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是炮灰
39度血2018-12-03 10:003,449

  无尽的铁甲战士从莽原的深处席卷而来!<p>  接下来,他们要伴随着这满地的鲜血、漫天的杀气,杀他一个天翻地覆!<p>  悲怆的是,唐古即将成为这见证者!<p>  唐古今年十四岁,也就是说,他现在还没有到十四岁,因为他的生日在年底。<p>  作为出身在汽车城的一个弃儿,唐古也被强拉来了战场。<p>  事实上,无论是是‘黑暗风暴’获胜,还是汽车城这边的‘暗夜一族’击退来犯之敌,对于他们这些炮灰来说都没有什么两样。<p>  这死亡的气息开始笼罩着这里,什么时候才能如阳光下的阴霭一样散去?<p>  “冲锋队!”<p>  这是汽车城的大首领,也是‘暗夜一族’的大首领林天在高声大喊。<p>  轰,暗夜一族这边,同时冲出一队铠甲战士,他们是真正的铠甲战士,都有黑暗战甲。<p>  黑暗战甲是力量的保证,也是生命的保证,身份的象征,只有铠甲战士才有黑暗战甲,能够大幅提升自己的力量,还能够有自己的作战技巧,甚至还能释放出强力波来!<p>  但唐古身上只有一件皮甲,还是破烂不堪,到处是血渍和破洞。<p>  只是唐古找不到更好的,虽然这皮甲并没有什么用处,但至少看起来要精神得多。<p>  在他身边,那些同样出生在汽车城的弃儿们,同样都是这样的打扮,甚至更多的人是连皮甲都没有的。<p>  在这里能够生存下来已经是难于上天,哪里能够搞到好装备。<p>  别看现在眼前正在战斗,但战斗打完,他们也别想从那些死人身上扒下一件战甲来,那并不是属于他们的战利品。<p>  除非……这里的铠甲战士都死光!<p>  “敢死队!”<p>  林天又在召唤。<p>  唐古顿时心里一缩。<p>  他们这些小屁孩,正是敢死队的成员。<p>  其实,他们更应该说是送死队!<p>  他们的任务,只是尽可能的在战斗中缠住敌人一会,哪怕一小会。<p>  但实际上,只要敌人动动手指头,他们这所谓的敢死队员也就一个个被轰飞了出去,非死即伤。<p>  却无法抗拒。<p>  这是命令。<p>  特别是下命令的是林天,汽车城的主宰。<p>  “冲啊!”<p>  敢死队的队长叫黄鱼,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姓黄。<p>  不过,黄鱼令唐古羡慕的是,他不只是敢死队的队长,有着莫大的权利,还有一件铠甲!<p>  铠甲要成套起来才有威力,但这么单件的铠甲,已能证明黄鱼与唐古等人的不同。<p>  唐古木着脑袋一起冲过去。<p>  他不知道怎么打,也不需要他知道,只要用他的性命去争取那么一点点的时间而已。<p>  若是侥幸不死的话,他或者还能得到一块不那么干净的面包或是一小块玉米,又或者,能得到半瓶干净的饮用水。<p>  不过,唐古很快就什么都不用去想,他已晕死过去……<p>  当唐古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不知过去了多长时间。<p>  又饥又渴,又痛又乏。<p>  正在这时,他发现有什么液体正滴落下来。<p>  下意识的,唐古张开嘴。<p>  一滴,一滴,一滴……<p>  渐渐的,唐古不那么渴了,只是头痛得厉害,而且,身上还被无数大山镇压。<p>  得先出去!<p>  唐古试着伸手推了出去,却发现被压得死死的,好像双手都不能动弹。<p>  “呼!”<p>  吐出一浊气,唐古再次尝试。<p>  一点点的,终于唐古能侧起边身子。<p>  又这么着折腾了一阵,唐古终于半个身子都露了出来。<p>  天际,星空依旧,只是不见月星。<p>  一股浓重的血腥气息就此冲入唐古的鼻腔。<p>  若不是他常年游走在生死边缘,只这一下,就要被吐了出来。<p>  关键是,他并没有东西可吐。<p>  常年的习惯,让他绝对不能吐出半点的食物,这是生存法则。<p>  唐古奋力让自己完全脱身出来。<p>  足足三层死人,都那么压着他的身上,也难怪先前有那种感受。<p>  好在那几人当中,只有一人是身披铠甲的,如若不然,只怕他要被直接压死!<p>  星空之下,满眼都是荒原,一时间,唐古竟是找不出方位来。<p>  正想着要离去,唐古猛然想起——铠甲!<p>  这些人的铠甲竟然没有被扒去!<p>  瞬时,唐古激动起来,这可是好东西!<p>  可惜,唐古太过瘦弱,以他的小身板,从成年壮汉身上扒下一整套的铠甲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p>  铠甲扒下,他并没有马上穿上,用不着,这些铠甲都有特殊的设计,只要按下其中一个特殊的点,整个铠甲便可以缩成一个背包大小的双肩包。<p>  叭叭叭……<p>  一阵机械声传出,那套铠甲果然应声而变。<p>  得走了!<p>  唐古踉踉跄跄走了出去。<p>  顺手,还捡了两个粮包。<p>  那是铠甲战士的专用粮包,里面可都是干净的面包和饮用水!<p>  若是有可能,唐古真想在这里大大的发一笔财,这里随便一件东西,都是他平日里可望而不可及的。<p>  但必须要走了。<p>  危险太多,哪怕只是多呆上一秒钟,也许就会丢了小命。<p>  这,同样也是生存法则。<p>  ……<p>  “啪!”<p>  草木折断,唐古脚下被什么东西狠狠的绊了一跤。<p>  “什么鬼?”<p>  唐古呲牙咧嘴的坐了起来,透过林间,月光正细细碎碎的挥洒了进来。<p>  凭着这些月光,能够清楚的看到是什么东西把他绊了一跤。<p>  “妈呀!真的是鬼呀!”唐古吓得跳起来就跑。<p>  “噫!好像有些不对哦!”唐古跑出去两步,这才想起,这鬼,怎么会躺在地上?而且,还肉乎乎的?<p>  回头一看,那‘鬼’并没有追上来,仍是那么躺在那里,倒是令唐古的胆气大了些。<p>  手一挥动,点了火折子,然后凑近。<p>  “好美啊!”唐古本待是要看看那人是死是活,却先得出了这个结论。<p>  眉如黛,气如兰,鼻梁高挺,只是朱唇之上带着痛楚的弧度。<p>  再往下看去,才知这人死活,那坚挺的高耸处,阵阵抖动,显见得活得不能再活了。<p>  她受伤了!<p>  她很漂亮,如误坠人间的仙子!<p>  “哈哈哈,天下掉下个漂亮老婆!”<p>  狂喜过后,唐古不再多想,抓了‘漂亮老婆’的小手往背上一搭,两手一交,将‘漂亮老婆’稳稳的背了起来,向自己的‘天唐府’而去。<p>  ‘天唐府’,很大气的名字。<p>  然而却只是一个空无一物的山洞。<p>  有的只是一堆用柴草铺就的大床。<p>  小心的把“漂亮老婆”放在稻草铺就的床上,唐古就来找她身上的伤口。<p>  不过,这得先这小妞的铠甲解开。<p>  只是,这小妞的铠甲与唐古的黑暗铠甲构造完全不同,除了颜色是紫色,那相应的位置上,也没有按钮存在。<p>  因为唐古按了半天,除了令那小妞面现痛楚之色,就再没有别的反应。<p>  “这不科学啊!”唐古自言自语着。<p>  只能换个法子,看看铠甲有没有破损处。<p>  找了半天,却也不见身上有分毫的伤口。<p>  又费了一把劲,翻过身来,还是不见伤口。<p>  “这就奇怪了,怎么一点伤口都没有?难不成中毒了?可是,她的脸色只是苍白,也不像中毒的样子啊!”唐古一时不知所措。<p>  不是中毒,也不是外伤,就只剩下内伤了。<p>  但那紫色的铠甲无法解开,<p>  正在这时,一声轻吟传来。<p>  下意识的手一缩,抬眼看去。<p>  少女的眉头皱起,似在强忍痛苦,睫毛跳动,眼皮滚动,正是极力挣扎之中。<p>  唐古一时楞住,有些手足无措起来。<p>  少女的挣扎也不过一两下,转眼就回到了刚才那付模样。<p>  这么说来,这铠甲还得继续解开呀!<p>  “你是谁?”<p>  唐古的手刚刚碰到少女的铠甲,就感觉到脖子上多了些东西,冰冰凉,好像很锋利的样子。<p>  “我叫唐古,”停了一下,唐古又道:“你受伤了!”<p>  少女的眼睛突然睁开了,那眼睛,好美,如星辰,如宝石,又如两束明亮的光线,竟刺得唐古有些睁不开眼,他从未见过如此漂亮的眼睛。<p>  “你,让开点!”少女眼光一收,也许是意识到唐古并无歹心,也许是见唐古实力低微,那一抹冰冰凉再没有停留。<p>  唐古低头一看,原本就有些面红耳赤,这下更红了,无他,他的姿势实在有些暧昧,虽未与之接实,但他自己看了也觉不好意思,何况那一少女。<p>  “咳,咳!”少女坐了起来,打量了一下‘天唐府’。<p>  “嘿嘿,这地方有些简陋!”唐古搓着手道,脸更红了,刚才那般尴尬他的脸也没有红成这个样子。哪个男人不想在漂亮的女人面前展现自己的实力呢。<p>  只是唐古穷得连冬衣也没有,其窘境可想而知。<p>  少女倒是没有说什么,唐古的好与坏,与她并不相干,只是开口道:“我能在这里住一晚么?”<p>  “当然,当然没有问题!”唐古咧嘴笑道,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p>  少女又拿出一个玉瓶来,小嘴一张,喝下了小半瓶。<p>  那玉瓶并不是真的玉制,不过看起来很像。<p>  唐古也知道,那玩意大概就是疗伤液了,他在汽车城里见到过。<p>  不过,那也只是林天手下的十三狼等人才有资格用的。<p>  听说,那玩意可是真贵,只一小瓶的价值,就要让唐古破产无数次。<p>  当然了,实际上唐古也是真的无产。

继续阅读:第二章 强化力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燃血机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