妈,给孩子做点饭。

  也没有动静。快六点我起来看看也没烧饭,自己还在那里玩手机。

  我很生气。做点面条跟孩子一起吃完,送孩子上学。回来锅也不刷。

  她不给带孩子,这么多年自己也没有务实的干活赚钱,整天到处闲着玩。跟老儿媳妇闹别扭,死回来讹我。等看我越来越不高兴了,再跑回上海。

  整天跟个智障是的。

  大辉说让她给带几天大的上学,我们带老二去上海,等放假她再带老大去上海,她也不答应。

  放暑假我带两个孩子去上海,她不去。我去了,她在家里的房子住着。老二两口子要带小孩回家。我一听,我又赶紧带孩子回家了。她早不回去晚不回去,偏巧我不在家老太太在家她要回去,我怕她再顺走我屋里那些鸡零狗碎的东西。老二家的手不干净。我以往跟她一起住上海的时候整天少衣服指甲剪,什么的东西。

  再说了,她回去就是想挣那个窝的。等暑假过完我在回去还这么撵她出去给我挪地方。

  后来老二一家三口去了丈母娘家过几天了。

  就那样也不消停,天天带孩子一扑棱钻我家里洗澡刷车,又是问我拿毛巾拿洗头膏的。我邻居看见背地里说:还跑这里挤吧,她娘家连洗澡水也没有了吗?

  老二家的和别人不一样,别人都是不想惹麻烦,她太喜欢给人添堵了。

  她整天拿着她没有房子,弟兄两个就这一个房子的事情说事。公公就应承给他们十万块钱。帮他们盖房子。公公每年赚的钱,三万四万一年一回都给他们了。婆婆因为这个钱又和公公闹。

  我回家的时候,家里一地的垃圾,西瓜皮。我婆婆也不收拾。我自己从里到外打扫一遍,弄一包垃圾放大门口,一些邻居也在那里玩,婆婆说:等会这垃圾我给扔。我就放那里了。结果第二天还在。我心里就骂,狗日的,不干活还冲人面,面子挣完了不干事。

  人家邻居还以为这个婆婆有多好,还知道到垃圾。结果还是这样的。

  但是我也没有心思再去说道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以前从上海,大辉一回家她就扫地。我刚扫完的地她也要扫。大辉说:我妈一看我来就干活。平时我要是不在她也不干。

  我一想,还真是,干活只干眼面活。我从前还没注意到来。也就是她儿子了解她。

  有一天我们抱孩子去打针回家,她磕了一地瓜子皮,自己看见我们回家,拿笤帚胡乱扫了一下。

  我非常生气,把睡着的孩子放床上,拿着笤帚把那个小沙发拉开,里面一堆瓜子皮,我又扫。

  大辉说:你扫地就扫当面,犄角格拉里也不扫扫。

  我:吃个瓜子,皮扔沙发底下的比当面都多。

  从什么地方看见最真实的人性,一是吃东西上,二是干活上。

  那年收玉米,大辉没有回来,公公和婆婆回来的,喊着收割机收的不干净,小麦地理将来又有玉米苗,还要花钱,地也不多。自己掰了算了。

  我就把孩子给他们太爷爷看着。跟他们一起下地掰玉米。

  掰了玉米放成一堆一堆,装进袋子里,再搬到电动三轮车里面,然后我一趟趟拉回家,再解开口袋到在家里。

  掰了三天玉米,之后要给玉米扒皮。

  每天扒皮扒到下午,到了饭点我去做饭,婆婆就洗手吃苹果看手机也歇着玩了。

  我一边忙着做饭一边心里挺不痛快。吃完饭我刷完锅碗瓢盆。又去扒玉米皮。

  不到八点,老两口就嚷嚷着困死了要睡觉。

  过了几天扒完皮的玉米装进网兜里,公公在院子里横七竖八的给我搭几根木棒,把玉米摞在上面,还歪歪斜斜的。

  婆婆还整天干活的时候说我:“一个人在家种这六亩地好干的,根本不需要人回家来帮忙。”这话当着大辉的面说的。我也不说花话。

  玉米摞在院子里,我洗衣服刷完提水去厨房,都要绕来绕去,每次下雨,我还要找好几块塑料布忙着去盖。

  有时候好几天雨下下停停。玉米就看着要烂。我就抽个时间,全部给搬到走廊上的两根柱子之间摞起来,既不怕下雨忙着盖不过来,也不怕烂掉了。而且用水什么的也不用绕来绕去,脏脏的院子洗衣服的水也随便一冲,院子就干净了。

  转眼又到了第二年收玉米的时候。

  大辉和他爹妈都回来了,来的时候玉米已经用收割机拉回家了,就等着扒皮了。

  他们本来也不打算回来的,因为对面的二爷爷死了。

  回家来参加葬礼的。

  我和婆婆在家扒玉米皮。大辉整天到外面去瞎忙,忙着打牌忙着喝酒。

  公公有一天被叫去给邻居帮忙搬家,家里地里还等着耕地种小麦,本来以为家里人多,活能干的快些。

  结果就是这样。公公给邻居干完活喝酒喝的吐。回到家里就歪在院子里睡着了。

  而他每次喝醉酒,婆婆都不让他回房上床睡觉。

  上次大辉让他到我们那个小间的屋里小床上睡觉,还给他找毯子,结果他吐的凉席上,毯子上都是的,我也不洗不弄了。

  我骂大辉:你妈都不管,凭啥我管,那是你爹。

  他就生气让我闭嘴。

  我们因为这些事情常常不痛快。死老太婆,死老头子都挺会找事的。

  这次又喝的不醒人事。我走路都绕着走,心里十分鄙夷不屑。

  婆婆又锁了屋门不给公公睡,大辉又让我把他爹弄屋里床上睡觉。说睡院子里会着凉。

  我不吭声也不管,脸拉着,直接去了外面。

  家里那么多活不干,去外面帮人家干活,干活就干活,还喝成这个死样,大辉在外面玩一天,死家来就指使我干着干那。他一年到头也不怎么在家,在家几天我们也无话可说。感觉这个家对他来说就像个旅馆像个平常的存在。

  我看见他就气不打一处来。老娘才不伺候这一家子孬货。

  第二天,公公跟老板请的假期到了就要回去上海干活了。

  夏季的夜晚,我在院子里的大盆给孩子放好了洗澡水。我女儿洗完澡穿好衣服,我又给我儿子洗。

  我儿子坐在大盆里,抬头看天,一轮弯弯的淡黄色的月亮就挂在天上,孩子跟我说:妈妈,你看,月亮出来了。

  我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看过去。

  我给他轻轻的念叨着:月儿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几个夫妇同罗帐,几个飘零在外头。

  我自己也是感慨无限。这样的生活,日复一复。每天重复刷碗带娃,洗衣服,偶尔灯泡冰箱坏了,也十分厌烦,这些无尽的琐事每一天似乎是一样又似乎也不一样。

  我不知道这样的生活要过几年,过几年孩子长大了我又该如何。

  我厌烦这种事情,每次问大辉要生活费都是几百几百的给,给个三四百块,每隔一个星期问他要钱他还嫌我花的太多,老是说:你吃什么了,四百块钱一个星期又没有了。

  有时候几近崩溃的时候,我会想,做饭的时候放一包毒鼠强,我们娘仨一起死了算了。或者找条大河,我把俩孩子提腿扔进去,自己在纵身一跃。

  终究还是少了那么一点决绝的勇气。

  熬着熬着,心态也好了。苦难又如何,它也是生活的一部分。它磨炼了人的坚强。让人学会如何去生活的更从容,但是如果有可能,还是希望每个人都永远是顺境,永远都天真。

  我孩子回家上学那会,老二的媳妇跟着裹乱,想让婆婆留在上海挣钱不回家给我们带孩子,也算是遂了她的心愿。

  我女儿四年级,我儿子幼儿园的时候,也即将面临着她的孩子该上学了。

  我婆婆以前和我们住在一起。邻居家娶进媳妇都是盖老年房,搬出去住,好管闲事的邻居总说婆婆,不让她挤在我们家里。

  婆婆也是架不住邻居说闲话,便起意也盖老年房搬出去。

  老二媳妇,开始不干了。以前婆婆在我们家一起,大家不分家,她说回来就回来了,房子的问题不清不楚,如今婆婆要搬出去,她回家就不好再过来挤吧了。婆婆说:“总是要先给你们弄个地方,不然将来有了钱,房子去哪里盖,宅基地是那么好弄的,现在的政策是不给划地盖房了。早弄还好想办法。”

  婆婆原先计划是盖个三间的大瓦房,弄上走廊,留出两间给老二偶尔回家住,她住一间就可以了。将来老二在城里买了房城里的房子就给孙子。这个就给他们当养老房。但是婆婆手里还差一万多块钱,跟老二媳妇借,老二媳妇不借。还说:“你们都有屋了,俺们住哪,大屋都不给俺盖,盖什么小屋的。”

  婆婆说不借就不借,以后爱住哪住哪去,自己想办法,这种人谁能管的了她的事。太能生事。当初要给老大买,她说她要买,现在说给她弄个地方,先盖上凑合住。又出妖儿。我盖两间房够自己住就行,谁的事我也不管了。

  婆婆老年房盖好了,锅碗瓢盆也不治,又在我家耗了一年多,早上跑我家去等着吃饭,晚上也顺便就在我家客厅睡了,偶尔会回老年房住一晚。

  老二媳妇整天在大辉耳朵边鼓噪:你看她奶奶也不干活了,整天在家呆着,让她奶奶给看着孩子上学,让嫂子出来挣钱多好,你们两个人在一起好好干。一年也不说多,三四万块钱好弄的来。

  大辉就更加不给我生活费了,非逼着我把孩子扔给她奶奶。我俩为这事天天在电话里吵。孩子是我的心头肉。我怎么舍得。

  我家孩子不吃肉,鸡鸭鱼肉都不吃,而且青菜也很少吃,吃饭特别难喂。我在家给他们做寿司,做烧卖,净鼓捣一些稀奇东西哄他们吃饭,她奶奶没事喜欢啃猪蹄,买猪头肉。吃辣椒酱卷煎饼,无辣不欢。孩子跟着她根本吃不到饭。

  二嫂叫我去城里玩。我出去过了晌午,火急火燎要回家。

  我说:我家两个孩子饿肚子了,我得买面包带回去。再晚孩子要饿坏了。我二嫂说:婶子在家哪,她还能不知道喂孩子。

  我:哼,那你是太不了解她了。

  回家的时候,婆婆自己吃着葡萄。看电视,我家孩子躺床上玩。我问孩子吃饭了没有。孩子说饿死了。

  我把面包给孩子。

  我婆婆说:我说给他们泡方便面,他们说不吃。孩子丢给她,就会一顿一包泡面。

  到了过年的时候。

  老二媳妇来我家。她:“嫂子,让她奶奶在家带三个孩子上学,你跟俺哥出去挣钱去多好。要不然他一个人挣钱四个人花钱哪里能够的。”

  我看着她轻蔑的笑:“这就不用你操心,这么多年不是也没饿死。我女儿都上四年级了,再有两年上中学就该住校了。倒时候,把儿子再给她带,我啊,就在家附近找个工作,天天能回家看看孩子,给他做顿好吃的,洗洗衣服啥的。”

  她的脸色变得很不痛快。看着她吃瘪的样子我就开心,别以为就你会算计。你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拉屎。

  整天说的好听。当初我孩子小的时候,你咋没这好心。

  我若是去了外地,房子钥匙给了她奶奶,将来你怀个二胎理直气壮住进来,赶都赶不出去。

  蛮好的算计。可惜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再会算计,老天不给你的,你就争不去。老天给你的,旁人也夺不去。

  机缘巧合吧。

  她带孩子住在她娘家半年,孩子在那上幼儿园,又到了夏天,我女儿升五年级了。她又出息事。让我公公来跟我说。要住我家院子东面那两间空房间。

  我公公说:东边两间屋空着,收拾收拾,让你妹妹去住着,带孩子上学。

  我想,终于憋不住出招了,不是让婆婆带孩子的吗?死样吧。惯会找事的,住进来,电费,煤气费,各项费用就不说了,还能蹭我家无线网,这些也不说了,将来孩子闹个别扭,她还不知道该这么样的找茬了。还真是狠,拿电视剧后宫那一套出来跟我斗法来了。

  我说:“住也可以,你回家给我们中间拉开院墙,改两个大门。你看谁家弟兄俩结婚还住一起的。再说了,当初你许诺他们给十万块钱买房子的,这些年你挣的钱就拿出来,弟兄两个平分了。既然家里房子给他一半,钱总得有我们的吧。”

  公公说:不住太久,买上房子就搬走。

  我:不行,住一天你都要给我扯院墙。不然我家孩子玩具丢了,孩子打架了,你说咋弄。

  最后这事不了了之。

  贪得无厌的女人。真够嚣张的。

  我就那么好欺负。你以为别人都是傻的。

  最后她把孩子丢给了婆婆自己出去了。

  我又去了婆婆家:“哎吆,当初让给我家看孩子就看不了,现在就能看的了了。”

  她也不吭声。我想:你的好日子都在后面呢。

  婆婆回家以后就地的事情说道。我知道,如果我要种,她肯定是不打算给我伸手帮忙了。我就把地还给她种。

  她种地的第一年赶上干旱。我种地的几年都风调雨顺。

  她让公公回家帮她抗旱。刚抗完旱。

  谁知道又开始没完没了的下雨,地里淹了又要往外面泼水。

  她就叫公公回家给她抗涝、

  大辉打电话给我。我说:你妈那么牛的一个人哈,不是说,一个人种这六亩地很轻松不需要别人插手帮忙的吗,她现在怎么这么没用啊。整天就是讲道理厉害,吃点饭都吃嘴巴上了。干事却不干一点人事。跟个废物样。

  我女儿一周岁左右的时候,我邻居家婶子探我口风,问我何时要二胎,我说我现在就很累了,再要一个孩子还带的过来吗?婆婆又不给帮忙带。婶子说,你生了她就会帮你带了。实在忙不过来她哪能不帮忙的。

  那天早上,婶子在家里和婆婆闲话。婆婆坐在床上围着被子,外面天阴冷阴冷的,到处都结了薄冰。

  我早上去菜市场买了条鱼回家。

  准备弄鱼给女儿吃。我在刷锅弄鱼。我女儿趁我不注意,拧开水龙头玩水去了。我刚把鱼放进锅里。

  回头看见我女儿我棉袄袖子湿哒哒的,一直湿到胳膊弯。小手冻得通红冰凉。我婆婆还在床上围着被子和邻居欢声笑语废话连篇。

  我一把把锅踢翻在地,进屋去就骂:你整天坐床上,睡床上,坐死你睡死你好了,人家坐月子也没见像你这种睡法。你比坐月子的都矫情。

  她俩被我这突如其来的火气给搅得有点蒙。

  邻居婶子先站起来拉我。

  我抱着孩子就走,婶子陪我走到外面。

  我去了我的房间给孩子找几件衣服出来给她换上。

  诸如此类的事情常有很多。

  我于是越发的看她不顺眼。

  那一天我从街上买了一块五花肉和几个土豆还有一些蔬菜回家,我正在把五花肉割成一块一块装进保鲜袋放进冰箱,这样每次炒菜要用的时候,拿出一块就可以了,我女儿跑进来跟我说:“妈妈,妈妈,星辉的老太太死了。”

  我:“哦,死就死吧,这人就跟庄稼一样一样的,长出一茬割掉一茬。如果都不死,这地球哪有地方搁得下这么多人。”

  我女儿:“妈妈,人死了,都去哪里了。”

  我:“不知道。”

  我女儿:“妈妈,人是从哪里来的。”

  我:“人是人他妈生的。”

  “他妈从哪里来?”

  “他妈是他姥姥生的。”

  “他姥姥呢?”

  “他太姥姥生的。”

  “他太姥姥呢?”

  “他太姥姥的姥姥生的。”

  “他太太太太姥姥是谁生的。”

  “上帝造的。先造了亚当,后来有了夏娃,最后才有了地球上的人。”

  “上帝从哪来的?”

  我:“滚一边去,去学校问你们老师去。”

  这样的问题看似简单,实则回答不了,就像她也总问我,鸡跟蛋哪个先有,又从哪来。

  这时候富强从外面进来:“嫂子,我哥昨天晚上打牌借了我五百块钱,他有没有跟你说。”

  我:“我不知道,他跟你借钱你找他要。我也没钱。”

  富强走了以后,我窝着一肚子火。做好了饭。

  晚上正在吃晚饭。

  大辉开着车进了大门。

  走进屋里:“哎呀,做了什么好吃的,赶紧给我盛饭,饿死我了。”

  我:“吆,一晚上打个牌都能输五百多块钱的人哪里还用吃饭啊。”

  大辉:“富强来跟你要钱了,你给他了。”

  我:“我钱多,我给他。天底下怎么有你这种垃圾,没钱还借钱去赌博,真有你的。整天除了吃喝嫖赌,你几时干过正经事。你这种人就不该娶媳妇,就不该要孩子,就该打一辈子的光棍,你这种人娶媳妇不是害人吗?跟了你这种人我倒八辈子霉了,我瞎了眼睛才找你。”

  大辉:“你还有完没完了。”

  我:“你有本事就不要回来。在外面作死算完。我跟孩子在家吃好的穿好的了吗?你还有钱去外面烧包。”

  大辉把桌子给掀了,两个孩子吓得躲到一旁。

  我起身去洗刷间里把锅刷了。他又进去把锅踢了。

  我进屋里,他去外面的屋后面,把电表箱上的电闸给拉了。屋里顿时没有电了。

  两个孩子跟我说:“妈妈停电了。”

  我出去外面,把电闸推上去。

  我:“真特么有病。”

  他跟我进到大门里面。

  大辉:“你再说一句。”

  我:“你他妈的就是耗子扛枪窝里横,在外面一点屁本事没有跟个孙子是的,在家耍什么横。”

  他一脚把我踹到地上。富强刚好进来看见了。一把把我拉起来。把他拽了出去。他开着车,扬长而去。

  我心里愤恨不已,眼泪不争气的流下来。这种无能为力,这种无可奈何,这种毫无反抗的办法和能力,这种无助的感觉,让我愤恨不已。若不是为着两个孩子没爹没妈太可怜,我真的会拿刀砍他和他同归于尽。

  我们老家一个男的出轨和家暴,媳妇半夜拿刀劈了男人,自己跳河自尽身亡,剩下两个孩子没有人疼爱。

  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了,好好的日子过不了,非要彼此折磨。

  过了很多天。我又蹲在那里刷碗。

  大辉回家。

  他朋友打电话给他让他去帮忙挂婚纱照。

  他低头弯腰看着我跟我请示要出去。

  我恶狠狠的抬头瞪了他一眼。却看见他抿着嘴的眼里如同惊恐的小鹿。

  我有那么一瞬间的诧异。

  但是我既是已经决定狠心的不再同他交好。自然绝不会背叛自己给自己的承诺。

  孩子小的时候,我一个人在家带孩子。没有亲戚朋友,没有收入,没有生活重心。每天都活的无比不安和恐慌,以及无助和孤寂。

  而他呢,天天想干啥就干啥,对我的要求,对我和孩子不管不问。自私冷漠。

  我已经伤透了心。我恨他的不体贴,我恨他对我的冷漠和不理解。在这场婚姻中,我独自一人挨过很多的苦。

  而如今,我一个人挺过来了,也习惯了。我对他不再抱有期望了。

  真是恨不得一辈子都不要再看见这个人。

  他去哪里,如今再来跟我寻问岂不是天热以后的棉衣,天冷以后的蒲扇,人心凉了以后的殷勤多次一举了。

  过去,我想粘着他的时候,希望他陪的时候,他总是往外逃,如今他想回归家庭,尽一些义务的时候,我却看着他碍眼。

  绕树三匝,何枝可依,无枝可依,那种深藏在灵魂深处的恐惧,漂泊感永远无法消除。人生于天地间不过是寄居,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就连活着的期间,其实也没有什么是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

  我八岁被母亲送回老家。那天我在家门口趴在银杏树上哇哇大哭。

  邻居问我,你在这哭啥呢?

  我说,我妈妈不要我了。

  我邻居说,你妈妈不要你,还有奶奶,我送你回家找奶奶去。

  我记得三岁的时候,我和爸爸妈妈一起从上海坐轮渡过黄埔江的时候,一艘很大很大的船,上面有好多辆中巴汽车。我爸爸下车看着江水滚滚,抽着烟不言语。我妈坐在车里也不言语。我一个人上车下车。

  一年级第一天上学,我是自己跟着村里的人一起去的,别的小朋友都有妈妈送。

  他们在学校里哭喊着:“我要妈妈,不要上学。”

  我只能木木呆呆的看着他们。我没有眼泪。我从那以后很少因为伤心的事情哭泣,更没有因为哪一次的离别而哭泣。因为我没有可以让撒娇哭泣的人。不哭泣不是因为我坚强,而是我那深入灵魂的孤独和无依无靠。

  我从来不知道一个完整的家对于一个人究竟意味着什么。我从来不曾拥有。情感没有托处。我没有来处,更不知归处。

  从小就成了一个沉默寡言的人。也许在别人看来我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是那样的与众不同。我每天呆在家里,忧郁和痛苦占满了我的心。我的生活学习都颓废不前。

  春节初二那天。我邻居家的姑娘准备出嫁。老二年前在上海盗窃出事被抓。大辉赶着回家参加邻居的喜事。

  他开车回家,他弟媳妇也跟着坐车回家。他到家里我看见他微信上给他弟媳妇发了一个二百块钱的红包。我也懒得问这些事情。家里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我尽量的不去烦心。

  我弟弟那天也给我打电话说我爸和他媳妇女儿也回老家,让我也过去。

  我犹豫了,反正在家里呆着也烦,索性不如带孩子出去走走,权当是去玩了。

  大辉一早非要我去邻居家里吃喜宴。我说待会再去,他一个劲的催:一会就开始了,赶紧的。

  我去了。喜宴还没有开始,连开始的影子都没有,我站在路旁边的空旷的地上,北风呼呼的吹着,大辉说:你站那里不冷啊。赶紧到家里去。

  我不想去人家家里。不想跟邻居们说话聊天,我生性孤僻。不喜与人过多交流。

  我很烦躁。因为大辉说快开席了。结果骗我。

  邻居看见他弟媳妇没有来,让他开车去接。

  我很烦躁:“你不会让她自己骑电动车来。你接她过来,她不带礼钱,你再给她添上礼钱。”

  大辉一脚将我踹在地上:我弟弟没在家里,他出了事情,我当哥的这不都是应该的,你咋这不近人情。

  我哭着起来回家了。

  我大爷又去家里去劝。让我去吃饭,我洗了一把脸,坚决不去,若不是因为孩子,我早就离开了。这种王八蛋,我一天都不想看见他。想想我小的时候过的那种日子,那种没爹没妈的苦。我就害怕让我家孩子再经历一次我经历过的童年。

  很快我老二媳妇就来了,抱着孩子跑进我家里来玩。我看见她就一肚子的恨。

  我也不太搭理她,她倒是厚脸皮的贴上来坐到我家里。

  我弟弟不一会就到了。他给我带了一袋大米,还有一箱旺仔牛奶。

  我让他把大辉带来的两箱蔬菜搬到后备箱。大辉也会来了,跟我弟弟说话。我一声不吭的。收拾好东西,让两个小孩去他舅舅的车上。

  跟老二媳妇说:走吧,我要锁门了。

  她起身离开。哼,瞎木劲。这次让你再拿房子说事啊。

  我本来是给大辉留了一把钥匙,看见老二媳妇在家门口,我知道我要是走了,大辉肯定又开门让老二媳妇带孩子去家里玩看电视,还不知道咋给我踢腾东西。我就把大辉的那把钥匙也要了过来。

  反正正好在气头上。

  我弟弟开着他的小轿车,十来万块钱买的。我弟弟身高一米七八。长得也帅。开着这么一个车。

  给我在村子里也算赚足了面子。刚上了车子,又碰见那个办喜事的邻居,又来叫我去吃饭。虽然早上闹了那么一出,我还是满面笑容嘴巴甜甜的应付她半天。上了车子,脸又阴沉了下来。老二媳妇,脸色有些不好看,一来是因为我要锁门,毫不客气的赶她出门。二来,因为我弟弟开着车子,她弟弟跟我弟弟一般大,还没有车,也没有房。她妹妹二十八九了,也找不婆家。一家人还挤在一个老房子里。都有些住不开。而她每次回家也得挤在她娘家。

  想想这些,我心里才能好受一些。我跟我弟弟说,看见了吗,那个女的就是我妯娌,一米五几的个子,一百五六十斤,胖的横看竖看侧看一般长,一说话,牙龈都露外面。还一肚子坏水。看着就来气。

  我弟弟没有说话。

  一路上抱怨我爸妈,我说如果不是他们这样,或许我现在就不会过的这么惨。一命二运三本事我是一样也没有,命不好,运气也不济,找了这么个人渣。又没本事。日子难过死了。

  我弟弟说,长成这样就知足吧,没有去杀人放火犯罪就已经很庆幸了。我又被他这话逗得宽了心。我和弟弟虽然从小没有爹妈管教,倒是也是实在诚恳的规规矩矩的人。大辉弟兄俩个可有爹妈管教,还整天的小偷小摸死性不改。

  不过后来买了车正经拉货跑生意,也是彻底的改了。毕竟也是被关进去教育了好几次了。

  到了奶奶家里,我爸爸一辆林肯越野停在破房子门口。

  我又想起小时候,睡醒觉一睁眼,一条虫子在枕头上爬。吓得整夜整夜不敢睡觉。不然我又何故在家也呆不住。要是我有爹妈在家里,或者物质上很富裕,我怎么会这么早就找了个对象,二十岁就生我女儿了。

  进了院子,家里的砖墙倒了好几处,都露出了豁口。屋顶上还露了个洞。

  我爸说过两年把房子翻盖了。

  我问我弟弟,那是什么车子。我弟弟说,林肯城市越野。五六十万吧。

  我一直以为我爸在外面混的不好。没想到他这是回来显摆来了。那一刻我是真的很恨他了,自己过的人五人六的。再看看我自己的日子。哎。这世界上怎么有这么狠毒的父母。

  我在那呆了两天。也没有怎么说话。我爸抱我家孩子。俩孩子不让他抱,还说不认识他。

  他的那些战友从好多地方也开车赶过来了。在饭店吃饭。

  我爸他老婆问我:“你妈妈怎么没来。””

  、我揣摩她说这话的意思,总感觉不是什么好话,我就翻了翻眼睛,不接话。

  然后又去了我大姑家里吃饭。我大姑我小姑,我大娘,拉着她们娘俩热乎的说话,看来我这前妻生的孩子,也凉凉了。

  他给我家孩子一点压岁钱,我也没客气。直接就拿了。

  晚上我们住在宾馆里。大辉打电话我也不接,发微信发信息要家里的钥匙我也不回。

  看他朋友圈是在家门口车里睡了一夜。

  第二天他去了上海。我们又开始冷战。老二媳妇也急吼吼的又坐他顺风车回上海,我知道这一消息心底更憋不住想骂:她妈的,死急火燎的死家来这一趟趁乱的。

  第二天我弟弟开车又将我送去我妈妈家里。一路上我女儿问我:你跟我舅舅是一个爸爸的吗?

  我:“我跟你舅舅不是一个爸爸的,我没爸爸,也没妈妈,我是从石头逢里蹦出来的。”

  我女儿:你以为你是孙悟空啊。

  我:你多厉害啊,人家都是俩个爸爸俩个妈妈,你更前进,你都俩个姥爷,两个姥姥。

  我爸本来计划要在家里再呆两天,他老婆闹着要回去。他临走的时候,跟我弟弟告别,哭的眼泪一把鼻涕一把。我坐进车里直接连招呼都不打。想来如果站在他老婆的立场上想想,人家做到这份上也算是可以了。没作妖就算是好人了。

  到了我妈妈家里,又赚了一份压岁钱。

  在那里呆着也不踏实,毕竟也不是自己的家,那也不是想住多久就能住多久的地。感觉自己怎么混得,混来混去,连个正经的窝也没有。刚跟大辉在一起的时候,我以为自己将会是一个有家的人。

  可到底我还是太天真了。爱情他妈的就是个鬼,都在说,谁见过。

  如今看来,除了多了两个负累。还不知道自己将来会是怎样的一副光景。

  我甚至会想,也许将来某一天大辉带个女人抱个孩子跑到家里来赶我离开。

  越活越迷茫,曾经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如今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

  我开始在家附近找工作。独立,不是一句宣言,是实实在在的行动。是努力艰难活着的证明。孩子就交给他奶奶照看,但是我要经常回家看孩子的。不想离孩子太远。

  夜里看着孩子安静的睡着,我知道我的每一天坚持都是值得的。让孩子安定的,充满安全感的长大,这比什么都重要。

  不能让他们像我一样。孩子的每一次成长,我都要参与。我不能离开他们。

  很多邻居都说我,让我去上海和大辉在一起赚钱。这样才能存的下钱。但是他们不知道我的执念从何而来。任人万张嘴劝,我也不改初衷。何况每次跟大辉在一起还总是吵架打架,感情又不好。我更加不会在他和孩子之间权衡选择。

  春节过后开学的时候。很多爷爷奶奶在学校门口等着放学接孩子。扎堆在那聊天,说儿子儿媳妇回家里,整天猫在被窝里玩手机,也不说给孩子做饭洗衣服,也不说带孩子出去玩。平时咋样还是咋样。还得由爷爷奶奶做饭洗衣服。

  孩子自己玩,也不找爸爸妈妈。

  我觉得很多年轻人生了娃不带的话,久而久之,也就不注意孩子是怎么长大的了。

  失去了这样平时感情联络的纽带,将来挣再多的钱,可是亲人之间该有的默契也就没了。

  村子里有很的年轻人,分开了以后,女方走了,男方又娶妻生子,前妻生的就只能留给爷爷奶奶带着。

  我有一次骑电动车带着我家两个孩子从外面买点零食回家。路上,邻居家的一个孩子,拿石头在墙上写写画画。

  因为是石子渣路。所以车子有点响动。他听见动静就回过头来看。

  那种无聊,那种落寞。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懂。他爸爸再婚以后在城里安了家。也不怎么回老家。他爷爷奶奶天天干活又忙。他自己在家做饭吃。自己上学。周六周日,就自己呆着自己玩。

  这种孩子和有妈妈带着的孩子一看就是不一样的。

  玉米苗出土之后要打灭草剂。

  那次大辉家来说要去打药,自己背个喷雾器,装好药水骑电动车要去了,家里买了一个新电动喷雾器,还有一个旧的手动喷雾器,我说我背另一个,跟他一块去打药。他:你在家里吧!这么重你背不动。

  我就在家里没有去。到了饭点,做好饭,左等不见人右等也不回。我就去地里看看,结果就看见他坐在地头上心事重重,手里摆弄着手机。

  我问他:这是干什么,也不回家吃饭,又不干活,跑地头上发什么楞。

  他:你先回去,我知道了。

  我就走了。我不好奇他有什么心事,也不想搞明白他什么事情。

  过了两个月,玉米地里的草长得比玉米还高。

  婆婆又回家了。

  婆婆:那个地里咋搞的,难道灭草剂都不打的吗?

  我:你问问你儿子,谁知道他弄啥,自己蹲地头上发神经。

  玉米收到家里,该脱粒了,大辉却整日也不上紧,说好了玉米是他来脱粒的,结果整天懒散,一天给玉米脱粒,干了没一会,邻居来喊他去帮忙修电动车,他就跑去了。一呆又是大半天,他就是这样,自己的活不要紧要忙,邻居家屁大点事他都上心的很。

  自己的门窗晒没了颜色,不想着刷漆,跑去给邻居干活刷漆,刷完了漆回家要吃饭。我骂他:“给谁干活去谁家吃去。”

  在别人看来,他或许是个好邻居热心肠的好人。然而在家里,我却觉得他实在是算不上一个好东西。

  终究还是没有把玉米脱粒的活干完,我一生气就连棒子一起给卖了,放在院子里还碍眼。如果脱粒完成就是八毛钱一斤,连着棒子就是五毛,其实棒子是很轻的。所以会少卖不少钱。

  但是我一生气或者不开心,肯定是要损失一点钱的。

  我因为家里有这么一个男人十分气愤,真心是看不上眼,各种人情来往他都忙着去拉扯,谁家结婚了,生孩子了,每次都是二百块钱红包,加上他在外面见谁都自来熟,跟谁都交朋友,每年的人情来往撒出去的钱都要将近一万,关键是我们家里又没有什么事情。

  而且还喜欢往上凑,动不动就是不干活不挣钱要耽误时间去喝喜酒。

  我觉得老百姓过日子都是关起门来过自己的日子,谁不是一年到头安生的赚钱,谁会三天两头的就耽误正经活。他因为这些事情,工作就不长久,比如给一个老板送货,因为他老有事去不了,人家就换了别人。所以他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要有二百多天是啰嗦破事的。

  整天不是在找活干的路上,就是在丢活干的路上。

  我也懒得管他这些事情。

  有点精力还是想想自己怎么出人头地了。

  这些还不是最气人的,有一次银行给我打电话,说他欠了一万多块钱的信用卡。打他电话欠费了,所以打他留的另外的电话,打到我这里来了。

  他几个月没有给过我生活费,我每个月问他要两千块钱都费劲。他倒是大方,从KTV找个女人,一个月就能花掉一万多。

  我觉得这件事情让我感到无限悲哀。

  但从这一件事情上我都觉得我没有办法再和这个人一起生活了。

  可是为了孩子,我也没有办法。

  不过这样的事情也没有维持多久。很快他就和那个女人分开了。至于是什么样的情况,我也不知道。反正他也不会说。

  我觉的人有时候躲不过的都是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孩子我的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孩子我的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