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翻手作云覆手雨
拟态白2019-05-06 23:003,288

  纪大人又道:“那乌金枝虽遭损害,不能再继续生长,却保持清香不散,秽渍油腻一概沾不上,郑氏也颇以为奇。只可惜其人纵杀戮、好田猎,令追日镝不知为多少人畜鲜血所污,灵性大损,是以郑氏三世而亡。之后历经‘大天兴国’、‘大义宁国’,直到如今的段氏大理国。追日镝早已不在世间出现,我想当是被大理国主收着。只是他们虽得了此圣物,却到底未领会得妙处。大理国,嘿嘿,也乱得很罢!”

  梁画楼叹道:“大人说得不错,大理国朝内确实不平静。”又问:“大人认为金家的三圣珠便是这类圣物?”

  纪大人道:“是或不是,需拿到手才能分辨。”

  梁画楼又问:“这珠子不是已被盗了么?”

  纪大人捻须道:“那是董家的说法。或许董伯兴从董夫人处得知这颗珍珠的奇特处,见本府询问,便谎称一同被盗与未可知。”

  梁画楼问:“这与我又有何相干?”

  纪大人眨眨眼:“董夫人仅一个女儿----女儿嘛,毕竟还是贴心。我看董姑娘对你颇有情意,你若能从她那里探知三圣珠的藏处,本府自能拿到。”

  梁画楼大笑不已:“原来大人是教草民作个小白脸!”

  纪大人也笑了,道:“梁大侠若肯作小白脸反倒有条生路可走。你所中的毒,本府也当请名医为你诊治。”

  莲花生插嘴道:“董夫人与金焕是亲姐弟,大人何不直接让金焕去打听?莫非,他开的条件大人没法子应承?”

  纪大人冷冷地哼了一声。

  梁画楼止住笑,道:“蒙大人看得起,草民恕难从命。”

  纪大人盯了他一眼,怒意顿现,站起身,大袖一拂便出了牢房。

  莲花生叹口气:“纪大人白白请我们吃顿饭呵。”

  梁画楼愠道:“居士竟以为我应该应允?”

  莲花生道:“你先应着,出去再说嘛。你若得出去,或许还能救救我。”

  梁画楼道:“我若应承他这个条件出去,一辈子都羞于见人。”

  莲花生叹道:“既如此,只能寄望你修习《八瓣莲花经》有成啰。”

  梁画楼感到好笑:“‘练员外’口口声声要传我《八瓣莲花经》,‘莲花生居士’似乎却不肯哩。”

  莲花生急急相问:“你愿意修习?”

  梁画楼道:“不愿意。”

  莲花生怒道:“你这也不愿意,那也不答应,我们几时才得出去?”

  梁画楼抬头望着窗外,默然不语。

  当日莲花生毒性照常发作,梁画楼仍是抢先将百泰散倒光。莲花生嗷嗷叫了近一个时辰方平静下来。

  翌日上午,梁画楼又被拖出。他寻思:“为这事竟过上三次堂啦。”到得堂上,见纪大人仍端坐上方,地上却趴着一个血人,几乎已不成人形。

  纪大人惊堂木一拍,喝道:“梁画楼,前巡铺长金焕已招认与你二人合谋偷窃董承恩员外府上龙雀宝刀并杀害董员外之事实。你有何话说?”

  梁画楼顾不上辩驳,扭头瞧着金焕,见他竟似骨胳寸寸折断,只勉强剩得一口气,心中顿时涌出一股怒火,冷冷道:“金焕是屈打成招么?”

  纪大人道:“把金焕的供词念与他听。”他身边的师爷即刻取出一张状纸,从背面可看见末尾映出一个黑红掌印,拖着几绺长长的痕迹。

  状纸大意是:金焕供认经姐夫董承恩与梁画楼结识,多有来往。今年二月上旬,董员外从洛阳林锉子员外处购得大夏龙雀宝刀,欣喜之下广邀江湖人士过府赏刀。梁画楼于三月初六抵达董宅,对宝刀艳羡已极,心生不轨,遂与金焕密谋窃刀。因金焕熟悉董宅情况,二人商定由金焕行窃。三月初七夜,金焕跃上书房屋顶,撒下海棠粉,使当值的董府家丁董崇文、董尊武二人失察。他趁机揭开屋瓦进入房内,用偷来的钥匙打开暗格,盗走龙雀宝刀。三月初八傍晚,梁画楼再次去董府假意探望。董员外对其生疑,梁画楼遂心生杀机,而金焕一向觊觎董家财产,二人不谋而合,实施毒计。金焕将所携带的百泰散交与梁画楼,后者向董员外长子董伯兴施毒,致使伯兴误生幻觉,梁画楼乘便将董员外杀害。事后,因金焕不愿将龙雀宝刀白白交与梁画楼,二人反目成仇,金焕使计将梁画楼逮入牢中。

  梁画楼听完,冷笑道:“真是一个狗咬狗的好故事!”身边的金焕口鼻喷出鲜血,呜呜哀鸣。

  纪大人道:“看来梁犯仍是嘴硬,杖责六十!”

  刑杖啪啪打在身上,梁画楼仿佛能见到自己身上横飞的血肉,那真是“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他心下如梦相似,感觉自己仿佛跳入风狂雨骤波涛汹涌的大海,直砸海底,却全不觉波涛之苦,只听那一声声哗哗的海流。

  突然,涛声中隐隐传来数声惊雷,渐渐将他敲醒……是鸣冤鼓!难道,又是连霏?他勉强张开眼。

  堂外二人急匆匆的脚步由远及近,还伴随有女子的哭叫与公差的呵斥。纪大人道:“让进来。”

  来人上得堂来,原来是董夫人与董伯兴。董夫人一眼望见地上的血人,颤抖着嘴唇仔细看了几眼,哭道:“小弟,小弟,他们怎能把你打成这样……”她扑通一声跪倒,董伯兴也只好跟着跪下。

  董夫人不住哀泣:“大人,冤枉,冤枉呀……”

  纪大人道:“堂下何人?有何冤情?”

  董夫人哭道:“大人,金焕有罪,但罪不至死……那书房暗格的钥匙,是、是我给他的。”

  纪大人道:“日前夫人不是声称没有钥匙么?”

  “钥匙确实没有……”董夫人拔下头上的一根玉钗,道:“但那暗格的锁孔便是依着这支玉钗的形状打造而成。故而实际有两把钥匙,一把挂在先夫身上,一把便是这支玉钗!”

  “这却是为何?”

  “当年我二人婚后不久,先夫生辰,我便将家里陪嫁来的一颗珍珠赠予他。先夫回赠我这支玉钗,更以玉钗之形为锁孔做了暗格,用来存放那颗珍珠。”

  “哦?那暗格既放得下龙雀宝刀,可见长大得很,只为一颗珍珠何需打造成那般模样?”

  “那珍珠个头大,有男子手掌大小,也不圆润。先夫不是个细巧人,不喜将它放入专门的宝匣中,”她面上露出难堪之色,“他又戏言日后我还要赠他六十份生辰礼,不如造一个大的暗格专事存放。”

  “男子手掌大小的珍珠,又不圆润……”纪大人捻须道:“想来也不是多么珍贵的东西罢。此珠现在何处?”

  “奴家不知,怕是当日一并被偷走了。”

  “偷窃者不正是你的好弟弟?”

  “不,不是!”董夫人尖叫,“偷刀者另有其人,我弟弟至多只是他的帮手!”

  董伯兴叹道:“母亲,我说莫来,你偏不听!纪大人不是已断清楚了么,就是梁画楼与舅……金焕合谋呀!”

  董夫人摇着头,道:“不!你舅舅是有错,但错不在此!”

  董伯兴大声道:“母亲!你一再袒护金焕,对得住父亲么?!”

  董夫人拼命摇头,头发散乱开,双手在空中乱舞,不断尖叫:“不是!不是!是他!是他!”

  纪大人皱眉:“什么‘不是’‘是他’‘不是’‘是他’?!董公子,令堂怕是受刺激过重吧?”

  董夫人大哭道:“你骗我!你又骗我!二十多年前骗了我,如今还来骗我!”

  董伯兴扶着母亲哄道:“母亲,我们回家去。”

  董夫人却一把扯住董伯兴,道:“伯兴,你也这样大了……你、你应该听说过二十多年前我与那、与那说书人的事?”

  董伯兴尴尬之极,通红着脸不置可否。

  董夫人垂头泣道:“是他,是他呀!是他想要那宝刀,我才将玉钗交给你舅舅,我不知他俩怎地结识……你舅舅不会是杀人凶手,不是……”

  董伯兴倏地捂住他母亲的嘴,急道:“大人,家母受激过重,容草民将她带回休养。”

  董夫人奋力想拉开董伯兴的手,却哪里拉得动,只听她呜呜咽咽,似是说:“想法子救你舅舅呵……”

  纪大人脸上现出不忍之色,叹口气道:“唉,这起人伦惨剧,一个妇道人家的确难以承受,你且好生照顾令堂。”又缓缓道:“请个好大夫看看。”

  董伯兴一边答应着,一边将董夫人抱出府衙。人虽离去,堂上却似仍回响着董夫人的哭喊和她不断挣扎的腿脚砸在地上的声音。

  “可能三日而不绝?”梁画楼想着。他又看向金焕,那只剩一口气的人双目紧闭,却淌下长长的浊泪。

  一名衙役拿着张状纸走到梁画楼跟前,一把攫住梁画楼右臂往纸上按去。梁画楼痛极,惨叫一声,眼见自己血糊糊的掌印留在末端,与金焕那张丝毫不差。

  纪大人清了清嗓子,道:“本府宣判:梁画楼、金焕二人觊觎董承恩家财,合谋偷盗龙雀宝刀,并将董员外杀害,罪行令人发指!二犯供认不讳,判死罪,待万岁勾决,秋后问斩;龙雀宝刀复归董宅。退堂!”

  声音如在云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追日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追日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