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遥马力车杯水,痴望平生沧桑悔(一)
专汽小谢2019-05-19 09:367,082

  137白雁苦恼<p>  高平骑在马上看着十一娘。<p>  “我看那萧莫萧少侠一表人才,说话做事都是有条有理,无名山庄在江湖上也是数一数二,这次江湖问剑,江湖各路齐聚,那萧少侠只怕也要初露锋芒了”<p>  十一娘看着高平勾着脑袋示意高平看着白雁。<p>  高平看着白雁的背影,白雁是有些垂头丧气,又看着十一娘<p>  “雁儿这是怎么呢”<p>  十一娘小声道。<p>  “一路上都这样,你都没看出来”<p>  高平勒着马僵靠近白雁。<p>  “雁儿,雁儿”<p>  白雁抬起头。<p>  “三叔,怎么了”<p>  高平一笑。<p>  “没事就是想问一下你觉得那萧少侠怎么样”<p>  白雁<p>  “谁”<p>  高平看了看十一娘,又看着白雁。<p>  “我是问那萧莫”<p>  白雁<p>  “喔,三叔是在问萧莫萧公子把吧,我与他不相识的”<p>  十一娘有些埋怨的看了一眼高平,走上前来。<p>  “雁儿你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啊”<p>  白雁将手附在胸口。<p>  “喔,没有啊,都还好”<p>  十一娘用手附在白雁身上。<p>  “有什么事,可以跟姨娘说说,姨娘帮你做主”<p>  白雁<p>  “没事的姨娘,我是个大人了”<p>  十一娘看着后面<p>  “这些马走的这么慢,该不会是累了吧,三哥要不我们休息整顿一下把”<p>  高平四处看了看点了点头。<p>  “恩休息一下也好”<p>  说完高平下了马。<p>  十一娘看着白雁,也下了马。<p>  “雁儿你也下马休息一下把”<p>  白雁摇摇头。<p>  “我不累,你们休息吧,我去前面走走”<p>  十一娘点了点头。<p>  “那好,别走远了”<p>  白雁点了点头<p>  “嗯,三叔我去去就回”<p>  高平扒开水壶,走上前来。<p>  “好”<p>  待到白雁走开,高平一边喝着水,一边看着十一娘<p>  “十一娘,这孩子是怎么了,我怎么感觉有哪里不对劲啊”<p>  十一娘笑了笑。<p>  “你也感觉不对劲那就对了”<p>  高平<p>  “不是,这个,,你们有什么事瞒着我吗?”<p>  十一娘看着白雁<p>  “自己不会看吗”<p>  高平看着十一娘摇了摇头。<p>  “这个孩子呢,有什么事总是喜欢闷在心里,你呢,就总是半桶水”<p>  138白雁江含<p>  白雁骑在马上抬头看着天空。<p>  阳光有些刺眼,他用手附在胸口,又将手拿在眼前正反看。<p>  这时看见前方 有几个人挑着扁担,连跑带滚,时不时回头往后看。<p>  有一人跌倒在地。<p>  白雁连忙下马将他扶起。<p>  “大叔,你怎么了,受伤了没”<p>  那人连连摆手。<p>  “哎呀,你拉着我干什么,快放开我啊”<p>  白雁被甩开了手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p>  “我就是想扶你起来,没别的想法”<p>  那人站了起来,看了一眼身后,又向前跑去。<p>  白雁有些疑惑的看着前面。<p>  【【【【【【【<p>  江含坐在大鼎之上,然而鼎下三脚却是压在三人身上。<p>  江晗看着下面。<p>  “哈哈哈,你们这些鼠辈,今天碰到我算你们不运气,哈哈哈”<p>  鼎下<p>  袁迪【袁迪,黑水夫人,甲大胡子,】<p>  “大侠,我们不过是说了句一起去无名山庄看看,是有什么地方得罪您了啊”<p>  江晗恶狠狠地看着袁迪<p>  “不行,不许提它,现在就好好给我托着走,少给老子耍花样”<p>  江汉抬头看着前方白雁站在地上看着自己一动不动。<p>  “哪来的小子,滚开”<p>  白雁憋了憋气。<p>  “这位前辈,也不知他们是怎么得罪了你,这么大的鼎,恐怕两匹马也得压死,还请你放了他们,这样压着他们肯定怪难受的”<p>  江晗看着他笑着。<p>  “哈哈哈,傻小子一个,再不滚开有你好看喔”<p>  鼎下,袁迪喘着气伸出手。<p>  “救,救我们”<p>  江晗一怒,跳了起来,踏在大鼎上,三人明显矮了半截。<p>  “还有力气说话,看来是轻饶了你们”<p>  黑水夫人顿时一口鲜血喷出。<p>  袁迪甲大胡子看了过来。<p>  “妹子,你怎么样”<p>  “妹子,你松手,我们来”<p>  黑水夫人摇摇头。<p>  “没事,我能坚持”<p>  甲大胡子咬着牙。<p>  “松手吧”<p>  黑水夫人喘着气。<p>  “我若是松手,岂不是负了两位哥哥”<p>  白雁看在眼里,于心不忍,连连挥手。<p>  “前辈你别生气,这样不好”<p>  江晗猛地抬头看着白雁。<p>  “不好,哪里不好,你倒是说来听听”<p>  白雁愣了愣。<p>  这时黑水夫人再次喷出一口老血,就要倒下。<p>  “两位哥哥,是我没用”<p>  眼看大鼎倾斜了下来,<p>  白雁抢前一步,一只手托着,扶起了黑水夫人。<p>  “你没事吧”<p>  江晗从上往下看着大鼎渐渐抬起。<p>  袁迪甲大胡子也是吃惊不小,两人缓缓喘着气。<p>  白雁抬头看着江含。<p>  “前辈,我看你还是放了他们吧,在这样下去恐怕要出人命的”<p>  江含再次跳起。<p>  “哈哈哈,人命,人命在有些人眼里不值钱,哈哈哈”<p>  只见白雁腰脚一沉。<p>  袁迪甲大胡子连忙搭手举着。<p>  “小兄弟,顶住”<p>  白雁看着两人,突然双手一抬,一抛,将大鼎都抛了出去。<p>  袁迪甲大胡子顿时都瘫坐在了地上。<p>  白雁对着两人。<p>  “你们快走吧”<p>  两人连忙爬起,扶着黑水夫人就跑。<p>  “多谢,多谢小兄弟”<p>  “小兄弟仗义相助,他日定当有报”<p>  白雁拍了拍手,看向这边,这时一口大鼎又再度飞来。<p>  白雁一掌打在鼎上,大鼎飞出,自己退后几步倒坐在地上。<p>  “前辈你这是要做什么啊”<p>  而这时大鼎再次飞来,临近之时却是被一根木棍顶住。<p>  139高平来救<p>  高平慢慢往后退去。<p>  “阁下何故为难一个小辈”<p>  十一娘扶起白雁,抽出双弯刀,挡在白雁身前。<p>  “雁儿别怕”<p>  高平面露难色看着江含<p>  “阁下,有话好说”<p>  江晗停了下来大鼎落地,而他站在鼎上,看着白雁。<p>  “哈哈,不错不错,傻小子不错”<p>  高平缓缓出了口气。<p>  “想来我雁儿也是无心冒犯了阁下,还望阁下息怒”<p>  哪知道,江含看也不看高平一眼,一脚踢在大鼎之上,弹开高平,直面十一娘和白雁而去。<p>  “臭小子,你放跑了他们,那这鼎只能由你来驮着了”<p>  十一娘双刀屁在大鼎上,江含挥出手中铁链,将十一娘打飞了出去。<p>  “滚开”<p>  高平接住吐血的十一娘。<p>  “伟芬”<p>  十一娘看着江含。<p>  “我儿也是无心,阁下手下留情啊”<p>  江含却是看着白雁。<p>  “呵呵,臭小子看你往哪里跑”<p>  白雁看着十一娘高平。<p>  “三叔,姨娘,你们快走”<p>  十一娘一怒,看着高平点了点头,向前冲去。<p>  “雁儿,你先走,我和你三叔拦着这恶人”<p>  江含伸手抓向白雁。<p>  “哼,不许走”<p>  140西风楚楚江含<p>  却是远处传来一声女人的叫唤。<p>  “住手”<p>  江含的手掌停顿在半空中,有些疑惑的看着远处。<p>  一辆马车,星星和向老坐在前面,三老已经站在不远处看着江含等人。<p>  “打打打,看你们谁更厉害”<p>  星星看着三老挥着手。<p>  “爷爷你们别闹”<p>  这时马车的门帘被掀开,西风楚楚一步步走了出来。<p>  向老跟着西风楚楚。<p>  “夫人”<p>  “姑娘”<p>  西风楚楚摇摇头继续向前走去。<p>  江含慢慢抬起头来,双目圆睁,接着伸手拉起躺在地上的白雁,转过身去。<p>  西风楚楚看着江含。<p>  “怎么了,如果真的是你,怎么连转身看我一眼的胆量都没有了”<p>  江含吼叫着<p>  “你别过来,他早死了”<p>  西风楚楚<p>  “那他呢,还--”<p>  江含<p>  “他也早就死了,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要逼我,我不想见你,我不想见”<p>  说着提起白雁向远处飘去。<p>  141石齐康再见西风楚楚<p>  十一娘趴在地上哭喊着。<p>  “雁儿”<p>  高平扶着十一娘。<p>  高平<p>  “你休息一下,我先追上去”<p>  十一娘站了起来。<p>  “不,我们 我们一起去”<p>  高平背着十一娘有些吃惊的看了一眼西风楚楚<p>  “谢谢”<p>  说完捡起水火棍追了过去。<p>  向老走上前来扶着西风楚楚。<p>  西风楚楚抬起头看着远处,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有点苦笑。<p>  “我们也,走吧”<p>  西风楚楚手扶额头飘舞着长发踏上马车。<p>  这一幕却是被石启康看在眼里,直到西风楚楚走进马车。<p>  “师傅,她是谁”<p>  蒲尚农看着西风楚楚。<p>  “西风楚楚,一个妖女罢了,我们走”<p>  石启康看着马车缓缓向前,跟在蒲尚农身后。<p>  “是,师傅”<p>  142郑休闻萧莫<p>  郑休收拾着包袱系在马背上,萧莫坐在一旁。<p>  郑休递给萧莫水壶<p>  “公子待会就到无名山庄地界了”<p>  萧莫喝了口水<p>  “嗯,总算是到了”<p>  一个带着斗笠之人迎面走了过来,背对着萧莫看着郑休拿出一物,郑休看了一眼,神色一变。<p>  郑休怔怔看着黑衣人离开。<p>  萧莫看着郑休。<p>  “郑伯怎么了”<p>  郑休有几分犹豫。<p>  “喔,大公子,我忘了还有些东西没有采购,大公子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去就来,你们都好好在这里待着,保护好大公子”<p>  众人连连点头。<p>  萧莫点了点头。<p>  143郑休闻公称<p>  郑休来到一处,黑衣人背对着郑休突然转过身来,解下黑布。<p>  闻公诚<p>  “兄弟,真的是你吗”<p>  郑休点了点头。<p>  “闻兄一别多年,都快认不出来了”<p>  闻公诚<p>  “认得出认得出,活着就好,活着就好啊”<p>  郑休<p>  “是啊,二十五六年了,我也以为我死了,是我现在的老东家救了我,之后也一只留在他身边”<p>  闻公诚<p>  “千机子,流星”<p>  郑休点了点头。<p>  闻公诚<p>  “兄弟真是造化啊,绿林一战,死伤惨重,我得知消息回来已晚”<p>  郑休<p>  “是啊,三代还是没有消息吧”<p>  闻公诚<p>  “恩,这些年我去了过客林,也远走三山山脉,也不知三代是生是死,只是兄弟你还会回来吗”<p>  郑休<p>  “闻兄,你不要这样好吗,虽然各为其主,但闻兄还是闻兄,有些事我不去做不是怕自己得失,而是对他人责任”我现在深受老庄主信任,断不可付他<p>  闻公诚<p>  “也好,也好,兄弟有个好归宿,做兄长的该高兴才对,只是一代新人换旧人,兄弟切莫跟错了人”<p>  郑休<p>  “我会的,有劳闻兄挂牵了,只是我现在还有任务在身,恐不能多待”<p>  闻公诚<p>  “也好,若是兄弟什么时候空闲下来了,我们好好痛饮一番”<p>  郑休<p>  “恩,那我就先走走一步,闻兄多多保重”<p>  闻公诚看着郑休离开,点了点头转身离去。<p>  145流星,流云<p>  流云在花园里推着坐在轮椅上的流星。<p>  “爹,你的病好些了吗”<p>  流星摆摆手。<p>  “风寒而已,又不是什么大病,只是你看起来憔悴了许多”<p>  流云一手摸着自己的脸颊。<p>  “是吗”<p>  流星摇摇头。<p>  “哎,山庄不都交个凤南了吗,你看你,连照顾自己的不会了,你瞎操什么心”<p>  流云<p>  “爹,我是有些担心莫儿,江湖上的那些风风雨雨,也不知道莫儿现在怎么样”<p>  流星一笑<p>  “这有什么好担心的,只要莫儿还在,这些算什么事”<p>  流云有些不解<p>  “可是,,”<p>  流星打断流云。<p>  “没什么可是的,你给了他生命,再就要给他选择,若是处处这般那般的,算什么,你若是真担心,还不如把你这个庄主夫人做得硬气些,说话有分量,莫儿自然也是高人一等”<p>  流云点了点头。<p>  “恩,爹我懂了”<p>  流星伸手拨弄着花草。<p>  “凤南最近在忙些什么啊”<p>  流云笑了笑。<p>  “还不是为了江湖问剑,忙里忙外的”<p>  流星<p>  “你不会怪罪爹爹吧”<p>  这时一个下人阿福快步跑了过来。<p>  流云视乎有些惊奇。<p>  “阿福”<p>  阿福躬身上前。<p>  “大老爷,夫人大公子回来了”<p>  流云笑着看着流星<p>  “爹,莫儿回家了”<p>  流星笑着点了点头。<p>  “去吧,有空让莫儿过来坐坐”<p>  流云点了点头看着身旁女子。<p>  “嗯嗯,柔雪麻烦你了”<p>  柔雪走了过来,看着流云一路小跑离开。<p>  流星双手拍了拍灰尘。<p>  “雪儿,我们回去吧”<p>  女子点了点头扶着轮椅离开。<p>  146萧莫萧凤南<p>  萧莫站在屋里看着四周摆设,回头看见流云急急忙忙跑来<p>  萧莫笑着伸出手<p>  “娘”<p>  流云接着萧莫的双手,看着萧莫<p>  “孩子,你可回来了,来看看,我的莫儿真的长大了”<p>  萧莫笑着<p>  “娘,爷爷怎么样了”<p>  流云笑着拍打着萧莫的手背<p>  “你爷爷还好,待会先陪你爹吃了饭在去爷爷那吧,你爹可想你了”<p>  萧莫笑着点了点头,看着一旁的郑休。<p>  “恩恩”<p>  流云看着郑休,从怀里摸出些许碎银子。<p>  “郑大哥,这些碎银子,你拿着,给那些兄弟喝杯酒水”<p>  郑休有些为难的推着。<p>  “夫人,这个不好”<p>  流云笑着看着萧莫。<p>  “这是喜事,郑大哥就收下吧”<p>  郑休<p>  “那就多谢夫人了”<p>  流云看着郑休出去,又拉着萧莫的手,坐在一旁的桌子上。<p>  “来,跟娘好好讲讲,这些年你都是怎么过得”<p>  萧莫笑着看着眼前像个孩子一样的流云,<p>  “当年自从被师傅接走---,师傅和小师妹都对我很好”<p>  流云<p>  “这么说来,你师父还真是隐士了”<p>  萧莫点着头。<p>  “恩恩,师傅不喜欢江湖事,不过若是遇到不平也会出手的”<p>  流云<p>  “还好你爷爷后来又发了几次拜帖给他,就是不知道,他老人家这次会不会过来,我可要当面好好谢谢他”<p>  萧莫<p>  “真的嘛”<p>  流云点了点头看着萧凤南拿着问件低着头走了进来。<p>  “凤南你回来了”<p>  萧莫站了起来<p>  “爹”<p>  萧凤南抬头看着萧莫。<p>  “恩,莫儿回来了”<p>  流云看着萧凤南。<p>  “炎儿呢”<p>  外面传来<p>  “娘,我回来了”<p>  萧炎走了进来看着萧莫。<p>  流云看着萧炎,拉着萧莫的手。<p>  “炎儿,你看,你朝思暮想的大哥回来了,今后也有个伴了”<p>  萧炎看着萧莫。<p>  “恩,大哥”<p>  萧莫笑着点了点头。<p>  “恩,长的比我还高”<p>  萧凤南坐在桌前看着手里的文件。<p>  “炎儿,怎么样了”<p>  萧炎绕过萧莫。<p>  流云拉着萧莫。<p>  “莫儿,你爹就是那个样子,你别在意,他心里是疼你的啊,待会好好和他聊聊”<p>  萧莫点了点头,看着萧炎走到萧凤南身前。<p>  萧炎<p>  “爹,按照您的计划,东至泰安,南至武宣,北至广灵,中南一带便是南平,派出去的人手,都慢慢回来了”<p>  萧凤南<p>  “好,想必到时候,鱼龙混杂,也有些慕名而来之人,所以到时候既不能怠慢了人家,也不能堕了我无名山庄威名”<p>  萧炎<p>  “这个孩儿自然知道”<p>  萧凤南抬头看着萧莫<p>  “好,莫儿,你既然回来了,为父有几件事情想问问你”<p>  萧莫笑了笑。<p>  “爹,什么事您说吧”<p>  萧凤南<p>  “南坛马福之子马元之死,你应该知道吧”<p>  萧莫楞了一下,苦笑道。<p>  “爹,我也听说过,江湖传闻是死在三十六剑之下,我想那应该是误传吧”<p>  萧凤南<p>  “不是你”<p>  萧莫<p>  “爹,怎么可能是我,我与那马元无冤无仇,也不知道他长什么模样”<p>  萧凤南<p>  “那就好,不过之前南坛之地,有你一些绯闻,爹也不计较那些,爹只是提醒你一下,你是无名山庄长孙长子,有些朋友可以交,有些朋友交了只会害了你,爹是为你好”<p>  萧莫低着头沉声道。<p>  “我知道了,若是没其他什么事,我想去见见爷爷”<p>  流云拉着萧莫的手,有些焦急。<p>  “莫儿”<p>  萧莫笑着看着流云。<p>  “娘,我还是先去看看爷爷吧,晚一点再回来吃饭”<p>  流云点了点头看着萧莫走了出去,回过头来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萧炎,又看着坐在桌前看文件的萧凤南。<p>  “炎儿,你出去,我有些事要和你爹说说”<p>  萧凤南抬头,看着萧炎离去<p>  “什么事”<p>  流云走了过来<p>  “凤南,莫儿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回来,你是知道的,你就不能说点好话吗,他难道不是你儿子不成”<p>  萧凤南看着流云<p>  “云儿,你看你,我最近比较忙,也没注意哪些,后面注意点就是了”<p>  147流星萧莫<p>  柔雪拿着铁铲,在花丛中翻着土块。<p>  流星坐在一旁的轮椅上,看着一盆小花,手里拿着水壶给一株小花浇水,水都满了出来。<p>  萧莫走到近前看着流星。<p>  “爷爷,您老又在想什么啊,再浇下去,这盆花可就淹死了”<p>  流星回过神来看着萧莫,柔雪走了过来接过水壶。<p>  流星<p>  “莫儿回来了,来来来,让爷爷好好看看,长的可真结实啊”<p>  萧莫蹲了下来<p>  “爷爷你的病好些了吗”<p>  流星笑了笑。<p>  “伤寒而已,小题大做了吧,见了你爹娘没有”<p>  萧莫点了点头。<p>  “见了”<p>  流星<p>  “那就好,来和爷爷好好聊聊”<p>  柔雪搬来一个小凳子递给萧莫。<p>  “大公子”<p>  萧莫笑着点了点头。<p>  “多谢姑娘了”<p>  柔雪笑了,流星也笑了笑。<p>  “这孩子叫柔雪,平时也多亏了她”<p>  萧莫看着柔雪又点了点头。<p>  流星<p>  “这些年都学了些什么啊”<p>  萧莫<p>  “什么都学,那就是文武双休吧”<p>  流星<p>  “呵呵,不错,就知道你师父是个有才华的人,他教出来的弟子自然也不差吧”<p>  萧莫<p>  “那是,其实爷爷也是很有才华的啊,你看古代有君王问鼎天下,如今有爷爷问剑江湖,你说是不是”<p>  流星<p>  “呵呵呵,你这贫嘴的个性倒是一点没变,就是不知道在外面有没有贫嘴姑娘家的”<p>  萧莫<p>  “爷爷,怎么突然扯到这上面了”<p>  流星<p>  “害什么臊,你爹娘还不是你这个年纪认识的,你也要考虑一下了,若是你有了中意的,爷爷就是丢了这张老脸也要去帮你讨回来”<p>  萧莫<p>  “没有,爷爷,你就好好在家休养吧”<p>  流星<p>  “那是,我孙儿这种事,自己就能搞定,让我去,只会让别人看轻了,哈哈哈”<p>  萧莫<p>  “哈哈哈”

继续阅读:路遥马力车杯水,痴望平生沧桑悔(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泯然一笑薄情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