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逃亡的日子
三棵树5232019-05-03 19:291,634

  “这么说来,这段时间以来,您一直躲在我的、我的客栈里了?或是附近……”狐狸先生忐忑不安地揣测着,脑海里迅速翻过一个多月来装修房子的种种细节,并顺便估摸了一下“包庇罪”的份量,为这无意间惹上的祸事有些担忧。

  黑仔默默地摇了摇头。老黑熊夫妇俩未语泪先落:“孩子,这段时间你都去哪儿了?遇上这么大的事,怎么不回家找爸妈?”

  黑仔顿了顿,眼圈红红地看着爸爸妈妈,继续讲述起来。刚从监狱逃出来时,黑仔有足够的时间回山上,但他想到刑警一定会找上父母,说不定还会为难父母,就打定主意在没有洗脱冤情之前,绝不回家给二老添乱。事实上,警局也考虑到了黑仔跑回家的可能性,也曾派人到他老家搜寻了,当然,一无所获。而这一切都发生在黑熊夫妇外出觅食期间,阴差阳错中,他们自然对儿子出事的消息一无所知了。警局也张贴了一张通缉令在黑熊夫妇小屋的门口,但他们走后不久,山风吹走了通缉令,老夫妇回家后并没见过。当然,这是后话,我们还是继续来看看黑仔度过的这段日子吧。

  既然打定主意暂不回山上,黑仔就考虑了几个方案,一是返回猴师父家搜寻可疑的证据,这个风险很大,但必须得再去看看;二是逃出大森林,暂时到其它地方避避风头,但黑仔觉得很窝囊憋屈,师父一家遇害,自己也被陷害,竟然没办法找到真凶以慰师父在天之灵,他决定放弃这个逃跑的方案;三是找一处地方藏起来,寻机会搜集证据,但是找哪个安全的地方呢,黑仔考虑了很久。

  刚开始的两天,黑仔跑到小山坡后猴师父家附近的一处僻静地躲了起来,白天藏身在一个洞穴里,晚上就出来搜寻一番,顺便挖挖野菜什么的填肚子。但是警方已经搜寻并拿走了许多物证,命案现场只剩下燃烧过后的痕迹,一片废墟,黑仔那几日趁着黄昏时分四处找了找,没有发现任何线索。

  就这么担惊受怕好几天之后,黑仔一无所获,虽说这里僻静,命案发生之后更是鲜有动物来此处游荡,但黑仔觉得继续躲在这儿也不是办法,凶手不可能再回到这里,而继续再搜寻估计也找不到值得一查的线索了,或许该考虑考虑从其他地方下手查了。

  趁着夜色,黑仔从之前那条僻静的荒路离开,借以避开山谷的居民,并尽量小心不要再被夜枭和虫子们看到,因此,他并没有沿着若隐若现的石子路走,而是在离石子路几步之遥的草丛里小心地沿路线而行。走了不久,黑仔突然发现草丛里有两串熟悉的东西——铃铛,运输公司马车上的铃铛。黑仔想起那晚在这条路上遇到的没有挂铃铛的两辆马车,难道铃铛不是被取下的,而是遗落的吗?否则怎么会出现在这草丛里。但怎么这么巧会同时遗落,还挨在一起?他有些疑惑,但想不明白怎么回事,或许也不是什么打紧的事。黑仔摇了摇头,想了想,还是把两串铃铛拾起来随手放进了口袋里,继续前行了。

  这几天,黑仔躲藏在野外不同的地方,根本就不敢靠近山谷动物们聚居地带,可这样根本就找不到任何线索啊。黑仔决定铤而走险。一天夜里,他偷偷潜入了山谷中,夜深了,天下着蒙蒙细雨,几乎没有动物会在这样的深夜外出,就连运输公司似乎也没有在这个雨夜接到生意。

  黑仔漫无目的地在雨夜里走着,自己也不知道从何查起。他鬼使神差地来到了运输公司的门口,大门紧闭着,但里面似乎传来声响。黑仔偷偷从门缝往里看,只见两个马师傅正在一个新砌的炉灶上打铁,似乎修理着车上的零件。也对啊,山谷里唯一的铁匠师傅死了,运输公司只能想办法自己修理马车了。黑仔突然鼻子一酸,想起惨死的猴师父一家,想起自己的悲催遭遇,多日来积聚的难以诉说的苦痛与愤懑此刻汹涌而出,黑仔捂着嘴巴飞快地逃离了运输公司。

  黑仔在山谷里跌跌撞撞地狂奔,竟跑到了狐狸先生的客栈附近。当时狐狸先生正着手翻新客栈,四处乱糟糟的。客栈离山谷有一段距离,又在进出山谷必经的路旁,地理位置很好,而且整个客栈只有狐狸先生一人打理,人少僻静,是个藏身的绝妙场所。黑仔观察了一下,厨房后的储藏室已经装修完毕,黑乎乎的没有窗户,藏个人在里面绝对难以发现,还有食物可以充饥,于是他毫不犹豫就选择了这地方,一躲便是大半个月。

继续阅读:5 渺渺前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狐狸和他的22位房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