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从来酷暑不可避
拟态白2019-04-30 21:003,896

  董尊武露出困惑不解的表情:“大约快到丑时,我与崇文突然鼻子奇痒,打起了连串喷嚏。”

  堂上有几名衙役哄笑起来。纪大人扫了他们一眼,道:“打喷嚏何怪之有?”

  “只那一小会儿,足足打了有二三十个喷嚏,大人说奇不奇怪?起初我俩还以为夜深寒重,但打完那一长串喷嚏后又再无受寒症状,第二天照旧活蹦乱跳。”

  “可有其他异状?”

  “再无其他异状。我俩白天休息得很好,夜里不敢说精神头十足,也绝没有两人同时打瞌睡的情况。谁知,初八清晨,员外来查看,发现宝刀竟已失窃。”

  “书房与那暗格的锁可被人破坏?”

  “没有,贼人似乎是用钥匙打开的。可是,我俩就站在书房门前,贼人怎么可能当着我俩的面进入。”董尊武抓抓头。

  纪大人“哼”了一声,望向金焕道:“你总说江湖中人神出鬼没,功夫高的自不需从房门进入。”

  金焕道:“是。像梁画楼这等身手,便是在房顶上揭开几片瓦跳将进去,也是有可能的。”

  纪大人含笑道:“梁画楼这等身手,还不是被你擒住了?”

  金焕一怔,道:“全是托大人洪福,又有朋友相助。”

  纪大人又问董伯兴:“书房与暗格的钥匙,除了令尊,还有谁持有?”

  董伯兴道:“草民有书房的钥匙,却没有暗格的钥匙。据我所知,暗格的钥匙仅有一把,父亲没有交予任何人。”

  纪大人沉吟道:“董员外何时获得那把宝刀?”

  董伯兴道:“也就在二月上旬。”

  纪大人道:“但那暗格却是早已有之,且只董员外一人有钥匙?”

  董伯兴道:“是。”

  纪大人道:“如此说来,那暗格可能一直存有董员外格外珍视的东西,并非仅有宝刀哪。”

  董伯兴想了想,道:“这个,草民不知。草民见那暗格中确实只有龙雀宝刀一物。再说,书房原本极少上锁,也不安排看守,即便另有物事,恐怕也不见得如何贵重。”

  纪大人瞥了眼金焕,取出手帕擦了擦手,似随口道:“金焕,你姐姐姐夫甚是和睦,令姐可会有那暗格的钥匙?”又望着董夫人一笑:“哦,并无他意,只是夫人弱质女流,恐有亡命之徒乘你不备偷取了钥匙也未可知呵。”

  董夫人却摇摇头,道:“奴家没有钥匙。”

  纪大人追问:“那么,夫人可知那暗格中原本还有何物?”

  董夫人不似方才那般坚决,犹豫地看了金焕一眼。金焕面上正阴晴不定。

  纪大人加重声音:“还有何物?”

  董夫人垂首道:“也并无什么要件,只有……当年奴家与员外成亲不久,在他生辰时赠予他的一颗珍珠。”

  纪大人眯起眼睛:“什么珍珠?”

  董夫人道:“无非个头大些,既不圆润,色泽也不浓厚,算不得稀世珍宝。”

  纪大人道:“此珠现在何处?”

  董夫人道:“奴家只知员外原本将珍珠收在书房暗格中,后来似乎换了地方……奴家近几年身子不太安适,未留心家中事务,故而不知珍珠下落。”

  纪大人转向董伯兴:“你可知关于这颗珍珠的事?”

  董伯兴摇头:“从未听说过。”又似突然想起什么,道:“哦,那暗格之内仿佛还有一层,草民本不知晓。初八那日早上,父亲开了暗格发现宝刀失窃,好象又打开里层看了一下。当时草民过于惶急,一时竟未留神。莫非梁贼连那颗珍珠一并偷了?”

  梁画楼苦笑一声。

  纪大人不语,堂上一片逼人的缄默。

  片刻后,纪大人轻咳一声,道:“龙雀宝刀于三月初七日夜间失窃既是确然无疑,那么,梁画楼,本府问你,三月初七日酉时过后那一整夜,你在何处?”

  梁画楼静静地看着纪大人,道:“草民不是窃刀贼。”

  纪大人极是不快:“你是不是窃刀贼自有公判,你只需告知本府当时身在何处。”

  董岑在身后急急道:“你快说呀!”

  梁画楼紧闭着嘴。

  纪大人道:“你不说,不怕本府判你有罪?”

  梁画楼道:“草民无罪。”

  纪大人怒道:“看来你是非用刑不可!杖责二十!”

  话音刚落,便上来两个衙役将梁画楼摁倒在地,举杖就打。董岑尖叫起来:“大人,这会要了他的命!”欲扑上前,却被她大哥与舅舅死死拽住。

  刑杖一波紧似一波地砸在身上,他身中剧毒难以运功相抗,麻木地连痛都感觉不到。他强自撑开双眼,瞥见董夫人用手绢紧紧捂住口鼻,身子随着刑杖的落下一颤又一颤。

  刑杖结束后,纪大人仔细端详了梁画楼几眼,道:“如何?”

  梁画楼身上皮开肉绽,早前的旧伤口也再度裂开,添上恣肆的新血。“竟没昏死过去。”他心想,便微微一笑,仍不答话。

  纪大人叹了口气,咕哝道:“江湖人……还想吃多少苦头?”又问金焕:“此人是你擒来,在他住处可有何发现?”

  金焕应了声,取出一个小布袋呈上,道:“在梁犯的内衣上系有此物。”

  梁画楼情知这绝非自己的东西,不禁冷笑:“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纪大人看了看,皱眉道:“这一小袋粉色细沙是什么?”

  金焕道:“属下怀疑,这便是西南蛮族白衣部所使用的‘百泰散’。此药服食少量可暂时缓解病痛,服食多了却可使人上瘾,一日不用便似迷魂,痛苦异常。属下数年前曾亲眼见识过此药的厉害,也曾请姐夫辨识过。”

  纪大人将袋子往边上一推,极是厌恶状:“西南蛮族,果然不可理喻!你说这是从梁画楼身上取得,他带着此物有何用处?”

  金焕一字一字道:“惑人心智。”又转向董伯兴:“伯兴,你快将姐夫如何遇害禀告大人。”

  董伯兴遂将董员外遇害情景向纪大人详细述说了一遍。说到董员外将那送粥的家丁喝出门外,梁画楼也随之离开时,特别强调他并未亲眼见到梁画楼离开董宅。又说梁画楼曾长住大理国,与南蛮诸部多有交情,而自己在父亲门前曾被梁画楼拍了肩膀,许是在那时便中了那劳什子百泰散。

  纪大人点头道:“原来如此。”

  金焕道:“大人,梁犯嫌疑最重,又说不出三月初七夜在何处,必是窃刀贼无疑!他三月初八日假装探视董员外,实则为探其口风。想必此贼发现我姐夫已有所察觉,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将老友杀害,还妄图栽赃于伯兴。其心可诛,死罪难辞!所幸大人心如明镜,令此贼逃不脱法网!”

  纪大人笑了笑道:“你不必拍我马屁,如若他真是案犯,你擒拿有功。”

  金焕一愣:“‘如若’?大人对此案是否仍有怀疑之处?”

  纪大人又用手帕擦了擦手,道:“龙雀宝刀是否已找到?”

  “这,”金焕似颇为意外,怔了一下:“属下、属下一心捉拿杀害姐夫的凶手,不免急躁了些,一时未留意宝刀那样的身外之物。”

  纪大人不满道:“这是重要物证,你怎会如此大意?”

  金焕道:“是属下失职。但想来梁犯盗取宝刀后尚不及藏得过远,属下就去仔细察探。”

  “限你两日内找到宝刀!”纪大人捻须道:“梁画楼虽有重大嫌疑,但龙雀宝刀未找到,尚缺重要物证,本人也未认罪,此案隔日再审。退堂。”大袖一拂,离桌而去。

  金焕脸色铁青。

  梁画楼重又被人架起,董岑扑到他跟前。头上不断流下的鲜血遮住眼睛,看不清她的神情,却也可以想见。他干脆闭上眼。

  梁画楼又被哐啷啷扔进监牢。

  “莲花生居士”拍手道:“还活着!”

  他躺在地上,难以动弹,苦笑道:“官府的刑杖,总算体验了一把。”

  “莲花生居士”叹道:“适才我嘱咐你千万莫要硬撑,免得受刑,你怕是没听。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最重要的是保命呵!”

  “不当说的话,死也不能说。”

  “不当说的话,你不会撒个谎?”

  “……你还真不像个居士。”

  “居士怎么了,不用吃喝拉撒么?”

  “传说莲花生居士从不打诳语。”梁画楼颇有苦中作乐之感。

  “莲花生居士”却抬头看看天色,脸上莫名地现出一丝烦躁。梁画楼有些奇怪,问:“你好像有点着急?”

  “莲花生居士”不语,半晌方颤声道:“嘿嘿,你就会知道。”

  他的面孔狰狞起来,脸色潮红,身体一点一点地抖动着,似乎要强行按捺住什么,眼泪、鼻涕却不断涌出。他的身躯开始扭曲,像是体内有两个人将他往相反的方向扯。他口中嗷嗷嘶吼,想支起头颅,偏又拼命低下,两只手狠狠揪住头上所剩无几的毛发。那几根毛发很快便被拽下,指甲在头皮上重重抠出血痕,又在全身上下不住摸索,抖抖索索却似力大如牛,衣服粘着血乎淋淋的皮肤被撕扯下。他的吼声愈响,依稀听出在叫痛。

  梁画楼看得心惊。

  他双眼血红,瞪视着梁画楼,大口喘气,道:“快,打我,打我,将我骨头打碎,打碎!将那些虫、虫子通通捻死!快啊!……”

  梁画楼惊疑不定:“你这是……”

  “莲花生居士”露出失望神色,眼神晃散,身体剧烈震颤,大声啼哭着在地上滚作一团:“快给我!快给我!”

  梁画楼急切问道:“你要什么?”

  他不答,却腾地站起,高举起双手,像是举着把大刀,在牢中大肆砍杀起来,脚上乒乓作响。梁画楼这才发现,他脚上的镣铐是拴在地面上的,长度刚好够他从房门踱到墙壁。他的一双肉掌暴烈地砸在铁门上,门上的斑斑锈迹被震碎,露出阴腐的黄绿,和新添的血红。他却似仍嫌不够,又用头疯狂撞向铁门。很快,整张脸便像一只淋漓着血浆的新鲜猪肝。猪肝不住翻滚着,像在一个沸腾的油锅中翻炒。他抖动不已的喉结发出极其扭曲的声音:“快给我!快给我!”

  这时,那个小门突然打开,扔进来一个小瓶子。“莲花生居士”遽然瞅见,连滚带爬地奔去。他颤抖的手握不住瓶子,遂扭头望向梁画楼,眼中神色极是殷切。梁画楼忍痛站起,摇摇晃晃地走过去拿起瓶子。

  “莲花生居士”紧盯着瓶子,口角流涎,急切地向梁画楼伸出双手。梁画楼打开瓶塞,刚要放到鼻前一嗅,他即像是爆发出临终的一搏,准确无比地一把夺过,便往嘴里倒。

  梁画楼呆呆地看着他喘着粗气倒下,暴睁双眼看向窗外。良久,他的喘息渐渐平复,摸着鼻子喃喃道:“好,好……”然后阖上眼,睡了。

  “百泰散。”梁画楼低低叹了口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追日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追日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